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几句土豪 2017-11-07 22:53:12  [点击:683]
闲聊几句土豪

在眼下的华文语境里,土豪已经毫无疑问地变成了一个贬意词,如果你被帖上了土豪的标签,就意味着在旁人的眼里你穷得只剩下钱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不受欢迎,恰好相反,你会很受马欢迎,只是人们欢迎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钱。

不过,在过去土豪可不是这样的,即使在它代表最坏的标签的时候,也就是国共两党共同开始的打倒土豪劣绅的那个时候,土豪意味的都不仅仅的有钱,除了有钱以外,更重要的是有势力,而且往往不仅仅是硬势力,土豪们虽然可能会有一定的硬势力,比如会有一些打手,但他们更倚重的往往是软势力,说直白一点就是道德感召力。如果仅仅有硬势力,只能被称作豪强,而不会被称作土豪,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后者肯定有一定的官方背景,而前者仅仅是民间成长起来的,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概念:劣绅。

这个“绅”就代表着一种官方的背景,在皇朝时代,它往往是代表着有功名的仕人,其中很多是辞官归故里的老官僚,也有一些是考取了功名,但还没有获得一官半职的。这样的人在乡里间是有优免权的,也就是说这些人是不需要承担皇粮国税的,也不需要承担皇朝的役使的,很自然就会使人联想到,这些人既然受到了朝廷如此优待,维护朝廷利益自然就会是他们的自觉行为,虽然朝廷可能没有明确地要求他们为朝廷做些什么,但毫无疑问,他们的屁股自然就是坐在朝廷一边的。当然,个别的例外还是会有的,但不会改变整体的作为。现在有些人天真地认为,皇朝年代是国权不下乡的,乡村都是乡绅自治的。其实,乡绅管治应该是不假的,但所谓的乡绅,虽然并没有皇朝的任命,也是皇朝的代表。而鱼肉乡里的豪强,基本上都是这些个乡绅。所以,当皇朝稳定时,往往都是只有乡绅,没有土豪,土豪兴起的时代,往往是皇纲崩塌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是会有很多的乡绅变成土豪,不过前提是他们不是劣绅,没做过鱼肉乡里的勾当。否则就会被兴起的土豪当作攻击的目标。

现在,很多的华人往往对所谓传统乡村存在一种玫瑰色的幻想,总以为华人社会是被共产党搞坏的,甚至坠落到连被传统认定了的暴君秦始皇也就去评反的地步,“坑儒”的罪恶都要否定,说什么坑的不是儒,而是方术之士。其实,坑儒的确是起因于方术之士,但坑的大多是儒。这一点只需要读一下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关于秦始皇与扶苏的对话就很清楚了。史记的原文如下:

侯生盧生相與謀曰:「始皇為人,天性剛戾自用,起諸侯,并天下,意得欲從,以為自古莫及己。專任獄吏,獄吏得親幸。博士雖七十人,特備員弗用。丞相諸大臣皆受成事,倚辨於上。上樂以刑殺為威,天下畏罪持祿,莫敢盡忠。上不聞過而日驕,下懾伏謾欺以取容。秦法,不得兼方不驗,輒死。然候星氣者至三百人,皆良士,畏忌諱諛,不敢端言其過。天下之事無小大皆決於上,上至以衡石量書,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貪於權勢至如此,未可為求僊藥。」於是乃亡去。始皇聞亡,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悉召文學方術士甚眾,欲以興太平,方士欲練以求奇藥。今聞韓眾去不報,徐市等費以巨萬計,終不得藥,徒姦利相告日聞。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以重吾不德也。諸生在咸陽者,吾使人廉問,或為訞言以亂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餘人,皆阬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後。益發謫徙邊。始皇長子扶蘇諫曰:「天下初定,遠方黔首未集,諸生皆誦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蘇北監蒙恬於上郡。

扶苏的一句“諸生皆誦法孔子”就明明白白地告诉后人,被坑的大量的就儒生,而不是什么方术之士。许有人会说,坑儒之后不是还有很多儒在秦朝迁中任博士吗?比如那个为汉高祖制礼的叔孙通,他还被太史公推为汉之儒宗哩。确实,坑儒并没有将儒者全部清除,但汉代人有一句话:“子之徒尽矣。”也就是说,被坑的主要是孟子一系的儒者。但凡对孟子有一点了解的人都马上能够理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之所以今天想起聊这么个话题,主要还是由于前几天聊的有关民间力量的话题,民间力量是不会凭白无故地兴起壮大的,它的兴起和壮大必须先要有凝结核,而能充当凝结核的就只有土豪,当然,穷得只剩下钱的当今土豪,只要有这样的志向,也是可以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土豪成为未来凝聚民间力量的核心的,只是现在就应该将钱变成组织资源,而不是象郭文贵那样,遇事就一走了之。走了当然是安全了,但也就没有可能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土豪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