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杜智富 兩個我不敢引用的數字   2011-12-03 18:37:58  


作者: 余大郎   文革流放在陕,我所知的公社社员一工是人民币八分。 2011-12-04 01:06:43  [点击:581]
范似棟说“這個所謂的工分或工資是扣除口糧和日用的。”,我猜应如此罢?否则就只能饿死--记得那时细粮价是0.16元/斤。但直到1977年,好多矿区的还是吃不起细粮而吃高粱做的“饸硌”[北京分来的学生称“钢丝绳”]。玉米(0.08元/斤)是抢手货,农民到城里来“倒运”,政府不许。在宝鸡车站,我亲见青年路警冲上去打,玉米撒一地,老农民心痛得跪喊:“爸爸也。。。”回家告诉主管那一带公安的前老丈,并说:车站卖小姑娘,开始要价25斤玉米,最后只讨八斤全国粮票[那还是前妻去汉中“小江南”时亲见的“好价”]。。。他沉默半晌说:“将来人民斗共产党会比当年斗地主凶得多。”这是1974~76年间的事--我那前丈人之哥还是当年抗联头,前丈母还是双枪将。可他只是在家与我“投机”[前丈母在灶听得,冲进来骂:说这种话不会轻一点!],在外“好官我自为之”。待到我因民主墙被抓回上海又坐牢,他便去主管沪公检法的老上级严佑民那里说项。然而还是支持毛的好学生华国锋,于是被罢官,于是得癌症,于是俺前妻携儿下堂求去。。。最后前老丈临终前和当军头的后老丈一样,给在米国的俺写信表示最后的祝福。

话说远了。记得一次在西安回铜川的火车上,有警察包了半车厢不许乘客靠近,原来是押着从车站抓回来的半车厢偷跑欲回京混吃的知青还陕北。俺趁灯光暗淡路警瞌睡,悄移坐相问--都是二十左右的小伙了,立即骚动起来,摊伸双手让我看一手老茧:都几年了,不过是想回家过个年。。。[不知其中可有习5?余被劝明岁赴秦被旅游捏,唉。]厂里同行的同事立即把我一把揪回原座:你还嫌麻烦少?!

顺便借杜摊位对司令说一句:在这些问题上,万不可听毛派的。
前时我回忆1965年皖北亲见亲闻,所说的59年“又是个跃进年哪”的饿殍遍野,是我作为四清工作队副队长[偶后老丈其时为地区工作团长]偷搞的社会调查,参与者有省劳模、公车售票各色人等,包括因吃死人肉眼发红的等开除党籍的留守,没一句是假的。凯源可以不信,司令不该如此--楼上阿孵厮大娘因此说气话,就由她去八[多半也是中了贝小姐和任雯嫂以国族冒伪民族主义并甩少数族裔人权包袱的奸计],不是谑要百花放蛮?社民党持中派立场才好。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2-04 06:29: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