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因全   ZT:封从德作伪证,张健欺骗媒体的解析报导 2017-09-25 08:52:39  [点击:1205]
封从德作伪证,张健欺骗媒体的解析报导
——关于张健在学潮期间假冒“纠察总指挥、总长” “外高联常委张健”欺骗香港《天天日报》等媒体的解析报导
2016/05/27

2016年5月1日,封从德发出“六四前张健的职务”为题的文章,文中引用了1989年6月2日香港《天天日报》的报道,以此证明张健的“广场纠察队总指挥”职务。

为此,特发此新篇预告,揭出张健学潮期间欺骗香港天天日报等媒体,假冒“纠察总指挥、总长” “外高联常委张健”等事实。

《天天日报》不仅不是张健“广场纠察总指挥”的正当证据资料,反而是27年前张健蒙骗造假领袖妄想发端的原始证据,对认识张健的病情很有价值,且又多了一个“外高联常委张健”的新伪冒称号,这为张健“蒙骗造假领袖妄想”的起源性、持续性及顽固性增添了新的证据链的佐证。

报刊杂志作为文字史料固然重要,但它作为第二手采访新闻,尤需甄别。媒体受骗上当、媒体报道不属实是常规现象,并非一上书刊报纸就是金科玉律的铁证,所以对媒体报道应全面评估。利用媒体报纸造假造势是张健的老行当,俯首皆是,识破他也并非难事。
89期间,张健不仅开始对港台媒体造假,假冒广场“纠察总指挥、总长”,还向媒体首次谎称他是“外高联常委张健,宣布撤销梁(连)胜德原有职务”。

张健就是这样胡言乱语地欺骗《天天日报》,还谎称他有权力撤销天津民航学院学生、外高联总指挥连胜德的职务!

^^^^^^^^^^^^^^^^^^^^^^^^^^^^^^^^^^^^^^^
主题:当初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纠察总长是杨朝辉,首联纠察总长是张伦,所有名单都高度一致,均无张健的名字。
正文7人举证,没有张健姓名及“纠察总指挥”的任何踪影
请读重要提示。精炼举证,省时明了,正文不重复。

当此6.4临近时,有关问题愈应澄清
“新闻快讯”及众多回忆表明,1989年5月24日被任命的首联 “纠察总长(总指挥)”是地质大学讲师张伦,广场总指挥部 “纠察队长(总长)”是北师院学生杨朝晖,根本没有“学生张健”的名字。即使“两套人马”也没有张健的名字!

广场当事人张伯笠、封从德、柴玲、李禄、白梦、新闻快讯、
(文字史料转载件)吴仁华大事记早期提供的广场分工含调整、变动名单有15人左右。 所有名单都高度一致地均无张健姓名!更无“纠察总指挥张健”字样 !

而在2009年,封从德在“六四日记”p.411却作伪说:“1989年5月24日,张健是指挥部任命的纠察总指挥”。

在2016年5月1日,封从德发出名为“六四前张健的职务”的邮件继续作伪说:

“广场上的任命出现至少两套人马,比如纠察和宣传的负责人:
广指任命 纠察总指挥:张健 宣传部长:张伯笠
首联任命 纠察总长:张伦 宣传部长:老木”
但经查证,1989年5月24日《新闻快讯》第三期由包遵信负责、北明等编辑, 其中记载了三个新组织的结构关系:(节选)
“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是杨朝辉(纠察队长),编注:后称学生“纠察总长” 。
“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纠察总部(张伦),编注:即纠察总长张伦 。
即使这“两套人马”也没有张健!

“新闻快讯”摘自封从德 八九民运组织结构的反思
https://beijingspring.com/bj2/2004/220/2004630210617.htm

为区别于各校纠察队长,杨朝晖则被称为“纠察总长”。封从德“六四日记” 有4、5处段落记载了与杨朝晖的接触及履职情况。(待录)
封从德2016邮件和2009年的“六四日记”却两次拿张健偷换了杨朝晖学生 “纠察总长”的职务。

广指学生“纠察总长”杨朝晖、首联 “纠察总长” 张伦都均有任命及纠察职务的足够记录。

张伦同许多学领共同维护广场秩序至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宣誓就职到五月三十日累倒后回到昌平休息,这也不是证明张健是“纠察总指挥”的根据 !广指“纠察总指挥”没有几任的史料与回忆。

事实上,“六四日记”“柴玲回忆”2书唯独没有张健符合 “纠察总指挥”的职务记录!(读专题6)

张健当时在广场是个人行为,是百万民众中的一个个人,他即便没有“纠察总指挥”的职务也可以个人行动。张健广场的个人行为不能等同为“纠察总指挥”的职务行为。

▲封从德所谓的“两套班子”只是5月24日广场指挥部与首都联席会议的初期设计。

总指挥部的领导与部门分工名单重叠混合,后略有调整和变动。史料记载广场指挥部、首都联席会议、营地联席会议3大系统合为一体。

▲广场广播站站长白梦、广场副总指挥李録共同证明:
白梦:由柴玲为总指挥的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作为执行机构,和由王丹主持、 王军涛等知识分子及各组织代表组成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作为决策和智囊机构,共同完成广场运作的局面基本确定。在(五月)二十四日形成实施。

李禄:从此“形成一个统一的局面”,“正式权力基础确定”。

李禄对于“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是一个协调组织” 补充说“而且我也不记得当时广场指挥部和各界联席会议有任何形式的矛盾”。
以上特别证明3大系统很快统一,已经不存在2套班子的问题,即使存在2套班子也没有张健的事。
封松德的“六四日记”中提出的“两套班子”和“权力合法性”来源的问题和矛盾是他编造的。
(1991回顾与反思)http://www.tsquare.tv/chinese/film/dbaimeng.html

http://www.tsquare.tv/chinese/archives/h4.html
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主导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支持、配合、协调、导引学潮, 是对狭隘“学运纯洁性”的突破,给整个戒严局势结束绝食注入了后期方向与活力,对运动具有推动、提升作用,是天赐良机。否则,历史将改写为“保卫广场总指挥部”所有人未经本校选举的“政变夺权”!读正文【三】

2012年1月,张健在台湾扬言要殴打王丹、乌尔凯西,意图编造89民运史,称霸民运。
——21个学生通缉名单没有张健。他只是一个混子。
··························
★摘巴黎张健无耻伪造6.4职务作用 欺世盗名称霸为害民运30专题30改进版(待续)
●专题1 巴黎新闻与评论 20140503-20160526-0725增订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305572

目 录
【一】首联“纠察总长” 张伦,学生“纠察队长(总长)”杨朝晖均有任命及纠察职务的足够记录。张伦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宣誓就职到五月三十日累倒赴昌平休息,他以后便再未任命“纠察总指挥”。广场及纪念碑的纠察任务和日常工作一直都由副总指挥、各校纠察队长来运作和操劳。封从德的“六四日记”和“柴玲回忆”都没有符合张健是“纠察总指挥”职务的具说服力的记录!

【二】综上所举,5月24日任命的两套人马是,“广场总指挥部”的学生“纠察队长”北京师范学院杨朝辉,“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的“纠察总长”张伦。史料确认的这“两套人马”中并没有张健一字。封从德2009“六四日记”、2016年5月1日的邮件是拿张健偷换了杨朝晖的学生“纠察总长”职务。 以下7人7项举证。
【三】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主导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支持、配合、协调、导引学潮,是对狭隘“学运纯洁性”的突破,给整个戒严局势结束绝食注入了后期方向与活力,对运动具有推动、提升作用,是天赐良机。否则,历史将改写为广场总指挥部所有人未经本校选举的“政变夺权”!

正 文
【一】
首联“纠察总长” 张伦、学生“纠察队长(总长)”杨朝晖均有任命及纠察职务的足够记录。张伦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宣誓就职到五月三十日累倒赴昌平休息,并未再任命“纠察总指挥”。广场及纪念碑的纠察任务一直还是副总指挥、各校头子的日常工作。“六四日记”“柴玲回忆”唯独没有张健符合“纠察总指挥”的职务记录!
如果张健是“敢死队员”或者敢死小队长,则应该如实更名而不该故意混淆职务张冠李戴蒙骗造假。张健并非粗人。
当时的广场,不停地整顿广场秩序是三大系统不分你我统一运作的主要任务,各校学生头子始终自动担负起广场纠察任务。
“6.4日记”等资料大量载录了广场指挥部、高联、绝食团、北大纠察队、“纠察总长张伦”……是主力领导。北大纠察队主导了全城纠察人员的招募、补充、调遣,动辄几百至千人,最多时有二十几只纠察队。此外有市民及工自联纠察队、飞虎队。
“6.4日记”及其他资料记载,试图整顿纪念碑周围的秩序是广场指挥部的始终重要工作,很多学生头子随时自动“纠察”。如李禄、封从德、周封锁、张铭、邵江、杨涛(北大)、郭海峰(秘书长)……许多常委都参与了,是日常的责任与工作,无需专门4 / 10
任命。各校普遍的叫法只是“纠察队”“纠察队长”。 没人张口就是“总指挥、总队长”
的官迷。

如“六四日记”P.455,5月31日整顿广场纠察力量的困难

对广场纠察队系统我也很不满意,一直想整顿却力不从心。真正在这方面用心用力的是李禄,但他只是用副总指挥的名义去协调各路人马。我曾有心出马整顿纠察队,将广场做半军事化的编制……我刚一试就知难而退了。
“六四日记”P. 4656月2日外高联罢免连胜德:
因此,李禄一方面组织纠察队,将王文等几个绑架分子拘押起来,准备送到北大去审问详情。
“六四日记”P.469,6月2日回北大搬兵:
广场秩序日难维持,因此我决定回北大求援。我计划组织一批高素质的北大同学,成立一个类似军事化的特别纠察队,以保证广场指挥部的政策得到强力推行。到了北大才知道校园都快空了,又有许多同学组成了各样的纠察队堵军车、向市民宣传、到工厂发动罢工去了。
“六四日记”P.470,6月2日001与北大纠察队:
罗凯雄主管在北大纠察队的征召工作。他告诉我已经派出27支纠察分队,目前最多还能调一百人到广场救援。我有点失望,但还不肯罢休。北大纠察总部的征召处设在29楼外的自行车棚里。
罗凯雄向我介绍了一位博士生,说我应该请他去广场指挥纠察队。这个博士生很壮实,35岁左右,嗓音洪亮,双眼有神,以前当过坦克兵……

“六四日记”P.471,6月2日在北大买体恤衫
既然无法起用一个可靠而有能力的人来整合广场纠察系统,我只好还是依自己的计划筹建一支队伍。P.471,我很高兴地同凌杰远打招呼,并同他讲了自己拉一支队伍的计划,希望他协助。凌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 以上“六四日记”证明凡有关纠察事务的记述一概与张健无关!但是,2009封从德“六四日记”p.411作伪写:“1989年5月24日张健是指挥部任命的纠察总指挥” !


1991《回顾与反思》研讨会张伦介绍自己的“纠察总长”的职务时说:

纠察问题(张伦)
五月十七日广场人数达到一百多万,我在西北角看到很多人被挤倒。觉得非常危险,我就赶到纪念碑上想找人讲一讲。北大的人可能是因为我在北大演讲过认识我,就让我上去。上去以后碰到邵江,我对他讲,“你要赶快派人把广场上的人群疏散,免得发生危险事件。”邵江就说“那你赶快办。”我就变成了疏导总指挥。从那以后就下不来了,就在广场开始负责这些事情。但是我没有完全管这个事情,当时只是看到梁二,王志新、邵江太累,我就帮他们处理一些问题。许多人老往纪念碑上面跑,他们觉得纪念碑上边肯定有负责的,到处都是“找总部,找总部”,其实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十八日下大雨那天(北高联常委)邵江累得实在不行了,他就说,“实在不行你就来负责一下吧!”我就在广场北面去开辟第二条生命线,派救护车什么的这些事情。下大雨的时候,我带着话筒号称代表总部,沿途慰问在大雨中坚持的学生。

5 / 10
在整个纠察过程当中正式任命的广场上的纠察总长可能只有本人这么一次。

实际上纠察这事情是必不可少,但是效果最差,是最累人,但是最无效的事情。因为人员鞫。我觉得实际上当时在广场上各学校都在负责。我亲身的经历告诉我,实际上这场运动的纠察工作完全靠同学们自觉地维持,否则任何人没有办法。

二十三日决定我是纠察总长之后,下午回来就开始建立总部。晚上开始我到各处去巡查,到堵军车的黄庄、丰台等地方去转,那里已经发生冲突。毛主席像被污的时候我正好不在,重新挂上的时候我在场。当时长安街上一个纠察队员也没有,我当时就急了,当时正好是五点多钟,下班的人一堵就是不得了的。我叫所有的学生紧急拉起封锁线。我因为忙活这些事救了我,因为我从来没上过镜头、报纸。这个时候,一个路过的汽车上有一个香港记者,他看见我在那忙活。后来我在香港再看到他,他就核实了这件事。

我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宣誓就职。我当时开始发出第一号令,统一广场的通行证和纠察线,我还写了各校在广场上的位置。二十九日我去参加会议时已经知道我可能要休息一下。当时跟那几个副总指挥讲过。我晕倒那天晚上,我让一个学生给柴玲送过一个东西。广场政变发生过多次,我每次出外巡查回来都发现广场老有政变,就老要镇压。……我这么多天没有在广场睡过一次觉,除了在联席会上睡,所以联席会的具体讨论我都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联席会议的十点声明是甘阳起草的,举手通过的时候我就举了一下手。

我从广场上撤下来的日期是二十四日晚上,这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次觉,是在北京医院,打了一夜点滴,打得胳膊都肿了,我的身体已经基本处于半垮掉的状态。二十九日我去广场开联席会,我的一个同学架着我走。我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总部在什么地方,我只知道纪念碑上面柴玲他们有一个大棚子。我说“我想下去休息一下”,可就是找不着。后来军涛就说,“你下去休息。”把我硬送到北京昌平县去休息,这是三十日。

学生政变我个人镇压的就不下四次。我一回来就有人说,警戒线和广播站已经被外高联占领了。但是就象常劲讲的,我在学生当中的威信,就是我累的那个样子和包括年纪大一点。每次都是我过去跟他们讲“你们这样不行”,他们就撤了。有两次比较重要的就是市民去政变。他们占领广播站马上就要接管了,我上去说“不行”。还有一次,队伍组织得非常好,在纪念碑下,坐得方方正正的。后来我对他们讲,“你们必须拉回去!”后来他们就撤走了。这些事我都没和柴玲讲,怕增加她的负担。学生政变比较大的、成形的一次是外高联搞的。这一次是五月二十五日吧!还有一些是小学校搞的政变。

以上查http://www.64memo.com/b5/1_277.htm

【二】
综上所举,5月24日任命的两套人马是“广场总指挥部”的学生“纠察队长”北京师范学院杨朝辉。“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是“纠察总长”张伦。史料确认的“两套人马”并没有张健一字。封从德2009“六四日记”、2016年5月1日的邮件是拿张健偷换了杨朝晖的学生“纠察总长”职务。 以下7人7项举证。

【1】
5月24日的《新闻快讯》第三期由包遵信负责、北明等编辑,其中记载了三个新组织的结构关系:
本报讯:为了统一指挥,坚持斗争,首都爱国民主运动指挥系统在多日酝酿中成立并完善。以“保卫天安门指挥部”为中心,上设由各界人士代表组成的“爱国维宪各界协商联席会议”,和由全国各高校代表组成的“营地联席会议”;下设联络部、宣传部、6 / 10
参谋部、后勤部、纠察部。

新成立的“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成员有∶柴玲(总指挥)、张伯笠(副总指挥兼宣传部长)、【编注:请注意有】连胜德(副总指挥)、郭海峰(秘书长)、李禄(外联部长)、王刚(后勤部长)、【编注:请注意有】杨朝辉(纠察队长)、王超华(常委)等组成。 (编注:后退出)
联席会议属下五个部:联络部(负责人刘苏里)、宣传部(老木)、后勤供给部(王刚)、参谋部(刘刚)、纠察总部(张伦)。 【编注:公布为:纠察总长张伦】

以上摘封从德 八九民运组织结构的反思
https://beijingspring.com/bj2/2004/220/2004630210617.htm

【2】
张伯笠 逃亡者 第九章 保卫天安门广场
http://1989bbs.blogspot.fr/2011_05_01_archive.html
五月二十三日夜,我接到一个由首都各界联席会任命的名单,联席会是刚成立不久的咨询机构,由王丹任召集人,主要成员有严家其、包遵信、郑义、陈子明、王军涛等人,我参加过两次他们的会议,在给我的任命名单上,他们建议成立保卫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由柴玲任总指挥,张伯笠、封从德、李禄任副总指挥,秘书长仍由郭海峰担任。另设五个部,一个纠察总部:
参谋部部长:刘刚。 宣传部部长:张伯笠。 外联部部长:刘苏里。 后勤部部长:王刚。 财务部部长:封从德。 纠察总长:张伦。
我那时正要筹备民主大学,所以用笔在宣传部长后面写上了老木的名字,划掉了自己的名字。我和柴玲、李禄、封从德、郭海峰等开了个会,准备明天上午向新闻界宣布成立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
超华勉强同意将财务、广播和后勤交给临时指挥部,但她提出不在指挥部担任常委工作,后来,我们补了一个常委,叫赵世民,是北京金融学院的学生。

【张伯笠的调整变动名单也没有张健。】

【3】
“六四日记”仅仅是日记体的一种回忆录,并非事实的日记。
“六四日记”5月23日 星期二 联席会议“任命”指挥部 P.376:
柴玲告诉封从德,昨天一个“联席会议”上通过的,广场临时指挥部将对这个联席会议负责在两天内筹备成立广场正式指挥机构。 广场临时指挥部接管了北高联、(还有绝食团),对“首都各界联席会议”负责。
“六四日记”5月24日星期三 广场指挥部成立誓师大会 P. 405:

广场指挥部和联席会议,两个组织在这次“保卫天安门广场誓师大会”上宣告成立。两个组织形成两套人马。指挥部的构成是,总指挥柴玲,副总指挥李禄、封从德、张伯笠,七人常委前四人加郭海峰、王丹、王超华。(王超华很快辞职,郭海峰任秘书长,王丹很少在广场。)联席会议属下五个部:联络部负责人刘苏里、宣传部老木。后勤供给部王刚、参谋部刘刚、纠察总部张伦。他们应该都是社经所团队人员。

【封从德强调的两套人马并没有张健】

【4】
“柴玲日记”p.168保卫天安门广场写道:7 / 10
随着我的保卫天安广场总指挥的名号来的是对天安门广场上的生命负责任。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建立起来一个广播系统,这样我们就能迅速建立指挥和发布指示;第二,我们必须让学生纠察队建立起防御线,来控制天安门广场周围进进出出人流;第三,我们必须给总部建立起一个安全的、中央的位置,这样人们就会知道可以到那哪里找到我们…… 【柴玲任职文中没有张健】

【5】
吴仁华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 89年5月23日
新成立的广场临时指挥部(总指挥柴玲、副总指挥李录、封从德、张伯笠)从中午开始对广场拥有48小时指挥权,北高联撤到北大整顿,从此对广场失去了影响力。

吴仁华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 89年5月24日
上午10时,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保卫天安门广场誓师大会,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和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宣告成立,联席会议召集人王丹代表联席会议发表《光明与黑暗的最后决战》的声明。柴玲带领约10万名学生宣誓。
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有七名常委:总指挥柴玲、副总指挥李录、封从德、张伯笠和郭海峰、王丹、王超华,郭海峰任秘书长。 【 大事记没有张健总指挥】

【6】
广场副总指挥李禄写道:
到了(五月)二十三日的时候,柴玲兴冲冲地来找我,说我们用不着担心四十八小时的问题。因为我的主要想法是在这四十八小时之内使广场形成一个统一的局面,以便在下一阶段继续得到同学们的信任。她告诉我有一个更大的组织叫“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由组织的形式形成授权。这也是我当时一直试图进行的一个工作,我们很自然地参加了这个会议。在会议中作出决定,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委派了张伦作为纠察总长,老木作为宣传部长,刘刚作为联络部长,二十四日形成实施。从此以后,广场指挥部的正式权力基础确定。
1991回顾与反思 http://www.tsquare.tv/chinese/archives/h4.html

【李禄没有提到张健】

【7】

广场广播站站长白梦证实:
5月24日,由柴玲为总指挥的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作为执行机构,和由王丹主持、王军涛等知识分子及各组织代表组成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作为决策和智囊机构,共同完成广场运作的局面基本确定。最後,“首都各界联系会议”同意修改方案,并由王军涛主持将这一议案改为:在广场继续坚持到六月二十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的那一天才考虑撤离。 1991回顾与反思 http://www.tsquare.tv/chinese/film/dbaimeng.html
由此可见,广场4大正副总指挥就是一套人马,运作时五部、六部混成为一套人马,均被指挥部4大正副总指挥所承认。

■综上7条,没有张健“纠察总指挥”的任何踪影。
【三】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主导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支持、配合、协调、导引学潮,是对狭隘“学运纯洁性”的突破,给整个戒严局势结束绝食注入了后期方向与活力,对运动具有推动、提升作用,是天赐良机。否则,历史将改写为广场总指挥部所有人未经本校选举“政变夺权”!
当年,广场指挥部、各界联席会议和营地联席会议合为一体。8 / 10
事实上,“联席会议”对“广场指挥部”的所谓“任命”在当时并未受到责难,相反,得到学生头子们的愉快认同与配合。柴玲开会回来高兴的对封从德说,“联席会议“任命”我是广场指挥部总指挥!”(1991回顾与反思)视为权力合法性的源泉。
李禄回忆说:王军涛告诉她(柴玲),说我们这个(联席)会议只是一个联络后勤、帮大家出意,给大家提供物资的一个机构。我们希望承认你们这个指挥部,把它进一步地制度化。当时我听了很高兴。(1991回顾与反思)
“联席会议”与“广场指挥部”同时成立意味着两个组织的共同责任与荣辱。
对广场指挥部的所谓“任命”是根据学生组织原有的班底照搬过来的,自然为广场指挥部所欣然接受。 史料上没有所谓两套职能机构俨然分立的记录。所谓“两套班子”被人为地扩大化、目的化了。
李禄在“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是一个协调组织”说“而且我也不记得当时广场指挥部和各界联席会议有任何形式的矛盾”。(1991回顾与反思)
从北高联、绝食指挥部到广场临时指挥部、保卫广场总指挥部一直有效地延续了运动,“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的介入、参与、支持是一种积极健康的结果和趋向。陈子明、王军涛最初受使于统战部劝说学生退出广场以便迎接戈尔巴乔夫的情况及演变是另外的大题目。参与劝说的还有曹思源、戴晴一批人。
学生群体的先锋作用有其特定的局限,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应运而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学生头子反复出现辞职、退出、彷徨、失望的原因——学生的智力、经验、历练、心理、体力、压力,力不从心了!

★应该说,广场指挥部、营地联席会议和各界联席会议是互相联合、依存、补充、促进的统一体。联席会议的所谓任命无形中给了学生广场指挥部正统性、权威性与后盾。这就是为什么广场指挥部历经那么多内斗政变屹立不倒成为主流的原因。为什么那么多学生头子和广场“政变”最后只剩下寥寥数人记入史册?
感谢社经所联席会议的“任命”“参谋”“决策”吧!否则,历史将改写为广场总指挥部所有人未经本校选举“政变夺权”!
89民运是以学生为主力先锋,以“自由民主派”“党内改良派”为思想与组织前导的全民参与的流产的抗暴民主革命。*
影印件:“新闻快讯”文字史料转载件表明两套人马也没有张健。
···································

【参看】

★专题5:
推翻张骗直接中弹与中校对峙喊话“舍身救同学”的“英雄”形象造假。
查证“舍身救同学”的虚假“英雄壮举”。
张健蒙骗造假 “6.4连中三枪三颗子弹”竟然 不死不残,是称霸民运的原始道具。
张健6.4身中流弹一片,也没有资本和理由蒙骗假造“连中三枪三颗子弹”,纯属骗局。

▲ 新近手枪改为冲锋枪。蒙骗枪种有2种说法;蒙骗中弹枪数有4种说法;蒙骗伤情有3种说法;蒙骗取弹数量有2种说法。▲ 2008年11月22日在法国医生Pierre LE PICARD的Clinique de Bercy诊所手术10分钟取出了右大腿根6-8mm直径的流弹片,9 / 10
法国医院不给残疾资格。 ▲ 张骗并无“隐姓埋名”躲避公安清查的需要及事实。“在院方特意的保护下,被放到普通市民因车祸住院名单,最终得以惊险出院。” 张健的枪伤在住院到出院以及国内十几年期间始终没有暴露。“隐姓埋名” 是张健假造的6.4“传奇经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305576


★专题6:
封从德“六四日记”“ 柴玲回忆”是怎样为张健天安门2项职务作伪的!
2009封从德“六四日记”2011“柴玲回忆”均无张健是“广场(学生)纠察总指挥”及“负责封从德与柴玲安全的卫队总指挥”的任命记述及事迹记录。共同点是虚幻不实、互相矛盾、漏洞很多、无力自园。张健“蒙骗造假领袖狂”引用“六四日记”“柴玲回忆”适得其反。愈查愈漏、愈查愈明。
相信吗?柴玲直接“任命”的“天安门纠察总指挥”张健的名字在369页的“柴玲回忆”p.187中只出现过一次31字!毫无张健“纠察总指挥”的任命及职务活动记录。
相信吗?“天安门纠察总指挥”张健在578页的“六四日记” p.412中只出现过5行一段113字!也毫无张健“纠察总指挥”的职务活动记录。与其他人员的详细记述形成巨大反差和虚假。
第二种职务造假是 “六四日记”P.464写:张健仅是“负责我与柴玲安全的纠察总长”。“柴玲回忆”P.187写:张健仅是 “天安门学生卫队的总指挥”。均属个人“安全卫队”的职能。
相反,二书却共同详尽记载了封、柴的三位真实的护卫保镖为马斌、刘光、耿力。
他们护卫柴、封安全有13处事迹段落1908字而张健只有2处144个及其抽象的文字!(读正文)张健嫌“安全卫队”的官小被他拔高偷换为整个“广场学生纠察总指挥”。

2书为张健广场2项职务作伪。
阅读2书,“六四日记”“柴玲回忆”中的“张健”一直是游离于2书之外的物件。

2书偶然出现的张健基本是空名,字数很少、职务混乱、互相矛盾,不符合“广场纠察总指挥张健”职务繁忙的身份,暴露出空洞无物生硬加塞的明显印迹,如天马行空,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六四日记”却没有漏掉具体描述了学生纠察总长杨朝晖、罗凯雄等所有人。(待录)
以上符合2005年封从德说“当年不认识张健”的说法。
符合柴玲2013年不答复“当年是否认识张健”的求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连续3年的查证下,Feng Congde<feng155@gmail.com>日期:2015年2月22日下午5:06 封从德邮件写:
原括号“(記得是柴玲任命的),和其它體系的糾察總長、各種特糾總指揮、各種敢死隊總指揮(也許還有外高聯糾察總指揮,記不清了)等等等等……”

【评注】“記得是”、“也許还有”、“记不清了”、“等等等等”,这是合格的证词吗! 所谓“柴玲任命他(张健)做指挥部的纠察总指挥” 再次 成为封、柴夫妻二人高度一致的空洞孤证!

▲同样在连续3年的查证下,2015年2月23日 下午11:18,时隔89学潮26年之后,柴玲电子邮件“颁旨天下”:“以后请以张健曾是天安门广场纠察队总指挥为准”!
昔日学潮的领袖一手遮天垄断学潮民运话语权暴露无遗,不觉得太愚蠢太晚了吗!

▲查网被任命公认的“纠察总长”张伦“镇压”的“政变”有4起。
柴玲北大灌药,6月1日凌晨广场绑架封、柴,并无张健“负责柴封安全” 10 / 10
“卫队”“纠察”的任何记载!“六四日记”“柴玲回忆”中无数起学生内斗“政变”均无张健出面“镇压”“纠察”的记录!何来张健“负责封从德和柴玲的安全”的卫队总指挥!何来张健“学生纠察总指挥”!!!?
可以确证,柴玲、封从德当年广场并不认识张健!!
何来“学生纠察总指挥”“安全卫队总指挥”的任命与活动记载!!
因此,几年来,封、柴回避、掩盖、作伪对张健的一切质疑。

◆封从德充分利用张健的原有照片伪造张健的职务,利用张健那指甲盖大不死不残的弹片为“重点”见证天安门6.4开枪是其长期的主导思想,是好心办错事还是另有企图?
封从德“独立评论”2014-05-24 认为 :
“只要确认张健遭到戒严部队枪击、而且是在天安门广场就够了,这才是重点,足以戳穿中共“未放一枪”的谎言。”以此转移、掩盖、回避查证张健。
长期的现实是张健民运英雄主义早已蜕变为蒙骗造假、称霸民运的领袖狂精神病!“重点”早已移位,枪伤一白不能遮九丑。不允许张健的6.4弹片作为降服、压制质疑者与大众的肮脏道具!
柴、封万无料到张健是一个有很深蒙骗、假冒、狡赖、造谣习性的人,更不会料到伪证足以引发他的领袖妄想病,直至日后打名人、抢职位、假冒民运活动组织者,“渴望是英雄大才”,“要做未来中国的皇帝”,争强好斗、专横跋扈、滥抓特务、称霸民运的系列病态现象而种下祸根至今不悟!读正文,读专题6
——2012年1月张健扬言殴打王丹、乌尔凯西,意图变造89民运史,称霸民运。
——21个学生通缉名单没有张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305570
★专题7:

法国张健 蒙骗伪冒“体育学院学生”及“职业军人家庭、总参将军之子”
■高校学生在89期间的重要作用。▲ 法国张健假冒“北京体院学生”“预科生”▲ 张健早期对媒体自称“19岁的高中生” 、“高中文化水準”、“18岁北京体校学生”、“北京体育运动专科学校”、“17岁天安门广场学生纠察队总指挥”。▲ 北京体育学院运动生物力学专业、真正6.4伤残者美国方政不证明张健是“北京体院学生、预科生”。▲ 其父为民政部统称的北京通州区西集镇老庄户村的“农村籍退役士兵”。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305575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0-02 18:44:3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