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2017-07-17 05:35:06  [点击:444]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杂时代】大转型时代,也是缺乏基本共识的思想大混乱、价值大杂乱时代。故这个时代只适合杂家,尤其是在政治上,马家左道即原教旨立不住,右路即修正主义也已经过时,儒家则力不足亦无基础。唯有杂家和马门杂家,才能勉强为各家各派所容,才能有辗转腾挪的余地。

【杂时代】毛孔并尊者为毛儒,马孔并尊者为马儒,都是马门杂家。在马路依然政治正确、毛左依然衰而不亡、反儒势力依然猖獗的阶段,他们的涌现,是大转型期的进步现象。他们比起纯正的儒家固然大不如,比起马家原教旨来,却好得多,有值得肯定处。

【杂时代】毛儒马儒,同中有异。毛氏是马家原教旨,极左派,又是反孔灭儒的罪魁祸首。毛氏与孔子相背而驰,毛思与儒学最难相容。故毛儒心灾最深,而马儒则品质略高。主张马孔并尊和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马儒,是马家队伍中最不坏的。若能大行其道,值得我们欢迎。

【杂时代】儒学本身是“吾道自足”的圆学,故贵纯不贵杂,但儒者在政治上不洁癖也不空想。在乱世,对于能够尊儒的外道和杂家,不妨有所引导,不宜过于苛责。管仲立足法家,实践霸道,没能拨乱反儒,但能尊王攘夷,仍然值得肯定。故孔子称赞他“如其仁”,“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

【习先生】追究习先生对儒家是真尊还是假尊是没有意义的。即使真尊,也不可能短期间去马立儒,以儒立国。假设大儒得领导人之位,也只能从架空马家开始逐步推儒。转型期过渡期,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善恶并重正邪拉锯,各门各派势同水火,唯习近平思想才适合这个时代的杂乱。

【习先生】习先生文化立场是马学,政治道路是马路,但在历代马帮帮主中,他是唯一倾向儒家者,思想中不乏儒味。他阻断了汹涌百年的反儒恶潮,让反孔反儒从政治正确变成了不正确,为儒家复兴清除了重大障碍和提供了一定方便,这就是他利儒利民的历史性功勋。

微习先生,很多人就没有接触儒学的机会,甚至还在反孔反儒的邪路上狂奔呢。

【杂时代】只要有缘接触儒学,能够尊儒学儒,就是好事,就有助于人格和人生的美化。外人不必具体追究他们什么原因尊儒,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领导的话;什么动机学儒,是为己还是为人,为名还是为权。尊儒学儒的人多起来,就可以逐渐为儒家复兴夯实社会基础。

【习先生】习与毛有重大区别,但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中崇毛的不少,反习反儒的颇多。它们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暗地里或半公开地不断捣鬼挖坑设置路障,阻碍儒家复兴。而习先生对毛氏欲拒还迎的态度,给了毛左势力以幻想和可乘之机。

【习先生】以左道的立场观点方法解读习讲话,对之进行政治思想歪曲和意识形态绑架,并以神话的方式妖魔化,以歌颂的方式抹黑之。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真理部的这些做法,已为越来越多的有心人发现。当然,习自身的思想问题和摇摆态度也为绑架行为提供了方便。

【大趋势】毛时代一去不复返,毛派基础已经崩溃,马右也是天怒人怨,而儒家尚无政治和社会基础,不具备行道条件。相比毛左、马右和儒家,倾向传统的马中,无疑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要求。这个时代共业不坏不好,国人虽不至于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却还无缘享受王道政治的文明幸福。积不善之国尚有余殃故。2017-7-17余东海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7-17 19:33: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