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丁子   《谁谋杀了令谷》 2017-09-01 00:09:24  [点击:1104]
这也是桂民海老板约我写的一本书,2015年2月出版国际书号978-1-941816-23-3 现在贴在此,供读者欣赏

《谁谋杀了令谷》


引题:扑朔迷离的“法拉利车祸”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凌晨四点十分,北京海淀区西四环路保福寺桥东辅道,发生一宗神秘车祸。一辆价值五百六十万元的黑色法拉利跑车失控猛撞桥墩,车身断成两截。当时车上共有三人,除驾驶车辆的男司机当场死亡外,还有两位女乘客伤势严重,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很快各大网站都有了这则车祸的报导,还发表了车祸现场照片,并都说车祸原因是车开得太快,又碰到下雪路滑,驾驶员操作失当,才导致了车毁人亡……
但不久后,各大网站关于这则“法拉利车祸”的报导,和车祸现场照片又都纷纷撤下,这是因为肇事者和两位女乘客的身份敏感,大陆的各大网站都接到了当局的禁令,而对这起“法拉利车祸”禁声了。
原来,这起车祸的肇事者的身份果然不凡,肇事死亡的男司机乃是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的爱子令谷,而受伤的两位女乘客的身份也不俗,她们一个是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女儿名叫扎西卓玛,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另一位藏族姑娘亦来自青海藏区,是一位享有声誉的活佛之女,毕业于政法大学,名叫杨吉。这两位身受重伤的女子都是年轻美貌的藏族姑娘。
事发后,车上三人都一起被送往医院。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女儿扎西卓玛算幸运,伤及腹部,肚破肠流,杨吉伤得比较严重,腿断成三截,手臂折断,半身被火烧焦,头发都烧光了,生命一度垂危。她昏迷了两个星期,但经过悉心抢救,性命总算是保下来了但,除了失去两腿,腰以下是彻底瘫痪了。据说,当杨吉醒来后,听到法拉利驾驶者不幸去世的消息,却冷漠而愤愤地说:“随他去,不关我事!”
到了二零一二年八月,杨吉逐渐恢复。在北京接受理疗期间,她开始感到寂寞,就给朋友们发短信,聊到车祸的事。一个月后,杨吉感到不舒服,医生给她打了一针,杨吉昏睡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医院宣布她突然死亡,家属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本来,家人已打算过了冬天就送杨吉回青海西宁疗伤,如今一切成空……
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在北京保福寺附近发生在的这起神秘的“法拉利车祸”事件,国内的媒体虽然在当局的禁令下,都禁声不再报道了。但海外的媒体却热度不减,依然连番热炒,一时间演绎出了无数个版本。其间一个最劲爆人们眼球的就是“嘿咻”版,
“嘿咻”版演绎出来的车祸情节的依据是,据说在那次神秘的车祸现场上,有目击者披露,。那位当场死亡的二十三岁的男司机和两位女乘客都没有穿衣服,三个人完全赤身裸体,于是,一幕劲爆人们眼球的镜头被演绎出来了,当时令谷是光着身子在开车,一名全裸的藏族女生就坐在他的腿上与其“嘿咻”;另外一女生坐在后面,半身赤裸,等待接力……后来法拉利在高速转向时,坐在中间的女郎因离心力关系,在强大的惯性下,身子自然偏向左边而压住了司机位上的男子,致使该男子无法操作,因而酿成了惨祸……
北京城里许多纨绔子弟虽然也经常开着法拉利招摇过市,但还不至于猖狂糜烂到在飞驰的车上玩一拖二的地步。可“嘿咻”版演绎出来的令公子令谷玩得可就太离谱了。他平时在床上乱搞名模、校花、演员、舞星二P、三P……都嫌不过瘾了,还要一边手掌方向盘飙车,一边胯下夹着女人玉体“嘿咻”才够刺激!在生死时速之间如醉如痴,玩的就是这种心跳,此是何等的荒淫、空虚、无聊!令公子超乎想象的猖狂、荒淫、糜烂,真是骇人听闻啊!
然而,这个“嘿咻”版演绎出来的故事情节几乎是连最简单的常识也不顾及了,他根本就不考虑一下出车祸的法拉利F430跑车的车体空间,甚至连这个型号的跑车究竟有没有后排座都不清楚,可见这个“嘿咻”版就是一伙无聊之人杜撰出来的,这和真实的版本一定是大相径庭的,
除了“嘿咻”版之外,还有另一种更为详实的“谋杀”版也说得令人触目惊心。
“谋杀”版演绎这场车祸的依据,依然是车祸现场上三个人完全赤裸,但“谋杀”版的剧情显然更丰富了。“谋杀”版的剧情是“中共元老陈毅元帅的公子陈昊苏的儿子陈小虎和令计划的儿子令谷,两人都是北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毒,无所不为。但陈小虎和令谷不同的是,陈小虎还有一个特殊的秘密身份,他是隶属于国安局的特工,而他的上线就是国安局的高级特工孔涛。而孔涛不仅是“政法王”周永康的心腹,而且是周永康的干儿子,和周永康的公子周斌是“铁哥们”。正是周滨奉老爸周永康之命,与孔涛俩人策划实施了这起人为的车祸的。
而陈小虎和令谷之间也有矛盾,二人发生矛盾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一个女人,就是那天晚上法拉利跑车上的藏族美女杨吉。陈小虎和杨吉发生一夜情之后,神魂颠倒,意乱情迷,很想长期包养她。没想到杨吉根本看不上他,只是拿他做征服其他男人工具,以便打败情敌,俘获真正的猎物令谷,临走时还甩给他六百美金作为补偿。
孔涛指使陈小虎跟踪令谷,并趁令谷带两个女学生在“三里河酒吧”寻欢作乐时,又派人在令谷的跑车剎车系统上作了手脚,而在保福寺桥东辅道令谷之所以要急打方向盘左转,也是有特殊情况的,那是尾随其后的陈小虎突然加速抢道,一脚油门就窜到法拉利跑车前面,令谷见此情形慌忙打舵,结果车祸果然就这样神秘地发生了……”
“谋杀”版的另一个依据是,车祸发生后,身为中办主任的令计划心知肚明,这绝不是一场意外车祸,这一定是他的政敌的蓄意谋杀,后来他情急之下,调动中央警卫部队去封锁现场,意图抢走儿子的尸体,以至于出现了后来令计划带中央警卫部队去包围北京市公安局索要儿子尸体等等一系列出格之举……
“谋杀版”将令计划调动中央警卫局部队去封锁车祸现场,解读为令计划是为了掩盖儿子淫乱的真相,才采取的破格举动。他带兵围住北京市公安局和周永康两人又秘密谈判,最后两人达成了秘密交易,周永康力挺令计划入常,而令计划则说要去说服胡锦涛,把周永康和当时发生的薄熙来事件切割开来,调查到薄熙来为止,不再去追究周永康及其家族的贪腐事实。
当时,周永康是当任的政法委书记,他当然可以一手遮天,编造假象来蒙蔽视听。至于“谋杀”版中演绎出来的令计划和周永康俩人在公安局大楼内密议善后的事,据说是靠谱的。
虽然参与“三一八车祸”事故现场调查的交通干警也披露了,在勘验事故现场时,并没有发现什么裸体美女,但令计划和周永康俩人在公安局大楼里交涉和密议却确有此事。
最后由现已经落马的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从中石油账号上把几千万元资金转到车祸伤者家属指定的账号上这件事,经查核,这也的确是事实。至于两人在公安局大楼交涉和密议中,究竟有没有许诺协助令计划入常和令计划答应说服胡锦涛不再去追究周家贪腐事实的内容。就无据可考了。
而无论是“嘿咻”版还是“谋杀”版。其中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都认定了这起神秘的“法拉利车祸”事件,并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而是一起精心策划的阴谋,乃是波诡云谲的中国政坛上,敌对的政治势力集团之间争权夺利殊死决斗时使用出来的一记掏心拳。而始作俑者也恰恰就是令谷的老爸令计划,正是他把自己的爱子也当做了与政敌博弈棋局上的一枚棋子,才导致爱子惨遭横祸的……
而所有的这一切,则都是周永康及其党羽们一手策划的。至于周永康后来与令计划谈判密议,这依然是他为掩盖这起车祸是人为事故,所作出的遮掩真相之举。也是因为造成令谷死亡的后果,是出乎于他意料之外的,而安抚住令计划不去彻查,才不会暴露他就是这起车祸的指使者。周永康此时和令计划谈判交易,开出的一切条件都是为了此目的。
也许是支持令计划“入常”的这块“蛋糕”太诱人了,令计划忍受丧子之痛而接受了原本是政敌的周永康开出的条件。而以后他若无其事地出席会议,谈笑风生,这些行为和举动,都刻意地被媒体放大化了。这其实就是被周永康为掩盖事故的真相而编造出来故事,车上的三个人无论是死者还是伤者都衣冠整齐,没有一个是赤身裸体的。说令谷在飙车时与两个美女在淫乱“嘿咻”,这不是事实!这乃是周永康一伙掩盖车祸真相故意编造出来的假象。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李洁明曾在一本回忆录中写过这样的一段话:“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会有你的版本,我的版本和事实真相的版本这三种版本。”
那么究竟是“嘿咻”版抑或是“谋杀”版,才是贴近事实真相的版本呢?还是两个版本都是“你的版本”,与事实的真相相差得何止是“十万八千里”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新华社公布了中共统战部长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遭组织调查的消息后,当年的那起神秘的“法拉利车祸”事件又爆出来一个新的版本,这个版本可以叫做“尝鲜”版本。这个版本演绎出来的情节是:“令谷其实当时开车只是去接两名少数民族的美女同学,因为“领导想尝鲜”,结果不幸酿成致命车祸。
这个“领导想尝鲜”版本最早来源于海外多维网站。这个版本杜撰的情节是:“二零一二年初,河南商人郭文贵为巴结令计划,便为令计划之子令谷订购一辆双座法拉利F430跑车(也就是后来出事的那辆车)。
在北京大学,有一班纨绔子弟们成立了一家“超级豪车俱乐部”,据说,令计划之子令谷、薄熙来之子薄瓜瓜、郭文贵之子郭鹏程都是这个俱乐部成员。在令谷出车祸前一天下午,“超级豪车俱乐部”会员们聚会。会后,令谷与同郭文贵之子郭鹏程分别从饭店开车前往郭文贵的大本营“盘古大观”七星级酒店,去唱卡拉OK。
但当天令谷死得有点冤。某大佬想“尝鲜”,汉族女孩已不新鲜,郭文贵便打电话给北京民族大学某副校长,让他安排两位少数民族校花前来陪伴领导。 正好令谷和郭文贵之子一起进了“盘古大观”,郭文贵说:“你们顺便帮忙去接几个人。”两人就去帮忙接人。
实际是两个年轻人接了四个美女返回“盘古大观”。没有想到,在前往“盘古大观”的路上,令谷驾驶的法拉利车在北京北四环保福寺桥附近撞栏解体,令谷当场死亡。重伤的两名女子皆为二十五岁、藏族,非是在校生,其中扎西卓玛为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女儿,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另一位杨吉,为享有名声的活佛女儿,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后者烧伤重,曾被救活,但在同年七月去世。
令人奇怪的是,令计划居然比北京市公安局领导还要早就得知此事。原来,国家安全部某位副部长正在酒店等待藏族美女尝鲜,听到车祸报告后,觉得事态严重,立即向令计划亲自汇报,建议立即封锁现场。
这位副部长仍然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说有人要谋杀令公子。令计划听到事态如此严重,这才出此下策,动用中央警卫局的武装力量前往封锁现场。于是一场普通车祸经过那位副部长的杜撰,升高成政治危机…… ”
这版新款的“领导想尝鲜”版本,虽然罗织了几乎完整的情节,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还罗列出了这起车祸的另一位参与者河南商人郭文贵的儿子。而且还有一个确切地址“盘古大观”。
盘古大观”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辰桥附近,紧临“鸟巢”、“水立方”西侧,整体项目由写字楼、国际公寓、七星酒店和商业龙廊组成。也确实是高官们时常去“潇洒”的地界。但问题是堂堂的令公子怎么就能甘心去当一个小小的国安部副部长的“车夫”呢?而且车祸发生后,那个河南商人郭文贵的儿子又到那里去了?他那辆车拉的那另两位美女又姓氏名谁?为什么在调查车祸时都神秘地“隐身”了?
况且,如“领导想尝鲜”版本罗织的情节,那令公子遭遇车祸就“纯属意外”了。一起“纯属意外”的车祸,那位只是想“尝鲜”的副部长,又有什么理由和目的去杜撰“有人要谋杀令公子”这样的谎言呢?难道他真的是想把这件事搞成一桩“惊天大案”?他就不怕令主任在彻查这一桩“有人要谋杀令公子”的惊天大案的同时,会“拔起萝卜带起泥”,让自己要“尝鲜”这桩丑事也爆了光么?很显然,这版新款的“领导想尝鲜”版本,根本就不符合逻辑,这就是有人胡乱杜撰出来的。
其实,一场并不复杂的车祸,而且还有两位伤者存活,要调查了解发生这起车祸的真相,根本就不难,没有及其复杂的背景和无法透明的原因,官方根本就不会刻意地去隐瞒。倘若真的去隐瞒了,这恰恰就说明了,这绝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这其间一定就有“不可告人”的隐秘。那么,官方刻意地掩盖“法拉利车祸事件”的真相,这“不可告人”的隐秘究竟又是什么呢?
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一起“神秘车祸”,正是由于官方刻意地掩盖事件的真相,致使该事件的内幕至今还罩在云里雾里。这一神秘的车祸也就成了一团解不开的不解之谜。而随着这一神秘的车祸的肇事者也是受害者令谷的老爸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已被中纪委调查的消息公布后,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一起神秘车祸,才终于露出端倪,该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本书的编者从最权威的渠道,得到了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一起神秘车祸的详实资料,将从令谷的人生轨迹开始,来揭示这团困扰了世人快三年的不解之谜,其实只要揭开在哪起神秘车祸发生的前前后后,围绕令氏家族和令谷身边都发生些什么蹊跷事,梳理出这些蹊跷事的内在逻辑,事实真相的版本就会昭然若揭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