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2017-06-14 19:11:56  [点击:313]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标准】王小波说“低智、偏激、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云。在反儒派和崇毛派两大群体身上,低智、偏激、思想贫乏这三种特征表现得特别集中和鲜明。根据王小波的标准和逻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反儒是大邪恶,崇毛是大邪恶,反儒崇毛是双重的大邪恶。

【分裂】国家分裂事小,文化分裂事大。只要儒家道统在上,国家纵然分裂,不难金瓯重圆;如果意识形态冲突,国家纵然统一,也是强行苟合,毫无凝聚力可言。儒马并重,冰炭同炉,国家精神分裂,官民无所适从,思想、政治、社会各个领域矛盾重重且不断激化,各方面都难以取得基本共识。

【结论】仁本主义者自然知道自由的价值,自由主义者未必知道道德的价值。民主主义者既不知道道德的价值,也不知道自由的价值。

【自由】儒家追求双重自由:外在自由和内在自由。外在自由是社会性的,相当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内在自由是道德性的,可称为意志自由,良知自由。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内在自由的最高境界。

【答客】或问:春秋战国大贤辈出,先有孔子后有孟子,为什么就没能弘扬儒学重建王道,没能挡住暴秦的壮大和成功?答:佛教说定业难转,东海曰共业难转。春秋战国之时,君德民智不断下滑,欺诈暴力不断泛滥,社会共业难以逆转矣。佛有三不能,其一就是不能转定业。个人定业尚且难转,况社会定业乎。

【共业】共业难转是借用佛学概念,但符合儒理。当时各国君臣、各地官民和整个社会德智低下,恶业深重,故必有一劫。纵然出现孔孟那样伟大的圣人,若无相应权位,也难以排除劫难。臧仓掩孟子,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所能也。吾之不遇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

【共业】从根本上说,儒家的地位取决于其时其世的共业。共业坏到一定程度,儒家便会受到各种诋毁、排斥、打压乃至迫害,数不胜数,防不胜防。纵然圣如孔孟,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孟子有“天也”之叹。也可以说,人民没有一定的德性和福报,就无缘享受王道政治;如果共业太坏,就有相应劫难来临。

【共业】百年反儒的深广度、持久性史无前例,说明国人德智之低下、社会共业之恶劣史无前例。对于人民、国家和儒家来说,都是大不幸,但大不幸中又有大幸。物极必反,历史到了最低谷必然强力反弹,正是有志有识之士立德立言、成德成圣的好时候。站出来,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圣贤君子和历史人物。

【共业】儒家回归是势不可挡的历史大势,却也不是一蹴可几的,还会有一个坎坷的过程。这个过程与官德民智的提升、社会共业的优化同步。儒家真正回归的一大标志是,各界特别是政界、教育界涌现大量儒生,有大儒在位,而且在高位甚至最高位。那是才水到渠成,圣贤作而中华成。

【共业】孔孟如果得以为王,或者得到哪国君主高度信任重用,历史必将改道,继春秋的就不是战国,继战国的就不是暴秦,而是王道政治,太平盛世。但一个社会恶业深重,就会产生逆淘汰,瓦釜雷鸣,黄钟毁弃,圣贤君子难获权位,纵然侥幸获得一定权位,也非常有限,必不坚不久。

【君子】儒生桃源说:“穷通不由己,欢戚不由天。”然哉。贵贱穷通,有天命在,君子居易以俟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欢戚忧乐,我心自主。君子坦荡荡,无入不自得,纵入监狱地狱,无碍自由光明。或者说,君子所居,无不喜乐吉祥,何监狱地狱之有。

【三件事】《大禹谟》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利用、厚生都与财富和经济密切相关。为政如此为人亦如此。把正德放在第一位,该利用就利用,利宇宙万物之用;该厚生就厚生,包括厚民之生和厚己之生。至于何时该安贫,何时该厚己,厚到什么程度,只要自正其德,自有相应智慧,可以作出正确判断和决定。

【读经】春秋三传皆属于十三经,皆副经。三传对中有关历史事实不一致的地方,当以《左传》为主,参以《史记》。例如《公羊传》记载伍子胥说“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以拒绝阖庐为己兴师复仇,而《左传》、《史记》所载截然不同,是伍胥恳请吴王僚兴师而为公子光(即阖庐)所阻。当以《左》《史》为准。

【最大】或说人民最大,或说道理最大。到底谁最大?答:两言都对,言各有当。在人民、国家、领导人三大序列中,以民为本,人民最大。但所有人包括民众、官员和领导人都要讲道理。涉及是非对错的时候,谁有道理就应该听谁的,所以道理最大。

【分裂】一个国家必须有一定的主体文化作为立国精神,提供一定的思想共鸣和价值共识。而现中国政治上仍然保持统一,但在文化精神价值理念上早已四分五裂,没有任何共识可言。这种状况下,没有共产党强制捏合,中国难免四分五裂。国民党连台湾都搞不定,遑论统一大陆。

【分裂】统一有善恶之别。儒家的统一和自由主义的统一,都是善性的;马家的统一则是极权主义的,恶性的,统一不如分裂。暴秦的统一不如春秋战国的分裂。但是,如果极权主义有望文明化、儒家化,将一个统一的中国,从极权主义恶社会直接改造为仁本主义良知国,无疑是最小代价的最优选择。

【三条路】反儒派有三条路:或成佛,或成仙,或成鬼。对于人类来说,三条路都是反常、反动的绝路,反人性之常,反人道而动,自绝于人类。成佛首先要入佛门,成仙首先要入道门。不佛不道,只剩下成鬼一条路,鬼路。这就是百年来反儒派的命运和反儒之国的道路。

【文化】王瑞昌先生《“文化自信”刍议——从儒家的视角》一文,对习近平“文化自信”的解读最为准确中肯。“文化自信”的文化显然是指中华文化。这也是东海对习颇有好感的主要原因。在党内,习近平“文化自信”论发前人所未发;在学界,王瑞昌对“文化自信”的解读,也堪称言人所未言。

【文化】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文化革命或许不得不分三步走:第一步,以马为主,马主儒辅;第二步,以儒为主,儒马并存;第三步,以儒独主,彻底去马。习近平已经完成第一步,若其在其任期内进入第二步,那将是吾国吾民意外之喜。完成第二步,第三步将水到渠成,不费吹灰之力。

【答客】或问:孟子辟杨墨,杨雄辟申韩,宋儒辟佛道。百年来邪说种种空前泛滥,马列主义、商韩主义、神本主义、民粹主义、三民主义等等各擅胜场。当务之急应该辟什么?答:先辟马毛,后辟神教,外重自由,内尊佛道。马毛是膏肓之疾,神教是肠胃之病,皆须辟之;佛道和自由主义都有正义性,可以联之。

【恐怖】关于“ISIS杀害两名中国人质”,外交部有回应和谴责:“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并对此表示严重关切。这段时间我们一直设法解救这两名遭绑架人质。中方正通过各种途径、包括巴基斯坦方面,了解核实有关情况。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绑架平民行径、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行径。”

【和同】儒家群体,文化立场相同,政治立场则未必。即使文化政治立场都相同,各方面观点态度也会各不相同。古来同朝共殿的儒臣,面对外敌主战主和、面对内寇主剿主抚,面对现状主改主守,往往分为两派相争不休。至于思想争鸣,更是儒门之常。和而不同,不同而和,异议不一定影响友谊。

【说什么】领导人做什么固然重要,说什么同样重要。故先秦六卿为宰相分职,三公与天子论道。道不明,名不正,其它无从谈起,一切不可收拾。在大转型时代,领导人说什么甚至比做什么更加重要。话语中儒味厚不厚,关系重大。如果马家腔浓,就是一时做好,也是后患无穷。

【神教】以唯物论、无神论反一神教,不仅杯水车薪,不啻以油泼火。唯物论以物为本,本身就是邪说,俗称拜物教,比神本论更加陋劣不堪。无神论亦与中华文化格格不入。儒佛道三家都是有神论,与神本论不同在于,有神论只承认鬼神存在,并不以之为本,神本论则以神为本,赋予创世造人的大能。

【鬼神】儒家和耶教都承认鬼神的存在,唯定位大不同,耶教以神为造物主,而儒家只视之为“造化之迹”。朱熹《集注》引程子曰:“鬼神,天地之功用,而造化之迹也。”意谓鬼神是天地的一种功能和作用,宇宙创造演化产生的一种迹象。造化即创造演化,迹即现象。换言之,鬼神也是一种被造物。

【鬼神】朱熹解释“造化之迹”说:“若论正理,则似树上忽生出花叶,此便是造化之迹。又如空中忽然有雷霆风雨皆是也,但人所常见,故不之怪;忽闻鬼啸鬼火之属,则便以为怪,不知此亦造化之迹,但不是正理,故为怪异……皆是气之杂揉乖戾所生,亦非理之所无也。”(《朱子语类》)

【判学】古来儒家人物无数无量,以道德论,有儒士、君子、贤人、圣人等差异;以学问论,可分为醇儒、杂儒、儒门外道四种。醇儒又有大、小之别。大儒重视格致,博学于文,既博于儒学,又博于诸子百家。杂儒亦博,博采众家,然博而不精,立场根基不稳。儒门外道不仅不稳,原则处有重大错误。

【答客】或问:初中历史,部编本教材,写道明朝时说“朱元璋强化皇权”,到清朝时说“强化君主专制”。“皇权和君权”有何异同?答:无异。秦汉以后皇帝和君主,都指最高领导。明清两朝都是儒家王朝,又都严重偏离民本原则,君本位倾向很严重。朱元璋废相,清承明制,皇权独大,都是君主专制的强化。

【击蒙】钱谦益称乃师傅新德:“至论儒者之於禅宗,东拚西护,阴用而阳斥之,非其修立诚之学。”这是无知诬蔑。理学诸大儒大多深研佛道两家,深知其学所蔽和流弊之深重,为民为国为天下为良知,辟之不遗余力,正是诚之功夫的发挥,修辞立其诚的表现。圣贤君子至诚大义,非小人儒所能知也。

【鬼神】造化的主体是谁?乾坤二元也,归根结底,乾元也。这是宇宙之本体、生命之本性,万物之最高统帅。世界既是多样性又有统一性,世界的统一性就在于乾元。乾元第一性,潜在于一切现象,物质意识都是乾元所现之象。形容地说,乾元是造化万物的主人公,潜在的造物主。

【判学】陈白沙学术虽不够精纯,然较之大多数清儒却高得多。徐润第称“白沙曰未有真儒不辟佛,吾则曰未闻辟佛有真儒。”并诬辟佛者名根未断。(《敦艮斋》)。依此而言,韩愈、孙复、石介、二程、张载、朱熹、胡寅、胡宏、张拭、方孝孺、王阳明、刘宗周、王夫之皆非真儒矣。岂有此理!

【诗心】喜欢自己的一句旧诗:圣贤出处听天命,草木荣衰系我心。世上圣贤君子之行藏出处,关乎共业,自有天命,我无权无位,何必挂心呢;山间花草树木之荣枯盛衰,那才是我应该关心的呀。

【统答】一些亲朋儒友和网友总希望我多走动多宣讲,加速推动儒家复兴。常答以古人“道非鲜鱼,何忧烂却”之语。其实没必要。现在是信息时代,与春秋战国不同,不存在好酒怕巷深的问题。好事急不来。条件不成熟,求之不可得,得之未必是好事;条件若成熟,拒之不可免,此免彼处更潮起。

【推荐】周弘对“敬鬼神而远之”的解释前所未有,堪称一大发明,而又有经典依据。这是非常难得的,值得儒友们思考和参考。2017-6-14

【态度】近二十年来真言直发,在数百万字的书籍、文章和微言中推出了大量颇为独特的思想观点。不少异议可怪之论,也逐渐为世人所知晓所接受,一些文人名家亦能言之或写入其文章书籍。我无憾焉,无意追讨发明权,但我严格要求自己,凡采用他人观点,必自注明;凡发现独到见解,当为表出。

【我见】汉五年,楚汉和议已定,但张良、陈平力主进击疲罢缺粮的项羽,遂毁约。这么做不够儒家,然亦不必深责厚非。项羽杀降二十万,不信不义,欺诈暴力,莫过于此,被张良陈平这些“权智有余,公正不足”的术家收拾,也是天意使然。当时有儒生在场,虽不应支持,亦不必反对。

【文明】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不能强于野蛮、战胜野蛮甚至被野蛮所战胜的文明,不是真正的文明。

【问题】或问:西方有伊斯兰恐惧症越来越严重,中国也有儒家恐惧症,流行百年之久。两者有何异同?答:伊斯兰恐惧症,是人性的正常反应,原因在于伊斯兰;儒家恐惧症,是愚昧的表现,至少三昧,昧于儒家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原因在于蒙启派和反儒派。

【文明】文明具有包容性和宽容性,包容异议异己,宽容过失错误,但文明不包容和宽容罪恶。对于异议异己过失错误,化之以文,导之以德,喻之以理,齐之以礼;对于罪恶,制之以法,应之以杀,止之以战,即义刑义杀义战。上帝宽容?好吧,宽容罪恶是上帝的事,文明人文明政府的责任是把它们送到上帝身边去。

【答客】或说两个中国人被恐怖势力杀害之事:“儒家讲天子不治夷狄,生番之间相斫杀,况又在外国,置之不理可也。国家可做的就是协助家属去收尸。”这是对经义的误解。“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夷蛮要服,戎狄荒服。”(周语)邦内之民被恐怖势力所杀,岂能等之于生番相斫哉。2017-6-15
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