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2017-08-07 18:16:35  [点击:1048]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七月五日,郭文贵在直播视频中大赞孙政才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说他是“天才中的天才”,孙政才如果出任中共国总理或者中共总书记,“是中华民族之幸”。

郭文贵话音刚落,孙政才即于七月十五日被“双规”,再次跌碎了所有专家的眼镜。


消息传出,媒体普遍解读:孙政才之所以落马,是因为其妻与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腐败有染云云,此说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如果孙政才家人与令计划案有染,那么孙政才早就会“出事”,最迟也会在今年五月重庆市委书记换届时被依“程序”“选”掉,不可能拖到现在才突然处理。
至于中南海给出的“严重违纪”、“腐败”、“肃清薄王遗毒不力”的理由,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藉口。

可以断定:孙政才之所以突然落马,是因为郭文贵对他的盛赞,触犯了“核心”习近平的大忌。

而王岐山显然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首辅作用。


恰如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极权独裁者在钳制舆论、封锁信息、阻塞臣民视听的同时,也使自己的视听受到阻塞,因为暴政独裁者自己也无法从传媒中得到真情,不得不依赖特务系统获取信息,而极权体制下的官僚体系,本身是一个马屁体系,充斥着逢迎拍马、欺下瞒上、报喜不报忧...所以独裁者无可避免地也受到体制蒙蔽,这反过来增加了独裁者的多疑和猜忌。

再加上中共官场斗争的无规矩、无底线黑箱属性,高层寡头们天然彼此间充满了疑心和戒备。

所以习近平内心最忌惮的,其实不是在美国爆料的郭文贵,而是潜伏在身边的“内鬼”——郭文贵的支持者,充满疑心的他,是绝不相信郭文贵朝中无人的!

于是,弱智、多疑、而又心胸狭窄的习近平,听到了郭文贵对孙政才的盛赞后必然大怒,下定了清洗孙政才的决心,就如当年崇祯皇帝朱由检听了太监的片面之言后,下定了铲除袁崇焕的决心一样。


那么,郭文贵为何会盛赞孙政才?笔者决不相信,郭文贵会弱智到不懂得公开盛赞一个体制内大员,是在害他!郭文贵明摆着是在故意坑害孙政才!

郭为什么要坑害孙政才?个中缘由笔者迄今未弄明白,但明白无误的是:郭文贵以反间计送孙政才进了牢房,客观上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孙政才其人,相貌堂堂:长头大额,印堂隆起发亮、天庭饱满、气宇轩昂、身材魁梧...其超凡脱俗大才之相,超越薄熙来、压倒习、王、在中共“第六代”中可谓鹤立鸡群,无人可比。

孙政才出身山东农民,自少便是尖子生,以优异成绩就读北京农业大学,考取研究生,师从玉米种植专家陈国平,取得硕士学位,继而在中国农业大学取得农学博士学位,1997年,孙政才因农学科研成就,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恰逢江泽民鼓吹“三讲”,大力招揽高学历干部,这才开启了从政腾飞之路。

也就是说,孙政才的博士文凭,是货真价实的文凭,不是习近平那类水货猪头的“博士”文凭;孙政才是中共高层内真正的实力派知识性、技术型官僚,不是胡面瘫类的、毕业后一张图纸都没画过的“政工”型“技术干部”。

孙政才不仅智商很高,而且为政开明,素有大志。其主政吉林(吉林省委书记)期间,在全国独一无二地推行“政务公开”改良试验:
2010年11月,吉林省推进人事制度改革,通过面向《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多家官方媒体由当时的10名中共吉林省委常委公开从84位候选人当中投票选拔42名副厅级官员。在此番公选中,吉林省内共安排1262个厅处科级职位面向社会公选,吸引来自海内外两万余人参与报名,创吉林省历史之最。候选者笔试及面试阶段,媒体均可以参与采访及录像。

结果大获成功,孙政才也凭此蜚声国际。

这实际上不过是朝向开明专制的渐进改良,带有新加坡的色彩。可见,如果孙政才成功地接班了,必带领中共走开明专制的道路,甚至逐步过渡到“党主立宪”。如此一来,中共政权也就不会灭亡了,至少可以延寿几十年。

由此可见,习近平中反间计,怒抓孙政才,是天要中共国灭亡!本来名列中共“第六代”接班人之首的孙政才,就象反对秦始皇暴政路线的秦朝太子扶苏,扶苏被废黜,断绝了秦朝的最后希望,孙政才被“双规”,断绝了中共红朝的最后希望!

从此中共第六代接班梯队,只有庸庸碌碌的胡春华一伙,可见中共现今的逆向淘汰,已经到了自戕的程度。


那么,习近平为什么容不得孙政才?

其一,孙政才是真才,而习近平是猪头水货;

其二,孙政才的相貌、气质、政绩都压倒了习“核心”,这还了得?

其三,孙政才是农民子弟;而习近平是当代满洲贵族铁帽子亲王血统——开国元勋红二代;

其四,孙政才崇尚开明专制,此与五体崇拜毛泽东,自认毛泽东二世的习近平水火不容!

其五,孙政才是邓小平“隔代接班”潜规矩的产物,对习近平要搞终身制做毛泽东第二,构成了障碍。


那么,王岐山为什么容不得孙政才?一是政见不合,孙主张新加坡式开明专制,王赵高心仪秦朝法家暴政;更主要的是,孙政才任北京市委秘书长期间,追随当时市委书记刘淇,与当时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岐山作对,一度整得王岐山不好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王赵高大权在握,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且孙政才又是温家宝提拔的第六代异己力量,对“九千岁”属意的第六代接班人选构成障碍,此时不除,更待何时?

于是,郭文贵的盛赞,成了王岐山除掉异己孙政才求之不得的把柄!


当然,孙政才落得今天,也属报应。孙政才虽相对开明,但仍是冷酷无情的专制者,其在重庆整肃媒体、牵制舆论的强横,比习近平是五十步笑百步:

2013年12月,一名十岁的重庆女孩,将一个仅一岁半的男孩,从电梯内拐走,而后从二十五楼推下...女孩如此惨绝人寰的恶行,轰动了重庆舆论、甚至轰动了国内外媒体,一个十岁的女孩为何如此残忍歹毒?这是什么家教?这是什么社会道德?正当重庆媒体跟进报道,引发社会反思的时候,孙政才唯恐事件危及自己仕途,以“破坏重庆形象”,“有辱重庆名声”为借口,丧心病狂地严令封杀新闻报道,在孙政才的指示下,重庆电视台的“天天630新闻”栏目两负责人被停职,重庆卫视副总丁道谊被责令做书面检查,此外,《重庆晚报》也因跟进该报道被处罚。


从玄学上看,孙政才面相虽贵,其眼袋下的黑气,便是他集聚的罪孽,也是他今日之因。



曾节明 2017.8.7丁酉丁未丙寅于立秋纽约州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