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斑竹09 张英:致劉達文   2018-02-11 20:27:53  


作者: 张英   聯想陳小麗教授也曾每週探監 (百年披露周恩來曾有『五角戀』) 2018-02-12 07:59:57  [点击:868]
從悼念家姐聯想陳小麗教授也曾每週探監王建剛

【 張英按】

🤔本文史料,內容頗多。其中講少年周恩來,初戀追求的佳人,有『五角戀』,一百年來,全世界不知的,張英首次披露,公開示眾分享🎐


一、調整撰寫《紀念我的廿位右派師長》順序
二、從緬懷家姐恵蘭聯想陳小麗也曾每週探監
三、先從少年周恩來追求王建剛嫂子的媽說起
四、梁軍長對國共兩軍中將子女熱戀棒打鴛鴦
五、檔案塞有戴帽右派黑材料受害人廿年不知
六、小麗父兄丈夫都是右派四面楚歌雪上加霜

家姐惠蘭仁慈博愛,小麗姐也素具愛心。

大姐大張惠蘭死得光榮,
健在的陳小麗活著偉大!


張 英,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家姐惠蘭仙逝二七紀念,✍ 週末匆塗,頓首拱手🙏



------------------------------------------------------------------------------------------------------------------------



張英聯想陳小麗教授也曾每週探監


【張英按】

🤔 本文史料,內容頗多。其中講少年周恩來,初戀追求的佳人,有『五角戀』,一百年來,全世界不知的,張英首次披露,公開示眾分享!


從悼念家姐聯想陳小麗也曾每週探監王建剛


一、調整撰寫《紀念我的廿位右派師長》順序

我原擬基本按相識相交的先後時間順序,撰寫回憶錄《紀念我的廿位右派師長》,但計劃跟不上變化,有所調整。也就是說,原先訂的題目 : 之一、小學班主任蕭景賢右派先生;之二、中學黨員校長黄凡右派先生;之三、上海夏令營主任段鎮右派先生;之四、中福會少年宮龔右派指導員;之五、作家王若望兼指導右派先生;之六、華東師大教授許杰右派先生;之七、失踪的同仁沈明浩右派先生;之八、銀行另同仁繆松麟右派先生;之九、錢正英養父錢更生右派先生;之十、銀行同仁王維新假右派先生;十一、中共黨報社長顧膺右派先生;十二、南洋女中校長凌仁右派先生;十三、共軍上尉王建剛假右派先生;十四、老毛欽定大右派孫大雨先生;十五、歌仙陳歌辛陳鏗父子右派先生;十六、元老李立鈞長幼子右派先生;十七、文匯報總編徐鑄成右派先生;十八、文匯報黨書記欽本立右派先生;十九、文匯報副總編吳塞右派先生;二十、新聞日報總編熊文石右派先生。有的本是座師,有的亦師亦友,忘年之交兄長,統稱我的『師長』。實際更多,包括名記報人陸鏗等等,三十位以上的右派師長,况且家父沛成公,也是右派。所以,我也是『右二代』。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後期,老共治下中國,根據解密史料,戴帽右派、内定右派和工農小販右派,高達八百萬人,我僅識其中幾十位,滄海一粟。當然得便,還想另塗一篇,五八提藍橋探監超級先左後右的汪精衛夫人陳璧君追記,注意歷史經驗教訓。


二、從緬懷家姐恵蘭聯想陳小麗也曾每週探監

今年元月,二十八日,訃告性的《悼念家姐惠蘭祭文》,其中憶及 : 1968~1970,我因是1967上海百萬人民和平起義的一月革命發起人之一 ( 我任上海市人民銀行接管委主任,與《文匯報》、《解放日報》,全國最早奪權的三個要害單位),文是一月革命『告上海人民書』《緊急通告》作者, 武是上海市『抓革命、促生產』火線總指揮,後來八次『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央文革,從而被非法綁架,政治冤獄兩年。在閘北看守所,每逢週三下午,家屬接濟生活用品,家姐惠蘭,春夏秋冬,刮風下雨,從不缺席。那時外甥,永生幼小,外甥女萍萍,只有兩歲,姐夫怕受株連,要求『劃清界線』。恵蘭姐說,『弟弟落難,姐姐不救,誰來關心?!』他夫妻倆,暫時分居,以防不測,兩全其美。人們常説,『長兄為「父」』,我則要講,『長姐為「 母」』。

二月三日,家姐上海大殮,送她最後一程,敬輓《張惠蘭千古(兼談去恐共症)》,念兹在兹 :『五十年前,冒著中共文革,紅色暴力恐怖,勇敢探監,堅持下來,始終如一』。說到此節,我又想起:『中國輕音樂之父』陳歌辛右派先生女兒,『中國民族交響曲之魂』陳鋼教授妹妹、也是復旦大學蘇步青大師高足數學家陳鏗右派先生之妹,先上海交大後同濟大學陳小麗教授,1968~1969,兩年期間,也是每逢週三下午,趕到閘北看守所,接濟蒙難親屬,她的患難夫君、我的同監獄友王建剛老兄。她倆都是不管春夏秋冬,不論烈日當空炎熱,還是刮風下雨下雪,淚送日常生活用品,從不間斷,雷打不動。天長日久,家姐張惠蘭,與陳小麗姐,同病相憐,結成了好姐妹。

於是哀悼家姐之際,自然又聯想到健在,王建剛、陳小麗賢伉儷,在兹念兹!


三、先從少年周恩來追求王建剛嫂子的媽說起

關於陳小麗『右派之家』,父兄丈夫,悲歡離合,我在年初,致香港前哨劉總編達文老兄《恭賀新禧》拜年帖中,所附的《從校正ㄑ神韻藝術團〉一字說起》,已有扼述。余在本文,補充談的,歌仙陳歌辛金嬌麗貴伉儷賢婿王建剛前志願軍上尉,厄運遭遇頻頻,光怪陸離故事。

這要先從王建剛兄嫂子的媽媽,曾是少年周恩來追求的初戀情人説起。

中共黨史權威,司馬璐(馬義)老哥,六十多年前,說及『周恩來、張若名、鄧穎超三角戀愛的關係,張若名當初是勝利者,最後却以投河自盡而告終。鄧穎超當初處於下風,因為她一直留在國内來創造了自己個人的地位』。五十年來,又有人説,周恩來還有過『四角戀』:周恩來旅法期間,到德國同朱德等革命串聯,從而曾與德國姑娘 同居,育有一女。五十年前,哥廷根的外孫,曾來到北京認親,尋找做中國總理的外公。但是,一百年來,世人鮮知,少年周恩來初戀,另有佳人。風度翩翩,多情種子,追花捕蝶,偏裝正經,做偽君子,莫他為甚。所以,張英在此,要還史實,披露於衆 : 恩來同志,曾有『五角戀』喔!

1968~1969,上海第一機床廠技術科,王建剛兄,閘北看守所同監,近两年獄友,從早到晚,說古道今,傾情談心。中共文革前期,王建剛既不是保皇派,也不是造反派,游離運動外的逍遥派。只是與楊浦上海機床廠黨委書記女兒等人,來閘北一機床,在車間裡,偶爾議論中央文革,江青他們,虧待周恩來總理、鄧穎超,發點牢騷,表示熱愛總理和鄧穎超。周恩來是中共總理,黨國的中央領導人,輔佐皇上的相爺,尊重周總理既然也犯了天條,被復僻的保皇派打入黑牢,百思不得其解。

當時想的,主要原因,可能因王建剛的嫂子母親少年,曾與周恩來、鄧穎超天津南開同學,五四運動時期,一起閙過學潮,後來也曾留法,又是周恩來最初追求的熱戀女友。對不起,五十年前,建剛兄說起過那位老人家的芳名,想不起來了,姑且以『王嫂的媽』,權代稱呼。

王嫂的媽,年輕當年,亦曾留學法國,熱衷法國文學,但不同於也留法的蔡和森、周恩來、陳毅、李富春和鄧小平他們,淡出革命。周恩來雖然如同後來追求張若名那般,百般迷戀於她,甚至王嫂的媽回國以後,周恩來還請鄧穎超,代轉多封情書。鄧大姐倒好,自己主動寫了情書恩來,取而代之,終成眷屬。

王嫂的媽,後在上海,嫁了中央銀行襄理王先生,抗戰時期,到了陪都,雖聞周恩來是中共領袖,也常在重慶,但各自已成家,不便約會,仍然失聯。五十年代中期,王建剛的哥哥嫂子,同在西南軍區文工團,王嫂的媽,也與女兒女婿,住在成都。

1958年3月8~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 (成都會議 ),中央首長,白天開會,晚上跳舞,老毛以降,多年時尚。某晚,陳毅瞧一位美女伴舞,詢問之下,果真是故人之後, 王嫂的媽,喜出望外,大庭廣眾,叫喊『恩來,快來瞧瞧,這位是XX的女兒,哈哈!』於是周總理、陳老總,急著連夜驅車,趕赴王嫂的媽住家,看望闊別失聯三十六載,留法同學老友,其樂融融!

鄧穎超聞訊,也很高興。畢竟同學少年,與王嫂的媽,同窗之誼,況且奪愛,內心愧疚,故在三年人為大饑荒年代,把王嫂媽接到北京,安頓下來。周恩來、鄧穎超,還認了王建剛兄的嫂子,做乾女兒。王建剛與陳小麗結婚的住房,由鄧穎超寫親筆信,給上海市房地局朱道南局長,分配在西藏北路口蒙古路28弄2號201室。我後來常去的,內間建剛小麗賢伉儷臥室,有兩個小男孩 ; 外面一間,住的王建剛慈母,也就是說,窩居下榻的正是國軍胡宗南參謀長王老中將夫人,如同抗日名將張霊甫,後來仍在前方作戰,其夫人王玉齢攜幼子,留守上海那般,她也不管丈夫王中將,先是輔佐胡宗南西北剿匪,還是後來輾轉西南,直到退守臺灣,帶著建剛弟兄,留在上海艱熬。

中共文革,紅暴乍起,北京的紅八月,保皇派紅衛兵,打砸搶抄,抄家成風。王嫂的媽,亦當其衝。紅衛兵由毛主席撐腰,搖武揚威,查抄到民國初年女子,穿戴大袖子寬褲子衣衫的照片,揚言這是奇裝異服,拿了剪刀,欲剪焚毀。王嫂的媽,一把奪下:『這位是劉和珍烈士,那位是周總理夫人、鄧穎超大姐的相片,不能剪掉,也不許燒』!後來,這叫『對抗紅衛兵小將的革命行動』!王建剛兄他們,事後對此紅暴,發點不滿怨言,表示義忿,情理之中,卻被扣上『罪加一等』帽子,羈押黑牢,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烏呼哀哉!


四、梁軍長對國共兩軍中將子女熱戀棒打鴛鴦

王建剛說,十三歲時,上海市上海中學學生,熱血沸騰,報名參軍,入朝作戰。伍凡也說,他十三歲,也讀上中,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冇知建剛,與伍凡兄,上中校友,是否又是戰友。另,據申淵兄(陳愉林),贈其所著長篇《皇家陸軍少校和後代》,他十三歲,與大一歲的同祖父的奶娘陳媽之女陳亦鳳,報名參軍,曾屬60軍,二十個娃娃兵,入朝之前,先在南京兵站集訓。愉林兄,是否與建剛兄,或伍凡兄,曾相識乎?但我推斷,王建剛曾在志願軍60軍文工團,陳亦鳳亦在60軍文工團,同團戰友,會認識的。

依稀記得,建剛說過,他所在軍,軍長姓梁。但記不得,38軍梁興初中將軍長,兼過三兵團司令,60軍的頂頭上司,或者他的侄子梁必業中將,做過60軍軍長,叔侄兩個,都是官拜中將的姓梁軍長,不知那位梁軍長,把王建剛從38軍排擠到60軍去的,想不起來,弄勿清了。況且60軍早先軍長,韋石少將,後來他兵敗被捕,回國受審,何人接任60軍軍長,也不明瞭。

王建剛上尉,與同在志願軍38軍(或60軍)軍部文工團的某女戰友,朝夕相處,日久生情,等到成年,談起戀愛。該文藝兵,是梁軍長的小姨子,她的爸爸,也就是梁軍長的岳父,開國中將,時任中央軍委的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梁軍長管不了持嬌的小姨子,就向北京的老丈人告狀 : 王建剛的父親,曾是胡宗南的參謀長,官拜中將,國軍退守臺灣後,時任澎湖司令,扼守台灣海峽,與我共軍對峙。共產黨中將的女兒,怎麼能嫁給國民黨中將的兒子呢?認為那是大逆不道,豈有此理,梁軍長經岳丈同意授權,就把小姨子調動了,從軍部文工團,送到志願軍司令部文工團,王建剛則打發在60軍,棒打鴛鴦得逞。

愉林兄説,與奶娘陳媽女兒陳亦鳳,從小吮同一母乳,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60軍184師,被美軍全殲,師長和政委都被俘到韓國,九死一生的陳美鳳抱傷逃回朝鮮,經野戰醫院救治後,也調到志司文工團,正好又與梁軍長小姨子同團了。

一九五四春夏,志司文工團,在彭德懷司令率領下,回國匯報巡演。在懷仁堂,伴首長舞,彭總見大淫魔老毛色迷迷的,擔憂女孩們恐怕受辱生變,立即下令『就地解散志司文工團』,以防不測。或許,因此得罪老毛不快,埋下毛澤東與彭德懷結怨梁子的隱患。


五、檔案塞有戴帽右派黑材料受害人廿年不知

王建剛上尉,一九五八,從志願軍復退,轉業上海,長達二十二年,屢被整肅,常挨批鬥,甚至坐牢,究其肇因,冇知點解。

直到一九七九,開明的胡耀邦,領導平反寃假錯案,動到改正五七五八右派這塊,王建剛方知自己不斷挨整的原由,如夢初醒,恍然大悟,竟然莫名其妙,自己做了廿多年的戴帽假右派,弄明事實真相。

上海第一機床廠黨委,受到中央改正右派的指示,為著弄清王建剛檔案袋內,夾有志願軍60軍對他的戴『右派分子帽子』材料,需要徵求作出戴帽決定的同意處理意見。也就是說,中國只有廣大受害者,永遠沒有加害者,始終是球員兼裁判。但是,60軍自軍長韋石早先戰敗被捕,逮回國內受審後,60軍1958最後一批從朝鮮回國,已在1960年安徽,被撤銷編制,就地遣散,找不到了。上海一機床廠無奈,轉輾北京,從中央軍委總政治部,查找到當年60軍有關史料。原來60軍解散之前,已就王建剛上尉作過甄別,非但認定對王建剛同志戴右派分子是錯誤的,而連劃內定右派也算不上,應予改正。但因不知王建剛復退後,轉業哪裡,軍部改正《決定書》送不出去,而原60軍本身,正忙於被遣散收編,一片慌亂,拖了下來,這樣一拖,就是整整二十年!上海一機床說,既然早已被『糾正』了,不是啥『右派 』 了, 就不用再『改正』了!還詭辯說,把不是右派改正過來顛倒,豈不事與願違,反而真的成了『右派』?沒有道歉,說啥『這是誤會,一塲誤會』,如此而已。好一個『誤會』,腥風血雨,把假右派白白殘暴二十二年,滑天下之大稽!


六、小麗父兄丈夫都是右派四面楚歌雪上加霜

一九五八,陳小麗自上海外國語大學病休在家,王建剛從中國人民志願軍復員返滬,同在嵩山街道青年團內,因而結識,相戀結婚。原本以為,王建剛上尉,身高馬大,瀟晒英俊,文武俱才,既擅長朗誦歌唱,又會機械技術,講情義的。更主要的,流行政治,小麗父親陳歌辛被頂替上音賀綠汀院長,錯劃右派,安徽勞改;大哥陳鋼,內定右派; 二哥陳鏗,蘇步青高足,復旦戴帽右派學生,發配江西大學,監督教授數學。本屬『右派之家』,小弟陳東,尚在襁褓,她輔佐金嬌麗媽媽圭臬,苦撐其家,千辛萬苦。本想找的伴侶,共軍復員軍官,衝衝喜的,有所改變。殊不知王建剛也是右派,而且是長期戴帽子的右派分子,因被老共組織封鎖,只是老被整肅,非始料所及,莫名其妙。父兄右派,丈夫也是右派,這對才女陳小麗,多重殊連,雪上加霜,奈何奈何。

七十年代後期,我們深感,鋼琴家陳鋼兄,中國民族交嚮樂之魂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唯一作者 ,在寧海西路190號『右派之家』,多次被抄,搶劫空蕩,僅剩一台破舊風琴,沒有鋼琴工具,怎能再創新作?商量獄友凌仁右派先生割愛義助,我和陳鋼建剛等兄,到塘沽路862號,用三輪黃魚車,搬運了一臺鋼琴。俾使陳鋼借力,創作了著名的鋼琴演奏曲《長征組歌》。陳鋼吸取教訓,此曲與上海音樂學院副院長丁善德教授合作,不再讓只會吹笛子,卻不懂小提琴更不懂鋼琴的黨棍何占豪聯署,欺世盜名。

中國輕音樂之父陳歌辛教授,1961已在安徽山溝,白莽嶺勞改農塲,歌仙含冤仙逝。1962冬天,金嬌麗長途拨踄,冒著雨雪,含着冷涙,來到了白茅嶺山溝,荒山野地,撿回了陳歌辛206根遺骨,装進她帶去的一隻小木箱。自此以後,在那漫長更動亂的歲月裡,伴随金嬌麗的,祇有丈夫陳歌辛留給她的那些經典歌曲,以及兒子陳鋼天才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凝聚着陳氏父子對自由美好生活追尋,終化為美麗的蝴蝶,翩翩飛翔。飛上蒼天,飛向太空! 身後所謂『平反』,人死豈能復生?!

數學家陳鏗,改正右派,不用呆在農村養豬,數豬圈內大小幾頭豬的『高等數學』了,回到江西大學,受聘數學教授,名符其實。大哥陳鋼教授,中國交響曲之魂,內定右派,八十年代初期,曾受美國肯尼迪藝術中心邀請,訪問學者。陳鋼抱病回國,在他切除膽囊手術出院第二天,我在復興中路,上海跳水池對面弄堂內,金嬌麗媽媽喬遷的新家,看望他說 :『老兄今次冒險回國,可能永遠出不了國門啦』!陳剛苦笑,問是何故?我道 :『真右派受害二十二年後才被「改正」,非右派假右派,再過二十二年,也不會被改正平反的,不要問為甚麼,那是中國高級知識分子的宿命』!想不到張英此話二十二年後,陳剛兄竟能出國門,到了歐洲一趟,講演授課,僥幸!至於小弟陳東,因受街道,里弄馬列大媽,比中央委員更中央委員,專門愛管居民家事,尤其是『右派家庭』,趕著上山下鄉,掃地出門。我曾幫陳東小弟,略施神技應付,得以留在上海,拜著名音樂家任桂珍教授為師,學一流男中音歌唱。八十年代初,陳東留學美國。上世紀末,陳東榮獲全美歌唱比賽,男中音第一名,成了美國神韻藝術團主唱,也在光宗耀祖,右派之家爘爛,可喜可賀!

陳小麗,遠離在上海交大的是非傷心地,七十年代末期,調至同濟大學,膺任德語教授。同濟大學,早年德國人創辦的。中共文革甫結束後,同濟大學與柏林大學,結成友好姊妹學校,國際交流,陳小麗教授,受柏林大學邀,做訪問學者,呆了兩年。她的兩個兒子,先後考上他倆父親王建剛母校,自江蘇省立起,二百九十年,全國重點中學----上海中學。王建剛兄,告別受苦難的上海第一機床廠,走向開放改革前沿,與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秦怡合作,組建『上海影視公司』,秦怡任董事長,王建剛做總裁。劫後重生,發揮餘熱,晚年發光,枯木逢春!


家姐惠蘭仁慈博愛,小麗姐也素具愛心。

大姐大張惠蘭死得光榮,健在的陳小麗活著偉大!


張 英,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家姐惠蘭仙逝二七紀念,✍ 週末匆塗,頓首拱手🙏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