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ZT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 2017-06-14 03:14:05  [点击:705]
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


〖張英引言〗

拙作本文,即《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大極門師門信札》,三節七段,分鈙於下。

一、嚴家祺教授惠札《寫寫文章,看看熱鬧》。

二、張英近信《致太極門師門》,祝福掌門師父洪道子博士生日快樂,健康長壽,扼述太極門史話,師兄姐們的趣事,自己入門點滴心得。原創性的,並非八卦,內容較多,新穎獨特,文字冗長,僅供網友參知,看官笑納,消遣分享,冇空的話,不看也罷。(原本附件,均已刪除。)


三、扯點有關其他,及鞭韃網上混混的小妖怪。做人仗義,守住底線,黑白分明,以正壓邪。

謝謝抽暇閲正,同看熱鬧歹戲!🤗

2017六月十三日傍晚🌅🎆,醫院康復中心游泳🏊回到寒舍🏡塗完 ✍

--------------------------------------

〖言歸正傳〗

一、【嚴家祺惠札《寫寫文章,看看熱閙》】

日前,著名政治學家嚴家祺教授,美國華盛頓DC附近來鴻,虛懷若谷:

『張英兄:太極拳聞名中國,但太極門還是第一次聽到。我只知道星雲、林雲,世界還是很大,門外無門,天外有天。你寫文章又多又快,有益大腦健康。互聯網時代,許多人在YouTube、Twitter上出現,百花齊放、群魔亂舞,很多信息的效果,『相互抵消』,5+(-5)=0,只有少數新聞能引人注意,但保持的時間也只能幾個月到幾年。林彪為一般中國人知道,也只有五年,9.13後成了歷史。鄧小平也已經灰飛煙滅。我現在也與你一樣,只能在寫寫文章、看看熱鬧。東一句,西一句,隨心自在!家祺2017-6-10』。

家祺又及:『我今天發現網絡上有【聽寫文本】,把很多新聞人為口說的内容變成了文字。』

家祺仁兄,還順便附件發來,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以民陣首屆主席身分,首次訪問台灣,與蔣緯國將軍友好會見,珍貴的合影,歷史紀念照片。我擬今後,有機會重寫完善《緬懷緯國將軍》的文册,把這楨家祺教授與緯國將軍的合照,連同共和黨主席王策博士仁兄,已電郵至1996三月廿四日上午,他與緯國將軍的單獨留影和集體合照各一,相林老兄找出來的1992八月五日下午,緯國將軍與吾等幾張留影舊照片,以及我自己翻到的1996三月,與緯國將軍倆人留影、另外集體合照,另可能有更多朋友的有關照片補達,集合一起,文圖刊載。

我找到民國八七的兩張照片,一張是張英坐在蔣緯國右轉邊的兩人照,另外一張也是合照,但與王策兄的那張團體合照,其中有些人物不同。譬如,左邊有周陽山和傅崑其兩位。周陽山教授曾送我,他著作的幾部書。周陽山現為民國中央監察院監察委員。傅崑其1998年九月訪問荷蘭,我倆曾在海牙國際會議中心,作了小型座談。傅崑其已做了兩任花蓮縣長,人稱他是『花蓮王』,在全台六都市長和縣市長中,屢被評為五星級縣長,名列第一。據悉,二〇一八,傅崑其將揮師北返,參選首都台北市長,參與同現任市長柯P連任,對決角逐,祝他好運!

二、張英近日《致太極門師門信》詳細摘要

這是六一〇子夜,給台灣的太極門師姐兄們的先後兩封信,今次公開發表,姑且『合二而一』,並略作了補充說明,方便讀者,消化理解,故曰『詳細摘要』,特先作個交代。

祝福太極門掌門人師父洪道子博士生日快樂健康長壽



淑娟、瓊美等師姐師兄們好:

子夜凌晨,發送《敬祝師父長壽並祝淑娟等師姐師兄安康》,『週末愉快』。上床🛏️入睡之際,感到欠妥,因為太極門弟子,當然知曉指『師父』是誰了,但我密件加發海外的朋友(限於海外少數老友,一併知情參考,不發中國大陸朋友,以免都收不到,『一網打盡』),未及點明師父是誰,何許人也,難怪誤會。

自從五年前中風半癱瘓後,殘腦反而靈光,看👀問題更準了,對於往事,如同視頻掃瞄那般,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奇哉怪也,的確怪怪,超乎想象。興趣來了,常對精英文痞,或者白痴精英,看不入眼,發點牢騷,斥神經病。在電腦上,東塗西寫,點評一番,自得其樂。

時常東塗西寫,一是看了熱鬧,有感而發,心血來潮,抒情時評,打抱不平;二是藉此自娛,消遣一下,獨創的身心康復鍛鍊法,至少可防老年癡呆症。以前看古典武俠小說,兩軍對壘,交戰打仗,以斬獲敵人『首級』多少,論功行賞。如今真的體認,人的『首級』太重要了。古今中外,尤其大羣體首腦的首級,更是眾目瞪著,流行『斬首行動』。寫寫文章,看看熱鬧,當戱來看,作點戱評,活動腦筋,有益健康。凡事適可而止。當然,倘若感到疲惫不堪,心力交瘁,就會自動歇息,停止個把星期,甚至打烊半月了,也就是自我放假喔!

僅就今年五四,到了六四,這一個月,發表了十二篇拙作,興趣來了,差不多二三天塗寫一篇,甚至一天來它二篇,不亦樂乎。🤔附發近日幾篇調侃時政於下,以供空暇時消遣,分享一下,作番娛樂,『笑一笑,多活十年』,冇空不看也罷。哈哈!😊

但是,有一點不行,就是手寫✍速度,跟不上病殘腦袋瓜子轉得快,倉促匆匆,自我交差,錯字、別字、脫漏字,在所難免,眼花瞭亂,一時校正不了。譬如,我只是念着,掌門師父,六月十八日台北,重要門示,明明還曾想到,掌門師父洪道子博士,他老人家,再過二十多天,快八十生日了,寫著卻忘記祝壽。

在印象中,我還記得,七月六日,太極門洪道子師父,與達賴喇嘛尊者,同天生日。弟子藉此,在掌門人洪博士,從洛杉磯回臺北,重要開示之際,謹向師父致敬:祝福生日快樂,健康長壽,續把太極門的『愛與和平』福音,傳播全球光大!🎈🤗

台灣有十四個太極門道舘,估計掌門人洪師父十八號重要開示,應該在內湖總舘。我對內湖總舘,印象特別深刻。2009初秋,世界奧運會委員、台灣奧運會主席吳經國博士,率領世界各國拳撃協會主席代表團,到太極門內湖總舘訪問,觀賞太極門弟子的太極拳和太極劍表演,本人與吳經國主席,一起坐在主席台上,有過友好交流。知道太極門,在聯合國及其週邊組織,每年有國際上的親善活動,和平天使。而我後來參加太極門,入門的隆重儀式,也正是在內湖會舘舉行的,記憶猶新。

有一點問一下,近年據台灣媒體報道,內湖一帶,是全台北市交通阻塞,高峰時車子🚗🚘🏍🚴排長龍的瓶頸。以前我來臺北市內湖,乘搭地鐡,反正道口附近左前方,就是太極門練功總舘了,交通方便,有時師兄師姐車子接送,從來沒有感到徒添麻煩。冇知如今內湖上下班交通尖峰時間,塞車情形是否有所改善?出於關心,故而一問。

太極門並非宗教,既非佛教也非道教,有一千多年歷史,養生修性,有利身心健康,形式上接近佛道兩教,偏向道教,獨立門派。目前太極門弟子,在台灣及世界多國,約三十萬人,門規嚴格,強調文明,彼此友善,組織發展,寜精勿濫。在國際上,頗有影響。無論是太極劍、太極拳,還是太極氣功,這三大太極功,就是三絶,皆有獨特,受益匪淺。過去冇堅持太極門氣功養生,中風後才大徹大悟。我現在每天起床,依然做番頭部動作,自保首級,白天四肢活動,放鬆筋骨,睡前仍多做幾套養身氣功,但愿『延年益壽』。夕陽無限好,可惜近黃昏,只求身體退步不大,並不奢望多大進步,這也是『維持現狀』,目前還死不了,哈哈!😍

説到手不如腦,案例多多。譬如,我在寫《六四悼念,張英答相林緬懷蔣緯國》,明明想到緯國將軍是太極門大弟子,我們的『大師兄』,但偏偏塗寫時漏掉此節。二十五年前,緯國將軍和我們面談時,説起他每天早上起床,先做太極門氣功養生,堅持半夜舞套太極劍才入睡。我當時對『太極門』陌生,對太極劍和氣功養生不甚瞭解,想來在塲的貝嶺、相林和蕾妮等也未必留意到此話。後來看👀了太極門文圖,才知蔣緯國是太極門大師兄,對『師父』自然是很尊重的,師禮周到,而蔣緯國將軍的『老領導』,仍然是他的老爸蔣介石元帥!

説到『大師兄』蔣緯國,自然聯想到『大師姐』魏蔣華。蔣華是文宗儒將蔣百里的四女兒,雖然三姐蔣英通過比利時的她,秘密聯絡,把錢學森、蔣英伉儷,從美國回到中國大陸,那是同胞手足之情。但在政治上,她和長兄蔣復璁站在一起。蔣復璁是蔣百里的侄子做兒子,二十年代北平中央圖書館創舘舘長、六十年代台灣故宮博物院創院院長,嫡長孫乃比利時蔣學鳴,所以學鳴兄叫魏蔣華為『四姑奶奶』。十九年前,我陪同美國來的王希哲,從荷蘭到比利時魯汶大學座談,魏蔣華親自接待,和我分座在希哲兩旁。在學鳴家餐敘,四姑奶奶蔣華博士,給我幾期她主編的《太極門》册子,那時我對太極門還是不甚了了,未認真拜讀消受,慚愧!直到後來入了太極門,方知四姑奶奶蔣華是本門的大師姐!(太極門弟子,彼此之間,平等互珍,文明禮貌,不論長幼,統稱『師兄』或者『師姐』,即使才是五六歲的小弟子,也是尊稱『小師兄』或『小師姐』喔!)

五十年來,太極門在台灣,是個非營利的民間慈善團體,不問政治,不管藍綠,只管健身,人文交流,弟子之間,親如家人。譬如,我到了八年前,才知小蘭師姐,軍人子弟出身。那是純屬巧合得知。2009年初秋,在地鐵市府站樓上餐廳,電梯口碰到了『劉媽媽』,她們聊了一陣子。事後小蘭告知,那位劉媽媽,就是著名的劉峙上將夫人,而依隈在奶奶身上的小女孩,印象中叫劉亦霏的(我對兩岸青年電影名星歌星的名字弄勿清,劉亦霏好象是大陸的,那天冇記住劉小姐芳名,可能有誤),反正聼小蘭說,那個伊伊小女孩,是劉峙上將生前的孫女,大名鼎鼎的明星!早年旅臺,住在台大內鹿鳴會舘,小蘭開車🚘接送,前後門的路徑都熟,方知她原是台大的高材生,碩士學位,而這次才知道,小蘭之所以與劉峙家熟,原來因為她的爸爸,曾與劉峙上將同僚,故而得知小蘭師姐也是將門之後。

太極門不問政治,但政治偏偏找上門。台灣法院和檢察署,不完全是國民黨開的。本世紀前八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在民進黨主政下,太極門曾受到政治寃案的迫害,拖到十一年後,才獲得了『平反昭雪』。無論我在中正紀念堂內廣場,還是在國父紀念館前廣場,尤其2010雙十國慶大遊行,我正巧坐在總統府前面的凱道旁第一排,目睹太極門師兄師姐,在遊行隊伍最後壓軸,太極劍、太極拳、太極功的三極(三絶)表演,俊男美女,載歌載舞,意氣風發,整齊劃一,威武雄壯,人們紛紛拍手叫好!👏🎈

但有諷刺意味的是,直到去年的台灣影視政論節目, 我見到民進黨台南市前市長許添財博士,現身說法,才知道許市長是美國博士,經濟學教授,也是太極門弟子,曾受到他的民進黨政府,黨同伐異,長期受到了太極門寃案,株連迫害。我與許添財市長,曾有一面之緣。那是十年前,台南市,與我定居的荷蘭阿密爾(Almere),結成友好姊妹城市,許添財市長率臺南代表團,來本埠開幕儀式,在我家附近的市中心南湖畔廣場,不期而遇,有過見面座談。哈哈,東西方遠隔重洋萬里,天不轉地轉了,世界這麼大,也這麼小,就這麼巧!

另有一事,順便請問。吳敦義副總統果然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了,這原本是意料中的,眾望所歸。可惜晚了兩年,洪秀柱原先『拋磚引玉』,到頭來假戱真做,紅秀柱這塊磚,一度變成『玉』了。藍綠惡鬥也罷,藍營內耗也罷,國民黨式微沒落,姑且不論。我想寫篇回憶錄,那是2008年5月30日,吳敦義尚是國民黨秘書長、立法委員(出任行政院長、2012當選副總統,那是後來的事),同當時的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訪問北京,與中共胡錦濤等會談。十天後的當年6月9日傍晚,在八德大樓的國民黨中央黨部三樓,吳敦義老兄與我單獨面談,透露了胡錦濤的一些內幕細節。至今九年,我想在吳敦義與習近平的『吳習會』之前,公開出來,當頭棒喝。那天是小蘭師姐開車,陪同去的,她還照了兩張我與吳敦義老兄坐著對談、立著握手的照片。小蘭曾電郵給我,但因我電腦壞了換成新的,電腦信箱變更,故而早已找不到這類相片了。請轉告小蘭,麻煩她找出來,重新傳至,多謝!

匆匆瑞此,即頌各位

週末愉快



張 😍英 頓首🤗

2017六一〇子夜🎆,👋手寫於荷蘭🚏🎈


----------------------------------------------------------------------------------------------------------


【附件:張英近作】🎐

〖之一,張英:民主抗共,仲維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綫》〗(博訊北京時間2017年6月08日,省略)


〖之二,張英致德國哲學家仲維光教授的信》〗(同上,省略)

〖之三,仲維光六四重申《反共是做人的底綫》原件全文〗(同上,省略)

〖之四,《張英信的摘要》,其中《端午節也談六哥和小混混趙岩》〗(博訊北京時間2017年5月31日,省略)

〖之五,張英《重發日前也談六哥等有關人事》〗(2017年6月02日,省略)

〖之六,其他幾篇獨立評論上近期的雜文〗(今次刊登,一併省略)

----------------------------------------------------------------------------------------------------------------


三、扯點有關其他事項及鞭韃混混小妖怪

(一)、民國八十一年(1992)七月,中國青年團結會主辦的旅台『科硏營』。

應中國青年圑結會會長葉欣誠博士邀請,我們海外的大陸學人,美國有一九八九天安門民運學領張伯笠、王超華、吳仁華,詩人貝嶺和白夢等;加拿大有學聯主席張向明、伍幼威等;法國封從德、荷蘭張英、英國金曉炎、德國王維洛、挪威學聯主席常揚斌等等,歐洲還有比利時和西班牙等國的學自聯代表;亞洲學子日本的相林和林飛;還有澳洲代表,等等。海外的學者學生代表,五十多人。台灣方面,包括中青團結會首屆會長杜寳瑞博士(現台大教授)、接任葉欣誠(二十年前開始,高雄師大教授、環保所所長,前幾年是行政院政務委員)的第三屆會長陳潔明博士,以及于惠卿、張惠梅、張思綱、張正茂等等博士(如今早已都是大學教授了),台灣學子三十多位。領隊是台灣大學龐建國教授。這次是我們終生難忘的首次台灣之行。部分科研營同窗,天涯若比鄰,四分之一世紀以來,仍然保持密切聯絡,難能可貴。

1992八月上旬,滯留臺灣暫時未走的,貝嶺、相林和我,只剩仨人。所以,當年八月五日傍晚,蔣緯國將軍會見咱哥們仨,友好長談,緯國上將笑道:你們三人,正好『代表』歐、美、亞三大洲!將軍風趣,哈哈🤗

(二)、我與吳敦義副總統交往的由來

正是1992旅台科研營活動,當年七月廿日,我們南下高雄,在當晚參觀高雄港、翌日參觀墾丁國家公園之前,拜會高雄市政府,與時任高雄市長的吳敦義先生,有過一整天的座談會。中午便當,我就坐在吳敦義市長對面,得以結識,屈指一算,二十五年,『歲月不饒人』。

我創辦並主編的《歐洲導報》,2005年八、九月份兩期,曾分別出了馬英九、吳敦義専版。我那時認為,馬英九、吳敦義,都是三年後的二OO八,國民黨參選總統的不惑人選。但馬英九剛擠下連戰先生,當選了中國民黨主席,志在必得總統,呼聲很高。我以為吳敦義不妨退而求之,先來個『馬吳配』,當馬英九的副總統,然後扶正。我把2005該兩期《歐洲導報》,分别寄給馬英九、吳敦義,並加附郵件信,陳情說明。甚至2005年平安夜、2006年元月十七日,兩度在博訊新聞網以在第三地舉行『兩岸三地四海國際研討會』為名,公開呼籲。馬英九除了一貫的『謝謝指教』,口惠而實不至。他先選蕭萬長先生做副總統,直到二〇一二才是『馬吳配』,為時晚矣。

哎,馬英九這個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的法盲小老弟(哈佛大學的大多『法學博士』,不是法盲,或者半法盲,世界上還有什麼叫『法盲』?!譬如,中共有一千多個省部地廳,貪官污吏,都弄了頂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帽子,戴上玩玩,難怪他們『學成回國』,都『七不講』了,死抱專制人治不放,竭力反對『法治』),不聽未卜先知而『三年前早就知道』的張英『老夫言,吃虧在眼前』,嗚呼哀哉,奈何。


二OO八年,在台北小巨蛋,馬英九總統的五二〇總統就職典禮,我是應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秘書長吳敦義老兄的邀請,才參加的。馬英九總統發言人,等我六月十二日離台前夕,才來電話,轉述馬總統表示『送行』,説什麼『下次來台再見』,當然是搪塞的謊話。難怪世人皆曰:『王金平沒有敵人,馬英九沒有朋友』!

因時任國民黨中央秘書長吳敦義,正忙於與時任國民黨中央主席吳伯雄公等,準備五月底前往北京,要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等,舉行『國共會談』,是故相約,等他北京回到台北後,才能安排與張英單獨面談。這就是十天後的六月九日,在八德路國民黨中央黨部三樓,所謂的『吳張會』,那是後來的另一個故事,且聽下回分解。

(三)、我對前立法委員馮滬祥教授的感念

毫不諱言,我與蔣緯國將軍生前多次交往,主要是得力於馮滬祥兄的從中聯絡安排,還原史實。

馮滬祥教授,曾是蔣經國總統的兼任秘書。馮滬祥青壯年時期,幾乎每年出一部大書,二十多年,出了二十多本,也是著作等身。九十年代初期,中央大學哲學系主任,兼差郝伯村任行政院長、趙少康當環保署長時的行政院環保署顧問。1996年後,馮滬祥當選立法院立法委員。整個九十年代,馮滬祥兄幾乎是蔣家代言人,我通過他安排,結交緯國將軍,順利成章,無可非議。況且我們在『反獨促統』上,無論是反對明獨還是暗獨,立塲觀點一致,自然有了共同語言。但他老兄,到了新世紀,成了急統先鋒,做北京老共的座上客。這樣,勢必會招惹民進黨的杯葛反彈。利用八十年代『台大哲學系事件』,黨外人士原本就與馮滬祥的過節,煽動他的家庭生活不幸事件,強加罪名,判了四年徒刑,鎯鏜入獄。嗚呼!

因此,我不會在人家落難的時候,不敢還原當年正常交往的真相,隨波逐流,甚至落井下石。如實道來,這是道義,如同民主抗共,也是做人的底線,起碼人格。

(四)、看看👀熱鬧,熱鬧歹戱,作點戱評,跑龍套的。


正如家祺所説,互聯網上,有『群魔亂舞』的。獨立評論,也不例外,就有一小撮魔鬼。譬如說,有個叫『新大陸人』的小赤佬,還有一個,既不平又不正的『平正』,連小混混趙岩的小指頭還及不上,都是小小的微小妖怪。舉一反三,鞭韃小小混混,匿名蒙面,為匪作歹,妖魔鬼怪,示衆警惕!

當你事先看穿,香港特首選舉,是假選舉,歹戲拖棚,英國婆林鄭月娥,會當上洋特首,小德子張果真險勝了習大,那個叫『平正』的蒙面客,居然『説了一大堆,無非想』不敢與『明君』叫板,『甚至還要爭寵』。也就是說,誰反對當今皇上習近平,就是誰在吹捧習大帝是『明君』,竟把反對皇上叫吹捧明君,這是『獻媚「新招術」』,如此黑白顛倒,荒誕不經!

而那個匿名的蒙面鬼『新大陸人』,非但把你半年來,世上第一個揭批抨擊,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公報》,十六處彰顯了『黨中央為核心』的集體領導,沒有強調『習近平為核心』的個人迷信,所謂的『習近平為核心』是假的,謊言重覆億兆遍變成『真理』,如此破天荒抨擊『習近平假核心』,平正反話吹捧小習『明君』,而新大陸人莫名其妙,變成『匪區老運運拍蔡大小姐』了,胡說『這也就是一些匪區老運運與大法拍包子的馬屁爛招』,荒唐透頂!

尤其是,當張英首倡並堅持『民主抗共』,三番五次重申『納粹中共』,『中共比納粹更納粹』,🤔該匪區新大陸人,竟公然說『匪區老運運就喜歡把共匪與納粹混在一起,攪溫水給共匪脫罪。』言下之意,似乎不能叫共匪是納粹,抨擊『納粹中共大屠殺』,如叫他『共匪』是啥『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才是不『脫罪』了。如此公然反動,竟為納粹中共大屠殺脫罪,是可忍,孰不可忍!歐洲大陸不會有這類『新大陸人』,可能是非洲大陸的,或者南極大陸的,大概還不至於是外星人,地球外的『新大陸人』!

我們歐洲大陸人,如同中國大陸上海人,即便政見不一,所屬黨派不同,罕見彼此公開辱罵,講究文明,君子風度,與人為善,為人之道。以前我時常責怪,上海老鄉,夜郎自大,瞧不起外地人。説什麼『江西老表』,北京人是『鄉下人老土』,還説啥『天上有九頭鳥,地上有湖北佬;十個湖北佬,抵不過一個安徽佬;十個安徽佬,還不如一個上海小赤佬』,老是以『海洋文化』老大自居,排斥所謂『黃土文化』,自命不凡。過了這麼多年,人到垂暮晚年,反思從前對上海老鄉苛責,太過頭了。四十年來,無論是歐洲各國,還是美國或加拿大,以及日本和澳洲,累計留學生上百萬,其中一半以上是上海人。除了個別上海人,偶爾『擦槍走火』,不咬弦外,君見幾十年下來了,海外五十多萬上海學人,有誰互相攻擊對方嗎?沒有,一個也沒有!為甚麼?不為什麼,因為有教養,都是上海人!

至於日前,我説天津市國安局阿華,曾經『跟在美國林牧晨老弟屁股後面轉』,那是調侃的話。林牧晨,一九六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看守所,我的獄友。近五十年來,當然的上海老友了,儒沫相挺,心心相印,好意奉告,決不誤會。什麼『新大陸人』之流,永遠鑽不了上海人空子!😎

扯點其他,交流門檻。利用週末,天亮之前,網管下崗,尋歡作樂,我曾試發幾通,給中國大陸的朋友,試試手氣,玩捉迷藏,返饋信息,均已『收到』了,這也是『偷渡』成功,與君分享。哈哈,平安!



張 英😍

2017六月十二日子夜🎆,✍匆匆塗寫於荷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