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2017-10-12 19:39:39  [点击:594]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真谛】无后未必大恶,大恶必定无后。极邪大恶之徒,思想或有传人,血统必无后续。这是天绝之,天灭之。君子疾恶,天道同样疾恶。古往今来凶暴君主、邪教宗师和极邪大恶之徒,远者三世而断,近则即身而绝。唯儒家王朝的暴君奸臣或有例外。那是因为它们祖宗功德极大,自己善根未绝。

【真谛】批邪辟邪是对正义最好的弘扬,惩恶除恶是对善良最好的维护。对于邪恶,有能力揭露、批判而不予揭露批判,有能力惩罚、消灭而不予惩罚消灭,纵容、绥靖它们,都是不负责任的,有罪孽的。至于信奉宣传歪理邪说,支持拥护暴君恶棍,罪孽就更大了,必遭天谴或被天灭。

【辟毛】东海辟毛近二十年,毫发无损。总有人怀疑我有后台。没错,所有正人正常人都是我的后台,无相大光明的良知更是我至强至大、至高无上、至诚不息的总后台,非毛左恶势力所能伤害也。别说伤害,它们想靠近我百米内都不容易。就是远距离诬辱我一下,也是有罪孽和恶报的,嘿嘿!

【答客】或问:有人既信仰毛氏拥护毛左,又崇拜孔子支持儒家,其人功罪如何?答:信毛必不崇孔,崇孔必不信毛,两者难以并存。此人要么是乡愿,要么精神分裂。拥毛罪孽极大,恶报很重;弘儒功德极大,善果不小。此人功罪如何,要看拥毛与支儒的程度和力度如何了。

【解疑】或说,“诬辱东海也有罪”,这么说太狭隘了。难道儒者就经不起一骂?答:这是误会。儒家当然经得起诬辱,东海当然不在乎诬辱。但是,诬辱儒家和君子,却会造业。孔子说,诬辱文王武王,其罪孽要延续四世才能消除。东海非圣贤,却自信是君子。诬辱君子,岂无恶果,世法不究,天谴难逃。

【答客】或问:你说信毛有恶报。可不少毛左,或事业很大,或名位很高,怎么解释?答:一时的成功说明不了什么。看一个人的命运,不能看局部,要看整体、一生乃至三代,看他的下场和子孙。大半个世纪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证明,多数毛左灾难深重,下场凄凉。少数侥幸善终,但子孙不肖甚至断绝。

【辟毛】从江西、延安开始的此伏彼起的内讧,四九之后连绵不绝的运动,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和后三十年的计划生育,都是对毛左群体和马家社会的恶报。让无数官民堕落为贪官恶吏和刁民暴民,本身就是根本性的恶报。五福之一为“攸好善”,那么,心性恶化、从恶如流就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辟毛】崇毛最容易让人邪恶化和愚昧化。毛家社会特别邪恶,毛左群体特别愚蠢,原因在此。崇毛无异于道德自残、生命自毁和事业自杀。大半个世纪以来,政治、知识、商企三界中崇毛人士特别多,三界人士的命运也特别悲惨。把三界最大的大灾星供起来,招来各种天灾人祸就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的。

【看世界】罗兴亚人被缅甸军队痛扁,原是势所必然;又被一些国人痛贬,也是理所当然。它们被痛扁的原因并非贫穷,而是邪恶。这种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最热衷于制造绿色恐怖和人道灾难,也最善于以怨报德和恩将仇报,比毒蛇和恶狼更加可怕。在它们改邪归正之前,任何绥靖和帮助都是助恶。

【真谛】所有的邪恶都有双重的危害性,既危害他人、危害社会也危害自己,从害人始,以害己终。同时,邪恶对自己的危害也有双重性:既危害心性也危害身体,轻则多愁多病精神抑郁,重则丧魂失魄丢了性命。无论是他杀还是自杀,无论是死于愁魔病魔还是各种意外,归根结底,都是自弑。

【真谛】助人为乐,助恶最苦;助人为善,帮邪有罪。其中,对极权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这两种势力的支持和帮助,罪孽为深,恶报最重。极权主义国家、极端主义社会民不聊生,但人民并非无辜的羔羊。崇拜暴君、信仰邪说、拥护恶势力,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人民的苦难充分体现了天道的公正。

【真谛】或谓“人民的苦难充分体现了天道的公正”这话太惊世骇俗,太不儒家。答:此言对于习惯了民主主义、极权主义巧言的人,确实生猛火辣,但这是真言正理。儒家仁爱民众但绝不谄媚民众。积不善之国必有余殃,信奉邪说、拥戴暴君的人民,必然灾难深重。这就是天理,这就是因果,这就是天道的公正。

【真谛】惩恶是最好的扬善。惩恶方式很多,概乎言之有三:一是私力惩罚,如侠士杀贼,个体复仇,民众打抱不平;二是法律惩罚,严肃刑法,世轻世重;三是文化批判,依据真理正义,将邪知邪见和恶人恶势力批倒批臭。三者相辅相成,法律惩罚最重要,文化批判最根本。

【真谛】对于邪恶的学说、人物和势力,保持必要的歧视、轻蔑和愤怒,是人类之所必须,良知之所必然,君子之所当然。揭发批判学说、人物和势力之邪恶,是君子的本分和天职,是君子成就自己、仁爱人民、道援天下的最佳法门。

【辟马】人民网文章题为“信马列岂能拜鬼神”。其实信马列还不如拜鬼神。西方中世纪拜神,虽然黑暗终有限;所有马国的黑暗,上不封顶下无底。毛时代最信马列,人祸最为深重;邓时代不那么信了,把马列架空起来,人祸相对减轻。但仍然马学在上,终究国难未已。

【辟马】至于马教和伊教,大哥不说二哥,都不是好东西,都属于恐怖主义,一是政治恐怖,一是宗教恐怖。这两极两恐,是对人类和当今世界最大的威胁。现在马教显得相对正常些文明些,恐怖色彩相对淡化,那是因为马教已经修正主义,并且其领导人有所尊儒。

【真谛】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事业,是人世间两大邪恶事业。参与者祸国祸家害人害己,奋斗的过程固然极其血腥苦难,事业的成功更意味着新一轮更大灾难的开始。它们的牺牲可怜可耻,它们的成功可悲可悼,它们信仰崇拜的伟人其实是骗枭,它们追求向往的天堂其实是地狱。

【真谛】恶人不可能自尊尊人,与人正常交往。要么狂暴骄妄,不可一世,如前三十年的马帮;要么自卑下贱,低三下四,如后三十年的马帮。两个面相貌似矛盾,其实相辅相成,殊貌同质。骄妄的时候,背后藏着深刻的自卑;下贱的时候,里面藏着巨大的狂暴。

【看世界】伊教社会的灾难、宗教难民的苦难属于自作孽,不可救,救不了。文明世界最适宜的针对法门是关紧大门,扎紧篱笆,任由它们自相残杀去。当然,对它们最好乃至唯一的拯救是儒化,让它们的“四心”多多少少有所恢复。只不过,那需要儒家政府和王道政治,非西方所能也。

【答客】或问:粉西反孔与粉毛崇孔,功过如何?答:都不是好东西,但比较而言,粉毛崇孔不无可取。反孔罪孽太大,纵然粉西,难以抵消;崇孔功德极大,即使粉毛,犹有余福。在这个转型期、过渡期的杂时代,如果粉毛只是政治虚幌,崇孔却有实际行动,那么,其福德就更大了。

【乱人】原来对胡某人颇为尊重,但后来得知“两少一宽”政策竟然是他当政时的杰作,不由得悲怒交加。真不愧是一个乱我家邦的乱人。赋予回族和伊教以特权,此事之下贱下作,几乎可与扶持金氏政权和支援波尔布特媲美,对我汉族之侮辱和国家之贻害,犹有过之。

【伪造】一则明太祖的“百字赞”,碑刻于南京净觉寺、西安化觉寺并载于中国伊斯兰教典籍。“百字赞”吹捧穆罕默德为“传教大圣”、“亿兆君师,万圣领袖”、“仁覆天下,道冠古今”“至贵圣人”云,显属伪造。明朝以儒立国,明太祖儒佛并尊,绝不可能如此肉麻地歌颂伊教教主,把他抬举到孔子释尊之上。

【辟毛】或骂毛左“统统都是伪君子”,东海不由得失笑。这是太抬举了。伪君子,多多少少要有些仁言义语和善行,装饰出一点君子风范来。毛左之邪恶则是无遮无掩的,毛氏本人更是满口男盗女娼。即使公开出版的著作,也充满了邪知邪见,或赤裸裸强盗逻辑,或假惺惺巧言令色。

【辟毛】只要毛像还挂在城楼上,只要毛思还挂在宪法里,这个国家就多灾多难,怎么儒化也有限,化不掉政治本色的黑恶;怎么改革也有限,改不掉极权主义的本质。批毛反毛,把这个三界内最大的大灾星从中国彻底反掉,是复兴儒家、重建中华的必须,也是所有正人君子的历史责任。

【答客】或问:蒙以养正,圣功也。以什么养,养出哪些正?答:蒙卦是启蒙之卦,养正是作圣之功。养正,养之以圣经圣言、正知正见和正确的方法,养就其正直之德,养其为圣贤君子。中道之教,作圣之功,都在于养正,说明正确的启蒙教育的重要性。

【朝鲜】陷入核弹迷信中不克自拔的金氏政权,应该时日无多了。它集三代之力、倾举国之财研制的核弹,当会成为它灭亡的第一因。诈力迷信是唯物主义逻辑的必然。诈是欺诈,力包括权力、暴力、武力。可笑的是它们往往死于它们迷信和追求的东西。玩火自焚,玩弹自灭,天道好还,此之谓也。

【答客】常有人问:你觉得中国到底还有没有希望?统一答:我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东海生平两大追求:去毛兴孔。这就是中国的希望所在。把毛氏从天安门和宪法中彻底驱逐下去,把儒家全面复兴起来,一破一立,大破大立,中华文明就将重启新一轮的文明辉煌。

【辟毛】毛左对孔子的咒骂之词,用在毛左和毛氏身上,往往很合适。例如,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阻碍社会进步的绊脚石,奴隶主阶级的代言人,阻碍历史前进的罪人。毛氏说“孔学名高实秕糠”,改孔学为马学毛学,就很合适。马学毛学,不仅秕糠而已,更是毒害中国、流毒天下、夺人慧命的剧毒品。2017-10-13余东海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0-12 19:41:5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