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大生 关于46宪法和党主立宪   2013-03-12 05:58:40  


作者: 封从德   願聞其詳 2013-03-12 07:48:15  [点击:7074]
感覺劉先生的這些判斷,缺乏論證,願聞其詳:

【46宪法有可取之处,但是:它毕竟是中华党国的产物,是国民党采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摧毁中华民国之后的产物。制度设计上,它的漏洞很多,没有设计出科学的选举制度,没有设计好稳定的权力结构,是陈水扁悲剧的根源。它的空洞的总纲为49年以后的大陆宪法模仿,它的“国民大会”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说法,它的许多条文缺少可操作性,等等。】

而我看見有人說,自由主義大家胡適先生,卻說四六憲法「是一部比美國憲法還要民主的憲法」。這句話在網上廣為流傳,但我尚未找到其原始出處。這句話是否可靠值得考證,因為我們知道,胡適與國民黨和老蔣還是有些距離的。不過,他認同孫中山的「五權憲法」到是真的。


另外,關於「黨主立憲」,你的大作中提到劉曉波的《破除“黨主立憲”的迷思》一文,不知為何在網上查不到,可否轉帖在此?

下面轉帖的郭永豐文章中的疑問,我有同感:

【固然,在这样一种万般无奈的境况下,这由江苏省委党校刘大生教授所首先提出来并不断倡导的所谓党主立宪活动,也确实有其合理性要求了。然而,如果我们确实如此仔细全面地考证共产党革命及其共产党的江山时,作为眼下正红极一时的中共领导人,他们确实会接纳这一策略性的意见和建议吗?】

你覺得呢?他们确实会接纳这一策略性的意见和建议吗?

-------------------------------------
郭永丰:党主立宪是鞭共产王朝的活尸
(博讯2007年1月21日)

文章摘要: 君主立宪制的梦早被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于20世纪初就彻底埋葬了。如今,党主立宪又在共产专制中国半个多世纪后的今日兴起,这实际所证实的共产革命建国,本身就是又一代君主王朝的复辟。

作者 : 郭永丰

君主立宪制的梦早被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于20世纪初就彻底埋葬了。如今,党主立宪又在共产专制中国半个多世纪后的今日兴起,这实际所证实的共产革命建国,本身就是又一代君主王朝的复辟。当然这种现实,在共产王朝于1949年在中国建国前后,就受到体制内外的一致公认。并还在共产王国里,长大半个多世纪地如此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公然叫嚣与娼行着。尤其在当时,把中共党主席毛泽东当作真正皇帝那样竭尽全力和所能事地吹捧、恭维与伺候等。而作为这种党皇帝,便只有没加龙袍、坐龙椅、住龙廷、行宫廷各种繁文缛节罢了。

党主立宪在今日中国的兴起,实际本身就是君主立宪的复活。固然,即便按照中共长期以来的正经说法,作为被孙中山所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彻底推翻和埋葬的帝制与君主立宪梦,直到共产专制王朝无限容光的今天,也给予了其无限的肯定、赞扬与歌颂。眼下,在共产专制王朝几经沧桑和不断轮换的今天,由于有人担忧如果不顺着共产党绝对领导一切的本意,采用党主立宪制的方法与策略,恐怕就极难让其还政于民,让中国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所以,便不得不想出如此歪招和下策来,而委曲求全,也许必须只有仿照清朝末年时以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为首的君主立宪制的梦想,试图在今日之中国,在党天下里,实行党主立宪才可真正还政于民。

固然,这君主王国与党主王国,正如俗话所说,只是席上跌到炕上,仅仅一席之隔,一丝之差别。尤其对这党主立宪,如果不细究其原委、全部真相和所有实情的话,可能就没有什么。否则,甚至还开展属于全民的大讨论与大辩论活动时,这实际上就是把一个复辟了的党皇帝天下的画皮全部公之于众,让总是不明真相、事实和全部大道理的13亿中国人民全盘知晓了。让中共党皇帝和党天下,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精条条地,充分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完全阳光下只能虚与委蛇,而裸行天下了。

固然,中共的这种谎言以及坑蒙拐骗全中国人民的不法行为与罪恶勾当,就一定不能再那么畅行无阻,而无限吃香了。当然,这实际也是中共当局自己鞭自己伪民主的,实际只行专制王朝之能事的党天下的活尸罢了。

作为专制王朝,无论帝王专制,还是一党专制,只要是一人一党至高无上的性质,都是让极少数人成为权贵和剥削者,让绝大多数老百姓成为奴隶,乃是人类社会最没有人性的极端邪恶原始的社会管理制度。否则,为何直到今日,全球人民,尤其是所有凡是不民主国家的人民,还依然死心踏地,痴心不改,坚定不移地追求着人人可以当家作主的真正民主制度哩?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但在今日,凡是共产王朝的既得利益者,由于他们眼下正过着无尽奢华、排场与无限美满的神仙日子,虽然他们中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种社会制度极端不合理,应早日或立即结束掉,但由于他们毕竟过着属于人类社会最美好的日子,所以他们便都饱汉不知饿汉饥,哪里会真心诚意管你劳苦大众的死活哩?所以,他们才不会替亿万普通人着想。甚至,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那些根本没有良心者,还求之不得这种美满日子的时日不长。更何况,真正属于开明或有良心者,如果你认真调查的话,实在是少之又少。

所以,争取今日中国之民主,由于是属于普通人的永恒福祉,还依然只有依靠亿万普通人自己。否则,只一味依靠或幻想权贵发善心和慈悲,尤其还梦想通过宫廷内部的斗与争,就妄图把属于亿万普通人的民主伟业奠定成功,这绝对都是痴人说梦,乃是真正痴心妄想的。

否则,人类历史的进步,就绝不会那么艰辛不易,而千难万难,必须只有让众多大无畏的英雄、先烈和前辈们前仆后继,赴汤蹈火,用鲜血和肉体去铺路。因为,专制的祸根,这才真正是中共当年所号称必须彻底砸碎的万恶的“旧世界”制度,只要这种制度尚且存在一天,作为真正要当家作主的中国人民,就必须时刻只有充满革命的豪情、激情与充分的理由。毕竟,在国民党蒋介石搞独裁专政时,按照中共当时说法,这本来就是一代新王朝的专制统治,必须只有用非常野蛮粗暴的办法,毫不留情地彻底铲除掉,才能真正解决眼下中国所存在根本问题。

如今,当中共再次克隆这种“万恶旧世界”的共产党国专制王朝时,中共却总是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说这种制度又极端合理了,没有丝毫不是或不妥之处。尤其作为今天的中共领导人,不再敢提说当年国民党蒋介石的党国制度是多么邪恶的。而是完全可以接纳,全面可以包容的。当国共两党于2005年握手言欢之后,在今日世界民主大潮的横冲直撞与穷追猛打下,这两个同样腐朽没落的专制政党,尤其当国民党在台湾与新型政党民进党竞争彻底惨败之后,于是,作为同样腐朽没落的中共,由于惧怕有一日自己也被来自大陆的类似新型政党所完全取代,才真正怜悯起了对方,而兔死狐悲,以致确实在今日,两家果真就握手言欢,抱成一团,相互视对方为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难兄难弟了。

这种现状,当我们稍微回顾一下他们往昔你死我活的血拼,今日又如此的称兄道弟,不能不感到是一件最莫大的侮辱和嘲讽。

正如当年国民党独裁专制政府的腐朽堕落与完全变质一样,今日中共腐朽政权的存在,实际就是最祸国殃民,坑害广大劳苦大众与亿万普通人民的。

尤其在今日,当中共专制政府里没有一个干净的官员时,一个个地都变得满嘴仁义道德,而在背地里,甚至还公然干尽做绝无数男盗女娼的罪恶勾当时,广大人民,对这样一个完全腐朽,彻底没落的政权还抱有一丝幻想或奢望的话,这难道不是意淫还能是什么?

在当年,当中共下决心要推翻国民党蒋介石的独裁专制暴政时,中共那时确实很幸运,毕竟那时中国刚刚结束帝制,正处于军阀混战与割据的水深火热之中。并且,还遭受来自外族的侵略、践踏与凌辱,这便为中共推翻国民党打下了坚实基础,也难怪中共建国之后,毛泽东在接待某日本友人时开玩笑地说,日本人侵略中国是真正帮了共产党的大忙。另外,再加苏联的鼎立支持。否则,这国民党的党国政权也是那么容易被推翻的吗?如今,作为新一代的民主主义者,我们又有什么资源、条件和更高招术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哩?

尤其当笔者时常感到在中共政府无处不在的长期胁迫下,致使笔者也不得不变得赤贫一片时,时常只有吟颂某诗人的“空空的口袋就像干瘪的乳房,我只能站在路口,看那群走进匾上的人们,沐浴金子的光芒”时,就不免感到今日中国之民主人士,大家又是多么悲哀、寒碜和凄凉了。

固然,在这样一种万般无奈的境况下,这由江苏省委党校刘大生教授所首先提出来并不断倡导的所谓党主立宪活动,也确实有其合理性要求了。然而,如果我们确实如此仔细全面地考证共产党革命及其共产党的江山时,作为眼下正红极一时的中共领导人,他们确实会接纳这一策略性的意见和建议吗?就使人感到万分渺茫和惆怅了。

毕竟,这确实是把共产专制王朝的活尸,赤裸裸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而进行完全阳光下的裸行,是让亿万人民真正来鞭尸了。
2007-1-19
《自由聖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13-03-12 08:29: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