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张巡功罪论 2017-06-15 18:28:14  [点击:325]
张巡功罪论

张巡的故事人人皆知:安史之乱,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十三万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张巡与许远等数千人死守睢阳。粮草断绝,张巡杀妾飨士,复以城中百姓为食。城破被执,骂贼而死。城破时,百姓只剩下四百余人。具体吃了多少人,史书所载略有不同。《旧唐书》卷一八七载:

“尹子奇攻围既久,城中粮尽。易子而食,析骸而爨,人心危恐,虑将有变。巡乃出其妾,对三军杀之,以飨军士。曰:诸公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经年乏食,忠义不衰。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坐视危迫。将士皆泣下,不忍食,巡强令食之。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人心终不离变。”

《新唐书》卷一九二载:

“初,睢阳谷六万斛,可支一岁,而巨发其半餫濮阳、济阴,远固争,不听。济阴得粮即叛。至是食尽,士日赋米一勺,龁木皮、煮纸而食,才千馀人,皆癯劣不能彀,救兵不至…巡士多饿死,存者皆痍伤气乏。巡出爱妾曰:诸君经年乏食,而忠义不少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乃杀以大飨,坐者皆泣。巡强令食之。”“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遣民止四百而已。”

《资治通鉴》卷二二0 载:

“茶纸既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既尽,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馀才四百人。”

《旧唐书》说“所食人口二三万”,《新唐书》说“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资治通鉴》没有说数据,但先吃妇人,后男子老弱,城破剩余才四百人。可见也是大量吃人。

张巡功罪,千古纷纭。当时唐室议功,对张巡就有争论。《资治通鉴》记载:“议者或罪张巡以守睢阳不去,与其食人,曷若全人。”友人李翰为之作传,表彰张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陛下之师,师至而巡死”的大功,认为功不掩过,众议由是始息。历代儒生文人也大多认同张巡“功大于过”。

东海认为,张巡不是功大于过,也不是过大于功,而是罪大于功。守城之功大,食人之罪更大。唐室礼当表彰其守城之功,儒家理当声讨其食人之罪。《春秋》之义可以“以功覆过”,然食人乃罪之大者,最大的功劳也掩盖不得。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食人而保城,岂可为耶?

纵然睢阳不守,纵然贼军攻破睢阳进入江淮,也不能食人。极而言之,纵然唐朝灭亡,也不能食人。因为食人本身就是亡天下,比亡国更可怕。国可灭,人不可食,天下不可亡。死守睢阳,弹尽粮绝,继之以死,便是尽心尽力尽责尽人事矣,其它事,听天由命可也。关此,王夫之《读通鉴论》中的评论最为到位:

“守孤城,绝外救,粮尽而馁,君子于此,唯一死而志事毕矣。臣之于君,子之于父,所自致者,至于死而蔑以加矣。过此者,则愆尤之府矣,适以贼仁戕义而已矣。无论城之存亡也,无论身之生死也,所必不可者,人相食也。”

金儒王若虚亦有正见。其所作《滹南遗老集》有一条论及张巡,见卷二十九的《臣事实辨》:

或问张巡、许远何如。曰:“忠矣,然而不仁。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仁者不为,守一城而食人三万口,其忍为之乎?宁使贼杀,岂容自食?故予尝谓,其死节之名固千古不可磨,而食人之罪亦万劫不能灭也。”

或曰:“为己则不可,为国何害?”曰:“为己与为国等耳,天下只有一个是。”

或又曰:“图大事者,不顾其小。”曰:守城之事小,食人之事大,三万口之命,而谓之小事,何邪?使江淮果由此而保,亦不足道,况其未必哉。为巡等计,可走则走,不可则战,战不胜而死之,足以塞为臣之责矣。国之存亡,付之天可也。盖当时公论亦多尤之。李翰辈曲为辨说,讵能服人之心?而史臣猥曰:议者遂定。呜呼!去古逾远,义理不明于天下,士大夫以名节自高,而卒不免害道者,可胜数哉!”

有人说为自己吃人固不可,为国家吃人又何妨?王回答,为自己为国家都一样,吃人就是不行,就是错。说得好,这个回答值得当今爱国主义者思考。“守城之事小,食人之事大。”“其死节之名固千古不可磨,而食人之罪亦万劫不能灭也。”这两句话足以消除张巡功罪之争,为张巡盖棺定论。

张巡曾在唐玄宗开元末年中进士,并非不学无术之人。但他经学修养不足也是显然的。有术,故能坚守穷城,坚定不移,精忠报国;不足,故犯下背天逆理反人类的吃人大罪!余东海2017-6-9首发儒家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