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從沒死人到唱紅歌 侯德健的政治投機==民国台湾本省绿民投机客 2017-11-10 14:48:38  [点击:463]
民国台湾本省绿民投机客,有二位有匪位很出名。
1,候德健,2,林毅夫,此二人先投机K党出名,然后投共得钱得名。
匪区中的林保台,曹长青也有点象,先投共出名,然后投绿党得钱得名。
现在有一位小辈的卢丽安,倭国皇民的孙辈则直接投共,经习包子点名,直接参共作19大代表。
老匪区党棍家出身的王小丹,和卢氏一样,直接投绿党,陈泽东点名王小蛋进民进党中常会吹牛。
陈泽东进牢后,王小蛋翻脸不认人,连一盒点心不给陈泽东送。
与王小蛋相比,林保台,曹长青对陈泽东还是很讲江湖义气,探监送点心一样不少。
====

從沒死人到唱紅歌 侯德健的政治投機
《龍的傳人》創作者、六四事件被稱「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本月應中共慶祝建黨90年,將在重慶演出「紅歌」。過去他對外的「天安門沒死人」之說,為中共聲稱天安門清場無人死亡,並將其歸功於軍隊的「克制」提供了有利的「佐證」。但從新撿拾起當年歷史片段,當時廣場受傷學生向本報的親證,或許可以幫助人們撥開一些六四的迷霧。

台灣音樂人侯德健,在1983年赴大陸發展,他因創作的歌曲《龍的傳人》而聞名兩岸。1989年「六四」事件,他與劉曉波、高新、周舵,當時在天安門廣場發起絕食聲援學生,而被部分媒體稱為「天安門四君子」。然22年後的今天,侯德健將為中共黨慶大唱紅歌,據報導說數千張門票全部免費。

侯德健聲稱「天安門無人死亡」

今昔對照,22年前的六四人物如今與中共關係密切,從新撿拾起當時的歷史片段,或許有助撥開一些迷霧。

1989年六四鎮壓後,在6月和7月的中共宣傳中,聲稱「天安門無人死亡」,並將其歸功於軍隊的克制。而侯德健的「天安門沒死人」之說,很大的幫中共說法起了「佐證」作用。

89年的8月,侯德健接受了中共官方媒體採訪,包括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電視報導中,人們看到侯德健說了「天安門廣場沒看見死人」那幾句話。《人民日報》刊登的內容稍多一些,重點仍在撤離過程中無人被打死也沒見到坦克壓人。所有報導,隻字未提軍人的暴力。

包括後來他在美國紀錄片制作人卡瑪‧韓丁的《天安門》影片中,仍繼續相同的說法,他說:「很多人說廣場上曾有二千人被打死,或是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輾壓撤退的學生人群等等。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我不知道別人在哪看見,我六點半還在廣場,一點都沒見。」

89「六四」過後約半年,一個在廣場上受傷的叫張健的學生康復出院了,看到了電視報導,他跑去找侯德健告知真相。

目前定居法國的張健向記者表示,「當時我就在天安門廣場中槍,而且把我大腿骨打斷,還有一槍擊碎肱骨幹」,在他旁邊還躺了三個人,「有一個好像是人大的學生,他在國旗竿下被打死的。其中一人胸口中了三槍,另一個鼻子被子彈穿進,還有一個我忘記傷在哪裡了。我們一車有四個人被拉到同仁醫院,另外三個都死了,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我是見證天安門廣場開槍,並且死人了。」

張健當時任學生運動糾察總隊長,他表示主要任務是帶領所有的糾察隊員守住各路口,全力堵截進攻的戒嚴部隊。6月3日,軍隊在天安門清場時,他被一位中校連開三槍,當時他年僅18歲。

在場其他的糾察隊員看到,馬上把他擡上一輛被打壞的121型號車上。張健表示,一路上百人接替著推著這輛車,一直把他推到同仁醫院。醫院的醫生護士,大都對學生的態度是同情與支持的,在院方特意的保護照顧下,他被放到普通市民因車禍住院名單,住院140多天後,最終得以驚險出院。

張健在1990年冬天逃到了東北,看到侯德健在電視上說的話後,他說:我從東北要到北京,到北京知春裡他們家去找他,親自在他面前作證。當時還有一個美國女記者在他家,他看到我很吃驚。

我說「六四在天安門廣場開槍殺人了」,他對我講,他說我沒說沒開槍啊,是說未死一人,我說你怎麼證明那人躺在地上沒死呢?他說我沒看見死啊!他(侯德健)跟我玩語言遊戲。

「後來侯老師說,你出來吧!他給了我一仟港幣,開始時我說不要,但他說你一定要要,「我也知道你很困難,你也要逃。」當時我真的是身無分文,那真的解決了我一年的生活費,對這個我還是感謝他的。」張健表示,在當時那樣的處境壓力下,「我是最大限度理解他。之後我們就沒再見面。」

侯德健捐款中共「民間組織」

2001年張健前往法國定居後,再次看到美國紀錄片制作人卡瑪‧韓丁的紀錄片《天安門》,「那個見證他(侯德健)還是繼續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殺人。」張健表示六四當時的環境壓力可以理解侯德健的作法,但不能理解為何到海外了還要繼續污蔑六四運動。

他說:「大概前年得到一個照片,得知他去大陸捐了兩百萬給中共一手操縱的中國的人權機構,到最近唱紅歌」,從頭觀察整個過程,張建認為這實際上是一個投機中國政治運動、投機中國民主運動的例子。「唱紅歌?可以想像,他是投機在中共的巧取豪奪、貪官污吏買錢的這片土地上,他繼續投機一把。」(編者注:據媒體報導,2006年12月,侯德健向「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捐贈200萬元,他也被聘任為基金會名譽理事。《人權網》發布了這一消息。這個「民間」基金會,理事長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黃孟復。有媒體表示,這種基金會實際上是官方組織。)

「可以想像的,他明明知道中國發生了什麼。包括鎮壓法輪功,到現在鎮壓茉莉花、維權人士、異議人士,一直到現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特別艾未未事件後,中共在國際社會受到非常大的譴責,對中共壓力很大。而侯德建最近的唱紅歌,就是用他所謂「天安門四君子」,幫中共說話。」

張健感嘆:「六四很多年過去了,很多人付出很多心血。(民主運動)不做就不做了,自己謀生活我們可以理解,但繼續作這種助紂為虐的事情,最終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的。所以說這種人(侯德健)今天還成為新聞焦點我覺得還挺有意思,這個國家這麼多年下來,都沒有基本道義可言了!」

六四人物公開登場的政治訊號:解禁還是粉飾?

有人揣測,這是否意味中共要在「六四」這件事情放鬆?流亡海外的八九工運領袖呂金花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覺得這不可能,因為六四問題是他們的死命,中共現在有錢了,我覺得他們不會在政治方面放鬆的。」呂金花認為,侯德健登陸決非當局對六四解禁的風向標,充其量只能是粉飾太平用。

實際上,侯德健這兩年來早已在大陸公開演出。據聯合報5月3日報導,現在除了音樂人身分外,他還多了一個中國動漫集團總公司旗下制作部「中娛公司」顧問頭銜,該單位直屬中共官方文化部管轄。報導說,近年來侯德健的事業重心逐漸從台灣、新西蘭轉移到中國,目前定居中國,在各地接些小型商演。

觀察人士:收買兼分化,無堅強理念者難抵中共誘惑 (國民黨就一大票!!呵呵!!)

對此,熟悉中國民運活動的觀察人士「真言」向本報表示,除了侯德健上CCTV說沒看見天安門廣場死人的話外,「那時,不只他一人說這個話,記憶中最深刻的是肖斌被全國通緝,不久抓獲,速審速決,重判徒刑十年。電視上他「承認」自己以前說的都是道聽途說,沒有親眼所見,成為中共在天安門廣場沒有殺人的「有力證據」。當然,侯德健的話以及後來劉曉波的話都為中共提供了「佐證」。盡管現在得知那是在被迫的條件下所作的妥協,但依然給北京以外的人們這樣一種輿論導向:軍隊真的是被迫開槍,而且保持了最大的限度,沒有在廣場殺人。」

「真言」也認為,如果民主人權人士不能堅持理念,很難抵擋利益誘惑。在中共長期淡化屠殺,封鎖和控制資訊傳播,收買和軟化64參與者及支持者的情況下,在這個問題上,中共分化了人民。而「不少當初逃離大陸的64人物陸續的悄悄回國做生意,好像雙方都不曾發生過什麼。」

「看起來中共在這方面是成功的,他們起先收買了西方政要,破解了國際封殺的努力,然後再收買了國內的知識精英。」但是,「真言」認為,64屠殺終究不可能被中國人民所忘記,學生的鮮血,使中國人民徹底認清了中共的本質,「人民不會在沉默中滅亡的,一定會在沉默中爆發。」他認為:人民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能一舉鏟除暴政的時機。這天不會遠。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