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cwing   ZT刘刚爆料陈小平(现明镜总编辑)从80年代起当国安特务的细节 2017-07-16 23:35:38  [点击:764]
早在1985年,我同陈小平同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1985年9月18日,我们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贴出大字报,号召游行示威纪念“九一八”。当游行即将发生时,陈小平公开贴出大字报,开篇就是“我以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名义,...",结尾署名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 陈小平”,声称游行示威合法,还要依法申请游行。陈小平的大字报使得陈小平一举成名,让全北大的人都认为陈小平是这次游行示威的当一不二的学生领袖,大家都期待陈小平率领大家上街游行。可是,紧接着,陈小平就是痛哭流涕,向党表示悔过,结果就使得这次游行示威胎死腹中。

这是中共国安瓦解学生游行和学生组织的惯用手段!1988年5月4日,我在北大开始组织民主沙龙。当时就出现几个类似陈小平这样的人,想尽各种方法在民主沙龙中哗众取宠,争着当主持人。最主要的就是北大国政系88级的王丹和季成。王丹和季成两人还是同宿舍同学。他们两人每次会上都互相配合,争当主持人。我一再讲明我们这个活动没有主持人,但他们两人四处向人宣扬他们俩是发起者,是主持人。我采用各种方式将他们俩压下去。后来,我在校团委的朋友给我看过季成写给团委的举报我的信,其中反复说我是偷自行车,说王丹在图书馆偷书,等等等等。团委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向我透露季成是国安部派到我身边的卧底。我从此将季成驱逐出我们的论坛,季成从此不再参加我们的活动。我同时也警告王丹不得再四处宣扬他是什么发起人。

当时国安是用这种苦肉计的方式,是丢卒保车,通过放弃季成,让王丹深度潜伏。王丹反复向李淑娴说他因为参加民主沙龙,被学校找谈话,让李淑娴出国访问时,一定要提及他王丹的名字,否则,他王丹就要被开除了。

李淑娴在澳大利亚期间,就向新闻媒体说到“北大有个王丹,因为参加民主沙龙,就要被北大开除”。此后,王丹就拿着这份报纸影印件,四处讲他是民主沙龙发起人了。许良英知道了王丹的这种做法,曾经几次要大骂王丹,还跟我说“李淑娴太单纯,怎么会被一个小毛孩子给利用了。”

王丹的这一系列手法,根本就不是王丹一个人能够想得出来的,那是背后国安团队的集体运作,就是为了将其捧到我们这个组织的领袖的地位,使得这个组织最终都能被国安控制。

2011年初,我发起茉莉花革命,中共特务机构就立即抬出来孔灵犀是发起人,王军涛是幕后总指挥。这都是中共特务机构惯用的做法。

1988年北大发生的“918”事件,特务系统就是通过利用陈小平将那次示威分化瓦解,扼杀在摇篮之中的。

1989年7月,我被关进秦城监狱,其中有一段时间是同陈小平同一牢房。在那期间,陈小平就充当中共的卧底,想方设法从我口里骗取信息。因为我早就知道陈小平是卧底,陈小平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从我这里套出去。


=================================
郭文贵爆大料:国安、公安、总参特务相互追杀 [复制链接]
超限战
本文链接: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31.html
2017年1月27日是中国春节。就在春节这一天,美国纽约的明镜新闻的总编陈小平视频采访被中国政府追杀的郭文贵,这个采访声称是爆出大料。下面是采访视频。

看过这个视频后,我感觉这个视频的确是爆出了大料。不仅仅是郭文贵爆出了大料,而且利用明镜新闻发出这个视频本身,就是爆出更大的料。

有很多人看不懂郭文贵爆出了什么大料,北京之春总编胡平和陈维健还在网上反复发文,详细解读郭文贵的爆料,见链接:

陈维健: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140/130201761113.htm

跟明镜新闻总编陈小平一样,胡平及陈维健的这些解读,都是在帮助中国国安特务机构在制造混乱和搅浑水。

我不妨来分析和解读一下郭文贵的爆料,看看这个视频究竟爆出了哪些大料。

1.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的料是郭文贵是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下线,郭文贵是国安部的白手套

郭文贵在视频中直言:郭文贵的公司“盘古大观”是国安部的联络单位。

何为联络单位?说白了,那就是国安部的直接管理单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特务单位,名义上是民营企业,实际上就是国安部的下属单位。

郭文贵在视频中反复说:“我和李友不过都是小人物,背后都有大人物,有更大的后台,我们不过都是小小的工具,是傀儡!”

郭文贵这里报的料就是说他本人不过就是国安部的一个白手套,郭文贵所经营的公司生意都是国安部的生意。郭文贵的雇员都是国安部的特务!

看懂了这个爆料信息,我们才能理解郭文贵所爆出的其它的料的真正内容和目的。


2. 绑票撕票是中国特务机构最主要的赚钱渠道

郭文贵既然是国安部的白手套,那我们就来看看郭文贵是如何帮国安部做生意的。

郭文贵讲到的一个事情就是他本人是中国政府册封的“反腐英雄”。他还列出了他的几件反腐功绩,这包括他举报了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刘志华当时是主管北京奥运项目的北京副市长,手中掌管巨额项目的审批。谁能拿到刘志华的批文,转手一卖,就能获得上亿的现金。

郭文贵之所以举报刘志华,那当然是因为郭文贵找到刘志华,狮子大开口要项目,刘志华给了郭文贵一些项目,但没有满足国安部的胃口。于是,国安部决定撕票,让郭文贵出头去搞掉刘志华。这纯粹就是土匪的绑票、撕票行径。

郭文贵是用何种方式搞掉刘志华的?郭文贵说是先写举报信,举报贪污受贿,中纪委查办刘志华,但要求郭文贵提供具体证据。郭文贵随后提供了刘志华在香港召妓的淫秽录像视频。

郭文贵如何能提供出这种视频?很显然,这是国安部特务给刘志华下套,诱使刘志华召妓,并全盘录像。能够拿出这种录像,这也就是中国的间谍机构才有能力“造”得出来或“找”得出来!这个录像应该是郭文贵先举报刘志华,随后才造出来的召妓录像。

从这个故事可见,郭文贵的盘古公司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大赚其钱,是利用特务手段要挟恐吓中国的高官,拿到批文,再转手倒卖。这比土匪绑票的生意还要简单容易,甚至是根本就不用派自己的杀手去绑票,只需要一封举报信,就能让任何高官、富豪屈服就范。如果不就范,国安部就可通过秘密举报来实现借刀杀人。

郭文贵在视频中反复讲:“傅政华和中纪委办案方式就是没有证据,我也能给你造出证据来。”

“当时我们揭露刘志华,同这个有异曲同工之妙。”

“找不到证据,造证据。”

“没有证据,造证据。”

“马建副部长主管中共高层的反腐,掌握中国高官的所有秘密。”

从这些话来看,郭文贵不打自招地爆料出他本人和国安副部长马建也就是通过这种“找不到证据,造出证据”的方式来要挟恐吓中国的高官和富豪,并以国安部的托管企业来大赚特赚。

郭文贵还声称他掌握有18盘录像带,声称是一个中纪委官员临死前遗留下来的。这不过就是障眼法。18盘录像带不过就是国安部所掌握的部分录像带而已。

郭文贵是大商人。可郭文贵为何能被政府册封为“反腐英雄”?那肯定是因为他已经通过举报的方式搬倒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刘志华!那么,一定有更多的大大小小刘志华没有被撕票,在撕票之前,已经给国安部提供了“天文数字”的金钱,才将自己的命赎回来了。

郭文贵这里只是爆出了国安部是如何敲诈、勒索、举报、撕票刘志华的。揭露出“盘古大观”不过就是利用马建副部长手中所掌握的涉及高官的淫秽“录像带”来进行敲诈勒索的。

刘志华案不过是国安部托管企业“盘古大观”所干的一宗买卖。

盘古大观一定是已经成功地干了许多这种敲诈高官买卖。

而盘古大观不过是国安部的成千上万的托管企业之一。

国安部的每个科长以上的间谍,大概都能建立几个象盘古大观这样的联络单位或直管单位,只不过这都是中国的高级机密而已。郭文贵只是到了“家破人亡、亡命天涯、员工被捕关押、每年损失两百亿”才不得不冒死站出来曝料,“一是保命,二是保钱,三是报仇”。否则,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盘古大观就是国安部的直属企业,更不会知道国安部的直属企业都是利用自己掌握的高级机密情报来干土匪绑票的生意。

国安部只是中国的特务系统之一。中国还有比国安部更大的特务系统,比如总参特务系统,公安特务系统,统战部特务系统,等等等等。这些特务系统当然也建立许多秘密的“联络单位”和“下属单位”,也会干许多这种土匪绑票撕票营生。那都是我们平民百姓永远都不会知道高级军事机密。



3. 操纵股市是中国特务机构另一赚钱渠道

郭文贵之所以同李友闹翻,导火线是李友要求郭文贵同意通过联手操纵股市,将股票市值蒸发两百亿。

这说明什么?说明郭文贵和李友这些特务机构的白手套能够任意操纵股市来圈钱,随心所欲地欺骗小股民。这当然都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后台,更因为他们背后的后台是特务机构。


4. 中国不同特务机构之间因分赃不均,导致狗咬狗,都以反腐败的名义将对方置之死地

郭文贵的这段视频主要是揭露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的贪污腐败和无恶不作,不遗余力地为被抓捕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鸣冤叫屈。这充分暴露出这个视频本身就是国安部和公安部这两个特务系统之间的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结果可能就是两败俱伤。

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逮捕了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郭文贵说傅政华的目的就是要那十八盘录像带。这话可能没错。可是,两个副部长以及两个当今世界最大的特务机构为何会为十八盘录像带斗得你死我活呀?是因为那十八盘录像带是世界最最黄色最最下流吗?当然不是。既然马建能用那些录像带去搬倒北京市长,那完全有可能用那十八盘录像带搬倒任何一个中国高官,包括任何一个政治局常委。那十八盘录像当然就是价值连城了,谁拥有了那些录像带,谁就是富可敌国了。这正是傅政华同马建争夺十八盘录像带的关键所在,当然也是这二人更大后台的权力争夺战的需要,这十八盘录像带甚至是能决定十九大上谁上谁下,甚至能决定谁是中国的真正掌门人。

5. 傅政华抓捕郭文贵爪牙,不过是在清洗国安部特务

从郭文贵爆出的料来看,傅政华全面逮捕郭文贵盘古大观的雇员,逮捕和审讯过程完全是不遵守法律程序,是无法无天,刑讯逼供,就跟电影里军统特务审讯共产党特务一样。郭文贵挺身而出,为他的雇员所遭受的非人待遇来鸣冤叫屈,争取人权。

我当然赞同郭文贵为人权事业高呼呐喊。但是,我要提醒郭文贵的是,傅政华对郭文贵的下属所采取的这些法律手段,与其说是执行国法,不如说是执行党规和家法。那是共产党对自己内部叛徒的清洗手段,是对共产党自己的特务的清洗手段。共产党的特务在宣誓成为特务之初,就都是宣誓说:“遵守党章,永不叛党,如若违反,自愿受罚。”共产党对自己的特务是可以随意宰割随意惩罚的,这是家法家规,是每个共产党特务都心甘情愿接受的。

郭文贵既然说盘古大观就是国安部的下属企业,那么盘古大观的雇员就都是共产党特务,共产党就有权对这些特务使用任何刑具,甚至随意处死。这应该是共产党内部的内政和家务事。我们旁人无权干涉。如果郭文贵果真要拯救自己手下,那就应该首先让这些特务公开退党、退团、退队,还要退特,就是退出特务系统。更要公开带头谴责共产党,号召人们推翻共产党,这才能去为那些人去争取人权和维护人权。否则,你的下属就是自己甘当特务、奴才,是自己不将自己当人,自己心甘情愿地放弃人权,傅政华去酷刑他们,那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让我们如何帮助他们去争取人权啊?


6. 郭文贵不过是代表国安部特务系统反击公安部特务系统

郭文贵在视频中还大言不惭地说:“傅政华连我的钱都敢要,你说他的胆子有多大?”

我看没有人从这句话中听出郭文贵的真正含义。

郭文贵挣得的钱都要给马建。马建是副部长,傅政华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官职不说比马建高,至少跟马建是同级。郭文贵既然能给马建钱,为何就敢于说出“傅政华连我的钱都敢要,你说他的胆子有多大?”

在中国,除了中国的几个政治局常委,还有谁能象郭文贵这样敢于说出“傅政华连我的钱都敢要,你说他的胆子有多大?”

我敢说,中国的十几亿人里,如果傅政华能够跟某人要钱,那个被要钱的人一定会感到受宠若惊,忙不迭地将钱送到傅政华府上。更有许多有钱人,是拿着钱都找不到庙门,想主动给傅政华送钱,可就是攀不上傅政华呢。有谁还能说出“傅政华连我的钱都敢要”这种话啊!

傅政华为何要跟郭文贵要钱啊?而且所要的钱的数目不过是区区5千万美金,这个数目不论是对傅政华还是对郭文贵来说,都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的小数目。

傅政华之所以跟郭文贵要这笔钱,那不过是让郭文贵交出他郭文贵代理马建掌管的特务经费而已。马建是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向海外派遣了许多国安特务。这些国安特的经费原本是由郭文贵在海外经营的公司来提供。现而今,马建被抓捕,傅政华就要收编马建的海外特务纵队。估计马建在监狱里已经将自己直接掌握的联络图交给傅政华了,甚至将预算方案也交给傅政华了,那就是每年需要五千万美元,这笔钱是由郭文贵以捐赠的名义提供,郭文贵掌握着更详细的海外特务名单。傅政华掌握了这些信息,当然就要求郭文贵今后将这笔5千万美元特务经费转到傅政华指定的账户上,再由傅政华向这些特务发放特务活动经费。

就转让这笔特务活动基金问题,郭问贵同傅政华反复讨价还价,结果是谈崩了。随后,傅政华就抓捕郭文贵在国内的一家老小八口人作人质,并进行刑讯逼供,不过是迫使郭文贵就范。郭文贵则意识到一旦交出这些经费和特务联络图,他郭文贵就会被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再也当不成国安部白手套了,非但不能腰缠万贯,而且会小命不保。于是,郭文贵才联手明镜新闻总编陈小平,冒死上网爆料,就爆出这一个视频。而且,会根据傅政华那边的反应,决定是否爆出更多的料。

这不过就是国安特务同公安特务之间的一场爆料和反爆料、收编和反收编的谍战大戏而已。

7. 郭文贵为何敢于同傅政华直接叫板?

郭文贵这次的举保视频,通篇都是在跟傅政华叫板。郭文贵为何敢于同傅政华直接叫板啊?为何就是只叫板傅政华一个人啊?

郭文贵的视频中,郭文贵自己都反复说了,是他郭文贵主动找到傅政华,通过傅政华的三哥“傅老三”给傅政华输送了许多利益。但傅政华是吃完原告吃被告,两头通吃,将李友和郭文贵的两方人马全都抓了。

这就表明,郭文贵是同傅政华反复做交易,反复向傅政华行贿了,最后傅政华还是不放过郭文贵,这才迫使郭文贵出面死咬傅政华。

从郭文贵的话里,我们还可以知道,郭文贵不仅仅是向傅政华行贿了,还向其他所有的办案人员行贿了,甚至是向王岐山和习近平都行贿了。但是,郭文贵为何就是死咬傅政华这么一个级别最低的小人物啊?

郭文贵之所以单挑傅政华,实际上是向中国的最高层状告傅政华想私吞中国国安部的建立的海外特务纵队!郭文贵是在向中共最高层暗示他掌握海外特务活动经费和联络图,他愿意向党交出这份联络图,但傅政华不够级别来接收!这才是郭文贵爆料的真正内涵,也是郭文贵为何要说“傅政华连我的钱都敢要,你说他的胆子有多大?”那不过是说你傅政华不够级来收缴郭文贵所掌握的特务经费和活动名单,这些东西都是党产,是党国最高机密,不容傅政华私私相授!

8. 明镜新闻总编陈小平自80年代开始就成为国安特务

郭文贵要爆大料,为何找明镜新闻总编陈小平来爆料?为何不找美国之音爆料?为何不找纽约时报爆料?为何不找《博讯》爆料?

那当然是因为《明镜新闻》同“盘古大观”一样,就是中国国安特务机构的海外“联络单位”或“下属单位”。郭文贵和陈小平就是平级国安特务!

说陈小平是国安特务,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郭文贵找陈小平爆料这一件事。

早在1985年,我同陈小平同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1985年9月18日,我们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贴出大字报,号召游行示威纪念“九一八”。当游行即将发生时,陈小平公开贴出大字报,开篇就是“我以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名义,...",结尾署名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 陈小平”,声称游行示威合法,还要依法申请游行。陈小平的大字报使得陈小平一举成名,让全北大的人都认为陈小平是这次游行示威的当一不二的学生领袖,大家都期待陈小平率领大家上街游行。可是,紧接着,陈小平就是痛哭流涕,向党表示悔过,结果就使得这次游行示威胎死腹中。

这是中共国安瓦解学生游行和学生组织的惯用手段!1988年5月4日,我在北大开始组织民主沙龙。当时就出现几个类似陈小平这样的人,想尽各种方法在民主沙龙中哗众取宠,争着当主持人。最主要的就是北大国政系88级的王丹和季成。王丹和季成两人还是同宿舍同学。他们两人每次会上都互相配合,争当主持人。我一再讲明我们这个活动没有主持人,但他们两人四处向人宣扬他们俩是发起者,是主持人。我采用各种方式将他们俩压下去。后来,我在校团委的朋友给我看过季成写给团委的举报我的信,其中反复说我是偷自行车,说王丹在图书馆偷书,等等等等。团委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向我透露季成是国安部派到我身边的卧底。我从此将季成驱逐出我们的论坛,季成从此不再参加我们的活动。我同时也警告王丹不得再四处宣扬他是什么发起人。

当时国安是用这种苦肉计的方式,是丢卒保车,通过放弃季成,让王丹深度潜伏。王丹反复向李淑娴说他因为参加民主沙龙,被学校找谈话,让李淑娴出国访问时,一定要提及他王丹的名字,否则,他王丹就要被开除了。

李淑娴在澳大利亚期间,就向新闻媒体说到“北大有个王丹,因为参加民主沙龙,就要被北大开除”。此后,王丹就拿着这份报纸影印件,四处讲他是民主沙龙发起人了。许良英知道了王丹的这种做法,曾经几次要大骂王丹,还跟我说“李淑娴太单纯,怎么会被一个小毛孩子给利用了。”

王丹的这一系列手法,根本就不是王丹一个人能够想得出来的,那是背后国安团队的集体运作,就是为了将其捧到我们这个组织的领袖的地位,使得这个组织最终都能被国安控制。

2011年初,我发起茉莉花革命,中共特务机构就立即抬出来孔灵犀是发起人,王军涛是幕后总指挥。这都是中共特务机构惯用的做法。

1988年北大发生的“918”事件,特务系统就是通过利用陈小平将那次示威分化瓦解,扼杀在摇篮之中的。

1989年7月,我被关进秦城监狱,其中有一段时间是同陈小平同一牢房。在那期间,陈小平就充当中共的卧底,想方设法从我口里骗取信息。因为我早就知道陈小平是卧底,陈小平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从我这里套出去。

见链接:

秦城监狱轶事(2):秦城2号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4/22.html

我们在秦城监狱期间,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有一篇写给政治局的汇报材料,后来印成小册子,发给我们学习。其中讲到秦城被关押人员坦白交代的案例,一个案例是说

“据陈小平交代,陈一咨在动乱期间交给他五万人民币,让他转交给高自联。”

另一个案例就是说王丹写了十三万字揭发检举材料。

中共高层使用的这些案例,大多都是他们用自己的卧底特务来编制配合写出来的。关在秦城监狱的人,每个人都写过各种揭发交代材料,为什么他们偏偏使用王丹和陈小平的交代材料来向上汇报和发新闻啊?那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否则,如果是引用了我的揭发材料,他们当然担心我会出来翻供,或者我不承认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交待了。

我曾经几次跟陈小平和王丹讲,让他们翻供,不承认他们讲过那些话。其他人都很容易接受我的翻供建议,可王丹和陈小平就是打死也不要翻供!那表明他们的供词就是同公安和国安密切配合的供词,他们本人绝对不敢翻供。

1996年4月,我摆脱严密监控我的警察,逃到北京。期间,又一次我打电话给陈小平,约他见面。我告诉他我在他们学校的后门口等他。陈小平走出校门来见我。我躲在远处的一处观望。陈小平四处找我,我又告诉陈小去正门找我。这时,我看到陈小身后跟上来四五个便衣特务,他们一道去抓捕我。我没有去见陈小平,立即逃之大吉。

随后的几天,我给我的几个北京朋友打电话,包括许良英等人都告诉我,陈小平带着警察去我的朋友家里去抓捕我,陈小平还对许良英说,警察不会抓刘刚,只要刘刚出来自首,他保证警察不会逮捕刘刚。许良英当着警察的面,就将陈小平大骂一顿。

另外,当年8964的绝食团,就应该是中共特务机构发起组织的,是为了将特务柴玲和李路推上位,争夺广场的指挥权和话语权,从而全面控制89民运的走向。

见我正在创作的电影剧本:

中文版:面对坦克的自白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8.html

英文版: Deposition To Tanks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1/unconstrained-warfare-beautiful-trap.html

9. 中国高官的贪腐数额是天文数字

郭文贵一再强调他下面将要爆的料是涉及比傅政华更高的政治局以上级别的官员,涉及贪腐数额有几千亿甚至是万亿元。

如果郭文贵此话属实,那这意味着什么?

郭文贵一个人就能揭露敌对方有上万亿的贪腐。郭文贵不过是国安系统的白手套。那么,总参系统也一定掌握着对手上万亿元的贪腐证据,公安部特务系统也会掌握敌对势力(是指共产党内部的敌对势力)上万亿元的贪腐证据。没掌握证据的肯定要高出这个数目上百倍。加起来看,这中国高官的贪腐那就是至少有几百万亿元!这远远高出了中国的GDP收入,也就是说,中国在过去几年里创造的财富至少有一半进入了中国的几个高官的腰包!

而中国的特务机构不过就是帮助这几个高官掌管钱财,自己钱不够花了,那就去随便敲诈一下哪个高官,就立即能有几亿美元进账。

10. 中国特务机构的绑票敲诈勒索生意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

上面说了,政治局委员以上的贪腐数额就高达几万亿元。那么,靠敲诈勒索这些高官来赚钱的中国特务机构的每年收入也应具有同样的数量级。就是说,中国几个特务机构仅仅靠着绑票、敲诈、勒索、赎票这种营生就能年入上万亿元!

现今中国应该是比索马里还索马里的土匪海盗国家了!大多数的钱都进了高官和特务的钱袋。


11. 其它遭特务机构勒索不成而被撕票的中国高官

根据郭文贵的爆料,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是被国安特务勒索不成而后撕票,结果导致刘志华被双规被判刑的。

由此我们不难推断出,先前被网民爆料的某些贪官,他们是贪官,但他们更是特务机构的绑票勒索的受害者!

爆料重庆高官雷政富的举报人是朱瑞峰,朱瑞峰也是人赃俱获,拿到了雷政富同美女赵红霞做爱的全程视频。比照郭文贵的揭露,我们可以肯定的说,雷政富实际上同刘志华一样,是被敲诈勒索的受害人,而朱瑞峰同郭文贵一样,是某个特务系统的白手套和“联络单位”。我早在几年前就揭露了朱瑞峰是总参特务。

爆料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是赵岩。我早就揭露赵岩是总参特务,刘志军不过是被总参特务敲诈的对象,因为刘志军没有满足总参的狮子大口,于是被撕票,被借刀杀人。

爆料江泽民辞职信的是赵岩,这当然是总参特务机构将绑票营生应用到政治权力斗争的一个经典案例。

广州有个区伯,专门爆料公车私用。我也早就发文区伯就是总参特务,这是总参特务机构将绑票生意应用到所有乘坐官轿的官员的具体案例。

柴玲状告阮志明强奸,王菁杨海夫妇联手控告吴宏达性骚扰,严庆新、张琪姐妹俩联手叶宁等人控告张宏宝家暴,等等等等,不过是中国总参特务将这种超限战手段应用于海外异议人士身上的几个案例而已。没有特务背景和特务力量的支持,平常的女人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下流龌龊的事情来,更不会象柴玲那样三番五次去美国国会去展销她的生殖器!

12. 中国三大特务机构在公开厮杀

郭文贵的爆料,实际上是暴露出中国的国安部、公安部、总参这三大特务机构在公共厮杀。

首先,习近平是通过军改的手段裁剪了总参谋部,使得原来的总参三部特务系统的大本营本部被关闭,总参特务系统被削藩。

近接着,习近平让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通过反腐手段来消减国安部,抓捕了马建等国安部大小官员。

国安部派遣到海外的特务意识到国安部特务将面临灭顶之灾,于是群起反击,反击的对象就是直接针对傅政华!

早在北风来到美国之初,北风温云超最重要的使命就是通过向海外媒体爆料来搬倒傅政华。见链接:

倒薄熙来旗手令计划家破人亡,倒周永康先锋傅政华背后中枪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9/blog-post_25.html

前一段时间,赵岩去香港找许多香港新闻媒体,包括前哨杂志总编刘达文等人,主要都是爆料傅政华。

《博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针对傅政华来爆料。

不难看出,总参和国安的两股海外特务力量都是在通过特务手段来搬倒傅政华。搬倒了傅政华,这些海外特务就有望继续苟延残喘,免于被傅政华收编或是被一锅端。

陈小平、陈维健、胡平等人都忙不迭地参与到这场三大特务机构的爆料大战中来,足以暴露出他们所属的团队。

13.中国总参将绑票敲诈勒索生意推广到全世界

凤姐前几天高调跳出来,就是为了吸引美国人的眼球。凤姐刚一冒泡,就立即被我揭穿,我揭露凤姐是总参打造的女谍。如果凤姐不被我揭穿拿下,我相信凤姐目前已经有条件给川普总统上手段了,没准搞出了试管婴儿,明年就能一举将川普总统拿下,至少是让川普总统成为中国总参的上门女婿了!

还有我反复揭露的如下案例,都是中国总参特务将绑票撕票营生推广到全世界的几个典型案例。由这些案例可见,中国的特务机构已经将绑票、敲诈、勒索生意发展成全民生意了,是中国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是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最主要来源!

中国式美人计


2016年8月1日,来自中国的中年妇女张爽向美国法庭递交诉状,状告美国著名富豪威廉姆·帕菲特性骚扰,并声称因此给帕菲特生了孩子,向帕菲特所要巨额孩子抚养费。几天后,帕菲特在公众舆论压力下,辞去他在几个大公司担任的董事会主席或董事职务。


这是张爽状告威廉姆·帕菲特的诉状首页。声称帕菲特胁迫张爽给他做口交。


鲍勃·波切特殊加拿大国会议员。施蓉是中国新华社派驻加拿大多伦多记者站首席记者。但凡是中国人都知道,新华社外派记者无一不是中共间谍特务。施蓉通过各种方式威胁鲍勃就范,鲍勃不从,施蓉就断然采取撕票手段,向新闻媒体诬告鲍勃对她性骚扰。鲍勃依旧不从。同样是新华社记者的施蓉的丈夫就在网上公开发布鲍勃给施蓉的一些电子邮件,声称鲍勃的邮件中称施蓉为“亲爱的”,落款是“你的”,这就构成了性骚扰,并进而指控两人有暧昧关系。

按照施蓉夫妇对鲍勃的指控,但凡用英语写过邮件的人,大概都要被指控为姓骚扰了。有哪个人在写信的时候不曾将他人称为“Dear”(亲爱的)呀?又有哪个人不曾在署名是写上“yours"(你的)呀?

这是中共间谍采用的惯用手法,同电影《天下无贼》里的刘德华夫妇敲诈要挟富豪傅彪的手段是如出一辙。区别只是在刘德华夫妇敲诈成功,得到了一辆宝马。而施蓉夫妇因敲诈不成功而最后撕票,将加拿大议员搞得声名狼藉,还不如从了施蓉,当一辈子的中国间谍了。详情见链接:
中共女间谍施蓉和丈夫是男盗女娼,合伙敲诈加拿大议员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15.html

Xinhua Reporter Shi Rong Wanted Divorce for Canadian MP, Email Alleges
http://chinaview.wordpress.com/2011/09/14/xinhua-reporter-shi-rong-wanted-divorce-for-canadian-mp-email-alleges/

Bob Dechert and Shi Rong: Affairs of the Heart or Affairs of the State?
http://christinescottcheng.wordpress.com/2011/09/13/bob-dechert-and-shi-rong-affairs-of-the-heart-or-affairs-of-the-state/


克拉克是美国退役上将,曾任北欧盟军司令官。中共间谍梅雪上了美国克拉克将军的床,仅用6个月就拆散了其46年的婚姻!

Exclusive: Gen. Wesley Clark, 68, dating 30-year-old fashion entrepreneur Shauna Mei.
http://pagesix.com/2013/08/08/exclusive-gen-wesley-clark-68-dating-30-year-old-fashion-entrepreneur-shauna-mei/


2004年, 28岁的翁帆同比自己的爷爷都要大的82岁的杨振宁教授结为老少夫妻,从此两人是形影不离,手拉手地压马路。杨振宁从美国迁居中国,无颜再见西方父老子孙,从此乐不思蜀。


谍影重重!河南打工嫂吴木兰和身为波兰总统候选人的丈夫斯坦·蒂明斯基在华沙的别墅合影。


在1999年6月25日,美国媒体巨腕世界新闻集团董事长默多克同自己的妻子闪电式结婚,又闪电式同中国虎妞邓文迪闪电式结婚。结婚后的第二年,就立即给默多克生了两个试管婴儿。邓文迪也立即成为新闻集团亚洲卫星电视业务的副董事长。随后,新闻集团就发生了一幕又一幕的间谍大戏:新闻集团居然窃听客户的电话,被告上法庭,默多克不得不壮士断腕,开除了自己最信任的助手,还裁减出现丑闻的分公司。默多克遭遇的这次滑铁卢,当然就是邓文迪勾结中国间谍机构对默多克的撕票行为,起因就是报复默多克从中国撤出投资合作项目。这同上面的施蓉夫妇的撕票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妙。

详情见:

默多克看了我的文章,痛下决心休了邓文迪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13.html


郭盈华是中国总参上海站61398部队现役军官,被总参派往美国潜伏。这是郭盈华第一次见到号称是美国华尔街教父的罗伯特·伯恩斯坦。郭盈华略施小计,就令伯恩斯坦垂涎三尺了。从此伯恩斯坦给郭盈华输送了大笔美金。

严庆新和张琪是亲姐妹。严庆新在2003年出版的自传《宁愿忘却的记忆——我和张宏宝》中自称自己是总参当了14年的间谍。从2000年到2006年,这姐妹俩先后给张宏宝、王炳章、彭明等著名的中国异议人士上美人计。


2002年, 严庆新和张琪姐妹俩同时给王炳章上美人计,诱使王炳章前往越南,并协助中国军事间谍将王炳章绑架会中国。随后,王炳章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王炳章已经在中国广东的一所监狱里服刑了15年,但依旧还是无期徒刑。


2004年, 严庆新和张琪姐妹俩施展同样手段,诱使彭明前往缅甸,致使彭明被中国军事间谍绑架回中国大陆,并被判处无期徒刑。2016年11月29日,彭明莫名其妙地死在中国武汉的汉阳监狱。彭明家人见到彭明的尸体时,发现彭明的头颅和内脏都已经被非法摘取,很有可能被中国监狱盗卖了。


严庆新和张琪姐妹俩随后集中精力对张宏宝大搞超限战:她们俩外加何南芳先后向美国法院递交了四十多个诉状,诬告张宏宝对她们性骚扰和家暴。2006年7月31日,张宏宝莫名其妙地在亚利桑那州车祸死亡。张宏宝死后,美国法官居然是缺席审判严庆新和张琪对张宏宝的诬告案件,将张宏宝身后留下的数亿美元资产判给这几个中国间谍!

超限战是中国军队近年来研发的战略战术,其目的就是是使用恐怖手段对美国发动一场看不见的战争。

乔良:超限战
http://shuku.net/novels/wars/cxzh/cxzh.html


乔良写的这本《超限战》,其实就是训练中国间谍的一本教科书,但这书中所透露的战略不过是中国军队超限战中的九牛一毛而已,更多的战略战术是不便于公开的。超限战中列举了战略包括:网络袭击,金融超限战,生化武器超限战,法律超限战,等等,等等。这些战略毫无疑问都是宾拉登这种恐怖分子可望而不可及的战术。书中还声称,中国使用这些超限战战略,实际上就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中国军队可以随时随地策动这种战争,而又不必象常规战争那样地宣战。这足以表明中国军队早就对美国发动了这种超限战,已经有大批中国军事间谍在参与这场对美国的超限战。

为了进行这场超限战,中国的军事间谍机构一定是招募训练了大批秘密间谍,这些秘密间谍都是单线联系,不在编不在册,没有档案,任何其它人甚至就根本不知道中国到底招募了多少这种秘密间谍。而且,中国军队认为中国女人更适合从事这种超限战。在中国,当间谍是多数普通中国人梦寐以求的职业,从事了这种间谍职业,可以名利双收,又可以杀人越货,一旦被逮住,还有强硬的后台保你平安无事,这简直就是皇帝、皇后的特权和生活。中国军队需要招募秘密间谍,中国潜在的间谍人才市场又是取之不尽,每招募一个间谍又能够帮助间谍机构赚钱大量的美金,比如,邓文迪一人就足以让中国军队获得上亿的美金,郭盈华也能让中国收获几百万美金。可以设想,中国军队招募的这种秘密间谍应该有百万之众。
中国的女间谍更是被训练成魔鬼加妖怪,她们要具有更高的间谍技能,而且还要有特殊性技巧,她们能够在任何年龄、任何地点同任何年龄的男人做爱!她们要能够通过口交获得精液然后使自己怀孕!她们还要随时随地地根据需要去堕胎流产,甚至是在怀胎十月的时候也要堕胎流产!她们还要拥有试管婴儿的相关法律和医学知识,以便她们能够随时给人造出试管婴儿,等等等等。
看看上面的例子,张爽和邓文迪都造出了试管婴儿!张爽生的孩子,甚至是连孩子的父亲都根本不曾知道!张爽一再声称是同帕菲特口交。只是通过口交,张爽居然就能怀上帕菲特的孩子!也就只有中国女谍能具有这种功能了。这就如同电影《蝴蝶先生》中的中国男扮女装的间谍时佩璞一样,他一个男人居然也能给丈夫生孩子,他的丈夫居然在十八年里不曾发现他是个男儿身!也就只有中国间谍能有这种本事了。
曾霞敏是上海国保头子沈元雄派到美国潜伏的中共女谍。曾霞敏2011年进入美国后,曾霞敏及其弟弟孙小勇依旧让他们在上海的父亲孙大双代他们姐弟俩月月交党费。现在,曾霞敏遭遇美国法庭聆讯,面临重婚、屠婴、欺骗法庭等重罪指控。
曾霞敏是受过多年训练的中国最顶级间谍。她多次发文,详细描述他多次做人流堕胎,甚至是在2010年11月时将她怀孕10个月的胎儿流产打掉。这无异于是屠杀婴儿!是最最邪恶的犯罪!
这是搜索“曾霞敏+怀孕”的搜索结果。从曾霞敏自己发布的文章里,我们甚至都无法数出曾霞敏究竟做过多少次人流堕胎!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0/8/n3395309.htm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b/post-preview?token=poaMilkBAAA.EMVTR7dO5VjAdLHrxdcSBsfc3Zj70mttecIzvaOyv0VwLroa-Asg6zJd7SmJW5gQrDnW1E0xmrDOEQvwI0Ghfw.cG3GpKpeyxk1p2nbEJpPkQ&postId=8808121798585771795&type=POST
图中这位绝食的高个男人是土耳其人。曾霞敏起初是每天到联合国在纽约的总部大厦示威。期间,联系上这位土耳其人。此后,曾霞敏几次给这位土耳其人打电话,希望他白天陪她示威,晚上她就陪他过夜。后来,二人一道转到华尔街示威,土耳其人带去一个睡袋,每天住在公园里。曾霞敏也在那里过夜。曾霞敏每天在公园示威时,都要联系上许多类似的男人。
这是曾霞敏在2010年12月29日发布的一篇文章。曾霞敏在文中自称自己的丈夫是日本人。

上面的两封信是曾霞敏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诉状中所附录的证据。在诉状中,曾霞敏声称自己的日本丈夫名叫伊藤泰志。
中国共产党的间谍都是魔鬼!
可就有一些美国人就是很容易轻信魔鬼,甚至是很容易被这些魔鬼驱使去助纣为虐,干些魔鬼的勾当!
中国共产党将许多中国美女训练成妖怪!
可就有一些美国人就是将这些美女妖怪看成是仙女,随时准备挺身而出去帮助这些妖怪,他们还自以为是英雄救美,甚至有些美国人为了要占有这些妖怪,不惜对刘先生落井下石,图财害命。比如那个人权大亨罗伯特·伯恩斯坦,为了占有女共匪郭盈华,不仅出钱让郭盈华在纽约买房子,还动用他的黑帮网络一次又一次地将刘刚投入美国监狱。纽约警察局109分局的一个华裔警察,同女共匪曾霞敏勾搭上之后,就几次跟踪刘刚,威胁刘刚要将刘刚送进监狱,要让刘刚死在美国监狱。这个警察帮助曾霞敏反复对刘刚诬告陷害,已经六次将刘刚送进美国监狱。这些貌似政治正确的美国人,简直就是美国的黄世仁南霸天。他们欺男霸女,夺人妻子,还要图财害命,简直就是畜生不如!说他们是畜生,那都是对畜生的侮辱!
刘刚
2017年1月31日
===================================================
作者: cwing 读封从德《六四日记》序,看总参国安精雕细琢打造“反对派”特线 改贴 2017-06-02 20:14:40 [点击:282]
读封从德《六四日记》序,
看总参国安精雕细琢打造“反对派”特线
看看就单单一个六四“黑手”的年龄,
共党特务机关下了多大的功夫眼儿

===============================================================
《六四日记》简体版序(未完成稿)
封从德
2016年6月4日

自2009年《六四日记》出了正体版以来,许多国内读者希望读到简体版和电子版,现在向大家奉上。本书虽内容真实性渐为外界认可,然亦有所不足,这在〈作者前言〉已有阐明;2013年增订版〈增订手记〉则回应了柴玲等人相关的新近言说,批评柴玲的“宽恕论”,并分析其“红舞鞋”心态造成的困扰。

书中另一重要角色李录,自2010年秋开始,以受通缉之身,高调回中国做生意发大财,引发广泛非议。许多人推测李录与中共有交易,甚至相信他八九年就是特工,理由是他一直反对广场学生撤离、配合了邓小平“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和平”的奸计,甚至说他曾在“廊坊警官学校”受训;还有人对李录的共产党员、「六四」学生领袖、民运人士、人权活动家、金融资本家、中共大企业投资人、新浪微博写手等等身份,看得眼花缭乱,斥为变色龙,因此对本书正面描写李录不以为然。

其实,本书正文只能保证最大可能地忠实记录当时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感;对于后续发展,或纠错,只能加入注中,作为分析与研究,目前已有六万多字的近四百个注。余英时教授对这样的处理方式称道有加,我也相信如此分离个人经历与后续研究,是最好的方式,有助于逐步趋近真相。

比如孔庆东,书中正文写得较含蓄,也多是正面描写,而在注释中就列举了他「六四」后这些年诸多离奇行为,相信读者自能判断。其实我还是愿意从好的方面去想,也许他在行无间道呢?丁小平可能更是如此,读者细看本书就知道,他是北大筹委会第一任召集人,但「六四」后越来越毛左,还有许多追随者。不知这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这里就不多说。还有沈彤、梁二、周勇军,这些在学运组织中起过较大作用的人,他们是多少年之后转变的,还是当时就有问题?

本书的叙述,多强调八九学运的自发性,因此与官方叙事交集甚少,这既有所长,也有所短。作者当时对政治毫无兴趣,又是研究生即将毕业去美国留学博士学位,若非电脑连坏两次,不会如此深地卷入运动。这自然能说明这场运动的自发性。因此,本书重点在叙述自发性这一面,即作者参与的一系列重要组织与决策过程。这种叙述的长处,是能较真实地反映运动组织内部的状况,天然地摆脱了官方叙事的框限。

所谓官方叙事,既有正向宣导,还有反向控制。正向宣导较易识破,如中共大肆宣传发生了“动乱”、“暴乱”才迫不得已“平息”,学生仅死亡36人,而王维林挡坦克恰恰证明军队如何克制,此等洗脑易被戳穿,兹不多言。而反向控制,则是通过官媒放大、通缉排名、重判等动作,刻意放大某些人的作用,以便利用其弱点来结构性地控制反对派,使其资源虚耗、方向漂移、内斗不断,此等邪恶手法,外界不易察觉和理解。

近年来,许多新资料、新研究对官方叙事有很好的解构,其中陈小雅多年的努力最为成功,尤其是她今年4月刚出版的130万字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有了本书这样脱离官方叙事的大量真实回忆,就能更好觉察官方叙事的虚构。因此,读本书的同时,最好也读陈小雅的研究,才能更明白官方叙事之虚实。读本书,可知实际发生了什么;对照陈书,则可看出官方叙事的虚假。

譬如“三线计划”,读陈小雅的书,你会看见一个清晰的、与官方叙事环环相扣的三线:王丹在一线(学生冲在前线),王军涛二线(知识界等社会各界顶在后面),陈子明则在三线(准备与当局谈判)。官方叙事中,这三线对应当局舆论宣导及反向控制的重点:通过王丹揪出“黑手”方励之,通过重判王军涛、陈子明来夸大其作用,为媒体制造明星,为民运造就“领袖”,用其弱点控制民运,发难民财来抹黑民运,其恶劣影响至今难消。

但读本书,三线计划全然不见,只在注中略有引用。其实,当时绝大部分学生不知三线计划,社经所团队也对运动没多大影响(严家其语)。本书作者虽全方位参与了运动最重要的几个组织(北大筹委会、北高联、绝食团指挥部、广场指挥部、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却也全然不知其存在,本书正文中完全没有陈子明(台湾最大媒体《联合报》的一千多篇报导中也完全没有陈子明,而王军涛只被顺带提到一次),而王军涛和刘刚仅在5月27日联席会上见过一面,实际并不认识;同样,王有才作为高联秘书长,也没见过陈子明、王军涛等人,是在监狱中才惊奇二人何方神圣、为何判得最重;就连陈、王早在运动初期(4月23日)就给了王丹3000元经费(八九年人均月薪88元),北大筹委会也完全被蒙在鼓里,这笔大款究竟在学运中发挥了什么作用,《王丹回忆录》只字未提。

再譬如王丹与通缉令。读本书,你会看见许多真正起作用的同学,并不在通缉名单中;而王丹虽排头号,在运动组织内却并不起外界以为的那么重要的作用,这在陈小雅书中也可印证。那些“外界以为”,其实源于官方叙事,诸如将本书作者也算作民主沙龙成员、而王丹则是其创始人及北高联的创始成员等等(二者真正的创始人刘刚近年来有大量文字证伪),甚至将他与“黑手”方励之、乃至与赵紫阳的体改所连在一起。大量子虚乌有,显示官方叙事刻意虚抬王丹,甚至通缉令上还特意加大4岁,20变24,全国通缉的第一句就是“王丹,男,24岁”。这只是偶然的错误吗?本书作者也在名单中,却被减了一岁,23变22岁,而照片却是档案照,档案上生日一清二楚,这又是不经意的错误?官方明知王丹仅是大学新生,而作者已是研究生快毕业了,却如此颠倒年龄,为何?这样一来,王丹不仅比我都“大”,更比吾尔开希“大”3岁,而实际上的王丹却比开希还小1岁。此一细节看似无足轻重,却很能直观说明官方叙事的企图:让王丹显得老成些,才能显示他联通各方“黑手”的重要性,否则若照实说,他比大学一年级的开希还小,官方叙事抓黑手岂非形同儿戏?

读者可以见证,本书正文对王丹基本上也是正面描写,注中分析也都是后来、尤其是2001年设立「六四档案」网站(64memo.com) 、随后分析了大量史料感悟到中共官方叙事的问题、2002年发现王丹在“天安门一代”改选事件中的专制行为以后,才有所反思而进行必要的纠偏,希望外界对八九运动的认知,不至于被官方叙事的偏向与框限一直牵着鼻子走。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7-16 23:42: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