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张鹤慈 28年仍然长不大的64一代人   2017-06-05 02:02:20  


作者: 闲话   过激的话不可能形成89学运的声势 2017-06-05 08:36:21  [点击:1048]
张鹤慈先生把89学运中的主流部分学生的诉求,界定为新左派。他们不是否定共产党领导,而且帮助共产党改善领导。这一定位说出了89学运的部分真理。

89学运开始的矛头是针对经济改革的主帅赵紫阳,当时有大量针对赵大军官倒的标语。官倒与经济自由密切相联,反官倒反腐败,相当意义上是对当时的经济自由化政策不满,如张先生所说“打倒正在走的走资派”。学生悼念因政治自由化运动下台的胡耀邦,不自觉就把矛头对准当时当权的赵紫阳与邓小平。而邓赵两公子的官倒又是众所周知,所以最好的说辞就是反腐败。

但很快,随着官方的打压与自由派学者的引导,学生的目标由赵邓转向以李鹏为代表的保守派,并提出了民主自由的政治口号,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当然学生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带有理想化色彩。仍可以说有新左派的色彩。

89学生确实不反党,他们只要求党兑现它理论上说的那一套,反对它实际做的那一套,是一场要求共产党更纯洁化的运动。这不仅是策略,也是许多学生的真实的认识。学生能得到北京市民的支持,甚至政府机关的人员都上街支持学生,也是因为这样的主调。

那么对89学生不反党怎样看?张先生就因为89学运水平不高,认识不深而贬低这场运动。

而我认为89学运的目标,不仅是切合学生的认识水平的,而且也是策略的,甚至是恰当的。

89年学运之所以形成如此大的声势,使社会各界广泛动员参与,正因为其诉求真诚而又相对温和。如果89学运一开始以反对共产党的激烈立场为目标,那不仅学生不敢上街,市民也不可能支持,那就完全没有89运动的声势。所以要求89运动提出这样高的目标,等于是扼杀了这场运动。写到这里,我觉得我还是同意胡平所谓有“见好就收”,如果学生再克制一点,目标再放低一点,也许能达成某个阶段性的成果,那局面就完全不同了。

学生与李鹏的对话中,除了要求撤销动乱的定性,坚决要求自由出版自由、坚决要求政府承认学生自治组织的合法性,相当于结社自由。学生希望这两个自由能保护他们,使他们有力量对抗政府可能的秋后算账,但这两个要求我认为过激了,真是这两个要求使政府觉得退无可退,如果没有这两个要求,目标应该放得更低,也许政府会同意修改动乱的定性。学生对余志坚三人污毛像行为的处理我认为在当时的局势下是正确的。因为过激的主张直接导致的是理直气壮的镇压。

如果学生以妥协而得到不镇压的阶段性成果,那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如果不镇压,赵紫阳就不会下台,党内分化,从中央到地方,会有大量的政府部门负责人站到赵一边,这时朝中与广场互动,学生、市民的广泛联盟将彻底改变中国的政局。

可惜学生还是太急,想一次解决所有问题,最后把对方逼到墙脚,导致狗急眺墙。把一个大好的局面错失。要知道当时时间是在学生一边的,只要不是立刻镇压,得到喘息时机,学生与市民的力量会不断增长,保守派会不断被削弱。


所以在我看来,不是张先生所谓的89学运没有以推翻中共为口号,水平不高,而是学生没有及时妥协,积累阶段性成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