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2017-12-17 09:27:30  [点击:1700]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一个连“什么是思想”都摸不着脑门的理盲、土鳖,竟成了伟大的“思想家”。怪怪,这是个什么世道呀?自吹自雷,自抬自己屁股硬上坑,强逼着国民都来做太监,都来摧媚折腰事他这个皇上,政府首脑成了拎包随从。国家成了任他描睸涂唇,化三花脸的舞台,他是个中干外强,刚愎自庸,志大才空的牛逼鼓子一枚,中华的败家之子。悲乎呀我的中华故国!

(1)先说说什么是思想?

“思想”既是人的行为,当然是动词。可“思想”又是“被思”的内容,当然也是名词。在我国文化里“思”与“想”一向是相区分的,是被分别对待的。因二者分属不同的能力。“能思”的是我们的理性能力,能想的是我们的意志,属感性的接受能力。“思”即“思维或思辨”。那么,理性用什么来“思”呢?曰:用概念。这里又碰到“被理性所思维”的又是什么呢?回答是:被思的对象还是概念。因而思与被思就是一回事了。“思与被思就是同一回事”这是“习思想家所能觉解了的思想”吗?“思”的目的是为达到“辨”,即完成认知。——因而思维就是思辨。

现代人所说的“哲学”因起于西方,因人类中所发生的是西学东渐而非东学西进的浪潮,故而我们传统文化里的“道学或理学”的说法也就不自觉地随了西学东渐的说法。其实西方说的“哲学也就是我们祖上的“宋明道学或理学”——是用来辨别道理或知识的真假的学问,只是因西方早就叫哲学了,辩别理的真假的道学或理学就只好随了这一朝流。其实把西方人说的哲学叫成“道学或理学”也未尚不可,只是既是西学东渐,也只有把我们的道学或理学附会进西学中的哲学。二者并没什么差别,都是为求理的真假的。但时代发生的是西学东渐。这东西学问的融合中又把“想”字补充在“思”字之后。现代人说的“思想”只是传统文化中说的“思”,并不包括“想”。

为什么呢?因为“想”是另外的能力,是感性的接受性。

“想”也是行为,故也是动词。但能被人“所想”的必须是客观的对象,是实际的,是人的感官所可加以经验的,概念是不能被想的。人可以想父母,想妻子儿女,想朋友,想吃想喝,想读书,或想读某种书,想,干什么事,想求什么职业……这些都是对着实际事物的,实际事物就是对象。人从来不能去想没见过东西和不知道的事情。因为“能想”的是人的意志,意志属于感性。只有感性内曾经发生过的或接受过的剌激,才可能去想它。凡是从未被感受过的事或物,人无法去想。所以当代所说的思想,其实正确的说法应是“思维”。但因语言是约定俗成的,既已约定了,也就只好去遵守。我们便只好遵守哲学这个约定名称。

思辨(或思维)是人类的一种认知方式,但“想”不能用来认知,只能用接受。意思是:通过“认”的方法以达及对概念的知识。所以思想只能是针对概念,思想不是也不能对着实际物象。因为概念就是由思维产生出来,又是用来反映思维内容的形式。所以思维做为人的行为,就是把概念拆卸开来,看看它都包含了哪些成分,或者通过对不同概念的关系的辩析,在精确了解之后,把不同概念联结成严密的成条理的,不含矛盾的,充分自圆的较完整的思想。因而在思维活动里,思维主体与被思维的对象是处在无间隙的同一中的,只有处在同一中,才能保证思想的严密与正确。请习近平去读读三批判,你能证出那怕一点点可被证伪的问题吗?这里我要告诉朋友们而不是告诉习近平,因习是一不教竖子,他的知性能力早已僵固,已无法开窍。知识对他已不发生启迪与影响,他的全部活动都只出自意志,谁都检索不出他的知性方面的应用。

概念思维就如数学,你怎么去动摇它,它也稳固如泰山。就因人类是用概念才能展开思维,而被思维的又仍是概念,二者本就是同一无隙缝。又何来的动摇呢?习说的“苏共解体是因理想、信念的动摇”,是因他经验了人有意志,又有感性所不能拒绝地而必接受的事实,他也能确切地经验意志对曾接受过的东西的遗忘,因为意志与曾接受的东西不是同一的,是相对的,相对的事物当然会发生分离或动摇。他若明白人的思维与被思维的对象是同一的,不是相对的,同一个东西怎么会发生不同成分间的动摇呢?习近平的手怎么会与他的胳臂相动摇呢?他也就说不出理想与信念的动摇这种莫明其胡涂的话。如果他的知性与理性受到起码的训练,也不至于一天到晚大颜不惭地尽说些无根无据的让人永远不能明白的胡话。

共产主义理想也好,信念也好,因人的意识里就不存在什么理想、信念,,人既能明白什么是理因而就伦理,人有感性当然也能想。但人能明理和能想并不能造成理想。人能感觉或经验到事实,因能经验便可有承或不承认,即信不信。人能经验又有信或不信,但这二者不足以证明人有什么信。因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句无以知解的空话,创立它的人没有按照思维的规则与程序对它作出解析,没有对这个字面的可不可靠与是真是假的知解,对它的实践上的应用就不可避免地陷于僵局。摆脱或绕过这些思维僵局便搭上一些桥梁,即不自觉地造出一些不靠谱的新词,来摆渡思维上的断裂。凡与共产主义相关的具有形态性的词汇,无一不是这么来的。共产党的那些好男儿就没有一人想过:如果是真理或真知,又怎么可能被动摇呢?还没进幼儿园就由数手指而获的最简单的数算,你怎么到死都不动摇?还不就因为它真吗?真理真知怎么会被被动摇呢?

哥白尼为证明数学的简单性与和谐性,创立了日心说。并且他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他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坚贞不屈的只要主义真砍头不要紧的共产党人。他因恐惧教廷可能的迫害,不敢发表成果,只在少数数学家面前公布过,是为请求这些数学家理解数学简单性学说。拖了整整十年,到他意识到自己就要死亡时,才同意出版著作。1543年当第一本书送到他手里时,教廷要迫害也迫害不着他了,几天后就死了。

我借此一事实告诉习近平及其跟屁虫,那哥白尼没有孟子的养我浩然之气,也没有习领袖的伟大,更没有习思想家的理想、信念。哥白尼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凡人。可他的日心说一经出版,无论教廷发动多么严励的迫害,说“日心说”多么邪,怎么去攻击,它就是任凭狂风恶浪打而纹丝不动。这可不是因欧洲人特能牢固树立理想与信念,而是因日心学说在知识上的无懈可击,是无间隙的真理。无间隙的真理你动摇得了吗?所以在知识的领地里不存在理想伟不伟大,动不动摇,存在的只是知识或道理本身的是真是假。只要知识、道理为真,你怎么丧心病疯地去攻击,也休想要它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习近平啊习夜叉,只有浮云才随风啊!哥白尼、伽里略、还有神汉刻卜勒,牛顿、爱因斯坦,孔子、孟子……宋明理学等,.一经创立就永远稳如泰岱,任凭什么外力都也不能使之有一丝的动摇。你们江、胡、习三代一齐上,也动摇不得它一点。老江那三块婊,老习的梦,老习的党性、党纪、媒体姓党……治党必须从严、还有那这也不准那也不准的规矩……苏联的垮台……怎么就非动摇不可呢?因为这些全是不靠谱的胡说,是浮云,它能不被风一吹就作鸟兽散吗?

其实老习你用不了那么多伟大的帽子,只须有自然人的诚就一准万事大吉。你立马就可见:一切你认为被人所动摇的理想与信念,都是因为它们根本不存在,或根本上是骗术,是因你们不使用知性,而一任自己意志的信马由缰,只是些迫害同类的棍棒,为什么日心说一经公布全人类里就没一个人发生动摇?

知识道理只有真假!凡真理都永不动摇!凡动摇的都不是真理!

习近平不知什么是思想,又何来的习思想?睁眼说瞎话全是共产党。

到底什么是思想?我先定下个义,论述留待下节——所谓思想,“必须是思想思想的思想,才是思想”。你习近平连能把这个句子读囫囵了的可能性都没有。你还好意思习思想?你最好是给自己找个下台的阶。要不摔下来断了腰留下的也是嘲笑!好样的你也搭个台与咱老孙辩辩论?看谁的话必定动摇?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