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ZT張英推荐:常川《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警告習近平中央》 2017-08-13 03:52:21  [点击:643]
張英:常川《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警告習近平中央》
(博訊北京时间2017年6月02日 )

【張英推薦】

香港《前哨》,是一面在香港前哨,堅持新聞自由的光輝旗幟,喜聞樂見。香港前哨記者常川先生,最近有篇《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綜合述評,梳理昔今,來籠去脈,真相示衆。這是警告習近平中央的檄文,口誅筆伐,其重要性,不亞於一顆反恐子母彈,特此推薦該文,博訊首發,以引起中外廣大有識之士共鳴,除惡務盡。

常生這篇反擊中共恐怖的力作,全文有十一個章節,聲討內容,由此及彼。亮劍:中共脫不了恐暴的宿命;多名作者以及舊員工受到滋擾;清理《前哨》外圍企圖收買戚本禹;中央縱容恐怖抓李波『功臣』升官;對《前哨》編輯部的『爆破』;本刊對話大門一直開中央卻選恐嚇;警告中央:黑警誤國,失大於得;《前哨》反貪立功反而影響國家安全?警察國家特務治國到何時;中共是鋼鐵還是廢鐵?青史留名或遺臭萬年。

常川此作,在《中央縱容恐怖抓李波『功臣』升官》中,披露了『铜鑼灣書店滅門案時,指揮者是孟建柱前秘書、時任公安部一局局長孫立軍。此案負面影響至今不散,對中國國際形象損害巨大。但至今沒有人為此問責,而孫立軍反而升官,當上了公安部黨委委員,享受副部長待遇』。『這說明,中共中央縱容了孫立軍的恐怖活動』。

接著,常生就中共《對〈前哨〉輯部的『爆破』》,進而揭露:『就是這位孫立軍,主導了強力部門,對《前哨》總編輯劉達文太太的非法拘留和審訊,還在深圳對劉的兒子進行跟蹤調查,意圖恐嚇劉總本人,迫使《前哨》「收斂」、「聽話」』。『這次不但是騷擾劉總,而是對《前哨》員工的親屬進行無恥的騷擾恐嚇,對《前哨》編輯部進行「爆破」,企圖令《前哨》「家破人亡」。』

我在這裡,謹向劉太,老劉公子,以及前哨,其他朋友,致意問候:中共騷擾,恐嚇連連,都受驚了,有驚無險,化險為夷,但願平安,平平安安!

在譴責中共騒民同時,順便向我五十年老友、八十年代中期仍有往來,如今混到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孟建柱,作點呼籲:老弟綁在禍國殃民的中共戰艇上,走得太遠了,回頭是岸,改邪歸正,即便為自救計,也得切割,趕快把狐借虎威的小赤佬孫立軍拿下懲戒,送到秦城監獄,和另一類也叫『立軍』的,王立軍們作伴,去交流唱紅打『黑』的經驗吧!

常川文末,借用林彪曾引唐代章碣詩,諷刺中共國秦始皇毛澤杔,告誡習近平,不要做老毛第二,遺臭萬年:『竹帛煙硝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杔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再過半年,中共十九大了,白痴精英在猜,誰是廿大後的習近平接班人?這還看不出來嗎,如無意外,到了二十一大,習近平的接班人,就是習近平本人呵!我三年前就調侃說,看來習近平不想做習仲勳的真兒子,想做鄧小平的真侄子,毛澤東的真孫子(灰孫子)了,似乎言中。習小要做老毛第二,搞末代終身制。連這點瞧不出來,果真是精英白痴啦。至於習過身後是誰,言之過早,因為屆時或許中共消亡,皇朝不存在了。

六四國殤,二十八年,心中的痛,永不忘記。小人得志,猖狂一世,全民遭殃,忍耐已久。天日昭昭,且等天亮,火山爆發,江河大瀉,直搗龍廷,拆中南海,自由之神,民主春天!

🤗張英

2017六一,👋匆匆寫於荷蘭🚏

----------------------------------------------------------------------------------------------

【常川《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原文】

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

前哨記者常川

《前哨》老總劉達文與中共強力部門的國安、公安周旋了三十多年,為的是與專制的中共進行合法鬥爭,擺事實,講道理。他認為中國自己是有份的,有責任推動國家的文明進步。
可能是因為此種家國情懷,國安仍認為劉是「愛國的」,沒有把他像友人劉曉波、李波那樣投入監獄。
按照中共的說法,劉達文是選擇了「對話」而不是「對抗」。一位在香港的國安系統的友人說劉總命大運氣好,不然早已被中共滅掉。
但是,中共強勢領袖習近平上台,強力部門強勢回歸,一個跨境執法,就把香港銅鑼灣書店滅門,五人除林榮基命硬,其餘四人至今仍失去自由,並波及《前哨》雜誌。
對話的軌跡由此逆轉。

亮劍:中共脫不了恐暴的宿命

與劉總對話的國安、公安,時常把「老朋友」掛在嘴邊,「老朋友」太太竟被李波專案組的黑警非法拘留、非法審訊、非法禁錮、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這絕對是要求劉總對話三十多年的中共對劉總的不仁不義。
中共有不少所謂理論大家、權威,如王滬寧、衣俊卿等專為中共出壞主意的混帳,還有對港的姚戈平、王振民這些狗嘴,都是不敢面對群眾對話的。習近平鼓吹的「文化自信」在哪裏?

多名作者及舊員工受到滋擾

與劉總對話的共幹,總是靠嚇,總是辯不過劉總,因而老羞成怒,用恐嚇和恐暴破壞對話機制。靠暴力起家的中共,總是逃脫不了這種宿命。
除了對《前哨》亮劍,對《前哨》的舊員工、外圍關係亦不放過。
一名已離開《前哨》二十四年的記者,最近亦遭到中共調查,中共怕搞錯,還透過線人向《前哨》求證這名記者的身份。
銅鑼灣書店四子,更是不斷被逼供《前哨》的情報。
一名與銅鑼灣書店張志平差不多時間離開的員工,被要求介紹《前哨》內線,企圖在《前哨》堡壘內部「爆破」。
本來,國安與《前哨》關係較「鐵」(三十年交手),有事可與劉總當面查詢,但李波案後因劉總要求他們說清楚,交往已終止一年多。而他們也沒閒着,不斷用已經是他們線人的《前哨》關係人頻頻留意《前哨》情況。
更有多名《前哨》在內地的作者和中共眼中的疑似作者,受到滋擾和恐嚇。
親共的魯迅先生曾說:謾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只有匪類才用此類陰暗手段。

清理《前哨》外圍企圖收買戚本禹

除了滋擾《前哨》員工、作者,中共對《前哨》的出版社夏菲爾的客戶也作出騷擾。
中共不仁不義,卻又裝出假仁假義,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去年中逝世的戚本禹是文革高層死剩種,從文史角度來說彌足珍貴。
他死前寫就回憶錄,死後在香港出版,是本港出版界繼銅鑼灣書店案後又一值得關注的大事。
去年他在病榻上修改回憶錄,曾受到中共的騷擾。中共一直沒有善待戚本禹,為擔心其回憶錄有損黨的偉光正,突發慈悲,要求他放棄出版,恢復他的高幹待遇。
戚本禹後來對友人說:我出獄這麼多年,共產黨對我不聞不問,還不時滋擾。我都快死了,還要你高幹待遇幹什麼!
後來回憶錄出版,中共了解到發行總代理是《前哨》的夏菲爾出版社,又大發雷霆,要挾該書出版社不能由夏菲爾發行。意圖斷《前哨》米路(生路)。
中共的行徑真是無恥之尤。什麼偉大、光榮、正確—黑社會而已!

中央縱容恐怖抓李波「功臣」升官

銅鑼灣書店滅門案時,指揮者是孟建柱前秘書、時任公安部一局局長孫立軍。此案負面影響至今不散,對中國國際形象損害巨大。但至今沒人為此問責,而孫立軍反而升官,當上了公安部黨委委員,享受副部長待遇。
這說明,中共中央縱容了孫立軍的恐怖活動。

對《前哨》編輯部的「爆破」

就是這位孫立軍,主導了強力部門對《前哨》總編輯劉達文太太的非法拘留和審訊,還在深圳對劉的兒子進行跟蹤調查,意圖恐嚇劉總本人,迫使《前哨》「收斂」、「聽話」。
孫搞的這一切,連廣東國安廳的朋友都覺得「驚訝」!
除了這些,強力部門還搞了其他小動作,好在在國安朋友的協調下得以化解。
由於《前哨》的強硬反擊,強力部門對《前哨》的直接騷擾暫停下來,《前哨》老總不用招呼應付他們,心靈得以安寧自由而平靜下來。
公安、國安騷擾《前哨》老總三十多年,此種狀態以前只發生過一次,就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之後,劉總有了幾年無騷擾的「安閒」日子。因為「六四」暴行中共他們自己都覺得羞慚,面對劉總不知說什麼好,他們知道劉總性格,擔憂劉總必面斥羞辱他們。然而,這次的「好日子」只有一年,中共特工及線人並未睡着,正如二○一六年二月號《前哨》的《嚴正聲明》所言,他們仍「不斷造謠污衊」,強力部門仍是「失控,對《前哨》工作人員非法進行騷擾」。有人並揚言,銅鑼灣書店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前哨》。
這次不是騷擾劉總,而是對《前哨》員工的親屬進行無恥的騷擾恐嚇,對《前哨》編輯部進行「爆破」,企圖令《前哨》「家破人亡」。

本刊對話大門一直開中共卻選恐嚇

中共掛在口邊的辭令是「實事求是」、「以理服人」、「要對話,不要對抗」。原來,這些都是屁話。《前哨》編輯部的大門是打開的,強力部門的人可以長驅直入進行對話(不是執法)。《前哨》對對話的宗旨是:對話不等於聽話,有理則聽,無理則辯。
而中共卻不尊重事實,對話就是要聽黨的話,黨的理其實就是強橫和恐嚇。
《前哨》早有預見,上述二○一六年二月號《嚴正聲明》說,「我們預警天下,《前哨》員工及其親屬、作者有何不測,一定是中共特工黑警栽贓嫁禍所為。」
《聲明》並預言,強力部門在銅鑼灣書店五子的「口供」中,一定掌握了《前哨》不少「情況」,中共會「以此『口供』為『罪證』,以一國之力欲剷除《前哨》,則我們會勇敢面對。」
強力部門有種的話,一,與《前哨》恢復平等「對話」;二,對《前哨》抓他幾個,判他幾個。這才叫「法治」。是大黨、大國、大國領袖的話,就不要繼續幹那些偷雞摸狗的勾當。否則就是沒種,就該絕子絕孫,喪權亡黨。
中共國安紅頂商人郭文貴最近透露,所有上述特工黑警,都是周永康政法系統留下的人馬。

警告中央:黑警禍國,失大於得

他們辦事,只會損害習核心依法治國的聲譽,不會給黨中央權威增加正能量。
可是,中共似乎並不想改變周永康時代留下的維穩恐暴勢態,仍為黨的生存而犧牲社會文明。
如果習中央要在香港一國兩制下進行意識形態清場,有意借刀殺人,驅動這些特工黑警作炮灰敢死隊,結果一定是適得其反,代價一定大於成果。銅鑼灣書店滅門案就是證明。
二○一六年二月號的《聲明》,我們只是警告強力部門的特工黑警。在此我們正告中共中央,中共對《前哨》的每一次打壓,中共也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中共高層的醜陋面目必將暴露於世人面前。
在中共的恐暴面前,正常人肯定害怕,會選擇身家利益性命,退縮是符合人性。中共就是看穿了人性的弱點,不斷「用強」、「亮劍」,以延續一黨專政的命脈。
如果戚本禹像我們《前哨》員工那樣年輕,也許他就妥協,不出回憶錄,「恢復」了高幹待遇。面對中共的邪惡,我們的隊伍中有人選擇離開(一個月內兩人被嚇離開),這很正常,但不等於屈服,這也並非邪惡的勝利。
因為中共要這些人出賣朋友,他不幹,中共覺得他沒有利用價值,就拐彎抹角迫他離開,免得為《前哨》加分。
另外,《前哨》編採人員中,本來有人是中共喜歡的堅定反台獨者,讓外界覺得《前哨》是反台獨刊物。
劉總曾託國安警告中共,他本人並不讚同和支持台獨,但也不會主動幫中共反台獨,如果中共特工不斷騷擾,嚇怕嚇走堅定反台獨者,哪《前哨》就可能「淪為」一本不反台獨的雜誌。中共的不斷騷擾打壓,讓劉總不幸而言中。

《前哨》反貪立功影響國家安全?

《前哨》不忘中共為人民服務初衷,堅持揭發貪官蛀蟲,幫中共打虎除貪,這裏面有中共老情報員的作用。
《前哨》除在揭發陳希同、陳良宇兩個貪腐集團中應記大功,在揭發薄熙來、令計劃貪腐集團更是先知先覺,一九九九年,《前哨》就用鐵的事實,認定薄熙來是貪官,是野心家。
二○○四年十一月號《前哨》就揭出令計劃貪污害黨驚人事實,但黨都不領情,維護包庇,養疽為患,讓他們繼續禍國殃民十多年,更讓令計劃弟弟攜「政治核彈」赴美,令中南海寢食不安。中共是不是活該?
《前哨》二○○四年九月號,在一篇署名靳義勝、題為《天津已成黑社會天堂》的文章中,指出長期盤據在天津司法部門的時任天津政協主席宋平順有如天津土皇帝,是貨真價實的黑社會頭目。該文發表以後,宋平順怕東窗事發,竟僱佣一些香港大媽到北角、銅鑼灣、灣仔一帶的報攤,把該期《前哨》買光。如果不是傳媒報道,恐怕全港報攤的該期《前哨》都會被買光。
二○○七年六月四日,宋平順在天津政協大樓自殺,貪腐內幕全部曝光。中共宣佈開除宋平順黨籍,放馬後炮。中共如果早就按《前哨》的揭發查宋平順,不知會為「黨和人民」減少多少損失。
廣東巨貪李嘉更是如此,十年前,李嘉從梅州調珠海升官,後更為廣東省委委員。當時《前哨》準備發文指出其在梅州的貪腐事實,但廣東國安埋在香港的臥底線人,將文章轉到廣東政法委書記陳紹基手裏。因李嘉當時作為廣東「客家幫」接班人培養,因而廣東要求公安部派員到香港勸阻《前哨》不登此文,《前哨》就違心給了公安部一個人情。
就這樣,國安、公安聯手包庇貪官,讓李嘉繼續遺害近十年,造成黨國損害。
參與打壓《前哨》的中共鷹犬們,你們恐怕想像不到高層的這種骯髒交易吧!這種情況相信公安部新貴的孫立軍也未必清楚。

警察國家特務治國到何時

中共究竟想幹什麼,是《前哨》危害國家安全,還是政法系統特工黑警禍國?特工黑警滋擾恐嚇劉總及家人就算了,幹嗎還用同樣手法對付《前哨》的員工甚至前員工,他們比劉總更「罪大惡極」嗎?
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查《前哨》算了,珠海、湛江、梅州、福建、貴州也查《前哨》,打壓《前哨》的新聞言論自由幹嗎?這不是傾一國之力要剷除《前哨》嗎?這不是習核心罵某些外國人一樣,吃飽飯沒事幹?他們又為國家安全查出了《前哨》什麼問題?給習中央提供了哪些正能量?
既然這樣,你國安、公安為何要與劉總交「老朋友」,這不是假仁假義,不仁不義,忘恩負義嗎?這就是共產黨人的德性?
作為大國領袖,中共總書記每年都被評為世界打擊新聞言論自由的頭號魔頭,不慚愧嗎?特工黑警對國家形象、軟實力的損害還不夠嗎!習近平為何繼續容忍、縱容這種宵小行徑!
「維穩費」長期高於保衛國家的國防經費,為民生的習中央於心何忍。習在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以「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為總目標的全面深化改革,如此素質的特工黑警,學伊斯蘭國的恐怖治國可以,幫國家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實現中國夢?發夢吧!

中共是鋼鐵還是廢鐵?

習近平作為中共黨員,當然有責任救黨(只怕是死馬當着活馬醫);中共將國家搞得烏煙瘴氣,劉總作為國民,對國家也匹夫有責,這有什麼錯?中共領袖就比劉總正氣、乾淨?別搞笑了。
中共領袖自稱核心,自比太陽,但領袖下面的黨幹,可不是向日葵,最怕陽光,領袖與黨幹何以相處,何以帶領國家前進?
中共領袖常說,共產黨由特殊材料鑄成,擁有鋼鐵般意志。又說打鐵必須自身硬。
但現實是,在一黨專政下,群眾眼睛仍然雪亮,在他們看來,薄熙來、令計劃與其他領導人是沒有分別的。什麼打鐵,鋼鐵,都是廢鐵!

青史留名或遺臭萬年

劉總說,中共不斷打壓內地文化界,不斷與世界文明社會背道而馳,為了支持習近平清障改革,有時也昧着良心不去聲援內地文化界。
可是,李波事件後,中共仍不斷向香港文化界亮劍。香港最近召開反右研討會,中共禁止內地幾十名老右派和家屬來港,更在羅湖海關扣查主辦的港人陳愉林,不准他研討會有「反右」兩字。習近平嚴批文化人「歷史虛無主義」,中共想抹殺歷史,如果不用歷史虛無主義形容,那就是歷史鴕鳥主義。
習近平向社會、向西方曬了不少書單,好像自己也是一個文化人。習是文革過來人,必也聽過當年林彪「九一三」事件後的文件傳達。林彪曾引唐代章碣詩: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以諷刺毛澤東為秦始皇。焚書坑儒何益?
據說,習核心非常重視自己在歷史上的定位,要青史留名。那麼,你還關着我的好朋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幹什麼?不怕在青史留下一個臭名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