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几句宪政和民主 2017-03-05 22:11:12  [点击:513]
闲聊几句宪政和民主

有人说现今美国民主是宪政民主,而且他还代表几乎所有的人认同了这个宪政民主,接受还说宪政是民主的基石(其实他在民主前省略了宪政两个字)。如果说确实有所谓的宪政民主,那么“宪政是宪政民主的基石”就是一个无法反驳的命题,我不知道在逻辑学上对这一类命题有没有一个专有名词,但这一类的命题确实是有一定的特点的,因为它们都是自己是自己的证明。举个粗俗例子,如果有谁说:“老虎是老虎屁股的基石”,谁能够反驳的呢?同类的命题还有一个如我一般年龄的人都耳熟能详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相信很多人看了之后会觉得恶心的命题,但能够提出有手反驳的至少我没有见到过,理由也是它是一个自己证明自己的命题,因为所谓的“新中国”指的就是共产党建立起来的这个被叫做中国的国家,那自然也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了。所以,如果我们这样来谈论宪政民主,是没有什么实质意义的,只能是吵架。

所以我还是主张将宪政和民主分开说谈。

先谈谈宪政,我理解的宪政是这样的一种政治制度,这种制度下的社会,是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区分的(只要这个社会相当大,就很难想象它能够没有这种区分,虽然无政府主义曾经很有魅力,但还是无法在较大的人群中实现)。但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是契约关系,根据这个契约,是被统治者共同让出一部分自己的权利来构成的统治者的权力,所以权力与权利是有一个明确的边界的;到现在,这个边界已经不是一成不变的了,它会有所游移,但至少在相当时间内是基本固定的;出让权利是被统治者的义务,提供服务是统治者的责任,统治者有权强制被统治者履行义务,被统治者也有权追问统治者提供的责任,直到将他赶走换别人。这都是契约的约定。声明一下,这是秦晖老师讲述的宪政概念,也是我接受的宪政概念,以下的论述,都是以这样一个宪政概念来展开的,如果有人不同意这样的宪政概念,只要能够言之成理,自圆其说,也可以在他的宪政概念下讨论民主与宪政。

我之所以要强调契约,因为正是对契约的谨守,也就是所谓的“契约精神”是契约得以遵行、宪政得以实施的基石。

那么,宪政与民主是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还有一个宪政民主呢?下面谈谈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首先,我认为宪政是肯定会导致民主的,这是从逻辑推论,不是事实判断,如果有人反对也请他以逻辑推论来反驳,不要提反例,虽然我并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内,在什么地方里,是实现了宪政,但却没有民主的。有宪政就有民主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被统治者是要出让他们的权利的,让出的边界就不可能是人人的主张都是一致的,要达成一致,就需要有一个人民能够普遍接受的手段,我相信民主就是至今为止,以人类的智慧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手段,当然你也可以说最不坏的手段,反正意思都是一样的:除民主外,没有更好的手段。这个手段能够有效,还是要依赖人民的契约精神。

如果从人类历史的发展看,我这个判断应该还是可以成立的,宪政建立之后,民主就基本上是一个趋势了,虽然可能会有些地方进程快一点,有些地方慢一点,有些地方有些曲折,慢点快点不是问题,民主的曲折往往反映的正是宪政的曲折,但只要坚持宪政的原则,民主的实行就是一个时间问题,我相信这是有本身的逻辑的。

由此,我相信无论是宪政、民主,又或者是所谓的“宪政民主”(如果真有这么个东西的话),它们存在的基石是共同的,那就是这个“契约精神”。

下面我想再谈谈契约精神的问题,我想有件事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就是宪政啦、民主啦都是从英语国家孕育出来的,这是历史的巧合吗?我相信不是的。因为英语国家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孕育出了契约精神。郎咸平讲过一个故事,我相信那是真的事,不妨引述一下:

“1533年在英国有240个伦敦的商人每人各出25英镑购买了一个由三只船组成的船队的股权,这个船队计划是由英国东北方出发去寻找中国。由于这三只船一出海即脱离了船主的控制,他们走了也就对他们无可奈何,所以当时就不得不发明一个英文字叫Trust叫信任,你除了对他们信任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这个船长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出航了,其中两只船在挪威外海沉没,最后一只船一直航行到了北极,再也走不下去了,因此不得不停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大陆上。这些船员滑雪滑行了据说两千公里才碰到了一群人,这群人的领袖叫做恐怖大王埃文(Ivan the Horrible),他们互相交换物品,船员用羽毛笔、小首饰、书桌文具等等和埃文部落换貂皮等货品,有趣的是双方都认为占了对方一个大便宜。当时,这艘船的船名叫莫斯科威 (Moscovy),因此,他们就给这个地方取名为莫斯科(Moscow)。但是,这些船员并没有逃之夭夭,反而回到了伦敦,把貂皮等贵重物品卖掉后,他们把钱还给了这240个伦敦商人。”

当然,郎先生没有将这些英国船员具有契约精神,他把他们称赞为履行了信托责任,我想契约精神也好,信托责任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对契约的谨守,其实是一回事。具备契约精神的民族,宪政就有条件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反之不具备契约精神的国家如果不努力使这一精神能够发育,他们也就无法实现宪政,即使他们都知道宪政、民主是好东西。而中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具备契约精神的国家,其实也就是说中国人是不具备契约精神的。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具备,但基本上不具备还是没有错的。为什么会这样,有人可能首先就想到了共产党的影响,其实我认为共产党的影响没有那么大,还是中国人本身的历史文化有关系的,现在有很多人过分地夸耀所谓的中国文化,我对此是非常地不以为然的,反而对当年批判中华劣根的事业还是应该继续,这对于培养中国人的契约精神是必须的思想启蒙,只是批判的对象可能要重新审视。

回到我先前提出的“现在民主已经到了需要捍卫的话题”,当时我提出的竞争失败者“明、暗中使坏”,“传媒作恶”,“知识分子堕落”“司法系统的干预”这几条“民主基石”正被人破坏的依据,有人说“哪一样跟‘违宪’也不沾边。他也许是对的,但又有哪一条不有违“契约精神”?其它的我就不想了多说了,就说“知识分子堕落”。

就“知识分子堕落”我提到的具体人物就是霍金了,霍金可谓是物理学的“权威”了,基于他对物理学的贡献,为这是社会给予他相应的荣誉以及其它的物质利益,同时也给了他在物理学、仅仅是物理学这个领域里比其他人更大的话语权,相应地,他就应该承担在物理学这一领域内为人类提供更多的意见。而在其它的领域(指专业领域,不是公共领域),他是不具有更大的话语权的。但在“脱欧”这样的公共议题上,给他更大的话语权应该也是可以的,毕竟他是名人嘛,采访他其实就相当于给他更大的话语权,但他在这样的公共话题上行驶更大的话语权是,他以自己的物理学知识谈“脱欧”之害是可以的,如果觉得物理与“脱欧”不靠边,用常识谈也是可以的,但用经济的话语来谈就越界,这与他本人的经济学修养是无关的,因为社会没有给他在经济领域更大的话语权,私下谈没问题,自己买广告来谈也没有问题,但在接受采访时谈就超过了他的更大的话语权的边界了。这就是违反了契约(当然,这不是成文的契约),根据契约,他更大的话语权只限于物理学,是不能延伸到经济学的,否则就是越权,就是有违契约精神。

有人也许会问,如果他自己写一本书讲经济问题行不行,当然行,写书与接受采访是不一样的,区别就在于受众不同,采访的受众是被动的,写书的受众是主动的,被动的受众是不被动地接受他的意见,而主动的受众是在主动的接受他的意见,被动的受众是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听到了他说的,主动的受众是大体知道他要说什么时阅读他所写的(书总是有内容题要 )。

最后,我要补充第六条“民主到了需要捍卫的时候了”的依据了,就是很多人对宪政、民主、契约精神的认识还是那么的糊涂。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