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遵嘱转载張英答客问:关于新大陆人 2017-06-17 13:46:59  [点击:856]
遵嘱转载張英答客问:关于新大陆人


XX請問張英先生:《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中的『新大陸人』不是歐洲大陸的人,有新事証嗎?

《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長文,在第三節(四)中,義憤填膺,言詞犀利,如數家珍,拍手稱快。揭批『新大陸人』⋯⋯『公然反動,竟為納粹中共大屠殺脱罪,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似乎以為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的』。要叫人信服,請問還有新的事證嗎?願聞其詳。

另外,張英先生說『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大家都是上海人!』就算海外上海學人,幾十年來,沒有五十萬分之一,彼此公開吵架,難道外地人打筆仗駡街,就不『講究文明』,缺乏『君子風度』,就沒有『教養』了?張老必須回答,講清楚說明白!


張英答:先生問得好,簡答於下。

關於『新大陸人』,老夫有過尖鋭點評,說『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可能是非洲大陸的,或者南極大陸的,大概還不致於是外星人,地球外的「新大陸人」!』那明明是調侃諷刺的話。所謂的『新大陸人』,當然意味著他是新來的中國大陸人,不可能是哥倫布發現的美洲新大陸人,更不會是南極大陸的人,因為南極洲目前除了科技考察隊外,還没有世界上各國的新移民,更遑論有中國『新大陸人』了。歐洲是個古老的大陸,原住民不會自稱『新大陸人』的。這是一。其二,意思在說,歐洲大陸不應該有這種中國的『新大陸人』,如有的話,則不配做歐洲大陸人,但如同美亞澳非大陸,歐洲大陸當然也有中國的『新大陸人』,而且很多。反正世界各大洲,凡有中國人移民的地方, 大多數『新大陸人』,居然抵制甚至反對所居住國家的,這也是吃了葡萄怪葡萄酸的中國人德性,無可奈何,莫衷一是。令人遺憾,我料這個網上『新大陸人』,大概正是歐洲大陸的中國大陸人也,而且可能是住在歐洲大陸法國巴黎的!

點解,何以見得?因為他一股勁唱衰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難道不是移民法國的中國大陸新移民,而是歐洲大陸內的『新移民』?!舉例來說,生活在法國的中國大陸新移民,大多數不如並非生活在法國的,德國仲維光和荷蘭張英,反而對法國政情文化更瞭解熟稔,我們可以理解,畢竟理念有別,層次差異,並不苛求。我與維光兄,早在今年法國總統大選前兩個月前,就料到大選結果,花落誰家。

三月廿日,張英在美國RFA自由亞洲電台專訪的《荷蘭大選預示歐洲叫停民粹主義,民主重新强大再起》時重申:『這次荷蘭選舉,可以説是歐洲社會的一個歷史性的轉折點』。進而結束語: 2017,歐洲選舉年。『我的預估,一句話:荷蘭大選,叫停民粹;法國大選,遏止民粹;德國大選,終結民粹。民主歐洲必將強大再起!』五月四日,法國第一輪總統大選當夜,我曾在網上署名,公開發表《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不出早先所料》,指出中間偏左的馬克龍必定當選總統,極右民粹的勒龐將會落敗;五月七日,到了第二輪對決結果出爐,果真如此,於是我就發表了網文《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不出早先所料(續)》,儆醒世人。


其次,還早從法國第一輪總統候選人選舉結果出爐就說起,預估點評第二輪總統大選的對决,寄望於新任總統馬克龍先生,以及六月法國國會選舉,中左和中右為第一、第二多席大黨,再現新的『左右共治』,團結法國加強歐盟!

法國總統大選之前,曾見新大陸人,在獨立評論網上,也預估《法國二輪選制確定了法極右勒朋大姐當選不了法總統》,『法國很可能選出最年輕法式肯尼迪總統』,以為所見略同,對候選人的喜厭不同罷了,見智見仁,但對其不滿『二輪選制』,雖不苟同,並非當回事。可是,到了五月八日,法國第二輪投票選舉塵埃落定,最年輕的馬克龍當選了總統的第二天,新大陸人居然反而在獨評上,ZT《預言法國再次走向敗壞》,唱衰法國,不可思議。

新大陸人,盲目轉貼,竟把民主法國,與中共黨國,相提並論,混為一談。說民主國家有選舉,與冇選舉的專制國家,走的同一條道路:『在每個歷史的關鍵時刻,法國人和中國人一樣,總是選了一種最糟糕的道路。接下來十年到二十年,法國的敗壞,幾乎是不可避免的。』有人叫囂:『法國完蛋了』!另有人唱衰法國,進而唱衰歐洲:『歐洲的淪落,在我們有生之年就可見』。如同替納粹中共叫好那般,替歐洲極右民粹失敗叫屈。竟把嚴肅的法國選民抉擇,駡『法國佬,遲早要為自己的輕佻,付出血的代價』,如此云云,危言聳聽,唯恐歐洲大陸天下不亂,以助納粹中共在中國大陸的『維穩』!

我非但初步研判,該『新大陸人』,非但可能已是住在歐洲大陸的中國人,而且大概還是住在歐洲大陸的法國巴黎!最近見他有一篇網文,記錄所謂『國軍軍醫後代,82年巴黎反共姜老義士講述反共傳奇』的故事。我一貫力主踐行『民主抗共』,但對真正『反共義士』是尊重的。法國抗共老義士姜友路先生,是我在巴黎的老友。姜友路兄明明是法國的老民運人士,而新大陸人,卻偏偏老是要駡『匪區老少運運』,如此的『二元化』,似乎人格分裂,匪夷所思。但他既然稱贊巴黎老姜,這也是我猜其亦住在巴黎的原故,而且我還猜他不是朋友,也是熟人,至少認識,嗚呼!

老夫對三天前拙文,即《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批評了新大陸等人,人家『見到不回』,本著與人為善,看過熱閙,得理且饒人,以及太極門弟子的做人之道,四大皆空,不想再多扯談。有些朋友來電郵詢問,我就婉拒回答。今見先生網上問及,姑且匆答以上,不好意思,看官笑衲。


關於『上海人』。我在殘年反思,昔日批評上海老鄉自大,苛責欠妥,如今東望故國,珍惜鄉誼,正面如實肯定:『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都是上海人!』。該段末了,果然概括了一句話:『因為有教養,都是上海人』!那是就彼此『都是上海人』之間的友好對話,如此而已。決非泛指局外人都是不行,另外解讀歧見。至於大上海人,通常比較,相對而言,『有教養』的,這是幾十年,甚至百年多,不爭事實, 中外朋友客觀,誰也否定不了。當然,我們不能由此擴大化,反而恣意説外地人『冇教養』,這是兩碼事,兩個不同概念,請勿誤會!閣下切忌想當然地曲解,自我矮化。也許,是我詞不達意。

一言以蔽之:非上海人,即便地域不同,生活環境差異,文化資源失衡,海洋文化也罷,黃土文化也罷,南北東西各地,顕然也有許多智者,志士仁人,非常優秀,很有教養,講究文明,亦是真正的中華各民族菁英,光明偉大!

週末愉快




張 英

2017六一七 , 匆匆塗寫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