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邀請通緝犯回國:中共荒唐事與我們的經歷 2013-03-10 14:55:31  [点击:34951]
邀請通緝犯回國:中共荒唐事與我們的經歷
封從德
2013年3月10日


讀了貝書尼轉帖的〈孟泳新:張君勱是戰犯嗎?〉一文,頗有感觸,十分敬佩張君勱的學問與人品。尤其是讀到最後兩段(附後),看來中共幹出邀請通緝犯回國這樣的荒唐事,早已有之。這裡簡單說一說我遇到的類似經歷。

1989年“六四”大屠殺之後不久,中共在全國通緝了21名學生,我也忝列其中。經過在國內十個月的逃亡,及逃出生天後一段時間的波動,我靜下心來,專心於世界各種宗教的學習和研究。那時,尤其是早期,很多人以為“六四”屠殺人神共憤,在全球聲討和制裁下,中共必然垮台在即,當時海外民運可謂如日中天。有些人甚至對請他們吃飯的外國友人拍起胸脯,“明年,明年中南海回請!”這是我的導師給我講的親歷趣事。導師很高興我能靜心下來研究問題。他同時還有一句話對我很有啟發。他說,他在台灣研究道教八年,常見「反攻大陸」的文宣,雖有幾十萬軍隊,老蔣還是終老台灣。我仔細想一想,也是,不用說沒實力,就連反共的見識,對民主的理解,尤其是對傳統與現代化的關係的認知,民運很多人的見識也差得很遠啊。此後,我就常對八九學運的朋友講,中共有的是資源,我們有的是時間,老鄧和李鵬肯定活不過我們。於是我就在法國靜心讀了十五年書,差不多是五年見習各種宗教,五年讀錢穆與孔子再加研究孔廟,五年學習和研究道教與中醫理論並取得宗教學博士學位。

這書讀到一半的時候,大約是1997至98年間,中共不知為何想起了我,國安部派人找到我的父兄,分別好幾次,向我傳遞這樣的信息:祖國發展一日千里,歡迎你回國做貢獻;如果需要事先談談,也可以找一個安全的第三國先見個面。我回應道:通緝令怎麼辦?如果你們仍然認為通緝令有效,可按1991年我去中共駐法大使館兩次交涉時提出的要求(公開審判),這樣我必回國;如果你們認為通緝令已經無效,那就公開宣佈取消通緝令,我也願意回國研究宗教。結果,他們請示“上面”,答覆是:通緝令不談。於是,我們就不談了。

一面通緝,一面邀請通緝犯回國,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的理解是:統戰。中共的特工與統戰,正是從周恩來開始的,而周又是從共產國際學來的。越來越多的資料顯示,周是共產國際培訓的特務(後來宋慶齡也加入這一可恥的行列),直接由共產國際特務系統的創始人季米特洛夫培訓。1924年,周恩來回國帶有季米特洛夫給國民黨的蘇聯總代表鮑羅廷(也是共產國際在華特務總代表)的一封信,因為這層關係,剛剛26歲、既沒受過高等教育、更無軍籍的無名小子周恩來,卻授銜中將,並當上了黃埔軍校的政治部主任。後來,中共的特務、軍隊和統戰系統,都是周恩來在共產國際領導下建立起來的。

現在看來,中共就連邀請通緝犯回國這種荒唐事,也是源於周恩來。

我在2007年請教過一位國內出來的維權律師,通緝令在中國的期限是多長?答曰:等同刑期,若應判五年,有效期就是五年,若是無期或死刑,通緝就一直有效——但有個條件:要在管轄權以內,如果逃出中國,通緝也一直有效。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吾爾開希曾在2004年說,通緝令15年過期,看來並非如此。1997年他到過澳門(當時有報導說他進了珠海一天,開希後來自己否認了),2009年“六四”又一次到回歸後的澳門闖關,被當局扣押後遣返。他持的是中華民國護照。“六四”後開希一直未能回國與父母見面。

21位“六四”通緝後出逃的學生中,大約有一兩位回過國又順利出來。李祿於2007年因母親去世,秘密回國奔喪,他說全程都有國安陪同,大約與陳一諮等人的情況類似。那年他辭去了中國人權理事一職,可能是雙方談的條件之一吧,情況與北島類似。2010年李祿公開回國,當時有很多報導,大陸官方媒體也報導了,只是將「李祿」改寫成「李路」,大概是迴避通緝令的尷尬吧。之所以有大張旗鼓的報導,是因為李祿這次回國非同一般,股神巴菲特及微軟老闆比尔·盖茨和他一道,帶了大量投資給深圳比亞迪。另一位可能回過國又順利出來的“六四”通緝學生是梁二。這是傳聞,這裡不多說。2009年六四紀念前,《世界日報》向我約稿寫一篇「21位“六四”通緝學生今何在?」,當時我得到大量的資料。另外,沈彤名聲雖大近年也常回國,但他並非“六四”通緝學生。美國的《財富》雜誌曾報導沈彤將可以用於監控異議人士的軟件賣給中共,沈彤否認了直接的交易,但很多人還是相信沈彤與中共的關係非同一般。而周鋒鎖雖然也是通緝學生,且近年來也多次受邀回國旅行,但他在“六四”後已被捕歸案並服刑一年多,應該不算入此列。他近年來做了大量的對國內的人道援助工作。2009年5月,熊焱到訪香港參與六四事件二十週年紀念活動,是他自1992年逃離中國後,首次成功入境香港。雖然香港已經回歸,但應該不算回過大陸。大概和吳仁華一樣,熊焱很難有下一次。和熊焱幾乎同時到香港的還有張伯笠。張伯笠多次到香港,不過都是為了傳道,據說中共並不允許他回國探親。

順便說一句,與外界廣為流傳且至今還在流傳的說法相反,柴玲應該沒有回過國。這在2009年底柴玲與最初報導「柴玲回國」的何頻之間的通訊中,已經很清楚了。柴玲說:「我從九零年逃離中國以後,從來沒有回去過。」而據何頻說,「最開始提供給我們資訊的人,是當年與你們同在天安門廣場的人」。(見附)

最後表達幾句對張君勱先生的敬佩。他可以說是民國一頂一的人物。實際上,他還是清末的進士,翰林院士。他得授此職是因為他在日本留學四年,1906年他公費留學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1910年回國,中法政科進士。1913年又赴德國,入柏林大學專攻政治學,獲政治學博士學位。雖然他曾支持過袁世凱,但到了1946年,國共雙方都推崇他,一致請他主持起草四六憲法,這在孟泳新文中說得很清楚了。他和國共雙方關係都不錯,卻又堅持學人的獨立性,因此又都得罪了國共雙方。前不久還送他「民主之壽」匾的中共,很快就將他列為「戰犯」;國府撤到台灣後,張君勱先生也沒有立足之地。最後,他不得不遠離中國。1969年2月23日,他孤獨地死在美國舊金山的一家養老院。

張君勱先生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知識分子。張先生未能見到「四六憲法」在中國大陸全面實施的那一天,我相信,我們能看見,而且不會太久。





----------------------------------
附一:〈孟泳新:張君勱是戰犯嗎?〉最後兩段

周恩來,作為中共的要人,難道連如此人間交往中的常識都不知道,在自己沒有主動撤銷通緝令的情況下,委託陳叔通,曾致函于張君勱,邀他回國參加國內“革命和建設”,被張拒絕。周恩來又派張經武欲見在印度講學的張君勱,勸其回國,又被拒之門外。這乃勸降之舉呢!還是誘捕之措呢!

張君勱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像當年魏瑪德國的憲法專家及政黨領袖赫曼-哈勒那樣流亡於海外。

——《縱覽中國》首發 —— 轉載請注明出處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rch 08, 2013
關鍵字: 張君勱 戰犯 周恩來 國大
----------------------------------

附二:

多维与中共?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21210

何頻答:封从德先生 “多维与中共?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21581

多维与中共(之二)——与何频进一步探讨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22375

何頻博客與柴玲的通訊
柴玲來信:我一直没回中國
http://blog.mirrorbooks.com/wpmain/?p=24536
----------------------------------
最后编辑时间: 2013-03-10 15:05:5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