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2017-06-15 21:34:29  [点击:295]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附言:《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一文发表后,在儒友圈和微博上陆续有些异议和争论,兹将有关微言集合于此。2017-6-16东海

【答客】或说两个中国人被恐怖势力杀害之事:“儒家讲天子不治夷狄,生番之间相斫杀,况又在外国,置之不理可也。国家可做的就是协助家属去收尸。”这是对经义的误解。“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夷蛮要服,戎狄荒服。”(周语)邦内之民被恐怖势力所杀,岂能等之于生番相斫哉。

【答客】或说:“信了夷狄教就是夷狄,跟籍贯何关?”答:国与民的关系,国籍第一。属我国籍,持我护照,就是吾民、子民,就礼当享有公平、公正、正义的国家关怀,这方面不论职务、地位高低,不论道德、智慧优劣,不论思想、信仰正邪。国有国法,吾民就是犯了死罪,也不容恐怖势力肆意杀害!

【恐怖】关于两个中国人被恐怖势力杀害之事,世俗和宗教角度怎么看,属于世俗的言论自由和宗教的信仰自由。但儒家和国家不能随顺世俗及宗教的态度。儒生如何看待,应合乎儒理和正义;国家如何对待,要负起国家的责任,保持国家的尊严。世俗的归世俗,国家的归国家。

【恐怖】对恐怖势力的严厉谴责和直道报复,反躬自省政府未尽教导责任,受害者自身缺德或非法之疚。这三个问题不能混为一谈。齐义虎《国家对国民的保护是无限的吗?》,将三个问题混淆起来了,并将国家对国民的生命关怀等同于无限保护了。国家又不是贴身保镖,焉能无限保护哉。

【恐怖】在《如何对治恐怖主义》中,我曾经提到“葛伯仇饷”的故事,商汤的做法是,你杀我一个民,我灭你一个国,直接出兵灭了葛国。伊斯兰国的罪恶是葛伯望尘靡及的,又第二次杀我平民,性质极其恶劣。若是王道中华,纵不举兵灭其国,也当有严厉的报复措施!

【立法】汉朝人有“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宣言。东海学舌曰:犯我无辜,虽远必诛!深知此非马帮政权所能为,谨以此言为后世立法。中华重建之后,当世世代代认认真真护我子民,不容一个子民受到不良势力和邪恶政权的侵犯。犯我无辜,虽远必诛!虽远必诛!!虽远必诛!!!

【恐怖】或说:“儒家不是民族主义,文化之别重于种族之别。耶教徒已经不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切莫自作多情,错认同胞。”这是以文化识别混淆国家识别了。从国家层面论,持我身份证和护照者,皆我同胞。若论文化,拜物教徒尤其是拜毛教徒,更不是中国人甚至非人,言者何以自作多情而孔毛并尊哉。

【恐怖】或说:“他们的不幸是信了耶教还那么迷狂,跟国家何关?因果是自作自受自己负责,其他只是外缘。”这又是混扯,将因果义理与国家责任混起来了。论因果,“他们”死于非命,当然有其自身业因。但这不是国家关心的问题至少非重点。国家应关心世间法理,关心吾民之死是否合理合法,刑罪是否相当。

【恐怖】或问:如果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是毛左分子,儒家也主张国家关怀和为之复仇?答:理所当然,礼所当然。论文化,儒毛不两立。但只要毛左与我同国,是我国民,就不能受到法外侵犯,更不容恐怖势力杀害。这种情况下,无论文化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恐怖】或说:“我只想问,你们想要国家怎么办?替两个遇害的中国人复仇吗?”
答:若是王道中国,真正爱民如子,自当为民伸冤复仇,维护国家尊严。至于办法和手段,是外交还是武力,是索取责任人还是诛首恶,是导弹远攻还是特部近诛,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和对方态度因地制宜。2017-6-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