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张英 聯想陳小麗教授也曾每週探監 (百年披露周恩來曾有『五角戀』)   2018-02-12 07:53:16  


作者: 张英   悼念家姐張惠蘭的祭文 2018-02-12 08:41:41  [点击:1078]
悼念家姐惠蘭祭文


o 張 英

大姐大張惠蘭,不幸於二o一八年元月廿八日,上海逝世,享年八十。

大姐走了,離開我們,蒼天垂帘,大地抽泣。張家三代,弟妹沉痛,兒女心碎,親朋晒淚,最後送行,追悼訣別。

家姐惠蘭,苦難一生。少時家鄉,江蘇如東,九門閘西,家中支柱。一九四六,土地改革,因在海邊,圍墾蕩地,平均每人,四畝沙田,我家五口,原十六畝,分進四畝,乃下中農。當地土共,看中祖屋,搶劫一空,掃地出門。我們被迫,全家分居,到處流浪,在姨媽家,大姑媽家,小姑媽家,東躲西藏,熬了三年。一九五o,大河岸邊,搭滾地籠,全家窩居,江蘇全省,最苦難的。一九五二,才建兩間,茅草房屋,祖母、母親、姐弟妹們,我家三代,老少八口,揍在一起,勉強存活下來。惠蘭大姐,才十二歲,種地務農,主要勞力。

家姐惠蘭,愛護弟妹。一九五五,我打頭陣,背井離鄉,逃到上海。過了一年,她也來滬。一九五九初春,家父張公沛成,除因其是富農子女反而被誣陷『富農』(我們成了富農子女的子女),另加扣上『右派』、『歷史反革命』的三頂帽子,全家遣返鄉下,他老人家被管制了二十多年。當時我因已是校團委委員兼團支書,被評為『上海青年建設社會主義積極分子』,剛受來滬的團中央第一書記胡耀邦接見,因而破例留著上海 ; 家姐出嫁,留在上海。她在街道工廠謀生,微薄工資,貼補我的生活,唸完中學,考上師院,靠助學金過日子。一九六三,大姐想方設法,把十一歲三弟張豪,弄到上海,直到資助老三,奉賢縣中畢業。

1968~1970,我因是1967上海百萬人民和平起義的一月革命發起人之一 (我任上海市人民銀行接管委主任,與《文匯報》、《解放日報》,全國最早奪權的三個要害單位),文是一月革命『告上海人民書』《緊急通告》作者,武是上海市『抓革命、促生產』火線總指揮,後來八次『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共中央文革,從而被非法綁架,政治冤獄兩年。在閘北看守所,每逢週三下午,家屬接濟生活用品,家姐惠蘭,春夏秋冬,刮風下雨,從不缺席。那時外甥,永生幼小,外甥女萍萍,只有兩歲,姐夫怕受株連,要求『劃清界線』。恵蘭姐說,『弟弟落難,姐姐不救,誰來關心?!』 他夫妻倆,暫時分居,以防不測,兩全其美。人們常説,『長兄為「父」』,我則要講,『長姐為「 母」』!

補充兩點,一九七八,阿驊誕辰,出院當天,大姑媽來,上門照顧。1989六四後,我遠遁海外了,煒煒阿驊在家困苦,大姑媽時常接濟,度過難關,永記心坎!

家姐惠蘭,永別了,天堂走好,安息吧!主佑,阿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