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马知批判(微论) 2017-10-12 18:30:07  [点击:453]
马知批判(微论)

百年来国人堕落败坏空前,社会道德堕入历史最低谷。其中两个群体又是最坏的:一个是马官群体,一个是马知群体。马官即马家官员,包括文官武官高层基层;马知即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比较而言,马知比马官更坏。大多数马官红兵暴民,大多数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分子,都是在马知的忽悠下堕落的。

知识群体是社会的风向标。如果一个国家的知识群体,纷纷信奉和倡导民主主义、平等主义、马列主义及法家学说之类歪理邪说,纷纷为历代暴君盗贼翻案,极权主义的成功和暴君暴政的出现,就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的。这是历史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和天理的必然。故五四就是文革的预演。

或说:你说知识群体有罪,这文化专制主义的观点。知识分子只是写书写文章而已,即使观点错误,也不是有罪。答:反儒崇马毁孔孟诬文武,不是一般的错误,而是对是非、正邪、善恶、华夷、圣贼的根本性颠倒。

圣贼颠倒是知识群体百年大谬。至今仍然有人将马贼比拟儒圣,将颂贼说成颂圣,将盗贼崇拜比附为圣贤崇拜。殊不知,圣贤与盗贼,泾渭分明,相互敌对,毫无相似性和可比性。圣贤道德以仁为本,政治以民为本,学术以儒为本道统独尊儒家,制度主张礼乐。这一切,非任何盗贼所能比拟也。

王小波说:“自打孔孟到如今,我们这个社会里只有两种人。一种编写生活的脚本,另一种去演出这些脚本。前一种人是古代的圣贤,七十年代的政工干部;后一种包括古代的老百姓和近代的知青。”将七十年代的政工干部等同于古代的圣贤,黑白不分至此,头脑混乱至此,堪称天下奇观。

马知和反儒派都有一个共同的本领:任何现代家庭、社会、政治问题,都可以从孔孟身上找到原因。甚至反儒的恶果和马家的罪恶,也可以栽赃给儒家。马家作恶,儒家挨骂。乾坤颠倒,莫甚于此。

马知皆非善类,都在助恶,小者帮闲,大者帮忙,更大者帮凶。无数人帮上了瘾,习以为常,习与性成,不可救药。毛氏灭不尽,江风吹又生,前仆后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对于马党崛起、壮大、成功和维持至今,马家知识群体贡献最大。

或问:你说所有信仰宣传马列主义的知识分子,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是极权主义者或极权的帮凶。这个观点如果成立,岂非百年来多数中国知识分子都是帮凶?答:没错。纳粹和马列是现代极权主义两大邪说之一,马列主义更是邪之又邪,所导出来的政治和制度,所洗出来的人,恶化无底线。

诈力贱堪称马知三大特征。诈是欺诈,力是暴力权力,贱是下贱。民贱犹可恕,官贱不可谅;官贱犹可谅,知识分子、学者学校之贱更加可耻,更不可饶。初中毕业的王立军17年间在29个高校、研究机构获得教授和主席等头衔,这就是师贱校贱的最好证明。这种比贱奇观,天下绝无,马家仅有。

有一些马知不坏,但其蠢无比,至今仍然相信从马路上可以走出民主自由来,这不是一般的意识形态迟钝,而是丧失了基本的是非之心,非人矣。马路既与王道背道而驰,也与民主南辕北辙,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水星上或可出现生命,黑洞中或能发现光明,在马路上永远建不起政治和道德文明。

崇马往往反儒,马知是反孔反儒的主力军。晚唐司空图《河湟有感》写道: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学得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正好用来为马知写照。神州大地沉沦为苏俄文化殖民地,无数汉人学了马列主义,反过来欺师灭祖地批判中华文化。这正是:汉儿学得苏俄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崇马往往反美。立足于马学的反美派,以邪反正,以恶反善,以夷反华,以禽反人。这些人未必或未尝不知美西的好,但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悖逆公道颠倒黑白。

崇马反儒反美,皆大妄语。这种罪业,不宜诉诸于法律,但逃脱不了良知的谴责、天理的清算和因果的报应!无数马知为红色政权呕心沥血奉献一切,结果在红色恐怖之下饱受迫害,轻则妻离子散,重则家破人亡,甚至断子绝孙。

或以为冤,怨天尤人,其实它们的遭遇和命运,完全符合历史规律、因果律和天理。社会逆淘汰,不影响因果之严肃、天理之昭彰和天道之公正。百年灾祸空前,马知群体同样灾祸空前,却是最不值得同情的。这些马知鼓吹暴力、支持暴政、上逢暴君之恶,下逢暴民之恶,死不足惜!昧了良知,不昧因果,此之谓也。

邪说的胜利是人民和国家的大不幸。邪说的胜利,是社会反常、文化逆淘的结果,是正义不彰、良知衰败的表现。邪说的胜利,必然善恶颠倒豺狼当道;必有众多知识分子帮邪帮凶,饰邪说为真理,以真理为大敌,为豺狼作爪牙。但邪说的胜利也是彼辈的大不幸。被暴君践踏,被暴力对待,被暴民欺凌,被暴政迫害,咎由自取,天公地道!2017-10-4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