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应该灭金,如何护国) 2017-03-19 06:05:57  [点击:326]
今日微言(应该灭金,如何护国)

【美国】蒂勒森在北京和王毅见面,关于朝鲜问题,中美分歧巨大:美方胸有成竹,立场坚定,谋定后动,中方依旧老调重弹,颟顸空洞,废话连篇,全不着调。如此外交,上逆天意、下违民意、正邪颠倒、敌友颠倒,岂仅失礼、失格、失机、失利和被动而已。或许只是表面文章,幕后另有玄机?

【朝鲜】微博上有个小调查:请问,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日美韩军若再次入侵朝鲜,颠覆朝鲜现政权,你会参加新抗美援朝战争吗?引来一片调侃、斥骂之声,三百多回复中没发现一人支持朝鲜的。这就是民意。民智仍然不高,但已非毛时代可比。再有人号召抗美援朝,会被唾沫淹死,会被亲友子女引以为耻。

【朝鲜】拥有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又有一定的正义追求和较好的道义形象,想不称霸都难。在朝鲜问题上,美国成竹在胸,占尽了道义制高点。论力量、论谋略、论理义、论道德,中国皆非对手,却一味鸭子嘴唱反调,有百弊而无一利,只会越来越被动,越来越让本国和韩国人民寒心,让国际社会鄙弃。

【朝鲜】或担忧,背弃基于历史形成的中朝关系,会不会道义的负担太重?可以毋忧。误扶恶棍,误交流氓,过而改之,谁曰不宜。相反,继续中朝关系,不仅对朝鲜人民、韩国人民在道义上负有“不可承受之重”,东北国民、国土、生态之安全也难以保障。风险太大,中国冒不起。

【朝鲜】即使不核炸、不污染韩国和中国,金疯子缺乏技术含量的核试验继续下去,也会严重污染朝鲜,还可能诱发长白山火山爆发。那也是不允许的。我们只有一颗地球。趁还没有造出大祸之前主动灭掉它,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中国如果不能主持、又不能支持和参与灭金之战,至少不能反对。这是底线。

【朝鲜】金氏流氓政权是当年中共对外助恶的恶果。维护金氏者喜欢拿地缘战略价值说话,纵然朝鲜对中国有此价值,难道我们就有权牺牲朝鲜人民来维护一个独裁流氓?“杀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为也。”何况“朝鲜地缘论”早已落后和破产,金氏的存在于中国有百弊而无一利。

【朝鲜】消灭金氏政权之后,朝鲜除了与韩国统一,还存在另外的选择,比如由金家后人另立政府,或者设立中韩美共辖区。如何最大程度地争取共辖权,维护国家利益,是对中国外交的一大考验。但前提是不能继续维持原中朝关系,不能反对灭金之战,不能与韩国决裂。

【巨婴国】儒家这个概念,容量很大。儒家经典、儒家人物和群体、儒家王朝都可以被包容在内。儒家人物又有士、君子、贤人、圣人之别。对于历代儒家王朝的问题,该王朝的君臣要负主要责任,儒家群体也要负一定责任。但是,圣经圣人没有责任。这是必须区分清楚的。

【看中国】看了郭庆桥写给国家总理的一封公开信,又上网上搜了一下“山东百日无孩”的文章。日本鬼子搞南京大屠杀,计生鬼子搞“山东百日小屠杀”,从“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之类标语,可见当时全县屠胎杀婴恶行之惨烈!

【训诂】特别重视训诂,重视对于字词、概念的正确理解把握,是儒家悠久的传统,也是儒家有别于诸子百家的一大特色。百年来大量新词语、新概念涌现,乱用滥用成风。非常可笑的是,不少启蒙派分不清平等与平等主义、民主与民主主义的正邪之别。建立新训诂学,对各种概念和主义加以“贞定”,舍儒其谁。

【装魅】多年前友人荐一书曰:《论语鼓吹:圣贤的光荣与漏洞》。闻名失笑。有志之士,苟志于学,希圣希贤,终生仰望。能够“发现”圣贤漏洞的,必是比圣贤更高明中正者。这种人佛道耶、自由派和其它外道中很多。但通过东海大半辈子的考察,彼等的高明中正无不适用“自以为”三个字,无非傲慢作祟耳。

【大人】孙中山定义政治说:“政治乃众人之事。”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政治更是大人之事。只有正人君子为政,才是人民之幸、国家之福。故儒家强调学而优则仕。小人主政从政,不仅是君子之灾,也是小人之祸。毛鉴不远,无产阶级专政时代,朝野上下、贫富贵贱包括贫下中农,无不灾难深重。

【大人】民国政治,小人政治耳。以儒家标准衡量,民国大多数政治人都是小人,蒋介石较大,亦非大人,不仅不能尽敬天保民、导德齐礼的责任,反而导致邪欲泛滥、邪气旺盛、邪说流行。至于马邦,纯属恶人政治,盗贼当道,恶性大发,恶斗不断。百年来忧患频仍、苦难深重的根本因就是政治不行,没大人。

【大人】或问如何看待xi。答:xi先生目前尚非大人(马家无大人也),但先生为人为政,时有大人风范,是百年来最优秀的政治家和领导人,没有之一。袁孙蒋邓胡赵皆难望尘,遑论毛氏。因为先生横空出世,儒家踏上复兴之旅,中华有了恢复之望。

【人生】有儒友含蓄地笑我谄媚习,太小看东海了。喜看三年来儒生如雨后春笋、儒家渐一阳来复的景象,回顾江湖时代的孤独,不由我不心生感激也。当年体制内外国内外反儒成风,独立笔会中我是唯一的儒生,一开口就陷重围。国内儒者除了陈明任重等一小撮,避我唯恐不及。那种孤独感让我刻骨铭心!
2017-3-20余东海于南宁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3-19 21:56:4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