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赛昆 主帖本身就指出“(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是谎言。   2014-09-14 08:58:46  


作者: 封从德   這些人自稱「自始至終主張學生撤離廣場」才是彌天大謊 2014-09-14 10:42:38  [点击:6370]
我上一跟帖討論的就是5/27之後的情況,你好像根本沒看?

所謂「首聯」,廣義和狹義區別很大。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中指的是狹義,即社經所團隊那些人,主要是社經所王軍濤陳子明等人再加上王丹。你用的是廣義,把學運組織北高聯和指揮部也包含進來了。實際情況是,狹義的首聯從未推動撤離,所有決議、宣言、行動都是在堅挺廣場不撤;唯一一次勉強認同撤還是在廣義的首聯5/27開會時,在指揮部的提議和堅持下(主要是我的堅持,所以我印象特別深,那是我唯一一次參與首聯的會議),才從「至少堅持到六二〇」改為「建議五三〇撤離」,而當晚王軍濤就又改回去了(補充這一點,上一跟帖忘了提到)。這有兩個當事人的證言:

在91年巴黎會議上,狹義首聯任命的宣傳部長老木回應李祿時,有段生動的回憶:他剛印刷完「至少堅持到六二〇」的《十點聲明》,「回來之後他們要求我改,我當時就火了,我說,剛剛印好,都作出決議了,怎麼又要改呢?我聽說,王軍濤也同意你們這個反對撤退的意見。因為你們學生作什麼決定,我們都支持。」(《回顧與反思》頁236)

李祿的回憶則是:當時柴玲說,本來知識分子也不是說三十號撤;這時,王軍濤拍拍李祿的肩膀,很誠懇地說:要是同學們願意堅持到六月二十號,我們全力支持;你們指揮部說要什麼吧,人力財力,我們都可以提供。說完,大概也是王軍濤,當即將「五月三十日」劃掉,改回為「六月二十日」。(封從德《天安門之爭》頁182-183)


「六四」後有一盤大棋在佈局,將狹義首聯這些人包裝成「六四」前一直在勸廣場學生撤離的「溫和派」形象,扮演成「不該承擔責任的責任承擔者」,用以抹黑學運組織尤其是真正堅持反共或不妥協的人,製造了一個「學生除王丹外不聽知識份子勸告導致六四慘劇」的彌天大謊,並逐步讓這些包裝好的「溫和派」佔據民主運動的道義形象與實體資源,最終再充分利用「明星領袖」的腐化與敗壞,徹底擊碎反對派僅有的一點道義資源,使反對派無能為力。

陳小雅《八九民運史》首先戳破了這一彌天大謊。陳小雅解讀為何“這個聯席會議(即狹義首聯)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是因為狹義首聯核心早有一個“三線計畫”,即:

由在這次胡耀邦逝世過程中自發產生的學生運動構成第一線,通過與社經所有聯繫的大學青年教師對之產生影響。二線,由知識界知名人士組成,功能是指導與保護學生,也可以制約學生,由與知識界朋友較多的王軍濤和閔琦聯絡,二人均為該所元老,也是七十年代末期西單“民主牆”時期的同志。包遵信的回憶證明,他們聯絡知識界的渠道之一,就是緊緊抓住包遵信。三線,由陳子明本人主持,功能是利用一線二線造成的壓力,專司與政府談判。(陳小雅《八九民運史》第359–360頁及第11、348和357頁)

“一線”、“二線”的存在不是問題,“三線計畫”問題的核心是究竟有沒有“三線”,即“利用一線二線造成的壓力與政府談判”。狹義首聯2003年編寫的《黑手備忘錄》一書中,已經明確說了:「聯席會議也一直希望與當局建立對話和談判的渠道。(第488頁)」還舉出楊冠三、王軍濤等人通過何維淩、鄧朴方與高層對話的渠道。“一直希望與當局建立對話和談判的渠道”一句已道出了個中真諦。

1993年陳小雅寫《八九民運史》時,還是將王軍濤等人視為反對派一方的,只是乘機玩火並試圖火中取栗而已;而2014年出版的張思之律師的《行者思之》中,則明白無誤地寫道:王軍濤「是執行中共中央統戰部黨組織交給的任務」、「幫助黨組織執行任務,反而成了罪人」,又稱王軍濤陳子明都是「保皇黨」。

感覺有關方面已經厭倦了這盤棋,尤其厭倦了某些棋子,正在棄子重新佈局。


------------------------------------------

作者: 赛昆   主帖本身就指出“(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是谎言。 2014-09-14 08:58:46  [点击:15]

俺已经说了,再说一次:纠缠5.27之前的事没啥意义。

主帖也承认,5.28改回,唯一原因是柴玲(因副指挥李禄反对撤)变卦。刘刚的帖写得很清楚,陈子明王军涛只能“影响”学生使之撤离。

作出过撤退决定,又被迫改回,与“始终没有做出撤退決定”二者的区别,相信大家心中有数。】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14 11:14:3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