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2017-12-03 09:30:45  [点击:491]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可是,
人能把政党看成事实,却不知它首先是个知识或理。故而至今
也不清楚是知识或理的真假性来规定党的合法与非法。
政党合不合法不是边自身决定,而是由它的知识性来规定。


上节我们说单纯的“党”都合法,因它未经任何“党”字外的思想所修飾,反映的是“党”字的字面意思。因思维形式与所反映的思想天然同一,因而都合法。所以纯“党”字的思想的合法不容质疑。只有实际的政党才可能不合法。因实际政党由其他思想成分的参入、综合而成的。是加了前缀,即被定语修饰的。可“党”字永远是中心语,故而“党”永远合法。定语对中心语修饰后才有实际政党,因而实际政党就可能正不正当、合不合法。合法性的标准永远都是“党”字所含的思想,决不是定语思想。定语或增加或减掉“党”字原包含的思想,才造成实际政党的正不正当、合不合法。
凡是违背中心语“党”字所原有思想的政党都不合法!
共产党的定语成分是共产,它违背了“党”字所原含的“党外有党和党内有派”及“党同异伐”的当然性,所以实践的共产党必定罪恶累累。
实际政党的活动所造成的后果是功是过,是福是祸,都实在在那里。实际上有形象,可直观,可被经验。就是感性接受性不加任何努力也非接受不可的,实际的政党是实体,实体是对象。只要对象就对意识发生剌激,只要剌激就造成痕迹或观念。痕迹、观念就是被感性所接受和记忆的。所以只要对象对主体发生了剌激,意志无法不承认。每个人都须明确:感性接受性是被动的能力,所以即便是日常的人(即只应用感性能力的人)都能知觉到事实的共产党及其罪恶。从人的方面说,这只是接受事实,只要共产党做为意识的对象在那里了,它的活动所致的罪恶也必定在那里了,这些都只是对象,是共产党及其行为做为对象在剌激人的感官,不是人的感官来剌激对象。所以共产党的罪恶是在它本身方面,不是人加给它的。所以人人不须努力感性就能接受到这些,接受了也就=意志给予了的承认。
老孙说“因事实的共产党的存在的对象性,发生的剌激作用,就像天上掉馅餅那样不问你高不高兴,想不想接受,它都非落进你的感性接受性里不可。无论那往下落的饀餅是有毒还是无毒,这是馅饼自身含不含毒的问题,不是人的感性能力加给它的。共产党是一个恶毒到无以复加的党,这不是西方反共势力把它攻击成,也不是敌对势力把它敌对成恶毒政、党的,而是共产党先天的不法性把自己机制到无恶不做的。只是因共党们从不使用知性,就搞不懂这层关系。共产党是人的感性接受性的对象,不是知性认知的对象,共产党的非法性是由它自身作为知识原包含的非真理性,在事实性上的显现。因知识性上只有真假,知识性上的真假在事实性上就转化为合法非法了。
为什么凡取得政权的共党无一不是罪恶的?这不是感性接受性所能回答,回答这个问题是知性的任务。因知性才是应用概念的能力。让我把人类最经典的先验感性与先验知性的关系抄录如下,诚心奉献给正在争民主的朋友们:
《只要是知识就必须与对象发生关系,知识能够同对象处在直接关系中的,一切思想都从这里获得原料的,是直观。直观又必须在对象被给予我们时才发生。也就是只有当我们的意识被对象所剌激时直观关系才能建立。通过被对象的剌激来接受印象与观念的能力是感性。对象能进入到我们的意识,是由于感性。因为只有感性才能使我们发生直观。直观既发生,就从我们的另一能力--知性里,自发产生出概念。概念是反映思维的形式,所以人类的一切思想都必须直接或间接地与直观发生关系,与直观发的生关系也就是与感性发生关系。因为任何对象都不能在直观以外进入到我们的意识》。
《若没有感性,任何对象都不能进入意识。如果没有认知能力,就不能思维对象。所以思维没有内容是空的,直观没有概念则是不能被识别的》。现在我把人类先贤的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应用到我们的批判中——
如果没有感性能力,即便已有共产党我们也不知道,因它是做为对象被感性直观到的,所以没有感性它就进入不了意识。但若没有知性能力,就产生不出反映思想的概念,概念是“党”,它包含的思维就是“党外有党和党内有派”及“党同异伐”,没有这些思想人就弄不清什么政党,也就不能知什么
是合法,什么是不合法……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说话就得造句子,但大家都未注意造句所联结的是概念的关系,而非概念。但联结概念的关系也必须连接概念才能完成,这就使我们只知对不同概念的连接,而忽略了其实是对不同概念的关系的严密联结。联结概念的关系是在内心考证它们的关系,连接概念就是把概念连接起来构成语义。分不清这一点我们的叙述就粗糟而不确定,甚至无效。比如:在中央台的活动中,常见的“精彩纷呈”的大幅活动徽标,其实在语义上是错的,因为“精”是“一”,“一”又怎么能纷了呈呢?“异彩”才能纷呈啊!这类错误在严家祺、夏业良、文昭、陈小平、何频、哲深谈……等先生们的话里多得是,诸位先生说的错句病句很多。我们批共党就必须时时都要治学,否则还批的什么劲?马主义罪恶再重大,其实也只是一个语文语义上的错误。我声明:不是你们的敌人,更不是搅屎棍。其实王沪宁就不是思想家,也不是理论家,他没有理论的与思想的贡献,民运中的教授们有捧他的必要
与根据吗?没有!今后王沪宁也非成为人民的敌人不可。
(本节未完,我会接着说)一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