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邀請通緝犯回國:中共荒唐事與我們的經歷   2013-03-10 14:55:31  


作者: 刘大生   简单说几句 2013-03-13 07:51:37  [点击:6820]
关于党主立宪,阁下不必太当真。这四个字的价值,不在于自身目的,而在于吸引眼球的过程。它成功地打破了中国大陆不能讨论政党制度的禁忌。

关于46宪法,仅从文字上看,真的比美国宪法好。但是,联系到具体的历史背景,那就大不一样了。美国宪法的目的是要将松散的邦联转变成联邦,46宪法的目的是要将党主政治转变为民主政治,将中华党国转变为中华民国,目的不同,就要采用不同的宪法手段。但是,遗憾的是,46宪法基本上是对美国宪法的模仿,所以,它就很难成功。
美国宪法制定时,各邦已经有了基本上民主的选举制度,所以,美国宪法不需要规定选举制度,仅仅规定议员以及选举团成员由各邦选举就可以了。而在46年的中国,根本没有选举制度,制定宪法当然要优先考虑选举制度的内容,怎能以“由法律规定”一句话了事?《苹果宪草》则不同,选举是它的第一重点。
美国宪法的背景是邦邦争斗,因此,制宪者就强调各邦意志的一致性——13邦必须至少有9邦批准才能生效。
46宪法的背景是党党恶斗,宪法要有成效,就应当追求政党批准(至少要让主要政党同意),遗憾的是,46宪法忽略了当时的党争,就让国民大会(且不是建立在科学的权威的选举制度上的国民大会)批准生效,它岂能成功?

在内容上,漏洞也很多,比如,总统签署法律要行政院长附署,这种制约方式是最不科学的制约,是制造不好调和的矛盾的一种制约,北洋时期的府院之争早已证明这是不科学的。
总统制就是总统实权大责任也大,半总统制就是总统实权大责任小,虚总统制就是总统地位高,权力大不管事,三种不同的总统,不管哪一种,地位都远远高于行政首脑,都不受行政首脑的制约,制约总统的应当是议会、法院,而不应当是什么行政院长。,,,,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