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范似棟 不能因為這句話,就說王軍濤是中共的棋子   2014-09-14 14:49:46  


作者: 封从德   聽其言觀其行 2014-09-14 15:19:50  [点击:6483]
不是一句兩句話就做判斷的。范似棟寫過《老虎》,對中共控制反對派的手法應該不陌生。

王有才是近幾年與王軍濤直接合作做事的,你看有才現在的判斷(另一位概括得比較直白而精煉:「王軍濤對民運的貢獻是負數」,就是說,在損害民運):

【作者: WangYoucai 王有才:89民运时我与李录的三次冲突,以及王丹、王军涛等 2014-09-12 22:11:16 [点击:666]

关于共产党抛出的王军涛等人的89民运的“黑手”,我在秦城监狱就感到很惊诧。他对北大自治会(筹委会),北高联,更不要说其他高校的自治会,有什么影响力?我当时认为刘刚也比王军涛影响力大一些吧。但是《6.4镇压》之后,王军涛的黑手就出来了。王军涛通过王丹来领导89民运了,等等等等,就这么炮制出来了。

现在王军涛的为什么来参与89民运,他的律师张思之作了介绍,他是第一个从中共的监狱流放到美国来的。他也积极参与“海外民运”。我2004年来美国时,有很多人跟我谈他的事,我个人也当面质疑过他。当时不知道,现在看来,他为什么参与海外民运也比较明白了,包括为什么参与中国民主党。这个也是我2010年说的王军涛有很多特务帮助他的原因了。当时有人还反问,这些特务支持王军涛难道不支持王有才吗?我现在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为什么当时有这么多人要搞中国民主党的原因我已经说过二次了(都在这里的《独立评论》上张贴过)。有三类人了。我这次不想再在这里再说了。】


【作者: WangYoucai 王有才:来美十年,简单记录一下 2014-03-02 06:26:11 [点击:1061]

2009年,我确实就《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事宜与徐水良有大量讨论。

我当时认为主要有三大类人:

一类人是我们这些长期在国内外参与民运的人,特别是国内参与中国民主党和中国自由民主党的人,想发展一个真正全国性的强大的的反对党。

第二类人是为中共服务的人,包括特务线人等,也想发展中共控制的反对党,来了解国内海外的民主运动和反对党运动。加以控制和利用。当然也是愈大愈好,一方面容易制造矛盾,不好控制时加以分裂。另一方面想用这个海外最大的组织压制其他中共的反对运动和组织。

第三类人想赚钱,做政庇生意。

有非常少的人同时参与三类角色。

现在看来,第一类人,很多已经淡出,有好几位在离开时跟我谈过,想不到这个组织变成了政庇组织。还说了许多伤感的话。

我是不怕中共特务、线人的,参与中国的反对运动,反对中共的专政统治,没有中共特务、线人的参与,是不可想象的。实践上也是不可能的。只是怎么样在组织外战斗和组织内战斗的问题。波兰团结工会是其中一个长期艰苦有效的实践,也有一些无效的实践。但是是可以尝试,屡败屡战的。最后肯定能找到一条可能有效的道路。

这个也是我对《零八宪章》的态度。跟《中国民主党》一样,《零八宪章》也一样有很多特务、线人。在中国进入革命变革过程中,这些人的作用会非常复杂。这个留待以后讨论。


我这里先说明一点,当时刚开始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备委员会时,所有人都是跟我说不做政治庇护的。我当时在弗吉尼亚做研究。正如我上面所说的,我是不相信有些人的这些话的。但是,我当时想只要关键人物不从事这些事情,坚强财务监督力度,给国内中国民主党人和维权人士特别是坐牢的中国民主党人有适当的帮助,可能也是值得尝试的,现在看来,这些也是不可能的,由于美国行政机关、司法机构、立法机关、和美国方面的媒体对政治庇护中出现的欺诈现象等情况开始关注、实践、讨论,如果这些可能的《毒树之果》成为真实的话,那一天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这个也是我公开我的态度和立场的一个原因。


由于中共特务、线人的渗透,破坏,中国在海外的民运发展也确实很难。大多数组织经过多年的变化,确实已经基本上被中共控制了。中国民主党全联总由于徐文立先生退出第一线,也同样有这个问题。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也会有同样的问题。】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