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徐水良 太平天国就是一神教共产主义大浩劫,与马列教大浩劫,是近代中国   2018-02-12 12:14:24  


作者: 刘因全   其实,洪秀全的教导,都包含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 2018-02-12 15:12:00  [点击:366]
他只是披了一张基督教的外衣,骨子里,还是中国传统文化。
请看:原道救世歌
作者:洪秀全 清
道之大原出于天,谨将天道觉群贤。
天道祸淫惟福善,及早回头著祖鞭。
道统根源惟一正,历代同揆无后先。
享天福,脱俗缘,
莫将一切俗情牵,须将一切妄念捐。
开辟真神惟上帝,无分贵贱拜宜虔。
天父上帝人人共,天下一家自古传。
盘古以下至三代,君民一体敬皇天。
其时狂者崇上帝,诸侯士庶亦皆然。
试辟人间子事父,贤否俱循内则篇。
天人一气理无二,何得君王私自传!
上帝当拜,人人所同,
何分西北,何分南东。
一丝一缕荷上帝,一饮一食赖天公;
分应朝朝而夕拜,理应颂德而歌功。
人而舍此而他拜,拜尽万般总是空。
非为无益且有损,本心瞒昧罪何穷。
人苟本心还不失,自知呼吸赖苍穹。
五行万物天造化,岂有别神宰其中!
即谓上帝须辅助,断非菩萨赞化工,
如果化工赖菩萨,从前未立理难通。
暄以日兮润以雨,动以雷兮散以风,
此皆上帝之灵妙,天恩能报得光荣。
勿拜邪神,须作正人;
不正天所恶,能正天所亲。
第一不正淫为首,人变为妖天最瞋;
淫人自淫同是怪,盍歌麟趾咏振振。
歪俗移人谁挺立,但须改过急自新。
颜回好学不贰过,非礼四勿励精神。
过而能改方无过,古人所以诲谆谆。
自古君师无异任,只将正道觉斯民。
自古善正无异德,只将正道淑其身。
凡有血气心知者,何可乱常而败伦。
凡属顶天立地者,急宜返璞而归真。
鬼心既革,孝经当明。
第二不正忤父母,大犯天条急自更。
羊有跪乳鸦反哺,人不如物忝所生。
历山号泣天为动,鸟为耘只象为耕;
尊为天子富四海,孝德感天夫岂轻。
父兮生我母鞠我,长育劬劳无能名;
恩极昊天难答报,如何孝养竭忠诚。
大孝终身慕父母,视于无形听无声。
孝亲即是孝天帝,培植本根适自荣。
逆亲即是逆天帝,戕伐本根适自倾。
蓼莪诗可读,胞与量宜恢。
第三不正行杀害,自戕同类罪之魁。
普天之下皆兄弟,灵魂同是自天来。
上帝视之皆赤子,人自相残甚恻哀。
是以先代不嗜杀,德合天心天眼开。
宠绥四方惟克相,故能一统受天培。
夏禹泣罪文献洛,天应人归无可猜。
嗜杀人民为草寇,到底岂能免祸灾。
白起项羽终自刎,黄巢李闯安在哉!
自古杀人杀自己,谁云天眼不恢恢?
自古救人救自己,灵魂超拔在天台。
自古利人利自己,福自己求易为推;
自古害人害自己,孽自己作难挽回。
无言不仇德有报,终身可行恕字该。
忠厚可师,廉耻须知。
第四不正为盗贼,不义不仁非所宜,
聚党横行天不佑,罪恶贯盈祸自随。
君子临财无苟得,杨震昏夜尚难欺。
管宁割席因歆顾,山谷孤踪志不移。
夷齐让国甘饿死,首阳山下姓名垂。
古来善正修天爵,富贵浮云未足奇。
杀一不辜行不义,即得天下亦不为。
人能翼翼畏上帝,乐夫天命复奚疑。
岂认杀越人于货,竟非其有而取之!
营谋珍道义,学习慎规模。
第五不正为巫觋,邪术惑众犯天诛。
死生灾病皆天定,何故诬民妄造符?
作福许妖兼送鬼,修斋建醮尚虚无。
自古死生难自保,岂能代祷保无辜?
自古师巫邪术辈,累世贫穷天不扶。
鬼人送鬼终惹鬼,地狱门开待逆徒,
欲肥己囊增己孽,何不回头早自图!
术艺固须正,品概更宜方。
第六不正为赌博,暗刀杀人心不良。
戒,戒,戒!理不当。
求之有道得有命,勿以诈骗坏心肠,
命果有兮何待赌,命无即赌愿难偿。
总之富贵天排定,从吾所好自徜徉。
孔颜疏水箪瓢乐,知命安贫意气扬。
人生在世三更梦,何思何虑复何望!
小富由勤大富命,自古为人当自强。
嗟尔有众,勿谓无妨。
无所不为因赌起,英雄何苦陷迷乡;
不义之财鸩止渴,士农工商耐久长;
千个赌钱千个贱,请尔易虑细思量!
他若自驱陷阱者,炼食洋烟最颠狂;
如今多少英雄汉,多被烟枪自打伤。
即如好酒亦非正,成家宜戒败家汤;
请观桀纣君天下,铁统江山为酒亡。
更有堪舆相命辈,欺瞒上帝罪无强;
富贵在天生死命,何为惑世顾肥囊。
其余不正难枚举,在人鉴别于微茫。
细行不矜终累德,坚冰未至慎履霜。
禹稷勤劳忧饥溺,当身而显及后狂。
周文孔丘身能正,陟降灵魂在帝旁。
真言语,不铺张,
予魂曾获升天堂,所言确据无荒唐,
婆心固结不能忘,言之不足故言长。
积善之家有余庆,积恶之家有余殃,
顺天者存逆天亡,尊崇上帝得荣光。

原道醒世训-----洪秀全
从来福大则量大,量大则为大人;福小则量小,量小则为小人。是以泰山不辞土壤,故能成其高;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成其德。凡此皆量为之也。
无如时至今日,亦难言矣!世道乖漓,人心浇薄,所爱所憎,一出于私。故以此国而憎彼国,以彼国而憎此国者有之。甚至同国以此省此府此县而憎彼省彼府彼县,以彼省彼府彼县而憎此省此府此县者有之。更甚至同省府县以此乡此里此姓而憎彼乡彼里彼姓,以彼乡彼里彼姓而憎此乡此里此姓者有之。世道人心至此,安得不相陵相夺相斗相杀而沦胥以亡乎!无他,其见小,故其量小也。其以此国而憎彼国,以彼国而憎此国者,其见在国,国以外则不知,故同国则爱之,异国则憎之。其以此省此府此县而憎彼省彼府彼县,以彼省彼府彼县而憎此省此府此县者,其见在省府县,省府县以外则不知,故同省同府同县则爱之,异省异府异县则憎之。其以此乡此里此姓而憎彼乡彼里彼姓,以彼乡彼里彼姓而憎此乡此里此姓者,其见在乡里姓,乡里姓以外则不知,故同乡同里同姓则爱之,异乡异里异姓则憎之。天下爱憎如此,何其见未大而量之不广也。
遐想唐、虞、三代之世,天下有无相恤,患难相救,门不闭户,道不拾遗,男女别涂,举选尚德。尧、舜病博施,何分此土彼土;禹、稷忧溺饥,何分此民彼民;汤、武伐暴除残,何分此国彼国;孔、孟殆车烦马,何分此邦彼邦。盖实见夫天下凡间,分言之,则有万国,统言之,则实一家。皇上帝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也,近而中国是皇上帝主宰化理,远而番国亦然;远而番国是皇上帝生养保佑,近而中国亦然。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何可起尔吞我并之念。
是故孔丘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奸邪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而今尚可望哉!然而乱极则治,暗极则光,天之道也。
于今夜退而日升矣,惟愿天下凡间我们兄弟姊妹跳出邪魔之鬼门,循行上帝之真道,时凛天威,力遵天诫,相与淑身淑世,相与正己正人,相与作中流之砥柱,相与挽已倒之狂澜。行见天下一家,共享太平,几何乖离浇薄之世,其不一旦变而为公平正直之世也!几何陵夺斗杀之世,其不一旦变而为强不犯弱,众不暴寡,智不诈愚,勇不苦怯之世也!在《易》,同人于野则亨,量大之谓也;同人于宗则吝,量小之谓也。况量大则福大,而人亦与之俱大;量小则福小,而人亦与之俱小。凡有血气者,安可伤天地之和,而贻井底蛙之诮哉!
诗云编辑
上帝原来是老亲, 水源木本急寻真;
量宽异国皆同国, 心好天人亦世人。
兽畜相残还不义, 乡邻互杀断非仁;
天生天养和为贵, 各自相安享太平。

《原道觉世训》
洪秀全
天下总一家,凡间皆兄弟,何也?自人肉身论,各有父母姓氏,似有此疆彼界之分,而万姓同出一姓,一姓同出一祖,其原亦未始不同。若自人灵动论,其各灵认从何以生?从何以出?皆由皇上帝大能大德以生以出,所谓一本散为万殊,万殊总归一本。而近代则有阎罗妖注生死邪说,阎罗妖乃是老蛇妖鬼也,最作怪多变,迷惑缠捉凡间人灵认。天下凡间我们兄弟姊妹所当共击灭之,惟恐不速者也。而世人偏伸颈于他,何其自失天堂之乐,而自求地狱之苦哉!
论道有真谛,大凡可通于今不可通于古,可通于近不可通于远者,伪道也,邪道也,小道也。据怪人妄说阎罗妖注生死,且问中国前代论及此乎?曰,无有。番国《旧遗》、《新遗》载及此乎?曰,无有。无有,则何以起?怪人佛老之徒出,自中魔计,以瞽引瞽,诳人以不可知之事,以售己诈,诱人作福建醮,以肥己囊,兼之魔鬼人心,遂造出无数怪诞邪说,迷惑害累世人。如秦政时,怪人诳言东海有三神山,泰政遂遣入海求之,此后代神仙邪说所由起也。究其始不过一秦政受其惑,所谓差之毫厘,而后代则叠效尤于后,至于固结不可解,所谓失之千里者也。又如汉武时怪人诳言祠灶丹砂可化黄金,汉武遂信而祠之,于是燕、齐怪诞怪人多来言神仙怪事矣。又如近代有怪人诳言东海龙妖发雨,东海龙妖即是阎罗妖变身。雨从天降,众目所视者也。古语云:“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又古语云:“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优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谷。”又考番国《旧遗诏书》,当挪亚时,皇上帝因世人背逆罪大,连降四十日四十夜大雨,洪水横流,沉没世人。此皆凿凿可据,且众目所视,实降于天者也。而世人亦多信怪诞不经之怪说。即一两〈雨?〉论,而世人既多良心死尽,大瞄天恩矣,又遑论其他哉!又如近代有怪和尚诳言阎罗妖怪事,且有《玉历记》怪书,讹传于世,而世之读死书者亦多惑其说。独不思注生死一事,岂是等闲。既不是等闲,宜为中国番国各前代所论及,且笔于书以传后世。而于今历考中国番国各前代所论及,且笔于书以传后世者,只说天生天降,皇上帝生养保佑人,未尝说及阎罗妖也;只说死生有命,亦是命于皇上帝已耳,毫无关于阎罗妖也;只说皇上帝审判世人,阴隲下民,临下有赫,又毫无关于阎罗妖也。而世人之读死书者不信古今远近通行各经典,而信怪人无端突起之怪书,不亦惑哉!此无他,顾眼前,忽长远,恒情也。以恒情而中人心,则其入之也必易,是以邪说一倡,而天下多靡然信之从之。信从久,则见闻熟,见闻熟.则胶固深,胶固深,则难寻其罅漏,难寻其罅漏,则难出其圈套,皇上帝纵历生聪明圣智于其间,亦莫不随风而靡矣。此近代所以多惘然不识皇上帝,悍然不畏皇上帝,尽中蛇魔阎罗妖诡计,陷入地狱沉沦而不自知者也。
噫!后之人虽欲谙天地人之道,其熟〈孰〉从而求之?甚矣,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讯其末,惟怪之欲闻。予想夫天下凡间人民虽众,总为皇上帝所造所生,生于皇上帝,长亦皇上帝,一衣一食并赖皇上帝。皇上帝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也,死生祸福由其主宰,服食器用皆其造成。仰观夫天,一切日月星辰雷雨风云莫非皇上帝之灵妙;俯察夫地,一切山原川泽飞潜动植莫非皇上帝之功能。昭然可见,灼然易知,如是乃谓真神,如是乃为天下几间所当朝朝夕拜。
有执拗者说曰:“皇上帝当拜矣,必然有帮皇上帝保佑人者。譬如君长主治国中,岂无官府辅治也?”不知君长之官府是其亲手设立调用,故能辅君长以治事也。至若凡人所立一切木石坭团纸画各偶像,且问尔是皇上帝旨意设立否乎?非也。类皆凡人被魔鬼迷灵心,据愚意愚见人手造出各等奇奇怪怪也。况皇上帝当初六日造成天地山海人物,已设有其神使千千万万在天上,任其差遣,何用得凡人所造各等奇奇怪怪者乎!且叛逆皇上帝实甚。考《旧遗诏书》,皇上帝当初下降西奈山,亲手缮写十款天条在石碑,付畀摩西。皇上帝亲口吩咐摩西曰:“我乃上主皇上帝,尔凡人切不好设立天上地下各偶像来跪拜也。”今尔凡人设立各偶像来跪拜,正是违逆皇上帝旨意。尔凡人反说各偶像是帮皇上帝保佑人,何其被魔鬼迷灵心,懂之极乎!尔不想皇上帝当初六日造成天地山海人物,尚不要人帮助,岂今日保佑人又要谁帮助?且问尔设使皇上帝当初造天不造地,尔足犹有所企立,且犹有田亩开垦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既造有天地矣,设使皇上帝不造成地下桑麻禾麦菽豆及草木水火金铁等物,又不造成水中鱼虾,空中飞鸟,山中野兽,家中畜牲等物,尔身犹有所穿,口犹有所食,饔飧犹有所炊爨,器械犹有所运用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万物备足矣,设使皇上帝一年不出日照耀尔凡人,一年不降雨滋润尔凡人,一年不发雷替尔凡人收妖,一年不吹风散尔凡人郁气,尔凡人犹有收成平安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既有收成平安矣,设使皇上帝一旦怒尔,断绝尔灵气生命,尔口犹能讲,目犹能视,耳犹能听,手犹能持,足犹能行,心犹能谋画否乎?曰,断断不能也。且又问尔,天下凡间欲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得乎?曰,断断不得也。由是观之,天下凡间欲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亦不得,此便是皇上帝明明白白保佑人矣。既是皇上帝明明白白保佑人,尔凡人却另立各偶像,另求保佑,有得食有得穿曰:“我菩萨灵。”明明皇上帝恩典,却误认为邪魔恩典。其邪魔敢冒天恩者,该诛该灭无论矣,尔凡人良心死尽,大瞒天恩,究与妖魔同犯反天之罪,何其愚哉!嗟呼,明明有至尊至贵之真神,天下凡间大共之天父,所当朝朝夕拜而不拜,而拜专迷惑缠捉人灵之妖鬼,愚矣。明明有至灵至显之真神,天下凡间大共之天父,求则得之,寻则遇著,扣门则开,所当朝朝夕拜而不拜,而拜无知无识之木石坭团纸画各偶像,有口不能言,有鼻不能闻,有耳不能听,有手不能持,有足不能行之蠢物,抑又愚矣。
虽然,流之浊由源之不清,后之差由前之不谨,天下凡间无人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何至于今竟罕有知谢皇上帝恩典者,其祸本何自始哉?历究中国前代上古之世,君民一体,皆敬拜皇上帝也。坏自少昊时,九黎初信妖魔,祸延三苗效尤,三代时颇杂有邪神及有用人为尸之错,然其时君民一体皆敬拜皇上帝仍如故也。至秦政出,遂开神仙怪事之厉阶,祀虞舜,祭大禹,遣入海求神仙,狂悖莫甚焉。皇上帝独一无他也,汉文以为有五,其亦暴悖之甚矣。汉武临老虽有悔悟之言曰:“始吾以为有神仙,今乃知皆虚妄也。”然其始祠灶,祠泰乙,遣方士求神仙,其亦秦政之流亚也。他若汉宣祠后土,遣求金马、碧鸡,汉明崇沙门,遣求天竺佛法,汉桓祠老聃,梁武三舍身,唐宪迎佛骨;至宋徽出,又改称皇上帝为吴天金阙玉皇大帝。夫称昊天金阙犹可说也乃称玉皇大帝,则诚亵渎皇上帝之甚者也。皇上帝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也,其尊号岂人所得更改哉!宜乎宋徽身被金虏,同其子宋钦俱死漠北焉。总而论之,九黎、秦政作罪魁于前,历汉文、武、宣、明、桓、梁武、唐宪接迹效尤于后,至宋徽又更改皇上帝尊号。自宋徽至今,已历六七百年,则天下多惘然不识皇上帝,悍然不畏皇上帝,又何怪焉。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2-12 15:21:3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