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见好就收   周小平是如何辜负这个时代的? 2017-03-18 13:34:11  [点击:266]


市场相信权威,这几乎是经营真谛。从前的狗不理包子,今天的庆丰包子铺,它们共同的品牌内涵,都得益于这样的市场原则。

这个时代的中国文化人,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将文化资源,转换为文化资本。这本是纯而又纯的资本主义的东西,让一个叫周小平的年轻人,在市场的起点与终点之间,找到了最短的距离,那年十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文艺座谈会上,周小平是被邀请的两位网络写手之一,经新华社文宣后,他那本《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的政治爱国新书,在国内卖火了,博主变为金主,不知道原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阶级斗争的理论是不是已开始适用于周小平同志这类急速从无产阶级队伍中兑变的人。



显而易见的是,当我们看到周小平同志将某位中央领导作为背景的自拍照在网上疯狂流传时,再次感受了资本主义经典经济理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奇妙无比的成全:资本的快速成长,来源于产品的附加值。

也许有人会存疑,周小平年轻稚气,一看就没有完全长醒,怎么能用经济的观点和方法来分析他人之初的信念呢?传统中国文化也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周小平的言行和理想,虽然稚气但也不失年轻人的颠狂和纯真,他岂会是一个老成事故的“经济动物”?我要说的是,面对一个一夜蹿红网络的“左撇子”,如果你把他当作偶然、孤立的事件,而忽略深邃的时代背景和环境诱,那往往是幼稚可笑的。

现在,互联网上关于周小平的信息虽然有刻意屏蔽,但仍是海量的,有一条尤其令人刻骨铭心。

几年前,曾裴声一时的音乐网站“分贝网”,因组织网路淫秽裸聊,被当局查封,时任分贝网副总裁的周小平(时为周平)就被警方抓捕入狱过。中国做什么是一本万利?当然是涉情行业,有人说东莞崛起的第一个台阶是由情色铺就的,那么,这个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情怀一样古老的行当,成为周小平人生首选的生财之道,就不足为怪了。



经济学推崇的是“资本总是向利润最高的方向流动”。作为分贝网的副总裁,周小平不会不知道这样的美溢,但通晓市场,擅用技术的他,却忽略了另一个最基本的经济原则“利润中心和规避风险”,不计风险,就会不计代价,周小平显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行事单纯的年轻人,当全社会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时,周小平耳濡目染的经验是,只要成功,什么都可以试试,那怕走钢丝,那怕会带来一场巨大的人生危机!这笃定了周小平在分贝网的滑铁卢。

美国作家斯宾塞·约翰逊曾写过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的畅销书,讲述的是两个小矮人和两只小老鼠围绕“奶酪”的获得、拥有、失去,不同人产生的不同心态,并由此生发行动迥异的策略。我想,“爱读书”的周小平同志一定深悟此道——当网络大V们被吸毒被下监,公共知识分子出版无望即使出版了新书也会被勒令下架的今天,污点深重的周小平却改头换面,逆流而上,竟然奇迹般地游进了赵家的深宅大院。

就犹如垃圾堆中发现了真金。周小平政治经济的回春之术其实并不复杂,既然自己的爸爸不是李刚,也不是李嘉诚,在一个没有自由经济的国度中,因着自身的公共污点,人生的机会成本够大的了,还要支付高昂的营销成本,“成财”的唯一途径就是区割同质的文化市场,重新寻找差异化的政治方向,以增生自身的“文化附加值”。当一个年轻人事业坍塌、信誉破产,穷得只剩下心和笔时,在爱国主义的宣纸上,出售灵魂和良心,卖点假大空的有爱国主义的狗屁膏药,不失为东山再起最好的方式。

一个辜负了时代的人,他的忏悔本应是以切身体验,唤醒人们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但周小平却不是这样,他没有忏悔,甚至没有自责,摇身一变,就“正能量”附体了,脱下正身,翻过侧面,一转眼就成了中国的青年导师,社会新锐人物,满口“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的价值观话语让他声名鹊起。

我不晓得到底是马克思或凯恩斯谁帮了周小平同志的忙?抑或者是去粗取精,两“厮”通吃?似乎只要悟通了“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现实问题,社会的任督二脉都就可轻易地打通开来,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精髓所在。



周小平的横空出世,显出我们这个社会仍然喜欢鱼虾贝类单细胞思维的人,他们用极其成熟的幼稚竭力向上攀登时,最容易被权势的威严所折服,他们知道蚍蜉撼树谈何易,还不如大树底下好乘凉。通观周小平混世以来的所言所行,他根本也不在乎他的中国他的党,而是屏障瑕目,怂恿我们去关切《你的中国你的党》,那怕情绪化的语言,信口雌黄的论证,逻辑溷乱的判断,胡诌生硬的叙事,移花接木的浅薄,以及蹩脚、粗浅的文字功夫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说给谁听?写给谁看?怎么样,这厮够老辣吧!

按其柳巷花路,周小平本应与名噪一时的薛蛮子们殊途同归,但山穷水尽之时,因着“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抉决,一批人下监和一个人登堂,全然是审时度势,两条路线选择的结果。周小平蒙“本届政府的道德洁癖”所纳悦,真的有些喜大普奔,不明觉厉。

五岳散人曾为此戏谑:有些事就别问我怎么看了。打个比方:洒家一介草民、淘宝店主,对于圣上翻了谁的牌子?以什么姿势临幸太监宫女完全没兴趣。至于圣上口味如何?那是早就注定的。

“日光之下别无新事”,瞻前顾后想一想,其实周小平正处在一种非常巨大的潜在危险中,炒作总归是要有料的,否则,透支的繁荣将会加倍偿还。只要翻翻岁月的合订本,中国特色的时势英雄多了去,他们总是被时代大潮像翡翠一样扬起,讯即又像玻璃渣一样的碎去,三面红旗时的陈永贵、文革中的蒯大富、白卷英雄黄帅、张铁生,抗震救灾英雄陈岩,爱国主义榜样芮成钢,还有秋雨含泪,兆山献鬼等,那些在时代主旋律下竭力传播“价值观”、“正能量”的时代罡风,都成为当下人们口口相传的笑柄,“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



周小平自诩为“宏观经济分析师”,想必他知道荒腔走板的爱国主义者们在“剩余价值”被用完后共同的政治宿命吧!知道是一回事,难得糊涂又是一回事,投机取巧上瘾的人,在进与退,得与失,吃与吐的文化哲学中,大会都会迷失自己的本相,何况像周小平同这样“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选在君王侧”的宠幸,此刻正呆在中国改革的深宫秋院中,彼此迷惑、彼此迷恋,他怎会去思考日后马嵬坡上发生的那幕千古哀叹呢?!

灵魂穿越生命的黑洞去寻找璀璨的光芒那会是何等的黯然?我们最后来看看周小平在他博客题眉上的签名:“把被撒旦蒙蔽的人,被引诱的人,渴望得到真相挤在一堆的人都送来这里。把一片赤诚,理性与公正的人都聚拢这里。在这红色的大门旁,我亦为你们把灯举”。周小平多么渴望成为时代的天使,但他这话已是数典忘宗了,马克思年轻时叛逆无比,就曾经加入过撒旦教,受他思想浸淫,后来出笼的《共产党宣言》开首就豪迈宣称:“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地徘徊”。周小平同志,天使与堕落的天使,是有位格区分的;天使与假扮的天使,又是有灵魂区分的。圣经中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而你举的灯,大概也只是《红灯记》里那盏煤油灯吧!

习大说,文化不能成为市场的奴隶。这话实在是讲得好,不但不能成为市场奴隶,更不能成为权力的奴隶,鉴于此,我们还是要对走火入魔的周小平同志说,不要做奴隶,要做主人——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图文来源网络与微信,版权属原作者。

希望对话网http://hopedialogue.org/cn/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