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老王社长 旧文: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2004年1月16日   2012-02-07 02:49:00  


作者: 洪哲胜   问一下贵友王涵万和刘添财我如何张罗这个讨论会这么困难吗? 2012-02-07 07:21:24  [点击:5149]
问一下贵友王涵万和刘添财我如何张罗这个讨论会这么困难吗?所有
这些都与“动机”无关,都是你两通电话就大抵可以澄清而给予证明
或证伪的,而且这个请你自己去向你的两位泛蓝朋的建议,我早已在
八年前的“事件”发生之后,就已经公开给你提过的。

那个常设的组织是泛绿和泛蓝为了用沟通代替恶斗而建立起来的平
台。纽约最有名的国民党人士王涵万和严批台独30年以上的最有名
“政论家”刘添财(又名阿修伯)都是代组织的最热烈参与者之一。
我忙于每天需要花费12个小时的《民主论坛》编辑工作,是被拜托又
拜托才勉为其难接受邀请而参与的。由于我非常认可蓝绿交流的道
路,只要拿得出时间,我会尽力给予支持的。但是,我从来没有主持
过任何出席或干预过它的任何一次筹备会,最多就是去参与讨论会,
偶而在台上台上、多数场合在听众席上发言鼓掌。

你指责我张罗控制这个讨论会,完全没有根据,都是你帮我想象出来
的。我上帖指出:

讨论会不是洪哲胜张罗的

1、我事先不知道要召开那个讨论会,也没有被邀参与它的筹组;
2、我是那个讨论会主持人王涵万(一位泛蓝人士)最后一个邀请到
  的讲员;
3、“那个讨论会的主题是什么”和“早我被邀的讲员是哪几位”,
  我是在王涵万邀请我充当讲员的时候才听到的。我很忙,是在没
  有时间参与,是在王涵万的一再拜托之下,我才同意的。
4、当被邀的辛灏年站起来说:由于台湾问题,王希哲比较有研究,
  因此要求把他的发言时间交由你来代讲时,我觉得有点突兀。但
  是,在主办单位──几位泛蓝人士和泛绿人士──讨论让不让换
  手时,我没有参与讨论,因为,这个讨论会项目和我无关。
5、辛灏年在自己临到发言时才临时要求换手,是很不礼貌的,但
  是,并非完全不可。只是,辛灏年无权变更讨论会的议程
  (agenda)。这个是否变更议程的决定权,当然属于主办单位,
  当然,他们参考其他讲员的意见再做决定也是合适的。
6、当主办单位决定不同意换手时,我觉得你的反应还马马虎虎,因
  为你立即坐下,没有大吵大闹。但是,辛灏年大喊几声,招呼一
  些与会的老兵和他一起退场,则是一个难以令人原谅的粗暴行
  为。这事让我大大地失望了。
7、事后你的批评和辛灏年的利用几期手中的《黄花岗》攻击我,而
  且根据的不是事实而是造谣,这就叫我失去了过往对于你们的敬
  意,尤其是辛灏年。

根据事后我打电话给王涵万和泛绿的参与筹备者,我知道他们这一次
筹备的一些概况。这一次,提议开这个讨论会是刘添财(一位泛蓝人
士)和王涵万。刘添财首先提议一个主题,王涵万觉得他的主题并不
很适当,就建议把它改一改。王涵万提出的主题被筹备会接受了。筹
备会让王涵万主持这个项目,让他和刘添财物色并邀请所有的讲员。
筹备工作就这样给启动了。上面说过,我是最后一个被邀请的讲员。

事后,我也把所有这些事实告诉你。你知道王涵万和刘添财都属泛
蓝,而且你也可以和他们直接联系。当时,我就建议你直接问问他
们,澄清真相之后,再回头看看你和辛灏年攻击我的理据。我不晓得
你做了没有。但是,你到今天还说这个会是我洪哲胜张罗的,呼应你
们从前的指控,好象我洪哲胜确确实实控制了这个研讨会,因而可以
下令拒绝辛灏年换手,从而把你的发言机会给堵死了。


所有这些都是你可议去证伪或正式的事情;而且正式它们,你无需询
问你心怀定见得泛绿朋友,而是那个会议的发起人,题目是他们两位
拟订的,邀请哪些讲也是他们建议的,具体去邀请所有的讲员更是他
们得到授权去做的,而我洪哲胜的被邀请确实是最后一个,而且被邀
请时,我还询问王涵万到底有哪几位接受邀请──所有这些都是可以
证明或证伪的,而且都可以用来鉴定你的“洪哲胜张罗”说是违背事
实的。这样违背事实的指控,有人格的指控者为之道个歉,对他自己
也是有好处的。

其实用常理来看,如果民进党要控制这个组织,他大抵会象你说的那
样,自己张罗会议,自己订定讨论会的主题,自己遴选最佳得泛绿讲
员,让泛蓝的最糟糕的角色上台献丑,等等等等。──但是,民进党
无意控制,希望台湾从蓝绿平等沟通获益;以至于王涵万和刘添财在
选举当中前者当选“会长”,后者当选“副会长”。而且在这两位泛
蓝人士提案筹备这次讨论会时,不但没有给予干扰为难,支持之,并
且给予授权。大家都知道,辛灏年是最最厉害的演说家,而且反对民
进党时间长,炮力猛,如果不是为了沟通第一,请他来数落民进党,
有何必要呢?不用聪明的民进党人,连最傻瓜的民进党人(如果有的
话),都不难理解这样的道理。

如果你来了,辛灏年建议而没有被筹备会接受了,在讨论会的进行之
中,你以一位平等的听众按照大家都得遵守的游戏规则争取发言权,
发言,而遭受歧视恶搞,我个人在场是会批判那些乱搞者的,不管他
们是蓝是绿。在这样的场合,歧视恶搞无益,而且严重台湾人“来者
是客”的待客之道啊!

如果你就是不愿意把真相查清,而且又继续坚持你的没有根据的诬
蔑,你就不象我们以前非常敬仰过的年轻斗士──王希哲!悲乎!


=============================================================

作者: 老王社长 "“泛蓝的主办者”?你开口已经撒谎,不是“史实”。那是民进党" 2012-02-07 02:00:50 [点击:21]
“泛蓝的主办者”?你开口已经撒谎,不是“史实”。那是民进党专政时期,民进党是“金主”的时期,是民进党掌握着全权,“讨论会”让一两个原“蓝”投绿想沾点资源的人物为你们的绿色专政略施点缀罢了。封锁王希哲的全部预案操盘“演习”,都在你和绿金主的掌控之下。这些,是你自然竭力抵赖的。如何“澄清”?

=============================================================

作者: 老王社长 "旧文: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2004年1月16日" 2012-02-07 02:49:00 [点击:20]
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

王希哲


这次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是第一次由在台湾执政了
的民进党主导的“讨论会”。它体现了民进党专政。事前,王希哲完全没有想到
这一点。

多年来,纽约的各种自由的开放的政治讨论会,不知办过多少了。大多由民
运主办。参加过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了,但大多是民运朋友或关心中国大陆政治的
侨界人士,台独民进党人士极少。洪哲胜倒常参加,但他自己的定位总是一位
“关心你们中国”的外国(台湾)客卿。

参加这些讨论会的总有不同的派别,经常争论的很激烈,也会有不愉快的事
情发生,但极少(我几乎没有记忆,朋友可以提示)有讨论会主持者事先预谋和
策划,不允许某位持与主持者不同意见的人士在会上有发言机会的事情;也极少
(我还是几乎没有记忆)真是出于讨论会时间有限,原定讲演人把自己的时间让
出一部分给他人(经常都有),而遭到主持人坚决拒绝的事情,更不会有把自己
的时间让出一部分给他人遭拒绝后,当事人建议诉诸会议听众“公投”,也遭到
断然拒绝的事;更是从来闻所未闻,一位远道专程飞来与会,会前会中都向主持
者表达了发言愿望的人士,会遭到拒绝的事情,有这种客人,主持人欢迎都来不
及呢!因此,只要有意在这类政治讨论会上发言,一般总能得到发言的机会。议
程,是为自由讨论服务的,它从来不会成为成就自由讨论的不可解决,不可变通
的障碍。

后来的事实,大家已经看到了。远道横跨美洲大陆,专程飞来与会的王希哲
不但会前会中向主持者表达的发言愿望被“没有时间安排”而“遗憾”的拒绝,
甚至,骇人听闻的,主办人自己透露,为对付王希哲,他们绞尽脑汁,百般策划,
“前晚知道辛灏年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论述后﹐曾做过因应措施等推演”!

王希哲蒙在鼓里。他完全按照这类讨论会一般的惯例来看待这次讨论会;他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专程前来都会被拒绝。他完全没有机心。他与洪哲胜是老朋友,
虽然常与洪发生争论,但始终以朋友之心相待。他那样天真,行前,把文章e 给
了洪,兴高采烈的表示要在讨论会上请他“指教”。他作梦也没有想到,民进党
对他“早已森严壁垒”。他没有考虑到,这次讨论会与前大有不同。它是民进党
第一次主导把持的,而洪哲胜正是民进党老党棍。他们能有雅量允许王希哲与会,
“指教”王希哲吗?
实话说,若换过来,洪哲胜给王希哲发e ,要求参加王希哲一派主持的讨论
会,王希哲会立即极力向主持者要求给予洪哲胜发言的机会,甚至不惜把自己大
部的时间让给洪哲胜的。那时王希哲心里也是这样想洪哲胜的。

王希哲来到纽约后,虽然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显然是民进党根本不想
让他发言,但台面理由既然是“时间不够”而表示“遗憾”,从无明说不许王希
哲发言,那么,辛灏年到时把自己的时间让出来,照过去讨论会的惯例,主持人
没有了借口,总不能再推托了吧!

想不到就这样普通的要求,都会惹出大祸。无他,无非民进党老板的“因应
措施的推演”出了漏子,“未料到是以这种方式表达”!(民进党女老板王善卿
语)呜呼!

对这次风波,洪哲胜反复坚持用一句话来概括:“明明只是辛灏年强要王涵
万改人的错误”。

一个应邀与会讲演的人士,对主持人来说,是客人;他答应来讲演,但没有
卖身给主持人。他应邀以后再拒邀,或提出“改人”都是他的正当权利。因此,
辛灏年的罪状无非是“强要”这两个字。辛灏年“强要”了吗?

什么是“强要”?它是用强制、强行的,超出自己合法权利的手段去迫使他
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辛灏年先生用过这些手段吗?没有。正如在场目击的王若望
夫人羊子女士所说:“整个过程没有非礼情况发生”。部分听众的退场,和后来
辛灏年先生看见场上有人散发显然事先准备的人身攻击他的传单,感到这是一场
“鸿门宴”而退场,都是在他们的合法而正当的权利范围之内,何来“强要”一
说?退场,不但是一般通行的任何会议参与人的正当权利,也是这次文教中心讨
论会开场前,主持人王涵万特别强调过的会议参加者的权利。洪哲胜先生时就在
王涵万身边,难道没听到王涵万的说法吗?辛先生已经作了三分钟发言,要说的
话,言简意赅都说了,他提出他剩下的时间让给王希哲,主持人不允许,他也就
算了。还要辛先生如何呢?洪哲胜的意思是,非要辛先生再上台继续捧场,不然
“我的脸色当然不好看”,就要恶骂辛先生“流氓”。辛先生是客人,没有卖身
给主人,民进党主人(洪哲胜也是实质的主人)有这种“强要”的待客之道吗?

因此,从讨论会前后整个过程看到,与其说辛灏年“强要”,不如说“讨论
会”的老板民进党“强要”。“强要”什么呢?就是这个过去也受过压迫的党,
一旦手中得到了一点儿权力,就怎样处心积虑,巧设壁垒,动员一切他们掌握的
权力和资源,来压制封杀他们心中认定的可恨可怕的政敌!王希哲、辛灏年第一
次领略了民进党专政的滋味。

以小可以见大。我们分析一下这次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民进党专政的特
征,把它与我们都熟悉的共产党专政比较一下:

(一)从过去受压迫地位执政了的民进党,不但接收了过去国民党的中华民
国海外资源,而且还学会了建立和操纵自己的海外侨界直接御用组织,“全侨盟”
应运而生。这甚至是共产党都比不上的。

(二)民进党专政,需要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来为自己的政策(主要是
台独政策)宣传、造势。这是与共产党一样的;

(三)由于毕竟是在海外侨界宣传,“中立”的幌子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不
但“全侨盟”号称“中立”,举办“讨论会”标榜为“提供各种持不同观点者的
沟通平台”,也是绝对必要的。那么,请一些不同意见人士来作点缀捧场,也就
是绝对必要的。这一点,共产党也作,一九四九年前作得很好,“解放后”在大
陆就不需要作了。海外继续作。民进党也开始作了。

(四)但饭店是我开的。这些请来参加“讨论会”作点缀捧场的“不同意见
人士”必须识相。必须心里明白我请你来是为我捧场的。必须在我的掌控中而且
必须接受我的掌控,绝对不能失控。有可能失控的,必须先行坚决排除在外。

为了保证掌控有效运转,必须事先作好精密的,万无一失的“因应措施等推
演”!这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党性体现。这一点,
民进党专政与共产党专政,看来殊无二致。

(五)一切反抗必须镇压。我们党是台独的党,受了我的请,入了我彀,你
就要讲台独或同情台独,就要讲“台湾国家认同”,否则就是“离题呀”,就要
“一再给你警告而终于把你请下台”(洪哲胜语)。那些接受邀请后,借口讨论
会是“提供各种持不同观点者的沟通平台”,心存不满,想把假戏变做真戏的,
必须坚持原则,寸步不让,不能对他们有丝毫的妥协,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什么“民主”,什么“自决”,什么“公投”,这些我们民进党常用的口号去他
妈的。口号是拿来束缚别人的不是束缚我们自己的。

(六)特务手段。台上客客气气把人请来;台下准备好人身攻击他的传单,
得便就撒。杀他的锐气,让他老老实实。

(七)如果还有不服,反抗的,就动员特务、党棍网上网下破口詈骂,然后
动员一切自己掌握,或臣服自己的媒体,歪曲报道,占据“正义”制高点,把自
己打扮成无辜者,把手无寸铁的反抗者,不服者倒说成是“破坏民主程序正义”
的该杀该死的“暴徒”,极尽诬蔑抹黑之能事。这一点,民进党专政也学透了共
产党,还差一些,还没有把自己的专政稳定到足以开坦克到台北的街头,但不急,
会有这一天的。从民进党的趋势看。

2004年1月16日
美西海湾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