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陈泱潮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2011-10-07 07:31:10  


作者: 资料   ZT: 同室操戈——海军将领程璧光之死 2011-10-07 11:35:15  [点击:423]
http://nanlinjiayuan.blog.hexun.com/9906750_d.html

程璧光(1859——1918年),字恒启,号玉堂,香山县南朗田边村人,父名程培芳,字立培,是美国的华侨,璧光在兄弟中排行老三。15岁考入福州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毕业后历任福建水师学堂操演教习,官至北洋海军统领。其参加过甲午海战,战争失败后,由于是程璧光递交投降书给日本海军司令伊东佑亨,他被清庭解职,返回故乡,后来在其弟程奎光的劝导下,加入了孙中山的反清秘密组织兴中会,他曾鼓动鸭绿江战败后的海军残部参加孙逸仙领导的革命军,因反清起义失败后而逃亡新加坡,后经李鸿章极力推荐,请免程的所有罪责,得以复职,先后任监造军舰专员、海军处船政司司长、巡洋舰队统领等职位。与林国祥等赴英国监造订购的军舰。1911年曾率领率“海圻”号出使英国,参加英皇加冕礼,成为中国海军出海访问欧美的先例。辛亥革命爆发后,起义各军舰代表共同推举他举为起义海军司令部总司令,回国后,由于程倾向革命,被袁世凯委任海军顾问和海军大元帅参议等虚职。由于袁想复辟当皇帝的野心逐渐显现,程心中郁闷,在与朋友的书信中写下了“惟时事不佳,实足令人厌世,恨不得早死为快也……”

1916年袁世凯死后,程任海军总长,府院之争起,电召各省督府进京开会讨论是否对德宣战的问题,段祺瑞把一张“赞成总理决策”的签名单交给各个出席者,要他们在名单上签字,很多督军代表皆惧段的淫威,而违心地签上了“赞成”,而程璧光则不理那套,写下了“如国会一致,当服从多数民意。”这使段大为忌恨,后来在国务院提交议案到众议院讨论时,段祺瑞动用了所谓的公民团来胁迫议员同意议案,此等弄虚作假,践踏民主的行为,使得程璧光,伍廷芳等总长,辞职而去。程璧光在府院之争中无疑是站在了黎元洪的一边,原因为何呢?黎曾是程的部下,在广甲舰任三管轮,后来当上总统后,又极力提拔程为海军部长,程黎二人的关系私交不错,其次,段祺瑞挟督军团乱政,以武力妄图驱逐黎元洪,伪造民意,围攻国会,殴打议员,这明显是践踏宪法民主的行为,连南方的以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都是同情黎元洪的。1917年5月底,程璧光命令其第一舰队驻守大沽,发出了“海军全体拥护中央”的通电,这无疑是给孤立无助的黎雪中送炭。6月初,程璧光劝黎元洪南下,愿舰队护送其出京,但黎拒绝。黎元洪心中明白,他这个总统手中无兵,光是海军的支持根本无力改变局势,面对磨刀霍霍的段祺瑞,必须找一个强有力的军阀来压制,而黎瞄上了大清遗老张勋,没想到此举不但没有改变局势,反倒使国家陷入更混乱的境地。

1917年6月,张勋以调停为名北上,却来了个复辟,国会被解散,黎元洪逃进了日本使馆,程璧光听到后马上派三艘军舰到秦皇岛去接应黎,但未成功。6月11日程在上海再此发表通电,重申“支持中央”,在上海程与唐绍仪,孙中山等人会谈,讨论中国革命将来之发展,孙中山极力劝导程璧光应和北京政府脱离关系,南下广东重新组建政府,重开国会,孙的目的就是想取得海军的支持,并许诺筹款30万军饷提供给海军。此时一战期间,德国为了阻止中国参战,已通过留德的国民党员曹亚欣向孙中山提供200万银元资助,使其作为护法运动的经费;而程璧光觉得海军此时留在上海没有用处,于是决定和孙中山南下,对抗北京非法政府。 程璧光用军舰把孙逸仙等人送到广州,孙中山等人乘“海琛”号于7月17日到达广州。孙中山在黄埔欢迎会上表示已与“程总长磋商,幸得海军全体将士效忠共和……只有以广东为海军根据地,然一切大计划可发展。”

7月21日程璧光与林葆怿率领第一舰队南下广州,(海圻、海琛、飞鹰、永丰、舞凤、同安、永翔、楚豫,过象山时又增加福安、豫章两舰,共10舰)参加护法运动,协助孙逸仙在广州组织军政府。有唐绍仪、汪精卫等与程璧光同行。程提出了:1、拥护约法;2、恢复国会;3、惩办祸首等三项主张,以表示对段祺瑞拒绝恢复“临时约法”的抗议。当时,程璧光发表声明说:“我们来到广州,联合西南各省共同护法,不成功便成仁。作为公民,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谴责北洋政府的卑劣行径。目前的北洋政府打着共和制的旗号实行独裁统治。海军决心为恢复共和制而奋斗。不恢复国会誓不罢休。”

9月10日护法军政府在广州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海陆空大元帅,而程璧光被任命为海军总长。当时的护法军政府不但有孙中山等革命派,还有李耀汉,李福林等广东实力派,又有桂系陆荣廷的势力,这就注定了程璧光在这三派中能起协调作用,而且这三派也急于拉拢于他。因为程璧光首先是广东人,其次参加过革命党跟孙中山混得熟,最后也是桂系的朋友。 桂系与军政府有很大的政治矛盾,桂系表面上支持军政府,背地里却不合,陆荣廷在当选护法军政府的大元帅后,也没有就职。其次更大的冲突表现在收编朱庆澜的二十个警卫营上。

军政府成立后,孙中山派汪精卫等人与广东省长朱庆澜多次密谈,希望朱庆澜把他过去收编的“省长亲军”20营警卫军移交给军政府。朱庆澜同意将20营警卫军交给孙中山,并提议由陈炯明担任省长公署亲军司令。移交警卫军一事,遭到桂系军阀的粗暴干涉。陈炳焜竟然出动部队,包围了陈炯明的司令部,缴去关印,迫使陈炯明匆匆出走香港。排挤了朱庆澜迫使其北上。孙中山多次派人与陈炳焜交涉,要他把陈炯明的20营交出来,陆荣廷表面上打电报给陈炳焜,要他把20营亲军交出来,实际上要陈拖延敷衍,按兵不动。 然而,此事很快就被段祺瑞的南征所打断。9月9日傅良佐以中央政府派为的湖南督军的名义到达长沙,陆荣廷感觉到段祺瑞有侵犯桂系的威胁,决定调整与护法军政府之间的关系,于是就邀请程璧光到南宁会谈,决定了“讨段援湘”的策略,程璧光等人当即通电全国,提出迎黎元洪复职位,恢复国会等主张。通过程璧光这渠道,11月桂系又邀请护法军政府元帅代表在梧州举行军事会议,陆荣廷决定把与广东某些方面势成水火的广东督军陈炳焜调离,同意了把原先强并的二十个营交还由陈炯明指挥。任命程璧光为海军总长兼任讨闽军陆海联军总司令。可以说程璧光这个中间人在化解桂系与革命派之间的矛盾中起了很大的贡献。

程璧光在此护法军作战中,率领海军配合陆军成功地击溃了海南的龙济光部在雷州登陆的部队,解除了护法军政府的后顾之忧,无论是在湖南战场还是在福建战场都是护法军与西南联军大胜。但在此期间,桂系与孙中山革命党人的矛盾也推向了高潮。陆荣廷向来反对段祺瑞的南下一统,也反对孙中山的北上统一,更是把广东看作为桂系发展的生命线,不得不插一手,在招兵,官员任命,财政等问题上与孙中山皆是针锋相对。陈炳焜被调离后,换上了莫荣新为督军,此人也是个顽固不化的军阀,他曾经骄横地说:“孙某的军政府不过是空头政府而已,他无兵无饷,我们对他不理不睬,到时候他就失去支持,自然散去。”1918年1月2日,莫荣新扣留了孙中山的大元帅府60多名卫队成员,杀害了多名官兵。原因只是孙中山在莫的管辖范围内征招了一些新兵。这件事情根本就是莫在有意寻衅,激怒了孙中山,他直接命令海军同安,豫章二舰向督军署炮击,但两舰长犹豫不决,孙中山就亲自出马,自己发炮,随后又指挥炮击(孙先生还真厉害,亲自炮击,看来“孙大炮”的名头不是乱盖的)。莫荣新立即电请程璧光调和,程璧光大吃一惊,立即派出“海琛”号前去阻拦,停止炮击,并把两舰长撤职。孙中山对此大为不满,曾经致函质问程璧光为什么要阻拦他。程回答说,海军南下是为了共和护法,不可卷入其它争端,另外此举只能激化矛盾也不利当地的和平。 其实在程璧光看来,护法军将来还得依靠西南军阀,对于无兵无饷,要依靠地方实力派才能革命的孙中山来说,此时与桂系决裂无非是把自己推向了更窘迫的境地。从1916年6月酝酿护法运动开始到1918年6月底,孙中山与其下的军政府共收入139万元,其中税捐只有22万,其它都是由孙中山的名义,廖仲凯向各地借来的。

军政府内各部长,职员每月薪金大约只有20元,可见其财政窘迫,而桂系所控制的广东督军署1917年的军费开支是1370多万元,相当于孙中山的军政府的62倍。程璧光所控制的海军所需的军饷是孙中山原先承诺无法兑现的。于是程璧光不得不向财大气粗的桂系有所接近才能解决海军的生存问题。程璧光这样一来,只能让孙中山感到无比地失望,而双方的隔阂也越渐加深。程璧光名义上为海军总长,但他迁就于桂系的政策与孙中山很不协调。 炮击督军署的第二天,各界要人及革命党一些元老们,对这一事件主张进行调解。孙中山向桂系提出承认军政府为护法各省的最高领导,承认大元帅有统率军队的全权等5个条件。莫荣新表示须向陆荣廷请示,又派人向孙中山主动道歉,并答应接济元帅府卫兵月饷2万元。1月9日,孙中山在大元帅府招待军政及工商各界代表,说明炮击观音山的事实经过,他表示这次炮击督军署,莫督军既未还击,又能接受条件,就到此为止,息事宁人。


但陆荣廷继而与滇系军阀唐继尧密谋策划另立西南各省联合会议,与军政府分庭抗礼。1月15日,西南各省护法联合会议在广州成立,推岑春煊为议和代表,伍廷芳为外交总代表,唐绍仪为财政总代表,唐继尧、程璧光、陆荣廷为军事总代表。此会的成立,程璧光表现出积极的作用。20日,莫荣新等13人联衔通电公布《中华民国护法各省联合会议条例》,总共7条。其仪事条例,实为国会第二,隐然与军政府取对峙之势。显然是靠西南各省联合会议取代军政府为实。该条例公布后,孙中山斥责为“于约法无根据,是为督军团第二。”护法民主派张开儒也严厉责问“联合会”:“组织名虽为联合会议,其内容实为合议政府。”“与叛徒天津会议又何异议?”当时远在重庆军政府作秘书长的章太炎给程璧光的电文中也表示反对,指出该会是:“坠三军之心,长仇人之气,真无异于自杀政策”。程璧光,伍廷芳等人鉴于反对人士太多,而联合会不是由非常国会通过的,属于非法的,也就改变了原来的立场,拒不受职。联合会议只能搁浅,但桂,滇军阀又与政学系议员,益友社员相勾结,在岑春煊的策划下,政学会国会议员杨永泰、郭椿森等采取威胁利诱手段,联合吴景濂、褚辅成等倡议改组军政府,企图削弱孙中山大元帅的权力。程璧光不明真相,表示赞同,并以调解人身份,在孙中山与陆荣廷之间极力疏通。2月2日邀请孙中山,莫荣新等在珠海开会商谈此事,使得孙中山不得不表示同意。

在军政府酝酿改组期间,广东军人李福林,魏邦平等人借口龙济光部尚未剿灭,电请陆荣廷以莫荣新为讨龙总司令,程璧光为广东督军,这实际上是以粤人取代广西人统治广东,在呼吁易督之际,2月26日这天,程壁光应电报局长陈作桢之邀赴宴,在广州海珠码头被刺杀,胸口中弹,当场身亡。 当时人们以为是桂系策划了暗杀,甚至现在的教科书或其他资料都说是桂系暗杀了程璧光,但事实上暗杀程璧光的凶手是肖觉民和李汉斌,这两人是受孙中山的亲信朱执信所派遣。据参与物色凶手的罗翼群(当时任大元帅府少将参军)说,是朱执信 “嘱我再与南洋华侨诸同志商量,再行组织一批干部,候命行动。我如朱言再度就商于罗立志、张民达两人。旋即获得结果,谓可仍由民达同居之二人负责此项任务……其后我在军中偶与张民达闲谈,张始透露出当时受朱执信命布置行剌程璧光之经过,并谓当日(二月二十六日) 下手剌程者即萧觉民、李汉斌两人。”程璧光遇刺后,孙中山,伍廷芳等闻讯亲往现场,“敬致丧葬费”,并嘱胡汉民拟撰布告。孙以军政府大元帅身份发出“缉凶令”,广东督军莫荣新也两次发出悬赏通缉令,但自然“毫无头绪”。

5月21日,程壁光灵柩起运上海营葬,军政府在广州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并在珠海公园为程树立铜像以纪念其“护法功勋”。 在罗翼群写的《有关中华革命党活动之回忆》来看,自程璧光撤了同安,豫章二舰舰长的职后,中华革命党的同志对程举动极为不满。且怀疑程与陆有默契,不久将叛变护法军政府,故朱执信将程杀害。有人说这是某些革命党人自发的行为,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不仿从另一方面思考没有孙中山的默许,朱执信是否敢对程璧光下手呢?如程璧光真有不轨之举,为什么不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非要搞暗杀这种卑劣的手段呢?改组军政府的时候,桂系害怕程璧光能当上广东督军,而有些革命党同志也有同样想法,深怕程璧光会勾结桂系,背叛孙中山,当上广东督军更是不能节制,随即有了杀而代之的想法。当时西南护法军依靠的中无非就是唐继尧的滇军,陆荣廷的桂军,陈炯明等广东粤军,还有就是程璧光的海军了,前两个都和孙中山有极大的矛盾,后两个才是孙中山依靠的主要护法力量。无论如何,程璧光在护法中都有不朽的贡献,且千里迢迢,不顾萨镇冰的劝阻,带领海军毅然追随孙中山南下踏上了护法共和之路,这都是国人有目共睹之事。程璧光的错误在于他太过于相信桂系了,但他的协调,促和却被革命党的同志视为与军阀一种“篡通”,从裁撤二舰舰长开始到组织护法各省议会,与孙中山不合,这种间隙越来越大,最终导致朱执信等人不顾大义,杀掉了程璧光,这种自相残杀的做法,实乃国家之悲剧,实在令国人痛心疾首。 程死后,悲剧并没有消失,这种情况又出现在孙中山与陈炯明之间,1922年4月17日孙中山由桂林抵达梧州。伍朝枢和另一些中国官员前往梧州,企图在孙陈之间,觅得妥协。孙竟然说南方有三人——陈炯明、唐继尧、赵恒惕——都该予谋杀剌死。第二天,孙中山把手枪交给黄大伟,要他杀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陈炯明,黄不肯奉命。这些原本是政治分歧,却要推向到用枪杆子暗杀,这岂不是学袁世凯那一套了,又何谈是什么民主共和呢?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