[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2018-04-11 19:24:25  [点击:690]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公知】可以批评公知,应该如理如实。非常反对“公知皆汉奸”之说。多数公知文化立场不对,思想观点不正,但不乏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说得透彻点,多数公知并非邪恶,只是愚昧,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盲目崇拜西学西制。愚昧与邪恶终究有别。可以说恶徒皆汉贼,不能说公知皆汉奸。

【公知】这里的公知特指启蒙派中的西化派。赞同西学西制、信仰自由主义、主张西化中国没有问题,信仰耶教也是小问题。公知群体最大的问题有二:一是分不清楚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的正邪之别,二是反孔反儒。于是,西化派实为民粹派,启蒙派实为蒙启派。

【太极】多态多元是世界现象,非世界本源。世界本源是太极,太极又是乾元主导。故宇宙万物包括生命和人类,是太极主导下的多元化;而太极和阴阳又是乾元主导下的二元化。儒道两家皆尊太极,然道家唯知坤元,不识乾元。唯有儒家圆证太极,乾坤并建,最为高明中正,最适合作为社会主体文化和政治主导思想。

【太极】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也不能两种和多种。两种多种主体文化主导思想,就会混乱,导致官民无所适从,国家轻则精神混乱,重则精神分裂。汉初儒道并尊,精神混乱,贾谊为之痛哭;现在则是儒马同在(马高儒低,儒家尚未能与马家并尊),国家精神分裂,乾坤错乱,东海为之流涕。

【敬畏】没有敬畏或敬畏邪恶,是百年来知识群体的通病。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衡以此言,知识群体中,君子罕见。反孔反儒即沦为无畏小人,尊崇马列则无异于敬畏邪恶。凡是马列之国,无不豺狼当道,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敬畏】总有人说孔子是人不是神,不要神化,不要把孔子的话教条化。驳以三点:一圣人高于鬼神,遑论伪神。耶教所谓的上帝就是臆想伪造的神;二孔子就是民族魂、中华魂,方便说成中国神,也无不可;三孔子很多话,真理性、正义性和普适性至高无上,就应该成为人类的教条。

【敬畏】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孔子原就个人而言,但此言用之于社会,同样成立。一个诬蔑诋毁圣贤的社会,罪恶之深重,四世方能消除。百年来空前深重的内忧外患天灾人祸,包括日寇北狄之祸,无不根源于反孔反儒。东海曰,反孔孟者,害及四世。五四至今还不到四世呢。

【独尊】独尊儒术和独尊马术,性质和后果天悬地殊,截然相反。独尊儒术是以儒立国,以民为本,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导出来的是王道,即仁政德治,政治礼制,经济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独尊马术即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导出来的是极权主义政治,是党主制和公有制。

【去马】马学的错误是原则性、全方位和不可修正的。社会主义理论、政治经济学和哲学,无不错误。前两种错误已有不少西方学者指出,哲学错误则罕见批评。而唯物主义之错误才最为根本和致命。世界观错误必然导致人生观、价值观、道德标准错误,进而导致政治制度理想追求统统差之千里不可收拾。

【去马】唯物主义即物本主义,错在以物质为本体、本位、第一性。这样一来,无论是鬼是神、是心是佛还是坤元乾元,统统丧失了第一性的资格。故物本主义既与西方宗教的神本主义、政治的人本主义格格不入,又与佛教的佛本主义、道家的道本主义背道而驰,更与儒家的仁本主义南辕北辙。

【人生】东海主张去马尊儒,实属救世心切。因为我深深地认识到儒家文化普适天下万世的无与伦比的优秀,唯有儒家才能从根本上救民救国,道援天下,最终实现太平大同理想。故知其不可而为之。这里的不可有二意:一指不利于现世之个人,二指不适宜现实之社会。救民不惜蹈危地,弘道何妨屈自身。

【人生】大政治家不能脱离现实,大文化人不能不脱离现实。即使正常社会乃至儒家社会,文化人于现实也应该道德有所超脱,思想有所超前,成为民族和国家的指路明灯。在据乱世和恶社会,更应该坚定文化道德立场,坚持正道正理正义,独立独行,孤冷孤往,虽千万人吾往矣。

【人生】有勇无智是莽夫,有智无勇是懦夫。仁者必须智勇双全。知其不可而为之,知其不可是智,为之是勇。智勇同归于仁,归于爱人救世之心勃勃不容已。不论世人听不听,有多少人听进去,东海都将做一天儒家撞一天钟,用我千锤百炼的头颅和生命,去撞响仁义、真理和自由之钟……

【人生】君子明哲保身,不轻履危地险境,不轻易冒险。但是,有些事是不能不做,有些话不能不说,有些险不能不一冒。不冒就立不起德,成不了人,成不了大文化人大丈夫。践行正道无畏,宣说真理无畏,批评错误、批判邪恶无畏。此之谓三无畏,是一个儒者必备的品德。

【教育】让坏人变成好人,让小人成为善人,有三种办法:一是扬善,对于善行进行高强度的物质和精神双重奖励;二是惩恶,对于恶行进行严厉的舆论批判和法律惩罚。这两种办法可以让某些坏人和小人善良化,但不可能让他们成为君子。培养君子的唯一办法是让他们学儒。

【圆证】惟微的道心,即孔子的“性与天道”,王阳明良知,可以信解行证,即信仰、理解、实践、实证。理解只是实证的初级阶段。如果仅仅是理上了解、理解、解悟,虽能信仰,难以坚定;虽能实践,难以扎实深入,难以进入圣贤境界。理上知之终觉浅,绝知此物要心证,心上实证,方为圆证。

【东海曰】马一浮先生说,自帝降而王,王降而霸,霸降而夷狄,天下治日少而乱日多。东海曰,夷狄降而盗贼,盗贼降而邪教,世界愈发混乱。夷狄无儒无礼,但不反儒。盗贼和邪教则批礼反儒,以礼为恶,以儒为敌。夷狄尚有人味,盗贼完全非人化,禽兽不如。邪教又变本加厉,盗贼不如。

【内外】太极、人极、皇极,其实一也。自宇宙界而言称太极,自人类界而言称人极,自政治界而言称皇极。说内立人极,外建皇极,内人极而外皇极,亦相对而言,方便之说,如说内圣外王一般。其实圣境何尝唯内,王道何尝唯外。故对儒言,须善领会,不宜僵解。

【内外】“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此上下亦相对而言,方便之说。盖形上形下不二,道器不二,道潜在器,器拥有道,道外无器,器外无道。这里的器,相当于物,包括一切物质精神现象。一切器物都是太极所现之象。东海“人生三极论”曰:内立人极,外求皇极,上明太极。

【杂时代】西方是神本主义与人本主义分裂,现中国更是精神分裂。把某些儒家仁本主义和西方人本主义的价值观,强行嫁接到马家物本主义之下,善恶正邪同一床,是非黑白大杂烩。指导思想杂乱无章,国家精神四分五裂。官不知怎么办,民无所措手足。

【杂时代】儒学马家化,马学儒家化,都是伪学术,都是徒劳。就像圣贤不可能堕落成盗贼一样,儒学不可能马家化。儒学如果马家化,必因违反仁义原则而脱离儒学范围。盗贼变成圣贤倒有可能,但马学不可能儒家化。马学如果儒家化,必然抛弃哲学物本、政治党本、经济公有之三大原则而脱离马学范围。

【杂时代】文化自信的前提是文化正确,包括立场正确,原则正确,思想观点正确。立场正确最为根本。立足于马学是极端错误,因为马学之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一无是处;立足于西学也不够正确,因为西学真理性、正义性不高,道德资源不足。唯有立足于儒学,才是立场中正,大中至正。

【文化】文化的核心是三观,三观的核心是世界观。故文化正确的关键是三观正确,三观正确的基础是世界观正确。论世界观和生命观价值观之最正确,非儒家莫属。故立足于儒就意味着立场最正确。也唯有立足于儒,才能从善如流、海纳百川地汲取传统和西方的优点而超越之。

【科技】良知德智双全,大用无边。人类文明包括道德文明、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科技文明,无非良知的光明。故科技也属于良知的作用和外化。在王道之“正德利用厚生”三事中,科技属于利用,利物之用。只要道德中正,科技开发就可以发而中节,并起厚生之用,为道德增光。

【科技】东海多年前就呼吁:科技科技你慢点走。现代科技已经走火入魔,在邪道上越走越远。西方文化蔽于人而不知天,不明道德真相,故不能以德为本, 无力让科技的发展与道德的提升同步。这只有在王道政治才能做到。只有在仁本主义道路上,科技发展才是越快越好的。

【看中国】恶可以分为两种:损人利己的恶与损人不利己的恶。后一种恶无利可图,于己不利,甚至明显有害。“济南四青年多次登门侮辱殴打残疾夫妇只为取乐”就属于后一种。这种恶更加防不胜防,这种人连利己之心都丧失了,更加丧心病狂,无知无畏,可怕可忧。

【歧视】一定程度的道德歧视则是正常的,是正人君子的必然,良制良序的必须。历代圣贤大儒强调亲君子,远小人,《春秋》倡导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孟子说:“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都是对小人、恶人和不肖不仁者的道德歧视。2018-4-12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