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陈泱潮 请到陈泱潮文集去看看那些证明来龙去脉有根有据的海量文章!   2017-06-19 03:21:59  


作者: 徐水良   本人和王希哲揭露陈大骗子撒谎诈骗,澄清79部分民运史 2017-06-19 06:19:08  [点击:286]
目录:
正文:你我都负有澄清历史的道义责任
附1:老王社长(王希哲)批驳陈泱潮等等的帖子:
附2:陈泱潮自吹和攻击他人的文字摘录
附3:几篇揭露陈泱潮问题的文章链接:


张三一言说:看来,民运不同派之间的不共戴天之仇大大地超过对共产党!

笔者回答: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真民主人士与特线厮杀远超一般社会矛盾,比社会上的斗争激烈得多,这毫不奇怪。

张老怎么老是与中共特线说辞一致,总是不承认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的事实,以及由这种事实产生的一系列现象,还要装公正?

说到陈泱潮的造谣攻击。笔者认为,他多谈多造谣很好,否则,我们不容易有这么好机会来澄清他诈骗公案。

这个蠢货,以为他靠造谣颠倒黑白来伤害我,就可以争夺到他梦寐以求的民运之父或者他自吹的民运奠基人头衔。不知道尽管他有他特线阵营的配合,他仍然无法伤害我只能伤害他自己,他的目标仍然无法实现。

我一开始让他造谣污蔑我好几年,都不回答他一个字,他还不知道我不在乎他的造谣污蔑,他的造谣污蔑伤害不了我。现在我就让他先造谣污蔑,高兴了就回击,不高兴就随他去发疯。他还不知道他的污蔑攻击不起作用,相反只提供我高兴时,出出他蠢货自己的丑的笑料。

王希哲终于忍受不了陈尔晋漫天撒谎,伪造历史抢功劳等等大骗子行为,出来澄清民刊《责任》等问题的历史了,澄清民刊协会及《责任》,与陈尔晋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好的,应该的。

这个大骗子,一辈子诈骗成习惯了。什么都敢撒谎欺骗诈骗。像民刊协会和《责任》这种大家都知道与他几乎没有关系的事情,他竟然也敢漫天撒谎,说成他的功劳。

他以为这像他自称上帝之子,弥勒佛,紫薇真人一样,能够骗倒别人,或者能够骗倒几个人,就算几个人。

对此类伪造历史,争夺“民运之父”,把民主运动说成他们的创造物,在他们之前没有民主运功的骗子们,你我都负有澄清历史的道义责任。否则,历史就可能被他们篡改。

其实,这些骗子们已经对中国民主运动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非常可悲,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和领袖人物,不是中国民主运动自己产生的,而是在中共操纵舆论和欺骗的情况下,由受骗的海外媒体制造出来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的。不了解情况的海外媒体和学者,不知不觉受骗上当,不知不觉成为中共和这些骗子们伪造历史的帮手。

这陈泱潮漫天伪造的历史,竟然骗到了许多海外和国内的媒体及学者,成为他伪造的历史的宣扬者,就是一个典型。

希望希哲能够进一步澄清被他歪曲和伪造的其他历史。

另外,希望你完全看清这个大骗子的本质。别把他当精神病予以原谅。他不过故意装疯卖傻,使别人不敢得罪他,怕他精神病发作纠缠,而不敢澄清历史而已。

澄清历史,需要勇气,需要面对这类大骗子的漫天造谣攻击和纠缠。

民刊协会和《责任》的历史,其实大家基本清楚。这个大骗子竟然弥天大谎说成他的功劳。熟悉情况的人基本知道你说的那个历史,知道他是不知羞耻地撒谎抢功。

不过,民刊协会和《责任》的历史,也只有你和王一飞才能澄清。多年以前,王一飞也在私下里一再对我澄清过这个历史。但如果你不出来澄清,他显然也难以出来公开澄清。

他骗不了熟悉真相的人,他主要是要是用他诈骗犯一贯的诈骗术欺骗不了解真相的人,如果大家都不敢澄清他的撒谎伪造,那就像他把他在民主墙开始好几个月以后才发表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所谓的《特权论》,说成是为民主墙奠定基础的文章,是民主墙“奠基之作”,把他文章发表以前根本不为大家所知,这之前对民主运动和民主墙没有贡献的他自己大骗子,打扮成“民运之父”、民主墙奠基人一样,他的撒谎伪造就可能被全世界当作历史真相。

如果我们不澄清当时的历史,即使他极其可笑地不断撒谎,捏造他是79民运“首犯”之类的历史,这些现在没有人相信的许多弥天大谎,今后也都可能被人当作是真的历史。

王希哲重提魏京生自认民运之父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对于魏京生接受民主之父这个称呼,确实非常可笑和卑劣,你知道,我当时是支持你的批评意见的。

但是,当时为了民运的整体利益,顾全大局,在公开场合,我尽量不谈这个事情。我当时非常希望他能成为真的民运领袖、真能统一民运的领袖。现在看来,这仅仅是幻想。我当时逃避谈论这个问题的做法,也不见得是正确的。

比魏京生搞民运早的人多的是,而他竟然把民运当作他生出来的儿子,在他生出中国民运之前,没有当代民运。而且,他之后一直拼命抹杀过去的历史,把当代民运说成他发起的、生出来的。这种做法,就相当卑劣。

王希哲说:“水良兄,我们的分道,正是这类事,我比你思考的更深。”说了他对中国民主运动极度悲观的意见。

我不同意他的意见。我认为,人和人之间,非常不同。虽然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坏人充斥。但广义民运,中华民族的全民民运,不可阻挡。

历史不会永远停留在辛亥革命以后的幼稚阶段。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努力,现在的中国,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未来中国的民主革命一旦革命成功,民主制度就会真正建立、巩固和完善起来,这些坏蛋就必须滚蛋。而且,任何国家政客中间,坏人都是不少的。但是有民众和制度管着,这些坏蛋也无法再把民主变回专制。

在中国,在整个民族,坏蛋毕竟只是少数。像89年北京和全国各地英勇抗暴的民众,以及目前全国各地正在默默努力,奉献和奋斗的英雄,他们就是我们民族的希望。

真正的勇士,就要有大无畏的勇气,就要有即使天塌下来,即使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把天撑起来的大无畏勇气。

此外,你上面说陈尔晋,79年,是他自己说不搞民运了。其实,79年那个时候,他到处诈骗,是大家避开他,不理他,不要他,排斥他。他1991年出狱后,才是他自己软骨头害怕,整整十年不敢与民运有来往,躲到宣威某镇搞经济诈骗,诈骗当地近千万,案发后被他欺骗的同案都被判重刑,他为了逃避重刑,才从洞里爬出来到海外当线人。

陈泱潮狡辩,说王一飞是他到广州搞【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筹备组】第二负责人,以这为理由,说《责任》就是他搞起来的。

实际上,你大骗子到广州时,还根本没有人想到要搞什么中华民刊协会,更不会想到搞这个协会的机关刊物《责任》,那是很久以后,才根据形势发展产生的。而且,它们的所有正式活动,都把你陈尔晋排除在外。你还好意思继续漫天撒谎?把它们说成你的功劳?

当时商量组织一类事情的人的非常多。但当时大家商量讨论的事情,只有少数事情付诸实施。之前谁说了什么,没说什么,都无关紧要。别人说的做的,都不知道比你多了多少。说过此类想法的人,有许多许多,我就接触过不少,但其中恰恰没有你。你过去说你到南京与我商量组党,我不相信你,也不会与你认真讨论这类问题。最多只有应付你几句。而且各地许多人都在你之前说过商量过此类事情,难道他们都能像你一样,把所有后来这些事情,都说成他们的功劳?

《公权同盟》,很可能有是你的撒谎。即使真的组织了,也没公开过,它与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也是两回事情。与民刊协会及《责任》,没有关系。你用这个事情来抢夺民刊协会和《责任》的功劳,只能说明你不顾一切抢功,完全不要脸皮。

到海外后,在你整整十年不敢与民运接触,而到云南宣威某镇搞诈骗,骗取近千万人民币期间,王一飞组织过《公民大同盟》,按你的逻辑,难道那也是你的功劳?

大家了解你以后,对你都有看法。不要说你上面说的这些事情,应该是你自己撒谎捏造的。即使是你真说了什么,别人也不当你回事。别人不让你介入中华民刊协会和《责任》这个事情,也不让你介入后来的《学习通讯》。别人不相信你。不让你介入,不让你参与,你还要说这是你的功劳?

可惜王一飞现在不参与民运活动,否则,他应该会戳穿你的谎言。

陈泱潮竟然大言不惭地说组党是他首先搞起来的。这几年来,一再漫天造谣,说我没有参与民运,没有参与组党。过去我不屑于理他,今天就回他几句。

组党问题,他们跟你陈尔晋商量了?但王希哲等等恰恰跟我通过气,商量过、沟通过、通报过、传达过。我也表示过我的意见。不过,为了保护王希哲他们和我自己,监狱中、法庭上我坚决否认有这回事而已。

包括民刊协会和《责任》,也有不少朋友不断跟我通报通气商量。但因为我的重点是研究理论,所以我对许多人说过:分个工,我多做点理论研究,要他们多做点实际工作。而《学习通讯》,我就直接参与了,因为那是理论刊物。而你,全都被排除在外。你还要坚持那是你发起的?

你说过没说过组党,都无关紧要。组党问题,你被排除在外。你还要说是你功劳,就是无耻。

至于我,从一投入民运,40多年来就一直鼓吹革命,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中共对我的起诉书裁定书等等,也都一再说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凭你大骗子造谣,就能改变历史。

陈泱潮继续漫天胡吹说:“组党问题到底是谁首先提出并且付诸实践的?”说那是他先搞的,是他的功劳。

笔者反问陈大骗子:甘家口组党你参与了?当时大家不断商量组党问题。你主张过,就都变成了你的功劳?

组党问题,是79民运民主墙一开始就有不少人公开或私下讨论议论的问题。我出狱后,就有人与我谈这个问题。你是民主墙开始许多个月以后才参与民运的,你算什么第一个?你算什么首先提出并付诸实施?

尽管有人不断找我,我也不断参与商讨此类问题,但甘家口组党我没有参与,就不能说成我有功劳。

中国民主党,我是最早海外发言人,我才能说我出了一份力。但我也不需要像你一样去争功劳。甚至你大骗子漫天撒谎说我没有参与组党,我都不屑于澄清。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你大骗子不断地一次又一次撒谎说我从来没有参与过组党,我都不需要辩解,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是你大骗子漫天撒谎。

那无知小痞特曾节明也来胡搅。

我对他说:这是讲历史事实,上面也是我与王希哲谈我与他之间对民运看法的分歧。你小特蠢货懂什么?那时你是幼儿,这里你没插嘴胡说的份儿,你只有好好学习的份儿。

你对民运历史一窍不通,一贯胡说八道。你甚至把45运动和民主墙千千万万人投入民运之后才参与民运的王炳章,说成民运之父和判别真假民运的标准,那就是大笑话。1982年,他被中共使领馆树立为中国海外全体留学生标兵,要全体留学生向他学习。之后,他才被选中参与发起海外民运。

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好读清楚并且记住我们的文字,懂一点民运历史,你也才能有本事在民运中好好捣乱,完成你主子交给你的任务。否则,你只能胡说八道闹笑话永远出丑。


附1:老王社长(王希哲)批驳陈泱潮等等的帖子:



陈尔晋先生,你与徐水良的争斗,别的我不过问。《责任》,我必须澄清

中华全国民刊第一次代表大会,是王一飞(海外改名王湘)与何求向我提出,希望我介入支持的。陈尔晋在背后有过什么活动,我不清楚(你来广州见我,也没向我提过),何求与王一飞也从未向我提过你一句。

这“全国代表大会”,开始我不赞成,提出全国性组织有风险。但何求王一飞坚持,我也就同意了。

之后,这代表大会的全部组织筹备、文件准备工作,都由王一飞全部负责。因那时何求私下已经流露了其反共和流氓无产者倾向,我不赞成他,对他不放心,故指示王一飞代表大会文件起草,何求不得过问,也不必征求他的意见。何求仅负责了来广州个别代表在他家的住宿。

代表大会召开(因受阻扰,来人不多)后,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参见老王回忆录《走向黑暗》在下)。我任协会顾问兼协会机关刊物《责任》实际主编。协会并无陈尔晋任何职务,协会发布的《联合公报》也无陈尔晋或其主持的民刊的署名,故陈尔晋与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和《责任》毫无关系。

机关刊物名字《责任》,是王希哲亲自定下,王一飞刻写封面《责任》两字。封面《责任》刊名旁书:“青年们,别忘记了你的社会责任!”口号,是王希哲撰下。第一期第二期王希哲主编。范一平在王希哲家刻写蜡板和印刷装订、发行(范一平后曾因王炳章的闯关与他的会见被捕入狱,至今还是广州重要的活跃异议人士)。

因何求总想介入《责任》的编辑工作,老王怕时间长王一飞顶不住,建议将《责任》转上海,由王希哲比较信任的付申奇主编出版。付申奇那时主要理论色彩为第二国际考茨基主义,与老王接近。王一飞和付申奇都同意了。《责任》没有经费来源。于是王希哲将在香港发表文章所得稿费大部转给付申奇。付申奇开始了中华全国民刊协会《责任》第三期之后的出版。

总之,中华全国民刊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与陈尔晋(后改名陈泱潮)没有任何关系。他背后据他说与何求做过什么,老王一点不知道。起码,他没有为民刊协会和《责任》出面担负过任何具体工作。中华全国民刊协会根本没有他的署名。

现纽约的付申奇和广州的范一平,都可以证实老王以上所写。

陈尔晋与徐水良的争论,希望双方实事求是。

二、

老王社长:水良先生,我只澄清有事实证实或否定的。陈先生是弥勒佛在世,我就无法证实也无法否定。多说无益。至于什么“民主之父”呀,“什么什么第一人”呀,争论他干什么,拿出事实东西来就行了。且希哲早有教训:

当年魏某出来被内外一哄而起称其“民运之父”,魏某自己也很享受。老王只提醒一下他,这个提法不好,就被人视为老王要与魏争“民运之父”头衔。再不敢了。记得龚小夏那时揶揄说:“魏京生民运之父,我就是民运姑奶奶!”希哲也就笑笑说,“那我就是民运之爷”了。要这么排辈分,秦晋最近还说:“王军涛还在魏京生之上的”。

闹这些真没意思,谁自己封自己什么,由他去。若确不合事实,再澄清一下。

三、

老王社长:尔晋先生,你说的背后这么些,我都不知道。但起码你告诉了我们:

原来你因为

1、“胡耀邦亲信智囊团”看中你了,你发现另有机会了;
2、你计划“布局完成后”,就出国世界革命去。国内革命别人干。

于是,你就决定“不露面”了,也就是不参与也不做任何实际工作了。那么,无论你背后曾与何求们“布局”过什么,天晓得,但中华全国民刊代表大会,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和它的由王希哲命名主办的机关刊物《责任》,也就与你没有任何事实的关系了。你却把这一切,罗列为你“创办”的,这就不好了,不是事实了。我想,任何的佛和仙,都洁身自爱,都不会这样做的。

再说,陈兄已经出国近20年了(你跑泰国的政治庇护申请证明,还是我为你出具的),你的世界革命在哪里呢?

你宏伟的原计划是“布局完成后就出国建立【民主国际】,推动全世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革命”。

听听!“出国就建立”,雷厉风行,好气魄。而如今20年“民主国际”安在哉?悠然在丹麦领补贴度日,广告觅配偶而已。“求田问舍”及偶,“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那么,计划之后,什么都不见去干。待“全世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革命”成功了,你又可以说是你“计划”的,“创办”的?

水良先生说,当年所有活动把你排斥在外。不是的,原来是你自己光说(真说过没有不知道)不干罢了。不要与水良先生争了。好好过日子吧。我们都没几天了。

(陈尔晋原话):

因为我当时先是准备组党布局完成后就出国建立【民主国际】,推动全世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革命。后来又得到机会到胡耀邦亲信智囊团工作,发现完全有自上而下和平推动中国民主革命的可能,遂决定暂不出国,集中力量推动中国民主革命和平转型。

四、

老王社长:也许陈先生很伟大。这不争论。老王仅仅澄清,中华全国民刊代表大会,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与先生没有关系。更绝非先生创办。

至于陈先生说你背后作了多少伟大事情,由你说去

五、

老王社长:水良兄,我们的分道,正是这类事,我比你思考的更深。

海外经验的观察我发现了,民主,不是辛亥推翻了满清,不是共产党推翻了国民党,不是民运(有一天)推翻了共产党,能够有的,能够实现的。魏京生,王希哲,徐文立,徐水良,陈尔晋,刘国凯,王军涛,杨建利......革命成功上台,一样的坏,一样的专制,一样的没有民主,可能更有甚之,一样的要等待新的“徐水良”民运将其革命推翻,再来专制....

因为重大原因之一:

“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和领袖人物,不是民主运动自己产生的,而是在中共操纵舆论和欺骗的情况下,由海外媒体制造出来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的。”不止!更是外部强势国家依据自己的利益,选择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和为他抬轿子的势力,出金钱强势将其扶植出来的。他革命成功了,在金钱国推动下被“选举”出来的,也只能是他。他也就只能在自己国家代理了当年出资国的利益,对自己的人民实行事实的专制统治。

怎么办呢?这里就不多说了。我们就在这里分道了。

附2:陈泱潮自吹和攻击他人的文字摘录:

(污言秽语攻击他人,漫天撒谎把民刊协会和《责任》说成他自己功劳的小部分文字摘录)

我作为中共中央钦定的民主墙时期【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认定你徐水良没有民主墙活动经历,根本算不上投身民主墙运动的民运人士!

你徐水良是中共特务机关专门安排来对付《特权论》作者的苦肉计实施者——货真价实的【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

你长期反反复复不断张贴的那些恶毒造谣、诬蔑、攻击、诽谤《特权论》作者的东西,就是你接受中共特务机关任务,专门来实施苦肉计对付《特权论》作者的罪证!

不是软骨头投共者,不会被中共物色来实施苦肉计专门对付“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

除了中共安排你徐水良实施苦肉计伪造你编过《学习通讯》第六期之外,民主墙时期你有过什么实实在在的民主革命言行?证据何在?证人是谁?

我是不是弥勒佛、上帝之子和紫薇圣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弥勒佛、上帝之子和紫薇圣人所昭示的是不是真理?

你已经结下了非常深、非常恶毒的孽缘!不严惩你天理何在?天理难容!

请看看陈尔晋(陈泱潮)参与民主墙活动的经历!

请拿陈尔晋(陈泱潮)参与民主墙活动的这些经历和你毫无民主墙活动的经历比较一下吧——

1、陈尔晋(陈泱潮)1979年从几乎被枪毙的情况下获释后,立即赶赴北京,没有投靠亲戚邓小平,而是将《特权论》直接诉诸民主墙!

2、并且,立即进行中共国民主墙运动首次组建全国反对党【中国公权大同盟】的活动

3、并由【中国公权大同盟】华南大区筹备组负责人何求及华东大区筹备组负责人傅申奇等,发起组织【中华全国民刊协会】;

4、创办中华全国民刊协会机关刊物《责任》;

5、利用奉调到胡耀邦亲信智囊团中央机关从事理论政策研究之机,积极影响和支持全国人民代表换届自由竞选

6、在中共中央下达1981年第9号文件通知“坚决取缔和打击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情况下,直接口授《通知》,由《责任》主编傅申奇记录,通知各地有可能被抓的民运骨干组成【爱国民主护法请愿团】,以视死如归精神前往北京,准备召开中外记者发布会,宣布【中国公权大同盟】正式成立,挑战中共......

陈尔晋(陈泱潮)遂因此种种,被中共中央以“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为首组织反革命政党、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给国内外敌对势力提供了攻击我党我国的口实,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等,定性为【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于1981年4月4日,首先被所谓“擒贼先擒王”绑架于南京火车站(陈尔晋此次在南京火车站被堵截抓捕,现在看来,完全有被当时已经是南京公安线人的徐水良出卖的严重嫌疑)!

对照1979年第一次出狱后就立即投身民主墙运动的陈尔晋这一系列可歌可泣的悲壮表现。

附3:几篇揭露陈泱潮问题的文章链接:

丹麦和原缅甸果敢特区军人等朋友调查揭发陈尔晋经济诈骗犯真面目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21_1.shtml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xushuiliang/1_1.shtml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3283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4/xushuiliang/3_1.shtml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33324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4/xushuiliang/4_1.shtml

江系神棍大骗子陈尔晋陈泱潮的真面目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2840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9_1.shtml

澄清几个问题
https://twishort.com/Xqhmc

再笑陈泱潮大骗子
https://twishort.com/ZvTkc

陈泱潮: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39177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shuiliang/12_1.shtml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6-19 06:27: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