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高寒诉独立笔会案于10月2日被联邦最高法院所拒 2017-11-14 18:39:23  [点击:440]
高寒诉独立笔会案于10月2日被联邦最高法院所拒绝,但此后的最后一搏——本人针对该“拒绝”的再听证请愿,则已获受理并被列入了议程。现最高法院已将其排期在12月1日的大法官会议审议。

说这个十年的马拉松官司如今是最后一搏,是因为此联邦案眼下已走到了整个程序的最后一步:

1) 如果我的《再听证请愿》再次被拒,那此联邦案就从此拉下帷幕,走入历史,我也算坚持跑到了终点,尽管以失败而告终,但问心无愧了。

2) 但如果我的《再听证请愿》被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会议所接受,则在程序上还有两种可能:

    a)发回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重审;

    b)联邦最高法院调卷复审。

如是上述a),估计我也已没有多少活须干,仍可以逸待劳了。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估计而已,具体情况还得查相关程序。我干这业余律师打此官司,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美国的诉讼程序犹如迷宫,十年来我在这迷宫中转悠,为不使自己转昏了头,通常是“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急用先学”,只看一、两步棋。譬如这一次对最高法院的“再听证请愿”,就是在我收到最高法的拒绝令后,再去查最高法院的院规,发现还有一个时效为25天的“再听证请愿”程序可用,于是才又忙活了两周时间。

但如果裁定是上述b),那我就得再辛苦一场了。我还得花功夫去写出一份正式的专门呈递给最高法院的状子。其专用术语英文为:“a brief on the merits”(对此短语,我至今不知该怎么译成中文,直译则为“值得的诉状”、“有价值的诉状”)。

对我来说,写一份相同内容的英文诉状与中文诉状之时间(精力)比,大约为10:1。仅此而论,此官司可说是打得我苦不堪言。好在,不管怎么说,整整十年的马拉松,我总算是熬过来了。

感谢笔会法律顾问李进进律师,用“恶意诉讼”这步棋,吓退和逼退了我请的老外律师——因为此诉一旦成立,我和我的律师就都得承担从NED到笔会共十个被告的所有律师费和赔偿费。所以我的律师说,为了保护她和她的家庭,她必须退出此案。这却无意中为我省下了一大笔律师费。但李进进可以吓退和逼退我的律师,却无法吓退和逼退原告本人。尽管此案总体来说我还至今未赢,或最终难赢,但在被告人以“恶意诉讼”反诉这一关节点上,无论是纽约州最高法院还是联邦两级法院,均给予了驳回。

感谢美国法制从基层法院到最高法院都允许(作为自然人的)当事人以自诉人身份打官司,如此才成就了我这十年的业余律师经历。

当然,我还得感谢本坛的一位网友从始至终给予我的无私帮助和热情鼓励。没有他作我的英语后盾,此案肯定走不到今天。我记得,有一次,在我显得怠倦、动过“放弃”一闪念时,是他,给了我及时的敦促与鞭策。

有鉴于这次《再听证请愿》的内容并不长,故特将翻译整理出的中文版与英文版同时贴出。

我打算在日后专门建一个“独立中文笔会宪法权利侵权案”网站,将与此案有关案卷的中、英文文本统统放上去,供有心人或后人们去查阅和研究独立中文笔会的历史;也为中国的异议者群落的发生、发展与演变,留下一段和一支信史;还为美国的“法人宪法侵权案”,尤其是其中的“非赢利组织宪法侵权案”之曲折司法史,留下一个可资思考和参考的个案线索。


美国最高法院再听证请愿书英文版(pdf)

美国最高法院再听证请愿书中文版【以英文版为准】(pdf)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1-14 20:46: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