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飞虎队   看你们很热衷于讨论大饥荒,贴一旧文缅怀一下十几年前的美好时光 2011-10-07 06:59:58  [点击:7533]
这不是转帖

http://blog.boxun.com/freethinking/wytxt/167/167012.txt

谈谈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美好时光
------------------------------------------------------------

一九四零年,我刚来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

跟我同时来到的还有成百上千的人,男女老幼都有。大家都愁眉苦脸的。但我可是一下火车
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围绕着集中营的那圈亮晶晶的漂亮的铁丝网。透过铁丝网望去是一大片
灰褐色的色调庄重巍然高耸的美丽建筑。最显眼的是面对大门的一栋高大宏伟的楼房,上面
用各国文字赫然写着"浴室"两个大字。旁边竖立着一个高耸云天的巨大烟囱。楼房前面是一
片修剪得很整齐的草坪,周围长满了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鲜花。好客的德国人甚至还安排
了一个乐队在"浴室"旁为大家演奏轻音乐。许多犹太人一进大门就被热情的党卫队请进了
"浴室"。

我也很想先到"浴室"去洗个澡,不过却被带到了一个叫做"消毒站"的小地方,在那里洗了澡。
待人亲切的集中营看守给我们每个人理了头,帮我们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妥善地统一管理起
来,还给我们发了一件漂亮的"囚衣"。对大家照顾得非常的体贴入微。

然后又给我们安排了住处。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大屋子里,多么热闹!

这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万万没想到,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一小撮阴险的反德反纳敌对分子别有用心地歪曲历史污
蔑攻击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一个"巨大的杀人工厂"。捏造谣言说在这里曾害死了四百多万人。
并以此为由诋毁伟大领袖希特勒元首,诋毁纳粹党,诋毁德国。

这都是谎言,无耻的谎言!!!

当年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确是饿死了一些人,但只是少数,极少数!

实际情况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属于"非正常死亡",什么是"非正常死亡"?就是说,例如
那些吃得太饱而被撑死的,或者是吃得太好消化不良导致各种肠胃疾病和心血管疾病而死
的,而这些人当中有许多是已经上了年纪的人,他们本来就已经到了正常死亡的年龄,这些
疾病只是加速了他们的正常死亡。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是属于"正常死亡"。

还有一些是因为集中营里的生活过于幸福安宁而导致一些神经不健全的人产生极度的空虚
无聊而跳楼上吊割腕触电自杀而死的。

还有一些是怀着对伟大领袖希特勒元首对纳粹党对德意志帝国的无比热爱之情,怀着大干快
干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的革命热情,拼命干活以至于劳累而死的。

而那些被饿死的人,也完全是因为苏联美英等同盟国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所造成的。这是
同盟国对德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至于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捏造谣言说有许多人因为一句话或者是一件小事的缘故就被打成反
纳粹罪,并被处决,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确实是有一些人被判为反纳粹罪,但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首先犯了极为严重的刑事罪
行,比如说,在集中营的食堂偷东西吃,与同室犯人吵嘴打架,与集中营看守顶嘴,或者是
把铁丝网弄破了个大洞。这些犯罪活动严重地危害到了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因此他们才被判
为反纳粹盗窃罪,反纳粹杀人罪,反纳粹破坏罪等等等等。

即便是这样,被判为反纳粹罪是一回事,由党卫队正式逮捕,以反纳粹罪判处死刑则是另一
回事,这二者是不同的。

只有极少数死不悔改的极端反动分子,如犹太分子,布尔什维克,美英战犯,游击队员,法
国抵抗组织成员等等,才被正义的党卫队迫不得已地处以死刑。

为了保卫新生的德意志人民政权,为了跑步进入国家社会主义,坚决地镇压掉这些犹太寄生
虫,美英特务和布尔什维克暴徒,我认为是完全有必要的!

所谓的奥斯维辛大屠杀,纯粹就是谎言,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

即使退一万步来说,假设真的死了四百多万人,这个数字在当时欧洲的几亿人口中,在当时
全世界几十亿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也是相当低的嘛!在日常生活中根本就没有感觉出来嘛!

再说,如果一个人想要安然地度过奥斯维辛的集中营生活,不想被处决,那也是很容易的。
只要你不是参加了苏美英侵略军,抵抗组织,游击队,反党集团,不是布尔什维克分子,不
是犹太人(不过,你要是一生下来就已经是犹太人了,那就没办法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
子狗熊儿混蛋,你活该!),你就一定能够安全地度过集中营生活。

你完全可以没事坐在墙根下晒晒太阳,抓抓虱子,或者去挖挖野菜吃。

这是多么富于生活情趣的日子啊!

那时侯,夜晚是那样的静谧安宁,探照灯耀眼的光柱不时地扫过群星璀璨的夜空,为夜色凭
添了几分神秘感。远处传来野兽的嚎叫声,隐隐约约的枪声,夜风刮过铁丝网的呼啸声。还
有大皮靴踩在干硬土地上的沙沙作响声,刺刀枪械的碰撞声,那是我们勇敢可敬的党卫队员
们在克尽职守地站岗巡逻,是他们保卫了我们的安全,保卫了集中营的幸福平安。除此之外,
再没有任何一丝不和谐的声音了。(不象现在,满大街都是歌舞声,叫卖声,嬉笑声,那么
嘈杂!)

我们在这优美的集中营交响曲的旋律伴奏下安然地沉入了甜蜜的梦乡。

那时侯,天空是那样的湛蓝清朗,偶尔会有一架盟军的轰炸机如山鹰般轻盈优雅地从天空掠
过,然后尖厉刺耳的警报声激动人心地响了起来,高射炮向着天空猛烈地喷吐着火舌,飞机
被我们英勇的德国士兵击中了,拖着长长的白烟向远方坠落下去,并在坠毁之前匆匆忙忙的
将几颗失去了目标的炸弹投在了营区里面,刹那间,火光冲天,轰声如雷,所有的人都兴奋
得大喊大叫,四处奔跑,然后目睹飞机伴着一声巨响猛然栽落在远方的山丘上,腾起一团烟
火。

此情此景,何等壮美!

你会发现,在集中营的生活真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而现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遍又一遍地用文学语言描述当年集中营生活的惨状,努力把
那个时期的集中营生活描黑,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甚至攻击伟大领袖希特勒元首是"杀人魔王"!

这些诋毁伟大领袖希特勒元首的都是一些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利益受损者,对历史无知者,反
动的布尔什维克分子,见利忘义的犹太猪,别有用心的反德反纳敌对分子,美英特务,雅利
安血统不纯的对德意志祖国母亲心怀不满的德国内奸(也就是"德奸")......

有一个叫做雅可夫斯基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因为我经常都担忧他吃不了那么多食物,怕他象
其他人那样消化不良而死,所以我经常都好心地帮他吃掉一些食物,没想到,却因此而招致
他对我大为不满,怀恨在心。并把这种仇恨扩大到了对整个集中营对纳粹党对德国甚至对伟
大领袖希特勒元首的身上。

这个该死的家伙,当时为什么没有把他处决掉,让他成为漏网之鱼活到现在,以至于他现在
有机会来造谣中伤伟大领袖希特勒元首,污蔑攻击纳粹党。

由此也可以看出纳粹党是多么地宽厚仁慈!

我认为,所有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生活过的人实际上都是喜欢集中营生活的!

比如说,我就经常亲眼目睹这样的情况:有一些人,因为干活偷懒或者是偷吃东西,违犯了
营规,但仁慈的党卫队员只是对他们处以很轻的刑罚,比如,打二十五鞭。而被处罚的犯人
根本就若无其事,满不在乎。一边挨打一边还自己报数,非常轻松自在的样子。处罚完了之
后,他们都会感激地对党卫队长说:"长官先生,XXX号犯人衷心感谢挨了二十五鞭!"对
于党对他们的帮助教育由衷地感谢,没有半点怨恨之情。

而有的时候,仁慈的党卫队员甚至都不忍心亲自下手打犯人,而是由一些犯人中间的入党积
极分子来代劳。比如说,我就曾经接受过这样的光荣使命,我不会象党卫队员那样对这些坏
分子手下留情,看着那些以前趾高气扬的犹太阔佬现在在我面前低声下气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就开心极了!每次我抽打他们的时候,我就充满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那是一段多么快乐的时光啊!

因为集中营外面时常有野狼出没,更危险的是还不时有一些凶残的波兰游击队在附近从事骚
扰破坏活动。为了切实有效地保护集中营内居住者的安全,切实有效地保证集中营生产生活
正常有序地进行,集中营管理部门在集中营周围修建了长长的一圈铁丝网。并善意地告诫大
家千万不要跑出去。

但还是有一些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地弄破了铁丝网溜到外面去。

有一次,我就亲眼看见几个人偷偷跑出去以后,党卫队长万分担忧地亲自带着军犬去寻找他
们。不幸的是,把他们找回来以后他们已经死了。我清楚地看到了他们尸体上留下的被野狼
咬过的牙印和游击队给他们留下的的
弹痕!真是太可怕了!!!

还是呆在集中营里安全得多!

我很庆幸经历了奥斯维辛的集中营生活。首先,我经历了一个没有妓女的社会,(原来有几
个妓女,后来她们都被调到集中营总部去了)这一点希特勒元首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德国历史上没有这样的时期,从今往后也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时期了。

与之相应的是我经历了一个没有性病的社会,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些人说集中营
中有性交易,但我认为即使有一定也非常地少,不然怎么会没有性病?

我也经历了一个没有吸毒贩毒的社会,一个没有拐卖妇女儿童的社会,没有绑票案的社会。

我相信,这样的社会以前没有过,以后也不会再出现,所以这是我的幸运。

哦!对了,说到吸毒,集中营里倒是有一个毒气室,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叫做"浴室"的地方。
因为当很多人争先恐后地挤到里面去洗澡的时候,常常由于空气流通不畅而导致许多人窒息
而死。所以"浴室"又别称为"毒气室"。当然了,你是不可能真正的到毒气室去反复吸毒的。

由于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毒气室意外地死亡,所以毒气室旁边的焚尸炉工作量很大,经常都有
许多不能及时处理掉的尸体,为了避免尸体腐烂发臭,于是就把它们在铁丝网后面就地掩埋。
这个工作常常就由我们这些入党积极分子来完成。

每次当我掩埋完尸体以后,闲暇之际,我都会躺在铁丝网下,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悠闲的望
着焚尸炉那巨大的烟囱冒出的一股股袅袅白烟,看着那白烟渐渐飘散在蓝天里。

这是多么惬意的生活啊!

说起这个焚尸炉,我对它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

因为我一贯的工作表现出色,还有我的出身也比较好,既不是反党分子,也不是布尔什维克,
也不是犹太人(当然,我还不是完全纯正的日尔曼血统,这也是我还要到这里来接受劳动改
造再教育的原因之一)。所以集中营党组织把打扫毒气室和焚尸炉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
给了我。我的工作就是在毒气室那些意外死亡者的尸体上和焚尸炉的骨灰中寻找一些贵重物
品,比如,金牙,金戒,钻戒,项链等等等等。还有他们的牙齿和头发。这些可都是建设国
家社会主义事业所急需的宝贵战略物资!

有的时候,当集中营的仓库一时存放不了这么多的东西时,我也会很有责任心的临时决定把
其中的一小部分存放在我的箱子里。有一些一直保存到现在。当然了,根据我平时的辛勤工
作,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

我在那里一直干了整整四年!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四年啊!

但是,历史前进的道路总是曲折的。在国内外反德反纳敌对势力的阴谋破坏下,国家社会主
义运动遭到了重大的挫折。罪恶的苏联红军攻占了奥斯维辛,攻占了柏林,希特勒元首以身
殉国,许多忠诚的纳粹党员被残酷地杀害,集中营里的动摇分子纷纷叛变投敌,犹太分子和
布尔什维克复辟了!新生的德意志人民政权被颠覆了!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开始进入了低潮。

我也被迫离开了奥斯维辛。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我和我的儿孙们幸福地生活在阿根廷的一
个偏僻小镇上,过着安详宁静的日子。

每当落日西沉,群鸟归巢的时候,我都会抱着我的小孙子,坐在我家的前廊上,抽着烟斗,
眺望着天边,给他讲我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那些有趣的故事。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深情地想起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那些难忘的岁月,深情地想起那些可敬
可爱的盖世老太保,党卫队小鬼们,还有那个胖胖的和蔼可亲的焚尸炉操作工师傅。不知道
他们现在都在哪里?他们过得还好吗?

那是一段多么令人怀念的美好时光啊!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