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关于十月革命的评论的再评论 2017-11-10 08:01:20  [点击:609]
昨天看了李伟冬与王康两位先生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十月革命(“奴役之路——十月革命与中国”)的视频,觉得中国学者还不能客观冷静地面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缺乏前后一贯的系统观照。尽管其原因不难理解,但过分的情绪化,对判断的前提缺乏反思,对学者而言总是不太相宜的。

比如李伟冬的“黄俄”一词,他说他在五六年前开始发明这个词,我想李先生应该不是这词的原创者,因为我十几年前就在“独立评论”论坛上听赛昆不断说这词。不管“黄俄”一词的原创者是谁,我都觉得这个词因带有私愤而很低档。“黄俄”要成为一个带强烈贬义色彩的词是有前提的,即责骂者为大国沙文主义者或极端民族主义者,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觉得中共以俄为师是丢人的。而作为普世主义的共产主义者,学习外来文明甚至加入外国组织都不是什么可耻或可诅咒的丑事。由于中共对历史的掩盖,以及近来意识形态的民族主义转向,使得中共曾作为共产国际一个支部,全面依靠共产国际提供人、财、物这些事实成了可攻击的材料。但须知,从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上发明的“黄俄”一词,对本质上是普世主义的共产运动是无杀伤力的。

一、社会主义在十九世纪初曾在欧洲成为主流思潮

王康先生说中国当年曾面临着两条道路,一条是西方的自由主义,一条是苏俄的社会主义,而当时萧伯纳、罗素都来过中国,但可惜中国还是走上了苏俄的道路。这个说法我认为是错误的。萧伯纳的费边社搞的是正宗的社会主义,当然与苏俄的社会主义不同,但同属于社会主义的大类。社会主义(或与此相联的集体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一度曾在西方占主流地位,甚至压倒英国古典自由主义。所以中国当年面临的是西方式社会主义与苏俄式社会主义两条道路。

哈耶克在《通向奴役之路》之路中说,西方文明在欧洲的西部,即英伦与荷兰低地国家,有个人主义与市场经济传统,强调竞争作为资源配置方式。而欧洲的东部,以德国为代表,以集体主义与计划经济向古典传统作出挑战,他们以组织为资源配置方式。哈耶克认为德国的集体主义思想在十九世纪已经压过了原来西方主流的英国个人主义,成为西方思想的主流。甚至在英国本土德国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影响。以费边社为代表的改良主义明显受德国新潮流的影响,热衷于政府的组织与规划。

也就是说,当中国近代向西方学习时,西方思潮正处于转换之中,由德国的集体主义组织观念,取代英国古典的自由竞争观念。萧伯纳是费边社的大将,罗素早年了有社会主义倾向,他们是带有很浓的社会主义色彩的。大右派罗隆基他是拉斯基的弟子,拉斯基是当时最著名的社会主义理论家,也是哈耶克的理论对手。在西方的谱系中,罗隆基这样的社会主义者,是正宗的左派,在中国却划成了右派。这也许也有道理,与完全用专政代替权利的斯大林式社会主义相比,西方式的社会主义就是右派了。就是号称中国自由主义大师的胡适,也是自由左派,他本人称颂过苏俄的制度,他的自由主义也是带有社会主义色彩。就连哈耶克本人,年轻时代也是个社会主义者。由此可见,社会主义在十八世纪后期到十九世纪上半页,为当时绝大多数进步知识分子所信仰,与此相对的则是保守传统的教权主义者与顽固的既得利益者。
在列宁把社会主义变成苏联现实制度前,社会主义代表着一种平等的诉求,不仅是法律的平等,还有经济上的平等。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贫富两极分化的原始资本主义时代,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人道的要求。社会主义要求对私有财产进行节制,有组织地生产,为消费进行生产,至少表面上也有相当正当性。社会主义是一种无神论,想通过理性创造一个人间天堂。从一定意义上耶稣的思想就可归入社会主义,西方的基督教团体内部很多实行共产主义的生产与分配原则。

苏联的社会主义的实践显露出了社会主义的另一面,就是对个人自由的剥夺,以及血腥与专制的一面(在空想社会主义的理论家那里已经认识到平等的维持需要强权,需要对自由的极大限制)。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社会主义运动往往带有人道主义的色彩,确实有相当的正义性。后来通过哈耶克的著作,人们才了解到集中控制的计划经济必然导致个人自由的全面丧失。按哈耶克的理论,个人自由的丧失,与奴役性体制,与经济上的规划与集中管理有关。所以西方社会主义者并没有完全实施社会主义原则(即使带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政党,如英国工党执政时),但即使这样,福利国家以及政府对生产的管制,也使西方社会表现出在苏俄社会主义国家的某些特征。

总结一下,社会主义在十九世纪曾是一种全球性的思潮。社会主义对平等的追求,是正义的。但社会主义集中管理生产思路是错误的,社会主义在苏俄的实施,导致个人自由与权利的完全丧失,而在西方的实施,则相当程度提高了全民的福利,但限制竞争、管制生产思路必须导致经济衰退。

二、如何评价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领袖人物?

十九世纪最大的事件,也许就是苏联社会主义在兴起与崩溃。
在西方,社会主义与政治极权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当然按哈耶克的著作,社会主义与政治极权之间有内在的联系)。苏联的实践,使极权专制成了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与西方社会主义强调和平过度、议会道路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有不同,列宁主义强调暴力革命夺取政权,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对敌人进行残酷镇压,充满了血腥。

而共产主义传入中国这样一个比俄国更落后的农业大国,在观念上与儒家的大同理想有契合之处。但在农业大国实行不断提高公有成分的比例,在经济上是灾难性的。而社会主义制度在经济上失败,很容易被认为是党内某派的路线错误或中下层执行者有意破坏,这也是中国这样一批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苏联,不断进行党内清洗与打击阶级敌人的深层原因。

那么对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布尔布特等社会主义者应如何评价呢?在对共产主义运动中各等人物的评价中,有一种明显的倾向,就是妖魔化。似乎这些人本来就是一些道德卑劣的人,是处心积虑耍阴谋诡计的人,一句话,就是一个小孩嘴里的坏人。但我认为看不到与主义有关的理论限制,看不到体制导致的路径依赖,看不到在具体情境与资源约束下的无奈选择,历史就很容易由一个巨大的悲剧,轻飘飘地变成个别坏人作恶(我不否认领袖人物巨大的个人影响)。他们确实导致了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因为死亡人数远远超过王朝更替一般情况下死亡人数,他们过份血腥,也许是历史罪人。但社会主义的失败是一个历史的悲剧,对这些个人来说,他们的人生也是一场悲剧。他们也许是罪人,但他们犯的是体制之罪,是一个体制里面的人必然会产生的罪。

当然我不否认个人意义上的坏人,眼前就有一个好例子,就是爆料半年之久的阿贵,在我看来阿贵就是一个个人意义上的坏人。但只要是人的社会,这种人总是难免的,在共产主义运动中,也肯定有很多个人意义上的坏人。但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真不乏大量纯真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即使走错了路、犯了罪,那大多不是他们个人的罪,而是体制导致的罪。只要社会主义的大失败,还被看作是一场大悲剧,而不是闹剧,那我们就不得不用悲剧的眼光看打量这些历史中的人物。


三、“不忘初心”,该作如解

由于社会主义这个词语的巨大分歧性。我们从三个意义上区分:一是社会主义理想,那就是对平等的追求,人道地对待每个人,为底层与弱势群体争取利益。二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经济上强调集中管理与组织来配置资源,而不是市场竞争。三、苏联式社会主义,一个极权与奴役的制度。对社会主义来说,理想不容否认、手段值得警惕、极端(苏式社会主义)必须反对。

经过邓式“打左灯,向右转”与江氏“闷声发大财”,中国当代的体制还是不是社会主义?李伟冬与王康先生似乎都理所当然地认同中国当前社会是社会主义。如果以社会主义最本质的追求平等而言,中国当前的体制肯定不能称为社会主义,甚至毛式和斯大林式体制也不能称为社会主义。毛时代所谓工人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说法在当年就是名不副实,而当今则连一点表面文章也不做了。公有制成为国有制,变相成为各级政府与官僚支配的财产,大量供他们挥霍浪费,也是毛时代遗留下来的传统,现在不过是发扬光大。前现代的身份制户籍制度是从毛时代继承下来。毛式社会主义唯一的平等是人人没有财产、普遍贫穷(当年的特权主要是个人享受与个人消费,而不是私有财产)。毛式社会主义其实是一个特权等级社会,而这个特权等级社会的很多特征仍在当今延续。

现代西方国家往往以偏向精英还是底层来划分左右。关心劳工利益、强调劳工保障,组织工会是传统左派的特征,而现代左派则关心所有弱势群体的利益,呼吁社会关怀弱势群体,取消对弱势群体的制度性歧视。左派多少都带有社会主义色彩。如果从这个视角来看的话,中国是右倾的,甚至是极右的。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对劳工利益常常是漠视甚至压制的,劳工权利保障完全无法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赤裸裸的血汗工厂,重现了原始资本主义血腥的一幕,所以有人笑称与中国相比,西方更像是社会主义,而中国才是资本主义。对于这样的国家发展策略是否合理,我们暂且不论,但对于一个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竟用国家政权支持资方,打压劳方,这样的社会主义,不得不说名不符实。

如果说中国当下的体制仍有大量毛式社会主义的残余因素,所以是社会主义社会,那是在苏式社会主义的意义上说的

那么现在所谓的“不忘初心”,当如何理解?表面上理解似乎是:鉴于当今共产党的干部普遍追求个人升官发财,所谓“不忘初心”,就是说共产党革命原本是要为大众谋幸福,而不是为他们个人谋利益。

这个“初心”当年是存在过的,中国共产党当年集中了中国的仁人志士,他们作出的牺牲是不能不受敬佩的。但社会主义体制一落到地上,与他们的初宗完全背道而驰。他们在体制中的挣扎结果都是走向目标的反面。这正是其悲剧之处。

那么现在提出“不忘初心”,是要回到社会主义的平等理想吗?如果往这条道路走,是可以开出民主自由的。但是如果不仅想重拾当年志士的“初心”,而且回复当年苏式社会主义的道路,强化党国体制、继续国进民退,那真会与“初心”越来越远。


闲话
20117.11.9
11.10改定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