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zr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六章 台儿庄真相 2--拆李矮子唐德刚把戏 2017-12-22 20:48:54  [点击:963]
对倭开战后,毛猴子就有言现是,我,蒋,倭三国演义。其实还有一个
三国演义,那就是毛猴子,李矮子,蒋光头的三国演义。中原大战后,
蒋光头虽然基本搞定各路军头,特别是冯玉祥,冯与阎已不想蒋光头争了,
认输了。但李矮子不认输,还想与蒋光头争。

倭人发动918事变后,毛猴子,李矮子都借倭人之力发展。李矮子内靠胡汉民
大旗,外借倭人之力,在广西养兵5年,36年5月,胡汉民意外早逝,李矮子就
暗中鼓动广东陈军头打着抗日旗号起兵造反夺权,不想广东军人看到倭人在背后
支持就弃陈投向蒋,两广事变就此无声结束。但此两广事变拖了蒋光头数月时间,
误了剿毛猴子大业,给了周公公忽悠张大少的时间,引发了西安事变。

对倭开战后,李矮子与毛猴子虽政见不同,但有共同斗蒋利益。李白与毛周第一个
合作就是把台儿庄小捷吹台儿庄大捷,拉抬李白压蒋光头。此时周公公掌着军委会
宣传部门,周公公就此把林小匪的平型关微捷吹成平型关大捷,现在周公公不但让
李矮子摘了汤恩伯台儿庄小捷的桃子,还吹成台儿庄大捷,来拉抬李白。
从徐州会战全程来看,李白两人既无勇也无谋,桂系军队对倭军是望风而逃。这
原因在于桂系第7军在上海被倭军当头一棒打残了,李白从此对倭人既怕又恨,断
了建功立业的想法,只想保存实力。8年对倭大战,桂系军队没打过一场象样大战,
硬战,到了最后44年桂林保卫战,白氏都命桂军不战而弃。

倭人投降,蒋光头与毛猴子都“虚胖”不少,李白暗中季度恨。李矮子最希望
蒋光头与毛猴子两败俱伤,好从中鱼利。蒋光头剿匪不顺,压力加大,李矮子
看到鱼利机会。先是行宪国大上,李矮子争上副总统之位,与蒋光头吵反,最
后命白氏拖蒋光头后腿,致使国军在徐淮会战全败,李矮子由此上位代理总统
一年三个月。然江山已由蓝变成红色。
李白也由此最终分手,李矮子投毛猴子,周公公一手操办,编文史谎言,来圆
冤杀韩氏,黑汤氏贬蒋光头的李矮子唐德刚的李氏回忆录。
白氏最后断送桂系全军,孤身一人到台湾,保住了晚节,蒋光头也不念其恶,
不象毛猴子毒死李矮子那样毒死白氏,让白氏善终。
白的儿子在吹捧老子的书中说了一句实话,那就是48年助李矮子选副总统,
负了蒋光头的信任。

耶诞新年假期间,有兴趣有时间者可看全文。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六章 台儿庄真相

第二节

汤恩伯是在18日作出日军此次作战目标不是徐州这个判断的。这时候军令部还糊涂着呢,李宗仁就更不要说了,就是到了1958年,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反正还是说不清楚。

“我当时的作战腹案,是相机着汤军团让开津浦路正面,诱敌深入。我判断以敌军之骄狂,矶谷师团长一定不待蚌埠方面援军北进呼应,便直扑台儿庄,夺取打通津浦路的首功。我正要利用敌将此种心理,设成圈套,请君入瓮。待我方守军在台儿庄发挥防御战之最高效能之时,即命汤集团潜进南下,拊敌之背,包围而歼灭之。”则天下三分可定矣!

http://blog.cr在aders.net/u/10933/201607/260855.html



3134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7
第七节



国防部军事委员会付总参谋长白崇禧上将亲自作图,制定本部的逃跑路线。赵集、四铺、杨柳、五沟、范集、唐集……李长官在一边看见白崇禧趴在大地图上磨磨蹭蹭画线线心中火起,“这个书呆子!”一把拽起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抢过红蓝铅笔、“哪儿有这么费劲儿!?告诉俺现在的位置!”

白崇禧拿右手食指指着一个点,“吕庄。”

“哪儿是要去的地方?”

白崇禧俯下大半个身子伸开长胳膊,拿左手食指点着另一个点,“潢川”。

李长官大喝一声,“别动!”抄起红蓝铅笔,闭上左眼用另一只眼单眼瞄准,一根线线从吕庄一直画到潢川!李长官又睁开左眼,再看了看这根45度斜线,比较满意自己的画线线功夫,把红蓝铅笔往白上将怀里一扔,很不屑,“知道不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白崇禧赶紧抓了两下抓住铅笔再看着地图、咬咬嘴唇羞愧的低下了头。

第5战区长官部45度逃跑直线图


两点之间直线是最短,可是一路步行很辛苦。不过这也在其次,能忍受,辛苦点儿能跑了就行。说是能忍受还是忍受得难受,有条件谁忍受这个?找见一个小村子,跟老百姓商量买辆大车。

“买大车?不能卖!正农忙呢。”

死央活求总算把人家惹烦了,“那就卖给你一辆。”第5战区长官部司机班的几位兴高采烈推大车,费劲,“把您家牲口卖给咱们一头?”

“牲口不卖!地里的活计都指着呢。”

第5战区长官部司机班的班长有点儿上火,“娘的!给钱也不卖?知道不知道?别看俺们人少,这里边可有两位上将呢?”

“不卖就是不卖,你的上将顶不了俺的牲口。”

“你娘的!”司机班长火了就要掏枪。刘斐一看赶紧拦住,心里想,“蠢货!这个时候怎么能惹老百姓?又不是经济建设时期随便搞?这万一惹急了,咱们还能走成?”刘斐张嘴赶紧说,“不买了都不买了。大车目标大,容易让日军飞机发现。”刘斐向大家招手,“走、走、走、赶紧都走!”

众人转回头准备上路,李长官站定不动,张着嘴、眼巴巴地看着院墙底下斜靠着的一辆独轮车。刘斐一看只好转回身,“把这个一个轮子的小车子卖给咱们吧?”

“还是不卖!”

“多给钱。”

“多给钱也不卖!等着冬天拾粪、运肥呢。”

刘斐心里阵阵恶心,转头要走,李长官还是盯着独轮车不动。“唉!”刘斐没办法掏出一把大洋,塞到老乡手里,“不卖也得卖!”一挥手,司机班的几个司机上来就推车,架起李长官就坐在车当间儿的的架子上了。李长官坐的高,车一动一晃,李长官一脑袋就栽了下来。

老乡把大洋往兜里一装,从偏屋提出两个柳条筐出来,一米来长、半米来宽,一边儿一个放在独轮车两侧,“俺们卖猪都是一边一个推着的。”司机们恍然大悟,架着李长官上了一侧的筐里,推车启动,又把李长官一头扔到了地上。司机班长赶紧扶起李长官,一个劲儿地解释,“这个车跑偏得太厉害了!一般都是搞一下四轮定位,可是这一个轮子如何定位?”

军令部作战厅长刘斐脑子一转,立马明白了独轮车运猪的道理,生气,“蠢货!李长官坐一边、白长官坐另一边。”司机班长一听,“就是啊!这运猪独轮车一边一个上将、这不就平衡了吗?”赶紧把白长官也请过来,几个人扶好了,李、白二上将于筐中坐定。这次加了小心,司机班长试了试端着车把还是不敢挪步,“不行啊。两边军衔是一样的、但是体重不一样。白长官高、瘦,李长官矮、壮,按体积综合计算差不多,可是李长官肚里的东西多,压秤。”

老乡看见几个司机笨手笨脚的,抄起一把铁锹,从后院的豆角地里铲了一锹湿土,从白长官两腿之间倒进筐里,“猪哪能都长一样重?车得装平,懂不懂?”

几个司机互相看看,眨眨眼睛羞愧的低下了头,推车上路。白长官在筐里扭了扭肩膀,觉得舒服多了,心里长出一口气,“好歹也是辆车啊!嗯?这是什么味道?”扭头一看,李长官早已拿出手绢捂在了脸上,闭目养神了。

车有点儿颠,腰疼,总算是司机们的手艺越来越熟练了,独轮车越走越稳,第5战区长官部的行动也快了起来。

廖磊就很体贴,每到宿营地必定先挖防空洞。虽然李长官对防空洞持保留态度,在徐州之时就根本不去防空洞里边呆着,“我身为司令长官,未便和他们去挤作一团。”所以讲,这个防空洞嘛,木有单间的话李长官是不愿意去钻的。“所以每逢敌机临空,我只是走到办公室外,在草地上看敌机投弹,或与二三访客谈战局。有时弹落长官部附近,震耳欲聋,客人每每恐惧至面无人色,而我则能处之泰然,若无其事。军民和一般访客对我的大胆和镇定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正因为我个人的镇静和谈笑自若,使本城的紧张与恐慌的气氛大为减低。”其实这是电视剧的手法,类似于“扔下的炸弹正好可以打几把犁头”,大可不必当真。

廖磊每天很积极地抡铲子挖防空洞,李长官也劝阻了几次。每次廖磊都是一边儿抹汗一边儿使劲儿挖一边儿喊口号,“深挖洞、钻进去、不出头”。李长官看到廖磊这个干劲儿,心里高兴也就不再打消群众的积极性了,由着他“深挖洞”去吧。

今天宿营赵子龙和往常一样,抄起一把铁锹三步两步跑到村边甩开膀子就挖。领导亲自动手属下自然奋勇,几十号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挖好了。这次真的让廖磊给防着了,刚刚挖好防空洞日军飞机竟然在傍晚给飞来了,冲着地下就是一顿扫射、轰炸。部队一阵大乱,有的卧倒在麦地里,有的藏在树林里,硝烟中几个人簇拥着李长官、白长官兔子似得“噌”就钻进刚刚举行完竣工剪彩仪式的防空洞了。忍了几十分钟日军飞机这才飞走。廖磊从地下爬起来四处一看,“哎呀,防空洞竟然塌了!”原来挖土的时候大家积极性太高,唯恐自己比别人少挖一铁锹,没想到挖的太多了些,土层太薄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2-22 20:58:0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