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任畹町   ■ 吴祚来 近期掀起一股批海外民运之风 / 匿名指责 其心可诛 2017-09-12 03:06:48  [点击:510]
海外民运,是彼岸不熄的自由火炬 匿名批评指责者,其心可诛,其行可疑。
(9/11/2017 7:15:30 PM )

吴祚来


吴祚来:海外民运,是彼岸不熄的自由火炬
匿名批评指责者,其心可诛,其行可疑。


28年来坚守民运理想者令人尊敬

推特上近期掀起一股批海外民运之风,最重要的一句指责是,海外民运28年来劳而无功。
我们必须承认,民主作为运动,八九年是一次大失败,所谓的改革开放时代的民主力量,在中共八九六四屠城镇压中,受到重创,参与民运的人士付出了血的代价。

一些民运人士流亡海外,以刘晓波为代表的民运人士,出狱后有流亡机会,但却决然地回到大陆,直到生命之火为民主运动而熄灭,魂归大海。而海外,一些当年的民运领袖或中坚力量,因生活等各种原因,或转入具体工作,融入美国生活圈,不再参与民运活动。而那些没有回国,也没有融入美国世俗生活的民运人士,或职业从事民运事业,或工作之余,花大量时间精力仍然致力于民运事业,这些人,是中国的海外民运力量重要组成。

八九以降,他们仍然坚守昔日梦想,为终结中共专制而奔走,而呼喊,而思考,而动议,他们应该令人尊敬的一个群体。

他们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生活中的人,每一个人为民主运动做了什么,只要通过谷歌检索,完全可以了解,许多人28年来为中国民运奉献巨大,最为重要的是,也许他们做的离一些人期待的目标尚有距离,但他们为民主事业付出巨多。

如果他们不从事民运事业,他们在个人利益上,会有更多的收获,当年流亡者多是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的学者、学生,如果在正常的社会中,他们会安享一份优等的工作与收益,但他们为了民运,在义与利的选择中,选择了义行,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看不到前景,也难以有收获的道路,有道是,为众人抱薪于冰雪者,不可让其冻馁于荒野。现在,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在困境中坚守的人们,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怀与温暖,反而受到责难,这些责难者,多是匿名,我们要追问的是,他们是怎样的一群网络上的中文使用者呢?

如果这些民运人士不坚守28年呢?那么,海外民运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搞民运,至于他们不坚守,是他们自己的私事,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天生要为推翻专政或促成人民做主而奉献终生的,也没有法律规定,八九年参与民运者,必须终身事奉民主女神。毕竟他们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与中共做过抗争,他们是令人尊敬的一代人,民主事业需要一代一代人前赴后继,并有无数人与专制不合作不妥协,民主运动才能得以成功,把大陆民运成功完全寄望于海外民主,表面上看是一种过度的期待,实则把自己排除在民主运动之外,自己没有责任,参与民主运动的人要付全责。

民主作为运动是一个过程

民主运动是一个过程,海外民主民运当然也是一种过程。这个过程是追求民主的过程,也是训练民主的过程。

追求民主的人士,并不一定具备民主素质。具体民主素质的人,不一定具备政治道德或社会道德素质,在与专政对抗过程中,民运中坚力量的智慧、道德感、个人魅力、决策力、组织力,还有筹款能力,都直接影响着民运的质量与影响力,但,海外力量像当年孙中山先生那样,可以做到不仅吸收了大量资金,还组织人力与武器进入大陆,在现在的情形下,是不敢想象的。即便是倡导革命,也需要升级换代到二点零时代,一点零版本完全不够用了。
海外民运过程因此是一个重新认识自我、提升自我的过程,还是一个重新组队的过程,当年年少,在大陆当时的生态中参与了民运,到了海外是不是还适合?是不是还有感召力?这个过程中産生分化,也当然产生冲突,一些是理念原因,一些是个性或品格,还有当然是经济方面的原因,这些矛盾冲突在民主自由的生态中,会公开化,也会产生不良的影响,特别是对那些寄予民运厚望的人们(或有道德洁癖的人们),或给予经费支持的人们,以不好的观感,但这些人应该宽容这些现象的发生,毕竟这些海外民运人士一要适合新大陆生活,二要重新审视自己,并在新生态中重新调整自己。近些年我们看到,海外民运通过各种整合,各个“山头”都初步形成自己的特色与力量,而互相之间也多了合作与交流,激烈的矛盾冲突,越来越少。

民主人士,是倾向或主张国家应该民主宪政的人士,而民运人士,则是要通过民主运动,要通过行动,来改变社会政制的人士,这必然要涉及社会组织与人际关联,而在一个成长过程中缺少民主训练的人们来说,民主运动确实需要一定的时间与过程来培养。

怎么开会?我们甚至不懂得如何开好一个符合民主理念的会议,何况浩大的民主运动?我们看到,前不久一次著名的民主联席会议上,就出现了一次“茶杯里的风波”,这样的风波或小冲突,显然是个别人开民主会议的素质出了问题。

怎么形成民运组织,如何换届?组织经费的筹措,经费的管理与监督,这是不是需要训练?怎样与不法政府形成合法的和平冲突?如何保护自己或同道人?如何形成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促成国家转型?

还有,人民、市民如何成为公民或具有公民意识,只有无数人民拥有公民意识了,民主才有真正的基础,没有中产阶级形成的公民社会,民主就是无源之水,民主运动需要经费,需要人力支持,需要更多的人参与维护自己权益的行动,需要道义声援,等等,所以,不仅民主运动人士需要训练,民主人士、公民社会,也需要自我学习、提升,自我训练。

对海外民运的泛指责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不道德

我在推上公开说过,泛指责海外民运者,其心可诛。

为什么?因为这些指责者没有做一点功课,只要通过谷歌检索一下各位重要民主人士的各种努力,都会感佩这些人的不易与实绩,在经费非常匮乏的海外,海外民运能做到现在这个状态,也是可圈可点,可赞可叹。

如果没有这些人坚守,那中国人才可悲呢,是不是?所以,这些力量的存在,对大陆向往民主自由的人们来说,是一份安慰,他们的存在,也是一种精神象征,象征中国民运之火不息。
他们发声音,他们办刊物,他们无数次抗议中共的不义行为,他们参与营救大陆民主人士,他们收集大陆民运过程的的史料,他们通过美国主流社会或国际社会向向中共施压,他们在美国国会讲演,使美国政府意识到中国大陆维权与民主活动的现状,他们还通过筹措资费,向大陆受难者提供救助。

杯水车薪,但体现的是正义与关怀,是人道与希望。

这些作为,批评指责者们有过赞赏或参与么?没有,只要任何一个稍微介入海外民运的人士,只要良心未泯,就不会宽泛地指责海外民运所作所为。

指责者说:你们难道就没有需要反思与改进的吗?

当然有,民运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你可以加入一个你喜欢的领域,也可以联合力量,成立自己的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贡献你的力量与智慧,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反思与改进了,也可以向别人提供经验教训。

如果你不参与民运,你最好指责你纳税养大的公权力,因为他们是你的服务者,不去限制公权力,不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一个你无法认知、不参与不贡奉的领域肆意指责,那你扮演了什么角色呢?是代表公权力来丑化海外民运?所以,匿名批评指责者,其心可诛,其行可疑。

海外民运可以批评吗?可以批评,这是你的言论自由,我只不过是反批评而已,对海外民运批评,应该更多的针对某一个人的观点,某一种行为的缺憾,如果有充分证据,也可以批评指责某一个人在民运过程中,各种不当行为。无限的网络,为批评者提供无限的发言权。我只是想告诉一些人,不当的指责,没有意义。

吴祚来,独立学者
八九六四广场最后一批撤离者,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被免职者(国家核心期刊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茉莉花运动中两次被拘,2012年辞职(中国艺术研究院),同年赴美,通过美国特殊人才政策获得美国长期居留权。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9-12 03:38:0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