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贝苏尼   ZT长平观察:虐童不许谈 刘鑫可骂死 2017-11-17 05:06:57  [点击:1530]
人民日报为什么鼓动网民用“千年沉淀的严厉惩罚”去攻击并非罪嫌的女子?时评人长平提醒,观察网络热点时不要忘记中国网络自由度世界倒数第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城市中产阶级把孩子送进托儿所或者幼儿园,遭到保育人员或老师的虐待:恐吓、殴打、关进监控盲区、被塞芥末,喷清洁剂,头撞桌角……这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吗?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刚刚曝光的时候,我们都有这样的错觉--至少从网络上看是这样:大V小V都在刷屏,愤怒声讨与理性分析齐头并进,没有一个说法决不善罢甘休!然而,一周以后,几乎所有的讨论都销声匿迹,话语权落到应该被问责的上海市妇联手里。

这样的错觉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当年厦门等城市抗议化工污染的时候,温州动车事故发生的时候,"人大校友"雷阳走在街头被警察打死之后,人们都认为,城市中产阶级惹不起,他们比被随意剥夺土地、万般欺凌的乡民有知识、有财富、有人脉,有政治影响力。讽刺的是,比起不断制造群体事件的乡民来,政府收拾起城市中产阶级来更加得心应手。

北京又见虐童,舆论视之若无

又有人说,中产阶级们自己可以忍辱负重,但决不会让孩子受半点委屈--前者也正是后者的原因。乡下的贱孩子可打可骂,谁敢动城市中产阶级的宝贝们一根毫毛?说得好像他们的孩子没有被要求听十九报告、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洗脑无所谓?那么身体虐待如何呢?

在北京的"老炮儿"眼里,上海人大概是太没有骨气了,孩子被打了都不敢吼一声,换咱北京试试?紧接着,北京更高级的连锁品牌店"金色摇篮"幼儿园被曝虐童。在这家每个孩子每月学费六七千元人民币的高档幼儿园,孩子们被老师用改锥、锤子、刀、大头针进行虐打、伤害,甚至还被掐"鸡鸡",因为"鸡鸡"在上课时间想尿尿!

和任何施暴者一样,老师还对孩子们进行心理控制,说自己有高级望远镜,可以穿墙转街跟踪孩子们,甚至变成梦跑到他们家里。换句话说,老大哥随时都在盯着你,孩子们受虐之后也不敢说。

尽管北京虐童事件被《财新》、《新京报》等主流媒体报道,但是迅速遭到删除,网络上也波澜不惊。那些头一周在上海虐童舆论中血脉贲张的大V小V,对此视而不见。他们正在以同样血脉贲张的姿态投入到"江歌案"的鞭伐之中。
China Zensur Messenger App (picture-alliance/dpa/Chen Weiming)

让党的光辉照亮幼儿园

一年前,在日本留学的青岛女孩江歌在寓所门口被人杀害。嫌疑人陈世峰是和她同住的好友刘鑫的前男友。痛不欲生的江母怨恨刘鑫,刘鑫选择回避,直到最近在媒体撮合下与江母见面。刘鑫的"不仁不义"成为舆论焦点,她和家人遭到网络辱骂、人肉搜索和威胁。替刘鑫辩解的文章也纷纷出笼。

恍然之间,仿佛江歌不是来自青岛乡下的女孩,不幸的她离城市中产阶级比在上海、北京受虐的孩子们更近了!显然,那种话题贴近性理论有点想当然,真正起作用的是舆论管控:党对舆论的议程设置和控制都得心应手。

禁令只是中共舆论管控的一部分,引导也扮演着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的角色。对于虐童案和江歌案,人民日报都没有错过,分别发表了评论,也代表了党所需要的舆论方向。

人民日报评论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标题是《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线》,再黑暗的地方都始终闪耀着党的光辉,"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取得'新进展'的7项民生要求,'幼有所育'排在首位"。在批评了教师素质和监管方责任之后,文章不出所料地指出,"个案决不能让整个幼师团队来背锅",最后再回到加大监管权力(而不是追究权力责任),落实党的光辉政策。

道德水位很高的公序良俗?

对于发生在日本的江歌案,人民日报不用苦心孤诣地强调"个案不代表主流",而是洋洋洒洒地谈起了法律与道德、道德评价与舆论审判。

文章竟然宣称,"我国有自己的公序良俗,中国传统道德水位很高,这件事触痛那么多人,说明人心向善"。在托儿所、幼儿园虐童都不让讨论、而且禁令一出就集体哑声的国家,公序良俗到底是一个什么东东?就在舆论先后热烈地讨论这两件事的时候,人权律师王宇和包龙军的儿子,18岁的包卓轩前往海外求学再次被拦截,护照被剪角。为了让孩子有求学机会,王宇和包龙军受尽屈辱,不惜配合官方电视认罪,结果纯属骗局,变相绑架一个未成年少年。更不用说,全球唯一个囚禁至死的诺贝尔获奖者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至今仍然被软禁在家;"709"人权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每天都被流氓看守监视骚扰,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意见就被判处无期徒刑。所有这一切,在公众舆论印迹全无--这就是"道德水位很高"的中国社会?

千年沉淀的严厉惩罚?

人民日报乐见并鼓动民众拥有如此"高水位"的道德:在一起进入正当法律程序的杀人案中,并非主角的刘鑫可能存在的道义瑕疵,远远恶于上述所有恶行,必须全民声讨。它说,"在传统社会,伦理道德、乡规里约以及熟人社会的舆论,都是对正式制度捍卫正义的补充,一个人作恶即便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熟人社会的议论以及几千年沉淀下来的无形规则也会让一个人受到严厉的惩罚。这是现代法治社会需要传承而不是舍弃的正义捍卫途径"。这种"千年沉淀下来的严厉的道德惩罚",显然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题中之议,可以期待"通奸沉塘"等"正义捍卫途径"再次降临。

中国被随意操纵的互联网,在这个倒退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美国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刚刚发表最新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报告:中国连续三年超越叙利亚和伊朗等国家,位列全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最差的国家。我们观察所有网络舆论热点,都不要忘记这个基本的事实。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