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彭明,一个实干的民运革命派:纪念彭明先生逝世一周年 2017-11-13 20:02:05  [点击:443]
彭明,一个实干的民运革命派
——纪念彭明先生逝世一周年




2016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国联邦建国的先驱彭明先生,莫名其妙地暴死于湖北省咸宁监狱中,年仅六十岁,被中共当局从缅甸回国,以“颠覆罪”判处无期徒刑的他,在监狱中度过了十二个春秋。彭明死后,其身体器官遭当局强行摘除,遗体遭强行火化。
中共当局以这种毁尸灭证的方式,向外界宣告:自己就是毒死彭明的凶手!


转眼间到了彭明逝世的周年。在缅怀这位民运大将的同时,我更愿意推播彭明的价值,我以为:继承彭明的优点,就是对彭明的最好纪念。

彭明的慧眼卓识,是发现了所谓“民运组织不民主”是一个伪问题,真问题是民运组织无效率,甚至不干事。

彭明在《民主工程》一书中指出:民运组织要战胜中共,就必须比中共更有效率,而不是什么比中共更民主。民主,是取得了政权之后的事情。民运的对象是中共当局,而不是民运组织自身,对民运组织自身大搞民主,只能导致无休无止的内斗。

比照彭明发现的这个真理,我们就不难区分真民运和伪类:
凡是动真格实干的民运人士,就是真民运,如:亲自闯关回国策动起义的王炳章、在国内建立中发联企图和平演变、在海外策动银行挤兑、伪钞超限战、谋建泰缅武装基地的彭明、在海外对国内搞《大参考》电邮渗透攻心、现在视频推墙的李洪宽、虽在国内组党失败,但到海外仍然老骥伏枥,以余年积极推墙的徐文立等人,都是真民运;

而那种胡平、伍凡等打着“民主”、“三权分立”的旗号,专对王炳章大搞“民运”,一意将王炳章打倒、搞垮的人,他们决不是真民运;或象徐水良那样贼喊抓贼,丧心病狂诬蔑狱中王炳章是共特,坐牢是“涂金”,诬蔑一切实干民运反对派,把策动天鹅绒革命、茉莉花散步、同城饭醉、重返天安门、香港占中...统统诬蔑成“共特圈套”、“政法系阴谋”的人,决不是真民运。

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是共特、线民、伪类。


彭明还极有远见地在十多年前民运界一片“改良”的氛围中,高屋建瓴地指出了:中共与苏共不一样,不可能和平演变,要瓦解中共的统治,就必须采取政治斗争的手段(参见彭明作于2001年的《民主工程》)。

彭明又由此引申出一个独具慧眼的判断:

迄今为止(指2001年之前),以前“六四”学领为代表的民运人士,其反对行为停留在“异议”和人权活动层面,并没有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层面。即指那些写文章、接受采访、开会作秀,都算不上政治斗争,而要推翻中共暴政,非得政治斗争不可。
这种政治斗争,包括:策动武装起义、策动上街、策动银行挤兑、组建国内秘密组织、组件武装基地、渗透中共党政军之类,反对派除了王炳章和彭明之外,迄今基本没人去做。

唯有一点进步的是,前“六四”学领之一周勇军参与了张宏堡先生组建的影子政府,也曾一度跑到泰北谋建基地;前“六四”学领之一周锋锁于2015年亲身参与“香港占中”,算是有一点政治斗争的行为。


除了超常的胆略和眼光,彭明一大优点,就是实干:

除了2002年在旧金山成立中国联邦临时政府外,彭明极少开会作秀,他的风格就是行动,2002年策动广东开平银行挤兑事件、2003年组织人马到北京图谋放气球撒传单(以失败告终)、2004年谋划以假钞打击中共国金融,并且冒险亲赴缅甸探查建立反共武装基地的条件,以至于不幸落入了共特的陷阱。

比之彭明的真抓实干,今天某些表面上慷慨激昂、气壮河山的“革命派”,其最坚决、最彻底的革命反共,永远只停留在“革命大会”的口水层面,每每“革命大会”一散会,便没了下文,散了伙(如在拉斯维加斯)...抚今追昔,令人更感觉彭明的可贵,及失去彭明的可惜!


彭明的另一突出优点,就是不屑于网上缠斗的高贵。

陈泱潮长期在网上大骂恶骂彭明,从彭明流亡泰国,一直骂到彭明被毒死狱中之后;王希哲除了长期大骂彭明之外,更是丧心病狂地于2004年七月(彭明被抓回国之后)落井下石,委托一个服务于中领馆的女律师赵霞(其人2015年遭枪杀),向旧金山法院起诉彭明,索赔十多万美元,法院查账时,才发觉彭明私人账户空空,戳穿了所谓彭明“贪污”的无耻谰言。然而,作为一个老资格者,如此的落井下石,直令彭明家属对“民运人士”无比寒心!

但是,自始自终,彭明从没有回复陈泱潮、王希哲一个字,似乎这两个伤害他的人从不存在一样,这是一种何等的高贵!

彭明为什么不屑于网上缠斗,很明显,是因为网上缠斗,对推翻中共毫无意义。


孟子曰:“徒善无以为政。”作为政治人物,彭明固有厚黑的一面,但是他是当之无愧的一个能做大事的英雄豪杰!



曾节明 于2017.11.13 丁酉庚戌甲辰于阴寒纽约上州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