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NABC60   老愚: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2018-01-07 21:26:59  [点击:439]
老愚:爱国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2018年1月8日

我有一个九岁小侄子,在北京某名校读三年级。年前,他突然问我:“你认为美国和中国哪个国家更强大?”

我脱口而出:“当然是美国啊!”

孩子却直摇头:“不,是我们中国。老师说,美国只有几百年历史,而我们有五千年文明。我们古代有四大发明,现在有高铁和支付宝,他们什么都没有。”

呃,呃,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样的比较法,简单、管用,让孩子不得不接受预设的结论。原本天真、聪慧的孩子,仿佛被人按了快捷键一般长成了标准的爱国者导弹。

借用周有光先生的晚年名言,这是从中国看世界的典型一例。

比较是中国人最喜欢的智力活动。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所谓比较云云,不过是机械罗列一些毫不相干的材料,无须论证即可直奔造句需要的那个结论。说穿了,这是意识形态掌控者玩弄的一种虚张声势的自我胜利戏法。

二十多年前,我还在工人出版社就职时,当时的总编辑奋力鼓捣了一部书,名为《中西五百年比较》,此书同时获得官方和民间的好评。那时的书评称,该书的意图是“一方面,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文化中一切有利于现代化的优秀东西,坚决抛弃一切封建主义的糟粕;另一方面,应该吸收西方一切好的东西,同时摒弃资产阶级腐朽反动的东西,把中西双方一切好的东西结合起来,以我为主,创造出一种崭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进步文明。”这段话完美地展现了那些从中国看世界的人的真实内心图景。他们还是中体西用的老套路,企望用虚构的文字迷药支撑失败者虚弱的内心。这似乎已经比晚清士人的认识退了不止百步,那时的思想者已经自觉打破帝国中心论,接受他国文明领先的事实,愿意从中体西用的自大泥潭里走出来,以万国之一国、世界公民的身份获得认同;他们认识到基督教信仰对文明创造与传承的巨大价值;他们已经意识到制度文明的决定性作用,渴盼自由、民主、平等、人权;……

对立或对抗式的比较叙事,在满足民族自信的政治目的的同时,也掐灭了孩子心中对文明共同体的天真渴盼。

他们从来就没有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

他们刻意遮蔽非洲智人是人类祖先的事实,淡化中华文明受世界文明传播影响的因素,另起灶头,不惜工本塑造中华文明为特出文明类型,自我标榜其具有很强同化力,强悍的异族一概被其融化;以反对欧洲中心论为幌子,借助冷战意识形态思维,臆造东西方文明、中西文明之类伪概念;构建中国文明、东方文明自足自洽的理论说辞,以文明多样性为幌子拒绝普世价值,为焦灼于执政合法性的统治者提供理论支撑,并以之压制融入世界文明潮流的迫切呼声。

他们所编写的世界历史,奉毛氏“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指示为圭臬,以论代史,阉割、肢解、扭曲历史,随处可见其狭隘和偏见,因削足适履而失真失信,更谈不上什么趣味。几十年一贯制的严苛而多变的政治要求,彻底摧毁了历史学的价值。从他们编撰的历史课本里,读者几乎难以揣摩到真实的文明进程。

近代史尤其如此。比如,大清国的渐次开放,被视为中国遭受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屈辱;歪曲传教士的活动,抹杀传教士在中国文明转型中的作用;将丰富、复杂的历史简化为革命与反动,为革命暴政张目——革命之前的中国历史,只是证明了革命的正当性;……因而,才会出现用纳税人血汗钱进行所谓中外民主制度比较的研究,其荒谬如同进行黑与白的比较、火与冰的比较。

是否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不甘心认输的政权所苦心孤诣建立的阿Q精神胜利法?——命定的失败要通过虚拟的胜利获得补偿与平衡。

被此种奶汁哺育长大的人,甚至不知道一个基本事实:真实的人类历史,只有文明和野蛮的分野,高级文明与低级文明的分层;民主、自由乃世界文明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毋庸置疑,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决定了精神产品的供应方式。国家制造思想、道德以及知识,然后提供给每一个人。他们确保你必须知道些什么、思考些什么,他们为你屏蔽一切有害的东西。

按照这种新人制造方式,你会和无数白纸般虔敬的人一样,被庞大的机器母亲庄严地分娩出来,迅速发育成智商、情商合格的标准国民。

首先,你得学会正确的爱国姿势。拒绝区分政权、政府、国家、祖国,相信“没有国哪有家”“没有海哪有河”一类宇宙真理,坚信身为某国人就应该自豪,因为母国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他们相信,作为个体,自己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一旦聚集起来,就能撼天动地,完美显示某国人的力量。

其次,易于兴奋、冲动,动辄热血满腔。任何时候,只要国家需要,你便能和千万个同道立即挺出来摇旗呐喊,造成不可阻挡的气势。

还有顺从。单一饲料喂养的爱国者,先天性缺乏怀疑、理性思考的因子,习惯于听从权力指令,把主宰的命令当成或转化为内心的需要,从而发自真心地拥护某人某项决定,憎恶某类人某类行为。从拥护到反对,其间的转换不存在任何精神障碍;反之亦然。他们畏惧思考,担心那会将自己送入歧途。因而对不让自己动脑筋的人天然信任,并愿意服从其调度。

在一个标榜顶层设计的国家里,你若感受不到幸福,你若不能和他人一样亢奋起来,你一定是出了可怕的精神状况。

在汹涌澎湃的国家主义洪流的裹挟下,越来越多的人说服自己背叛应有的理性,加入席卷一切的意识形态大革命。而不跟随潮流的人会愈发孤独。以扭曲人们正常认知强力而高速运行的社会,将制造一场大规模精神紊乱。对社会认知的分歧将导致人群分裂,并产生大批精神病患者——两种立场的人视对方互为精神病人;而对国家来说,只有不顺从者才是唯一的精神病人。

所以说,不爱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项,如果你还是一个识时务者的话。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