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2017-12-21 22:51:09  [点击:1661]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在1982年中共十二大上,党章规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从那时至今已近 30年来,党章已作了多次修改,这个规定仍然一字未动。这个规定当时原是有感而发,或有其必要,但并不正确。

个人崇拜有两种:暴君崇拜和圣王崇拜,盗贼崇拜和圣贤崇拜。反对前者理所当然,必须的;反对后者则大错特错,大不可。泛泛反对个人崇拜,泛泛而谈“个人崇拜的危害”,往往将两种崇拜混为一谈。

对于孔孟程朱等历代圣贤,对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历代圣王,正人君子无不崇拜。圣人是人世间最好的人,最仁爱最伟大最正义;圣学是人世间最好的学术,最中正最高明最圆满。崇拜圣人,就是崇拜天道中道,崇拜天理真理,理所当然,礼所当然。

故孔子强调君子有三畏,其中大人也是圣人,是圣人得位、德位相称者。圣人知天,大人受命。圣言可畏,是因为圣人可畏;圣人大人可畏,是因为天命可畏。

注意,圣人不是推崇出来的,而是因为其圣德而受推崇。不同的学派宗派有不同的圣人及其标准。这里的圣人特指儒家中道圣人,能够上达天道、追求王道、允执厥中的中华圣人。

圣王也不是歌颂出来的,有其相应的高标准。圣王的仁爱,其敬天保民、仁民爱物之仁,必须也必然落到政治、制度、法律、政令中去,体现为仁政礼制祥刑善法。圣王所在,必有圣贤君子集团与之俱起,官德必然良好,政治必然王道或者趋向王道。

郁达夫在鲁迅追悼会上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把英雄换成圣人,这句话同样成立:一个没有圣人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圣人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

再补充一句:比没有圣人和有圣人而不知尊重更可怕的是,以诋毁、打倒圣人为荣。这是文化弑父,道德灭宗。一个打倒圣人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把盗贼当做圣人崇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豺狼之群。善恶正邪的颠倒、道德标准的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这样的社会,完全颠倒,极端反常,自相残杀是必然结果。2017-12-22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