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丁子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2017-09-04 21:00:21  [点击:1010]
第八章:美人计落空离间计又出笼
玛塔·哈丽的故事
前节已经介绍了几位双面间谍,而世界上最著名的双面间谍当属被后人称作”谍海女王”的法国红极一时的舞星玛塔·哈丽。玛塔·哈丽的故事是颇有传奇色彩的。
二十世纪初,巴黎大小酒吧和夜总会舞台上有一颗最有耀眼的明星。她兼有荷兰和爪哇人的血统,集东、西方之美于一身,凭借“带有神秘东方气息的婆罗门舞蹈”,令巴黎上层社会的很多达官贵人都拜到在她的石榴裙下。她就是玛塔·哈丽。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个时候为生计发愁的玛塔·哈丽被德国情报机构看中,玛塔·哈丽接受了德国情报机构提供的二万金马克,成为德国间谍克雷默中的一员。
事实证明,德国情报机构果然眼光独到。一九一五年,英军十九型坦克正在秘密研制中。德国方面得知,一份十九型坦克的设计图藏在法军统帅部高级机要官莫尔根将军家的绝密金库中,玛塔·哈丽奉命行动。在一次家庭舞会上,她借机与莫尔根相识,并很快找在莫尔根家中找到了藏在油画后面的金库。但密码是什么?情急之下,哈丽发现墙上的挂钟早已停止走动,指针停在二十一点三十五分十五秒。灵机一动,玛塔·哈丽用213515这个密码,打开了金库。
不久联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十九型坦克攻势,结果被德军炮火成功拦截,联军伤亡惨重。玛塔·哈丽的出色发挥让德国人喜出望外,但德国人也不知道的是,哈丽已经被英国情报部门跟踪,最先发现哈丽与德军“有染”的,是潜伏在巴黎的英国秘密情报人员,由于当时英法两国同属协约国阵营,因此英国方面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捅给巴黎当时负责法国情报工作的乔治·劳德克斯上尉。法国情报机构决定将计就计。劳德克斯上尉当机立断,招募哈丽为双料间谍,以德国间谍的身份为掩护秘密为法国服务。。
哈丽果然没有让劳德克斯失望,在不久之后她便引诱了一名德军上校上钩,并从后者口中偷到了重要情报,随后又将其传递到了法国情报部门的手上。德军在蒙受重大损失后,严肃处置了那名泄密上校,并顺藤摸瓜地怀疑到与其有染的哈丽身上。一九一六年,玛塔·哈丽与法国间谍头目拉杜见了面。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前往中立国西班牙,引诱德国特使卡伦上校。此后,德国方面的情报也通过玛塔·哈丽源源不断地从西班牙传回法国。
作为一名周旋于法德两国间的“双料间谍”,玛塔·哈丽的确曾为法国屡建奇功,但她出卖给德军的情报,的确也让法国军队蒙受无法承受的巨大损失,所以她的死,也许不出人意料。但是,几乎一个世纪过去了,最近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的一本新书却大声疾呼:玛塔·哈丽死得冤枉。
玛塔·哈丽的被捕是因为法国情报部门截获了一封由马德里发往柏林的电报:“通知H21速回待命克雷默将付给其一万五千金法郎的支票。法国情报部门认定H21就是玛塔·哈丽,她极有可能也为德国方面提供了大量情报。一九一七年二月十三号,玛塔·哈丽刚刚抵达法国边境,就以间谍罪被逮捕。
哈丽最终被推上刑场,全因她被捕后的主审法官埃尔·波查顿所赐。但让人不解的是,法官波查顿历来都被认为是一位秉公执法、受人尊敬的大法官,可是面对哈丽辩护律师据理力争提交上来的哈丽曾为法国窃取德军情报的事实却视而不见!
法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考勒斯就是当年判处玛塔·哈丽死刑的主审法官埃尔·波查顿的重外孙,恰恰就是这位心怀良知的历史学家详细查阅了自己家庭档案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外曾祖父皮埃尔·波查顿,在发现外曾祖母“红杏红墙”之后,在日记和私人信件中处处流露出对所有女人的憎恨,这种憎恨之情对于那些“行为放荡的骚娘们”更是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在一张私人便条上,波查顿这样咬牙切齿地写道:“可以想像玛塔·哈丽是如何成功窃取情报的,那些正襟危坐的高级军官们甭管思想如何警惕,在这个女人的强大攻势之下,防线将统统土崩瓦解。”
考勒斯据此推论:“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当年我外曾祖父为何如此判决的真实原因了:玛塔之所以‘有罪’,就是因为身为性感尤物的她追求自由放纵、奢华享受,这便是她‘冒犯’法官波查顿的全部原因。”
而当初将哈丽招进门的法国情报部门首脑劳德克斯上尉,一看哈丽被德国情报部门盯上,已经失去情报价值,为了挽救法国情报机构的名誉,也不惜牺牲哈丽。在哈丽被捕受审期间,劳德克斯上尉刻意夸大这位红舞星在一战初期为德国充当间谍刺探法国情报的罪行,却只字不提一九一七年她反过来向法国提供德军情报的真相。由于一战开始的头三年里,在德军的疯狂进攻下法国军队节节败退连打败仗,法国政府面对国内舆论的巨大压力,处死玛塔·哈丽更好可以转移公众视线。
一九一七年月十月十五日,面对荷枪实弹的行刑队,哈丽穿着心爱的红舞鞋,若无其事地踏上了最后的死亡之旅。在巴黎郊外一块叫做万森的多边形空地,刽子手们瞄准射击。迎着呼啸而来的十一颗子弹,这位四十一岁女人的脸色没有丝毫慌张,相反,她挺直了胸脯,从容地等待死神的降临。枪声响起,一位绝色佳人从此香消玉殒,凄然地倒在血泊之中了……
玛塔·哈里被处死后,她的头颅一直被保存在巴黎阿纳托密博物馆,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后仍保持了她生前的红唇秀发,像活着时一样。二零零零年,玛塔·哈里的头颅不翼而飞,据说是被她的崇拜者盗走了,由此可见玛塔·哈里的不朽魅力依然令其崇拜者心驰神往。
乔东方再次失算
乔东方起初谋划对令完成施用色诱计划时,他的心中其实已经想好了人选,那就是打算派何晓雯出马。以乔东方的亲身体验,何晓雯当然会比许婷婷更加出色的。无论学识和姿色,何晓雯都比许婷婷更胜一筹,她就是像“”谍海女王玛塔·哈丽一样的尤物,就像那位主审法官波查顿咬牙切齿地写的那样:“那些正襟危坐的高级军官们甭管思想如何警惕,在这个女人的强大攻势之下,防线将统统土崩瓦解。”
在何晓雯这个女人身上就具有这种强大攻势,这一点乔东方自己有亲身体验,他确信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抵御得了何晓雯身上具有的强大攻势的。
这是乔东方在谋划使用美人计色诱令完成时的最初想法,但是他得悉国安部输送给他得确切情报美国中情局的美女特工乔治-凯斯莉乃是可以为己所用的双料间谍之后,乔东方就又一改初衷了。因为无论是姿色还是业务素质,由乔治-凯斯莉直接出手搞定令完成显然是更合适的。放着这样一个绝顶高手不直接利用,再拐一个大弯就是画蛇添足了。
其实,间谍也就是一种职业,世界上所有的职业说白了,也无非都是谋生赚钱的手段。世界间谍史上为什么屡屡出现双面甚至三面、四面间谍,这都金钱乃是具有任何人都无法抵御的诱惑收买力的缘故,只有出大价钱,就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收买的。说什么坚定的信念,崇高的信仰,这都是屁话。只有中华老祖宗说的那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才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
而此刻乔东方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金钱了,不仅他背后依仗的流氓政权就财大气粗,是个最不吝啬付出此类脏钱的“主子”,就是他麾下的猎狐团队上次在郭文贵处缴获的那一笔黑金,也足够买动乔治-凯斯莉这位顶尖的中情局美女特工为其效命了。
乔东方胸有成竹,他自信只要他买动乔治-凯斯莉去亲自出手,截获令完成手上掌握的那些机密资料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而且让乔治-凯斯莉去套取令完成手上掌握的那些机密资料还有一个乔东方的猎狐团队不具有的优势,那就是乔治-凯斯莉拥有中情局特工的身份,而且乔治-凯斯莉已经帮过令完成一次了,这是令完成不会提防的。况且即使让令完成察觉到那些机密资料失窃,也会以为是美国中情局搞得,因为令完成是绝对想不到乔治-凯斯会是个双面间谍的。
乔东方把一切都精心谋划好了,便付诸于行动了。
二零一五年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下午,乔治-凯斯莉收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处一位有交情的中国朋友打给她的电话,说是她的一位中国朋友捎来一份贵重礼物给她,约乔治-凯斯莉到洛杉矶的好莱坞影城附近的北京缘中餐厅见面。届时来自国内的朋友会亲手将贵重礼物交给她。
乔治-凯斯莉收到这个电话之后,当时心里还有一分,窃喜,因为她知道这是又有一笔意外之财向她招手了。
乔治-凯斯莉有着典型的西方人的思维,她和慷慨的中国朋友交往,从来都是明码实价进行交易的。用中国话说也就是“一把一利索”,从来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乔治-凯斯莉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而且选择有度。事关高端技术,军事机密的情报她是绝不会和中国人做交易的。所以这多年间,她虽然也曾多次向中国国安局出卖过他们感兴趣的一般级别的机密情报,却没有露出一点破绽。因为乔治-凯斯莉也为美国中情局建功昭著,所以美国中情局至今也没有发现乔治-凯斯莉出卖情报的蛛丝马迹。
美国中情局特工,其实薪酬都不是很高的,他们的收入在美国只能算是中产阶层,乔治-凯斯莉要想过上上流社会的奢华生活,除了捞外快之外,别无它途,这也是乔治-凯斯莉之所以沦落为双面间谍的原因之一。
当日下午四点一刻,乔治-凯斯莉如约来到好莱坞影城附近的北京缘中餐厅,在一间装修豪华的套间里,乔治-凯斯莉见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处那位有交情的中国朋友,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那位中国朋友身边还坐着一位五十岁岁左右的肩上佩戴一颗闪亮金星的中国将军。乔治-凯斯莉以往和中国朋友做交易,对方向来都是要掩饰自己身份的,特别是有军方背景的人,而今天这位主角却一身戎装来和她交易,这显然不合常理。乔治-凯斯莉从乔东方犀利的目光上判断,这一定不是为寻常的买家,她心里也就多了一分警惕。乔东方见到乔治-凯斯莉姗姗而来,绝对是惊艳四射,荣光照人,就更自信自己没有选错人了。他笑呵呵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首饰盒,笑呵呵地说道:“这是某某部长委托我给您从中国捎来的礼物,请您笑纳。”
乔东方说着就亲手把那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了。乔治-凯斯莉的眼睛一亮,首饰盒里是一枚昂贵的卡地亚钻戒。
“卡地亚”这个被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誉为“皇帝的珠宝商,珠宝商的皇帝”的著名品牌,在创立至今的这一百五十余年中,创作了许许多多光彩夺目的美妙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是珠宝腕表创作的精品,而且在艺术上也具有很高的价值,值得欣赏玩味,往往还因曾归属名人,而被蒙上一层层传奇色彩。从印度王子订制的巨大项链,到曾与温莎公爵夫人行影相随的虎形眼镜,以及大文人科克托充满象征符号的法兰西学院佩剑,卡地亚讲述着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
此类顶级饰品,乃是戴安娜王妃级别的女人才有资格佩戴的,这位买家送这样昂贵的礼物给乔治-凯斯莉,乔治-凯斯莉不得不掂量一下”“物有所值”这个词汇了,她耽恐这位买家所求的会超出她一向恪守的底线,所以她也不敢轻易地就笑纳了。
这枚卡地亚钻戒和戴安娜王妃曾饰戴的那枚几乎毫无二致,其实却是件地地道道的赝品,虽然也是用百分百的铂金打造底架,上面镶嵌的几十颗钻石也绝对都是顶级钻石,但这枚卡地亚钻戒却不是法国老牌珠宝商卡地亚公司打造的。而是郑裕彤博士麾下的周大福珠宝行里的高超首饰师精心仿制的。郭文贵的俗眼当然不识真伪,所以他就当成宝物珍藏起来,也由此成了猎狐团队的战利品。
在乔治-凯斯莉尚在犹豫之时,乔东方使了个眼色,那位与乔治-凯斯莉有点交情的中国朋友就起身走出了包间,乔东方这时才和乔治-凯斯莉开门见山了。
乔东方又把放在身边的一只密码箱提起放在桌面上,他打开密码箱,眼前展现出的是一叠叠花花绿绿的美金现钞。
乔东方面带微笑说道:“这是整整一百万美金现钞,我知道乔治-凯斯莉是个爽快人,所以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拜求乔治-凯斯莉女士的事情,对您说来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不会勉为其难的。您如果愿意合作,这些就是您应得的报酬。”乔东方接着就把他想要得到什么也说出来了。在乔东方叙述要乔治-凯斯莉为其效劳的具体事项时,乔治-凯斯莉一言未发,只是在静静地听,她即未质疑也未打断乔东方的话语,当然乔东方是不需明确地说出色诱这样粗俗的词汇了,因为对于乔治-凯斯莉这样的高手说来,用什么样手段去得到乔东方想要的东西是不需乔东方少将具体指导的。
在乔东方道明自己的所求之后,乔治-凯斯莉干练地一伸手,就把桌子上打开的密码箱给合上了。
然后优雅地用汉语说道:“可以成交,不过我不习惯使用现钞,也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无功不受禄,这笔款项您可以使用叶文丽这个名字先存到香港的渣打银行,我拿到了您想要的东西,再领取这笔酬劳,这是最公平的。”
乔东方喜出望外,他完全没有想到,乔治-凯斯莉竟然如此爽快。
乔东方还想挽留乔治-凯斯莉一道用餐,但是乔治-凯斯莉婉拒了,她走时虽然没有带走那只密码箱,却把那枚卡地亚赝品钻戒带走了,这也算是成交的定金吧。
乔东方自以为他这次谋划的是天衣无缝,他就等着乔治-凯斯莉大功告成了。但他没有想到,这次他是真的失算了。天下当然也有不吃嘴边活鱼的聪明馋猫,令完成不是郭文贵,这也不是令完成对美女有天然的免疫力。而是令完成对乔治-凯斯莉是中情局特工的身份有着太深的恐惧了。他手里掌握的这些机密资料,这就是他令狐家族的保命符啊!他怎么肯让个中情局的美女特工轻易就套了去。况且有王立军的前车之鉴,他要是把这些机密让乔治-凯斯莉套了去,他令完成不就成了第二个王立军了么?
相信乔治-凯斯莉为了那一百万美金,也一定是施用多种手段了的,但最后都没有成功,乔治-凯斯莉也言而有信,最后也没有接受那笔丰厚酬劳。但是对那枚卡地亚赝品钻戒却爱不释手,也没有再给乔东方退还回来。当然乔东方不会介意的,反正这一切都是从那个该死的郭文贵处缴获来的黑金,乔东方是有绝对处置权的。这就像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打黑缴获的那一千多亿不义之财一样的,谁见到重庆打黑缴获的那一千多亿上缴国库了?这是连习近平和王岐山也不会追究的,证明就是对薄熙来和王立军审判时对此只字未提,这是连中国最普通的老百姓“都懂的”。
然而乔治-凯斯莉也真是很讲原则,她虽然没有让乔东方如愿,也不愿白白接受那昂贵的礼物,他向乔东方透露了令完成已经打算和郭文贵相互交换资料并已经联系过多次了这一情报。乔东方闻此讯息,大惊失色,感觉到这绝不是个好兆头了。
美人计落空离间计又出笼
乔东方从乔治-凯斯莉提供的情报里探悉到令完成和郭文贵企图联手的消息,心头像被压上了一块巨石,他心想,要是令完成和郭文贵真联起手来,这麻烦可就大了。他必须想办法阻止此事,否则他是无法交差的,一旦郭文贵把令完成手里掌握的机密资料再拿到手,这个郭疯子的手里就不止是一枚核弹了,倘若他再嚣张地用令完成手里掌握的机密资料去写要挟信给最高当局,习近平和王岐山怪罪下来,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乔东方赶紧部属手下,对令完成和郑杰的行踪实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一分一秒也不能脱离猎狐团队的视野。
郭文贵四月二十八日赶到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球馆,来观看快船和马刺的季后赛的天王山之战球赛,他还没有和令完成和郑杰见到面,就被蹲守在斯台普斯中心球馆的猎狐团队队员发现了。队员立即用对讲机向已经进入斯台普斯中心球馆里乔东方汇报:“硕鼠出现在在斯台普斯中心球馆入口”
乔东方获悉此消息,心中一凛,想不到郭文贵这么快就来了,他如果与令完成和郑杰接上了头,相互交换了机密资料,这可就坏了大事了。一定要阻止他们接上头,不能让他们见面,否则事态就不好控制了。
乔东方迅即指示蹲守在斯台普斯中心球馆的猎狐团队队员,“想办法迟滞郭文贵入场,我马上就出来。”
乔东方此时已经顾不得继续监控已经进入到球馆里的令完成和郑杰了。他马上从球馆里出来,去迎候郭文贵这只老狐狸了。郭文贵在电话里对令完成说他也爱看球赛,并且已经买好了球票,这是托词,他当然没有买到球票,这场天王山之战的球票当然紧俏,虽然此刻场内并没有开打,但门票早已经卖没了。郭文贵再想入场看球,他只有从汇集在入口处的黄牛手里高价购买球票了。郭文贵当然是不在乎高价卖黄牛手里的球票的,但就是因为这样一耽搁,就给乔东方创造出机会了。
此时的郭文贵已经从黄牛手里高价购买到三张球票,准备携两名保镖入场去和令完成和郑杰见面了。但此时乔东方已经赶过来了。
乔东方观察到郭文贵身边只有两名保镖,但乔东方通过这两个人眼神就知道,这俩人可不像郭文贵以前的保镖那样容易对付,他们一定是美国中情局的特工,贸然动手绑架郭文贵们显然没有胜算,现在只能用恫吓的手段把这个老狐狸给吓回去。这样就阻止他和令完成和郑杰见面了,至于今后怎样离间这两个人联手,就可以从长计议了。
郭文贵和两名保镖已经排在入场的长长队列里,乔东方摆手把宗汉臣叫了过来,附在宗汉臣耳畔交代了几句,然后他自己就大步流星地直奔郭文贵而去,在离郭文贵还有二十几米远的地方,乔东方就高声唤道:“哎!那不是老郭么?怎么你也有这种爱好?也来看球了。”
乔东方这一声唤几乎把郭文贵的魂都唤出窍了,他定神一看,乔东方正大步流星地朝他奔来。
郭文贵嘴里敷衍一声道:“我不是来看球的,我还有事先走了。”郭文贵马上对身边的说:“快撤,有中国特工!”两名保镖瞬即保护着郭文贵撤离了,这时郭文贵的腿都有点发软了,他被两名保镖挟持着疾步回到自己的车上,一名保镖迅即发动车辆,驾车迅速驶离了斯台普斯中心球馆
此刻斯台普斯中心球馆里快船和马刺的天王山之战也正好开打了,后来是客场作战的马刺队赢得了这场比赛。而惊魂未定的郭文贵再也没有看球赛的兴致了,他在中情局的两名特工的保护之下连夜就驱车赶回奥古斯塔小镇的难民营,他再也不敢轻易地就走出难民营半步了。
令完成和郑杰则当然还在斯台普斯中心球馆里兴致勃勃地看球赛。令完成对郭文贵爽约也没有太介意,因为他本来就没想这么快就和这只老狐狸见面的。
乔东方吓走了郭文贵,又返回斯台普斯中心球馆里去观察令完成和郑杰的动静,见他们一心关注地看比赛,也就知道了令完成没有通过其他联络途径与郭文贵联络,他对郭文贵已经不来和他见面可能还不知情。令完成和郑杰的行踪已在猎狐团队的掌握之中,因为安装在令完成那辆福特轿车的定位系统随时可以把令完成开车去哪里传送到基地的监视屏幕上的,即使他们有再次接头地点,乔东方也不怕,所以乔东方几个人也一直把那场激烈的天王山之战看完,才返回驻地。
回到驻地之后,乔东方立即把两位副手召来,他们一起来仔细分析郭文贵为什么敢于冒着暴露的危险来洛杉矶面见令完成,他这样迫不及待冒险来这说明什么?
经过一番研究分析,三人一致认为郭文贵一定是有和令完成联络渠道的,他们是通过电话,或者是有了其他联系渠道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令完成和郑杰去看球,郭文贵就不顾危险也赶来了。郭文贵现在一定是非常迫切与令完成结成同盟,以求联手令完成共同来和高层谈判。这样他就更有筹码了。而令完成和郭文贵的联系渠道也一定是由郑杰给疏通的。看来王岐山书记故意抛出来的香饵已经够钓住两条大鱼了。郑杰这个人物也不可小觑,好在这个香饵没有离钩,但是阻止令完成和郭文贵联手依然是迫在眉睫的大事,但是怎么才能有效地离间这两人呢?
乔东方立即通过卫星电话把情况向远在北京的王岐山做了汇报。王岐山思考一番后后,给乔东方下达了指令。
王岐山在电话里用严峻的口吻说:“不惜采取一切手段,一定不能让两个人结成同盟,此次事件越少人知道越好,影响也越小。”王岐山要求乔东的猎狐团队尽快地搞定此事,因为时间长了会更加不利,不管乔东方用什么手段一定不能让令完成手里掌握的秘密资料再让郭文贵得到。王岐山并且向乔东方透露,令完成已经有向最高当局投诚的意向,对令完成和郭文贵要区别对待,对令完成可以采取一些怀柔措施。
乔东方感到有压力了,郭文贵和令完成两人没有结成同盟,乔东方就有机会各个击破。一旦两人互相交了底牌,联手来抗拒最高当局,那样局面可能就变得更不好收拾了,但是怎么才能有效地离间这两人呢?就在乔东方冥思苦索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之时,刑侦专家王林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刑侦专家王林来自北京公安局曾参与二零一二年三月发生的那起神秘“法拉利车祸”案件。那起神秘“法拉利车祸”案件的背后主使人究竟是何人?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确凿的证据,但是王林知道郭文贵乃是一个重大嫌疑者,因为令谷当时就是郭文贵的盘古大观饮酒狂欢之后,在返回中关村寓所的中途发生了那起神秘的“法拉利车祸”的。
案件并没有获得确凿的证据这无妨,只要栽赃到郭文贵头上就行了。倘若令完成认定这起神秘的车祸的背后主使人就是郭文贵,他还能和谋杀自己亲侄子的凶手合作么?
刑侦专家王林把自己想到妙策和盘托出,刘晓然拍手赞成,他连声称赞道:“高棋,绝对是一招高棋!这甚至可以一石二鸟,让他俩势同水火,我们就可以各个击破了。”
乔东方在心里也认同了这个妙策,他盯着王林的脸问:“你觉得能把证据材料搞得让令完成确信么?”
王林说:“这一点都不难的,可以让北京公安局把有关指向郭文贵的那些证据材料传真过来的,不确凿可以砸实了么,我们是官方权威说法,说是他就是他!还怕令完成不信么?只是通过什么渠道透露给令完成要巧妙点,最好不让他觉察道使我们故意泄露给他的。”
猎狐团队的三位首脑人物又聚在一起开始筹划些具体细节了。
郑杰收到来一封自国内的神秘邮件
郑杰是通过偷渡的方式来到美国的,他没有合法的身份当然不能和令完成住在一起。其实令氏家族此时还有一个成员也成功地来到美国,这个成员就是令完成的侄子令狐剑,网络上盛传令狐剑是和令完成一道由新加坡去美国的,这是不准确的。其实令狐剑也是北京高层有意放出国门的。北京高层放令狐剑出来,其实是为劝说令完成不要一意孤行,与当局对抗的。令完成也确实是在通过令狐剑与北京高层联络在讨价还价,王岐山之所以能向乔东方透露,令完成已经有向最高当局投诚的意向的原因就在于此。令狐剑是由上海的浦东机场出关,转道香港,然而飞赴美国洛杉矶的。
令氏家族在洛杉矶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有一处房产,这是一所有封闭院落的别墅。令狐剑来美国之后就一直住在这套别墅里,这套房产还是在二零零八年以令狐剑的母亲孙淑敏的名义购买的,现在产权人依然是孙淑敏。令完成在刚来美国时也是住在那里,后来为了更隐蔽藏身,才在乔治-凯斯莉的建议下迁到圣地亚哥住所的。因为同属加州,从圣地亚哥到洛杉矶的距离是一百七十多公里,开车走五号高速路往直行要二个小时车程。
因为郑杰没有合法身份,令完成只能安排郑杰到洛杉矶和令狐剑同住。令完成叫令狐剑照顾好郑杰的生活,并嘱告郑杰没事不要出门,以免被美国警察查到。
郑杰是个不甘寂寞之人,他呆在蒙特利公园市这栋僻静的别墅里百无聊赖,每天只是在网上玩玩游戏,或斗地主下象棋,有时也和或国内的几位熟悉的朋友在网络上聊聊天。但是令完成告诫过他,不要和是国内多联系,千万不要和国内的朋友视频和语音聊天,因为LP地址会被锁定的。所以郑杰和国内朋友在网络上聊天也只好使用化名。还在令完成几乎每天都会来,但令完成不会在蒙特利公园市这栋僻静的别墅里过夜,令完成对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一向都是非常谨慎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的上午,郑杰在和国内的一位密友友聊天时,那位朋友给他打下了这样一行字:“你在异乡交友一定要慎重,特别要提防老狐狸。”虽然郑杰的国内密友没有点出老狐狸的名字,但郑杰的心里知道老狐狸指的是谁。
郑杰也随手打出这样一行字:“我知道的,我知道这个人的人品,不会和这种人往来的。”
那位国内密友又打出了:“我知道一个惊人的秘密,都不敢对你说,这是市局的一个最好的朋友透露给我的。”
郑杰又问;“怎么不能说?”
那位国内密友说:”我发给你一个邮件,你看看内容就知道了,记住这个邮件你看完就删掉,千万不能让别人看。一旦泄露出去,我的哥们可能会受处分的,”
郑杰当时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几秒钟不过,那个邮件就发过来,这是一个经过压缩的电子邮件。郑杰经过解压才能看得清邮件的内容。待郑杰完全打开了这份邮件后,他的眼睛瞪大了。
这份邮件的内容就是“三一八法拉利车祸肇事案”结论报告。里边附有详实的证据资料。既有肇事的照片、勘察记录和目击者证言证词。也有幸存者杨吉的询问笔录,以及盘古大观酒店服务员的询问笔录。令谷死亡的当晚就是从郭文贵麾下七星级的盘古大观酒店酗酒狂欢后开车出来的上述这些证言证词都指向盘古大观老板郭文贵有重大涉案嫌疑,这让郑杰感到格外震惊,他是答应了国内密友不将此内容外泄的,可是这让人震惊的消息怎么能不告诉他的好哥们令完成呢?
郑杰心想,怪不得郭文贵这只老狐狸假惺惺地要与令完成联手呢,看来他帮我逃出中国都是别有用心的,他就是借此想讨好我的好大哥令完成,以取得大哥的好感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我的好大哥令完成至今还蒙在鼓里,还有意图与他联手。幸好有国内朋友及时发来了这封邮件,要不然就真要酿成大错了。
郑杰立即给令完成打去电话 ,让他赶快来洛杉矶,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他。令完成接到郑杰的电话后 立即就开车赶过来了。令完成目不转睛地浏览完这个邮件的所有内容,心里的愤怒之火就不可压抑了,他用拳头敲了一下桌子,暴怒地吼了一声:“这个狡猾老狐狸,一定不得好死,我和你势不两立!
中共最顶级的特工所做的栽赃材料当然是无懈可击的,此刻令完成完成全相信了“三一八法拉利车祸肇事案”的背后黑手就是郭文贵无疑,他令完成怎么又会和一个杀害谋自己亲侄子的嫌疑犯谈什么联手合作呢?因为不是郭文贵设套让他的侄子令谷遭遇那场神秘车祸身亡,他的哥哥令计划也就不会失势,兴许今天依然在中国政坛上呼风唤雨呢,他令氏家族也就不会有今天坐牢的坐牢,逃亡的逃亡的凄惨下场了。那起神秘车祸就是他令氏家族的滑铁卢,此刻令完成在心里已经对郭文贵恨之入骨了。
而此刻郭文贵却不知道乔东方施用的离间计已经奏效了
他还耐心等待着令完成能和他交换彼此手中的砝码,还想能有意外机密资料到手,那时他就又可以和习近平与王岐山叫板,也许习近平和王岐山就会无奈的妥协,这样他国内的资产就能解冻,他也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在美国做他的超级富豪了。
郭文贵逃回奥古斯塔小镇已经整整一个三星期了,期间他也和令完成通过几次电话,约令完成来奥古斯塔小镇与他会面,但是令完成推脱说,他很不方便也没时间,还抱怨郭文贵言而无信,说那天在洛杉矶等他一直到很晚,也不见他的踪影,只好悻悻而归。
郭文贵当然也不能把他受到中国特工追杀的危急情势明白地告诉令完成,他怕吓着令完成,因为谁会引火烧身呢,令完成如果知道了郭文贵遭到中国特工追杀,是断然不会与郭文贵合作的,这是常识,所以郭文贵只好编造些理由搪塞令完成,他解释说:“我那天确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才耽误了去和你见面,请你见谅,我现在确实也很忙,正在和几个美国投资人谈合作的事宜,你最好能来我这里,我将我美国的几个合作伙伴也引荐给你。”
郭文贵以为这样就可能把令完成诳来,因为他此刻也确实是不敢走出奥古斯塔小镇的难民营了,有了上一次,难民营的长官也不敢轻易就让他外出了。
可令完成也不好诳骗,他漫不经心地回答说:“等几天再说吧,你有你的事,我也有我的事,等都清闲了再说吧!”
郭文贵又耐心地等待了三天,后来他给连令完成打电话,令完成都懒得接郭文贵的电话了,每次郭文贵打去电话询问时都是郑杰来接的电话,并以各种理由来搪塞见面。郭文贵终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错误,他还以为这都是郑杰在从中作梗呢,他没有想到的是乔东方用离间计使他和令完成合作联手的计划流产了。
郭文贵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他救命的砝码,他还在争取最后的机会。还在想着用金钱把郑杰收买。在一次次收买不成后,郭文贵竟然又露出了獠牙,他在电话里威胁郑杰说,假如令完成在不和他结盟,他就向美国移民局举报郑杰是偷渡来美国,令完成终于看清了郭文贵丑恶的嘴脸,他当然不会吃郭文贵这一套,令完成也直接告诉郭文贵,假如郭文贵不仁他就不义。他会通过媒体直接披露郭文贵在美国的藏身地址,也会通过特殊渠道向北京当局泄露他郭文贵在收集习近平和王岐山黑材料。郭文贵当然并不怕令完成向北京当局泄露他收集黑材料的事情,因为这已经是北京当局明了的事了。
但郭文贵最害怕的是他的地址被令完成泄露了,中国特工可是无所不能的。倘若中国特工追到奥古斯特来,他的生命就堪忧了。郭文贵当然是非常怕死的,因为他人死了,还有大笔的钱没有花完,这就是天大的悲哀了。
郭文贵也不敢和令完成与郑杰彻底翻脸,无奈之下他也只好蛰居在在奥古斯特的难民营里静候说事态的发展,但他期望的能和令完成结盟却变得遥遥无期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