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北京電視台《辛亥檔案》評介 2011-10-28 09:53:47  [点击:25516]
這裡也只能先寫個大綱,以後再整理成文。

今年雙十是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一百週年。北京電視台BTV推出八集紀錄片《辛亥檔案》,分別是:風起雲湧、保路運動、武昌起義、袁氏出山、南北議和、清帝退位、復辟鬧劇、孫中山最後的歲月揭秘。其中,第一、三和最後一集,主要討論孫文(孫中山)革命的歷史脈絡。

從形式上看,這套節目製作得非常精美,視覺效果相當不錯。主持人石涼,北外法語專業畢業,英文也相當好,還是電影演員,曾參演過《尋槍》、《一個人的奧林匹克》等電影。該節目大量採用國家檔案館和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提供的原始資料,通過幻燈投影播放出來,又非常精緻地佈置了各種歷史場景,還有許多學者及歷史人物後人的採訪錄音。

我自己很高興該節目也採用了我的一篇文章——「武昌起義時,孫文並非在丹佛打工」,2010-09-09發表於互聯網(包括獨立評論: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89443
,後來稍作修訂,納入另一篇長文「孫文與辛亥革命」,發表於2011年4月出版的《黃花崗》雜誌上(第35-36期合刊的第一篇文章,http://www.huanghuagang.org/hhgMagazine/issue35-36/HHG%2035-36.pdf)。



石涼主持的「辛亥檔案之武昌起義」這一集中,首先說有一個流傳甚廣的傳說,即孫文在武昌起義時,人在美國丹佛市打工,由此推論孫中山與武昌起義乃至辛亥革命的成功毫無關係。然後,便拿出我的文章(但沒有提到我的名字或文章出處)中出示的孫文在武昌起義當日的一封親筆信,採用拙文中的論證邏輯,推翻了這一說法——實際上,孫文從1911年9月2日起,就代表洪門籌餉局,到美國北部各地洪門籌款,武昌起義當日(美西時間10月9日),在猶他州的鹽湖城(而不是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旁邊的一個城鎮Ogden,用那裡火車站附近的一家旅館(Hotel Marion)的信簽,寫了一封信給美洲同盟會會長李是男,談及國內黃興等人急需的「匯港急款」及更多籌款需求,以及他自己準備「往歐洲一行以辦重要之外交事件」。可見,此時孫文正忙於籌款(石涼說這一路孫文籌到一萬五千美元,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相當於現在上百萬美元),根本沒有必要也沒有時間去打工,而且,給黃興等人的「匯港急款」,就與武昌起義有關,此前黃興來過電報:「居正從武昌到港,報告新軍必動,請速匯款應急」。可見,所謂孫中山與武昌起義乃至辛亥革命的成功毫無關係這一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下面簡單寫幾句評論:

1/ 國民黨的文宣太不到位。【孫文致李是男函】這封信,是我在南京博物院保存資料中找到的,其實早就公開了。南京博物院(原中央博物院)保存資料在1948年隨國府遷台,這些資料雖然可以查考,但台灣國民黨逐漸失去大陸關懷,沒有好好利用這些資料。【孫文致李是男函】便是一例,哪怕是對於維護台灣政府極為推崇的國父孫中山的名譽極為重要,也沒有好好宣揚。所謂「在武昌起義時,孫中山人在美國丹佛市打工,因此與武昌起義乃至辛亥革命的成功毫無關係」這種說法,幾十年來甚囂塵上,甚至還有知名歷史學者學者為其張目。其實,只要台灣國民黨的文宣工作稍微認真一些,拿出這封信,好好宣揚一下,此論就會偃旗息鼓。

2/ 中共的宣傳手段實在了得。雖然中共是在辛亥革命之後九年才由蘇聯和共產國際催生的,但在辛亥百年紀念期間,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居然可以自稱「中共是孫中山革命的忠實繼承人」,完全背離歷史事實的東西,也敢欺騙全世界。而台灣國民黨卻居然連「辛亥」二字都不提(直到今年馬英九雙十講話才將「建國」與「辛亥」並提),將辛亥革命的正統拱手相讓給中共,實在令人詫異。

3/ 就這套《辛亥檔案》而言,雖然製作精美,內容也算豐富,但是,這畢竟是中共控制下的宣傳作品(新華社、《人民日報》稱是由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作為指導單位,人民政協報社與北京電視台衛視中心合作的),在結論部分往往要將歷史扭曲一番,以「論證」孫中山晚年推崇中共,甚至還凸顯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毛澤東這裡就不評論了,這裡單說一件事:該《檔案》中所謂【蘇聯遺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按該《檔案》的說法,這是孫中山臨終前寫的三份遺書中最重要的一份。而事實究竟如何呢?第一,這不是遺書,而是一封信;第二,並非孫中山自己寫的,而是蘇聯顧問鮑羅廷授意寫的;第三,與兩份遺書(尤其是「國事遺書」,該《檔案》居然完全遮蔽其內容)完全不是同等地位,兩份遺書是在兩個星期前就按孫中山口授起草好的,而鮑羅廷授意寫的這封給蘇共中央的信,卻是在孫文臨終前一日倉促草就的;第四,國民黨中央一直不承認這封信。

這裡再詳細看一看:

有些人認為孫文還有“第三份遺囑”,實情並非如此。其實那是在當年“聯俄容共”的背景下,在國父去世前一天,由蘇聯顧問鮑羅廷臨時授意、其翻譯陳友仁以英文記寫的「致蘇聯告別函」。這封信函蘇聯如獲至寶,卻始終未獲中國國民黨中央的正式認可。國民黨編輯發行的《國父全集》,一直都未收錄「致蘇聯告別函」。最早報導致蘇聯函的是蘇聯《真理報》(Правда)。3月14日,孫去世後二日,該報便以頭版醒目地報導了孫逸仙逝去的消息,並有孫的肖像畫及俄語翻譯的「國事遺囑」和「國民黨中央給季諾維也夫和史達林的電文」;而「致蘇聯函」則排在第2版不太顯眼的位置。在中國國內,「致蘇聯函」也是由《真理報》以引自巴黎路透社電的形式在3月16日率先報導的。形成鮮明對照的是,連日報導孫中山逝世的國民黨報刊,對「致蘇聯函」極為消極。國民黨的民國日報起初只轉載了路透社電,並無任何評論;直到3月31日,廣州《民國日報》才把「致蘇聯函」全文以題為“孫中山先生遺事/致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形式報導出來,而上海的《民國日報》則始終沒有報導其全文。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0-28 09:55: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