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方政45歲生日(照片四幅)   2011-10-14 22:26:10  


作者: 任畹町   对89民运要素及评价的再证明再认识再补充 2011-10-16 11:19:39  [点击:7592]
任畹町 对89民运要素及评价的再证明再认识再补充
——“民主运动”的基础资源是人民动员。
——自然回归民间研究所的生活定位。
——“驴鸡吧打脸”,形象的民运危机注脚。
——89民运的重要政治启示。
——“天安门母亲”的资源和角色局限。
——对捐躯者最好的告慰是反思团结,抵制分化,悔悟人格,锤炼品德。
——全民参与89民主变革的5个证据。
——“六四”抗暴起义是不是高于“五四”罢市罢工?所有“六四”和“五四”的比较论者没有论及到。
——学生“先锋”的政治学原理和实证。
——中共“政治改革”失败的证明,自由民主运动兴起的结果。
——胡赵的分裂共产人格。
——89民运的“非自发性”意义。
——“动物世界”没有“首领”吗?
——镇压是人民觉醒的负向动员。
——“自由民主派”“党内改良派”是两股相互融合的思潮和运动。
——一点回忆。

永铸民运江山。
15年后的今天,对89“民主运动”的定位和讴歌已经不可逆转,已经取得共识,已经深植人心。
弘扬89“民主运动”的真义,揭示“全民参与”的真相,权衡“自由民主派”和“党内改革派”的得失,结论是自由民主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已经不是“舌战群伦”的“孤独”捍卫,而是众人的“群起而拱卫”“群起而驳之”。
什么是人权民主运动?
就是以自由权利、社会福利、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民众上街,是社会现代化的通例。所以,民众是民运的根本资源。
极言之,民运可以没钱,没枪,没土地,没有一切。但是,绝不可没有民众。因为,变天时,需要民众,大选时需要民众。
网络改变了人类生活,民运具有了网络的一种属性。但是,最终靠“网络民运”变天,似无可能。
这就是89年,“自由民主派”“政体改造”的“八四纲领”之不同于严家其、包遵信“反皇帝”的517宣言;不同于陈子明、王军涛“维护宪法”的“维宪联席会议”;不同于陈一谘“依法召开特别人大,特别共大”的“6点声明”;不同于学生“民主办报新闻自由,正确评价胡耀邦”的“七条”。
“八四纲领”的演讲原题和内容是“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与历次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
一、北京悼念胡耀邦为什么会暴发新的民主运动
二、八九•四月民主运动的历史任务和奋斗目标
三、四月民主运动向何处去
四、等候召开人大是纯粹幻想
简洁的说就是“和平改造八位一体,全民参与四步行动,四元目标再造宪政”。(党权一体、党政一体、党法一体、党国一体、党军一体、党经一体、党民一体、党文一体、)
“自由民主派”的“和平改造”,显然不同于中共的“政治改革”,不同于“党内改革派”的“召开人大、取消戒严、改组政府” 。
★ 但是,各派都上街,走到了一起。因为,大家懂得,民主运动的基础资源是人民动员。
没有人民的参与,集权制度会自行“政治改革”会自行“取消戒严”吗!?这是“党内改革派”的“幼稚幻想”。那么,“自由民主派” “和平改造”集权体制的人民动员可以“一蹴而就”吗?这是“自由民主派”的“和平幻想”。
★ 事实是,强大的民众革命和改革力量不足以抵御暴力统治。
89年,各派之间的政治分歧还来不及伸张,来不及延展。
无论是谁决定“绝食”,它激化了矛盾,推动了进程,深化了危机,是“峰徊路转”“柳暗花明”可遇而不可求的。

15年后的今天,有的民运参与者回归自己的民间研究所,其中,最早是曹 “思源研究所”,而今,有陈子明的“社经研究所”,原来有陈一谘在海外的“当代中国”,这一切,应该看作是他们自然回复自己的生活位置。无论对于他们个人和民运来说,都是完全合理的结局。
即使是“社会民主派”改道参与“民间研究”,也是他们的选择权力,不可非议。
谁都知道,在中国,纯粹的民间研究所是不多的。有的向当局申请研究课题,早已是他们既定的生存状态,这是公开的秘密。不应该苛责他们与共产党的所谓“合作”。一切事物,都没有真空。
他们舍弃自己的财富,参与街头运动,已经是巨大牺牲,难能可贵。民运只有感谢的份,岂有指责他们“回归”的理由!
试问,他们在结束刑罚后,不“重操”“民间研究”的“旧业”,究竟做什么!?都挤在“职业民运”的羊肠小道上,争当“民运先锋代表人物”吗!?
他们是不是“一是树立他们,让国际支持这些中共的“变相卧底”;二是让他们“代表”国内的“民意”,缓和国内矛盾。总的结果是扩大中共的活动空间,同时,压缩对中共有真正威胁的反对力量的空间。” !? ( 见心田:陈子明、王军涛和中共合作走向公开化 )其警惕性“可钦可佩”,但是,无中生有,屁事没做,怎么知道是“变相卧底”!?
举目四望海内外,何君何派是“对中共有真正威胁的反对力量”!?共产党早有言,民运“不过是驴鸡吧打脸,不疼,只是恶心”而已!还有比这更形象的民运危机注脚吗!?“职业民运”的责任何在!?
89民运对我们的如下政治启示,随着2001年“中国6、4真相”“张良序言”的“告白”而不断展开和延伸。
关于“自由民主派”并非“党内改良派”是中国民主进程的“主力先锋、原动机制、主角角色、贡献主体”的争议得到充分论证;(至使“张良序言”迅速在网上修正,可见“党内改良派”的某种诚意。但是,不承认民运是中国政治的“第二种力量”。原书“序言”已无法修正。)
关于民运是不是中国政治的“第二种力量”的事实已经得到足够地澄清;
关于民主(民运)要不要“英雄”,要不要“权威”,有没有“名人”的说法得到了基本地肯定;
关于“民运政治同盟”的现实和需要有了基本地证明……
民运不需要6、4难属“天安门母亲”涵盖深邃的“民运内涵”,包容丰富的“民运文化”,涉足民运的战略构思。这个群体已经是人民动员的一个资源,民运尽力护卫好她。
此刻,民运是不是应该“掩埋好同伴”继续前进——反思民运疏于团结合作,抵制分化瓦解,痛彻悔悟人格,锤炼民运品德,才是我们对捐躯者最好的告慰呢!
全民参与89民主变革的5个证据
“6、4抗暴”谢幕之后,各派的分歧,有所暴露,主要集中在“6、4民主革命”和“告别革命”的问题上。
6、4民主革命已经根本决定了中国未来的政治生态与环境;是“89民运”的参与者们共同的政治资源和储备财富;是“89民运 ” 的参与者们共同建设民主制度的时代性历史性根据;
只要昔日“党内改革派”继承胡赵的开明思想,脱离胡赵的“共产”局限,认清“不在体制外运做”的离间,面向人民,定会受到尊敬,有用武之地。正如林牧老最近有文“人民万岁”。
全民参与89民主变革的5个证据是:
1、全民动员,抵抗戒严,阻止军务;
2、全民被动抗暴整整一周。汽车、坦克、装甲、士兵被焚烧,枪支弹药被抢夺。人民的武器是“手无寸铁”,是棍棒、砖头、打火机;
3、绝对多数的死伤人员并非学生;
4、被司法处决的十余人均为青工市民;
5、全民捐款捐物,支持绝食,参加游行;
“革命是有价值的无奈事”。
虽然,89民运没有形成“五四”时的全国罢工,可是,和平情愿引发了六四抗暴起义,全民觉醒;加速了国际“集权阵营”的崩溃;是未来中国宪政的预演;“六四”抗暴起义是不是高于“五四”的罢市罢工?可比,也不好比,因为,时代的不同衍生内涵的不同。
但这可能是 “六四”和“五四”的比较论者没有论及到的。
因为,很多人只承认、只知道“屠杀史实”,不承认、不知道“抗暴革命史实”!这何以有资格研讨如此重大的课题呢!?
既然,公共谴责“6、4屠杀是罪恶”,那么,“6、4抗暴”必是正义;
既然,公共谴责“6、4屠杀是违背生命终极”的,那么,“6、4抗暴”必是终极表现,最高表现;
既然,公共褒奖6、4参与者,那么,“6、4抗暴”必是荣耀、是功绩;
被动流血不构成正义、光荣和功绩!有多少人是因为过路看热闹被打死的!?有多少人不是关心国是而是为流弹死去的!?
屠杀与抗暴同时并举,镇压与革命同步进行。这是真的史实。人民上街抵抗戒严,已经是革命行为了。
民运和历史学家停留在“屠杀”的认知上,正如停留于“正名”“平反”一样,不是民运的本份专责。
由于青年学生、研究生年龄、知识、智力和社会政治经验的特定优势和局限,他们既充当了89民运的“主力先锋”,(后来,青工市民加入)又有“保持学潮纯洁性”“防止市民参与”,“防止党内参与”的不智之举,还将泼墨领袖像的“民运壮士”扭送派出所。
由于自由民主的时代性要求,结果,不可能阻止知识分子和全民的参与,不可能阻止成熟“自由民主派”和“党内改革派”的参与。
学生历来仅仅是运动的“先锋”,这不但是政治学原理,而且是89民运的又一实证。
教师和学生的授受关系
学生感召于“中共改革派”的首领胡耀邦发起学潮,正是“中共改革派”派别的“政治影响”,其追随者有鲍彤、陈一谘、严家琪、阮铭、戴晴一批人。请注意,11届3中全会公报没有“改革开放”四个字。
还有在邓胡赵体制下被整肃被冷落的王若望、方砺之、刘宾彦、郭罗基、王若水、戈杨、苏绍智一批“反叛共产党人”。

邓胡赵的 “政治改革” “三宽政策” 既造就了王、方、刘、张、郭、王等人的命运,也粉饰了那时的所谓 “政治宽松”。“开明”“宽松”的胡赵却压制了“自由化分子”。

“清污”和“反自由化”既是邓胡赵稳固权力的必为之举,也是他们压制、自由开明思想不得已的一个错误。

邓胡赵的“政治改革”“三宽政策”,既没有满足“党内民主”的需要,也无益于“社会民主”。结果,不仅爆发了86学潮,又酝酿了89风暴。

两换总书记,胡绩伟、林牧、于浩成一批人遭殃。这既是中共“政治改革”失败的证明,也是自由民主运动兴起的证明。

赵紫阳总书记既保护学生又压制民主,既利用民气又对抗中央,畏畏缩缩,欲行又止,欲罢不能,显然力不从心,痛苦万状,进退维谷。只有人权民主运动放开手脚千钧霹雳所向披靡。
如果“中共改良派”掌握了局势,照样将“社会民主派”投入监狱。
今天,在当代民运“政治同盟”的既定格局下,我们正视“自由民主派”和昔日“党内改革派”的先天性“差异”,不是为了“分立”,正是为了巩固结盟。
86学潮导致胡耀邦下台,89民运至使赵紫阳去职,这并不是“民主运动”的罪过,而是中共开明领袖既愿意保护学生又必须压制民运,既无力阻止民主,又无能抗拒强权,既无意支持自由,又畏惧决裂独裁的分裂的共产人格本性所致。这是真正的悲剧之在。
至今,昔日“党内改良派”“反叛共产党人”的政治摇摆性、共产性、多面性是他们融入自由民主事业的障碍。因为,未来“平反”诱惑的对象首先是“党内改良派”极其追随者。
王若望作为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是他们的榜样,因为他永不回头。
所谓“自发性”是比对中共官方“政治运动”而言的。
89民运是有社团组织,有思想准备,有政治纲领(即使最初的高自联7条)的非“自发性”民主政治运动。在政治学科学意义上,89民运不是“自发”的。
和有“首领”的狮、虎、豹、猴、猿的“动物世界”一样,人类活动什么时候没有过“首领”!?
黄帝、帝喾、颛顼、尧和舜,是传说时代天下共主的代名词;
没有陈胜、吴广、宋江、方腊、张献忠、李自成,何来中国的农民起义;
没有华盛顿、杰裴逊、富兰克林、潘恩,就写不出美国的独立;
历史学绝不会离开列宁、托洛茨基、布哈林、斯大林去描写苏共史。
否认89民运有“人物”,将这个事件、运动与人物割裂开来,是“民运幼稚病”。

“党内改革派”受到学潮的深深感召参加学潮,同时,反向引导了学潮,完全合乎“胡耀邦”人格起因的逻辑。
然而,学潮开始,“自由民主派”却是自觉地、积极地推动学潮向民主政治转移,及时、直接、独立地提出了自己的“政纲”,鼓吹“政体改造” 。
学生中的许多领袖都知道“民主墙”。我和不少学生认识、有交往,传递过民主墙资料。
王丹﹑封從德﹑柴玲﹑项小吉、張銘﹑馬少方﹑浦志强、楊濤﹑周勇军、张军、王治新﹑王超華、邵江……

5月3日,我在北京高校北师大数学楼“五四”游行“预备会”上的“煽动”,就是封從德主持安排的。

88年底起,持续数月的“纪念民主墙呼救民主派”的活动,已经使首都知识界和一些学生知道了民主墙。
89学潮很快演变为两股相互融合的思潮和运动:“反邓拥赵倒李”的党内斗争和“自由民主运动”。六四后,“自由民主思潮”成为主流。
89年,拥护胡赵的“党内改良派”势力强大,致力于“结束绝食退出广场”的艰苦劝说为什么告于失败?其中,固然有学生惧怕“秋后算帐”的原因,但是,追求“还政于民”的远大目标,正是时代性的要求。
“党内保守派”的军事镇压是对人民觉醒的负向动员。
89民运的定义是以学生为先锋,以“自由民主派”“党内改良派”为思想前导的流产的全民抗暴的革命。
让山岳见证,使河川存照。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