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欧阳发   老王转帖项先生这篇,不是完全同意他,而是“百家争鸣”。当然 2011-10-06 00:35:47  [点击:334]
老王转帖项先生发给我的这篇,不是完全同意他,而是“百家争鸣”。他说,无论左派右派,“当前的首要历史任务是争取人民民主”。这位毛派领袖支持了老王主张的:“在这个具体问题上,我们(毛派)可以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结成统一战线”!



支持总理倡议 果断启动政改

项观奇


九月十四日,温家宝总理在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新领军者年会上又一次着重谈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这一次,他特别强调『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
这已经是温总理第九次倡议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了。毫无疑问,如何看待总理的这一倡议,是当前的一件政治大事,毛派不能不对总理的倡议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能不考虑对总理的倡议选择一个正确的应对策略。

一 一点历史经验
文革初期发生过转移斗争大方向,把矛头对准党外学术权威、教授的问题,也发生过『丢卒保车』、『丢车保帅』的问题。在全国各地揪出了大大小小的『三家村』,就是一个明证。后来说,这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管怎么说,这样做是完全错误的,是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论____社会主义革命论相违背的。这笔欠帐,不在造反派身上,因为那时还没有造反派,各级党委还没有被冲垮。以后历史学家会有公论。
这个教训是宝贵的。在修正主义路线占据统治地位的情况下,这个教训尤其宝贵。
我们正在反对修正主义。但是,这次,不是演习,而是实战。正因为是实战,历史竟然更深刻地在重演。
这就是,在我们的毛派队伍里,有人虽然举起了好似是革命的旗帜,实际却在试图转移斗争大方向,带领我们去重演四十年前的那一幕。他们气势汹汹地打这打那,对下面,打几个无职无权的老头子,对上面,打那个说了不算的『大领导』,可是,就是不打党内的修正主义,不打修正主义路线,就是不让『擒贼先擒王』。
如果说和四十年前那一幕有什么不同,那就是,那时,上面有人,背后插手,而这次,大概是自告奋勇,自愿保皇,自作帮凶。说改良主义,是高抬了他们。改良主义毕竟还是要改良的。他们却连改良也不要,只要做看家狗。看修正主义家的泛走狗。
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仅有右的表现,也有左的表现。在国际共运史上,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惨痛的教训。就是文革当中的『打倒一切,全面内战』,也是与此有关的。打倒一切,最后打倒了自己;派斗不止,最后斗倒了自己。
现在,这一方面的问题、左倾的问题,是不是存在呢?我看也是存在的。在我们的队伍里,这种倾向还很有市场。能够被那个形左投机的假马列毛主义混混欺骗了多时,就足见左倾教条主义的浅薄和幼稚。依靠谁,团结谁,联合谁,打击谁的问题,在我们毛派中间,并没有完全解决好。以自己的左倾视别人的正确为右倾,大量地表现在许多具体问题上。例如,对于我这里要谈的问题,我预料就会发生深刻分岐。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有马列毛主义在,有历史经验在,马列毛都是无产阶级革命策略的大师。我们要好好向他们学习。结合我们现正遇到的历史问题,我们会找到正确的策略。

二 中国问题的要害在哪里
最近给中国问题开药方的人不少。蛋糕论,算一种。核心价值论,也是一种。过去温总理说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是『公平正义』,最新的说法,来自薄熙来同志,说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为人民服务和共同富裕』。
是这样吗?不是。
这不是从马列毛主义的观点看问题。共产党人不该这样谈问题。薄熙来同志强调了思想理论的重要性,但是,这样谈问题,恰恰是没有马列毛主义的修正主义思想理论。
政治是统帅。路线是纲。离开政治,离开路线,就离开了阶级斗争。就说不清问题。中国的问题在政治,在路线。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其实就是人民当家作主。
搞出个马克思主义,就是要干社会主义。为什么干社会主义?就是为了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过好日子。过去是奴隶,现在,要作主人。过去生活痛苦,现在,要过好日子。这就是最大最根本的价值。政权在哪个阶级手里,这一点是决定一切的。没有这个核心价值,其它的一切价值都谈不上。离开这个核心价值,谈论分蛋糕,谈论民生,谈论民本,谈论共同富裕,全是忽悠,全是扯淡,全是骗人的鬼话。
没有人民当家作主,谈不上为人民服务。社会主义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执政党一旦把为人民服务解释为高居于人民之上,为民作主,那就摆错了党和人民的关系,歪曲了人民民主的本意。主人和公仆的位置一颠倒,哪里还会有为人民服务,只有为特权阶级服务。
无产阶级政权,人民民主政权的本义,是人民群众自己管理国家,是自己为自己服务,自己当家作主,并不是要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老爷为人民服务。关于这个问题,毛主席59年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有深刻的论述。他批评的就是恩赐的观点,小恩小惠的观点,为民作主的观点。毛主席强调人民当家作主是最根本的权力。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毛主席的观点是正确的观点,是列宁反复强调的观点。
从马列毛主义的观点看问题,现在中国的问题的实质,不在分配上,而在政治上,在政权上,在路线上。这个问题不触及,不解决,其余全是空的。
我们肯定薄熙来同志的工作的进步性。但是,就现在所在的这一切,包括薄熙来同志自己的解释,这绝不是司马南先生所说、并被张勤德同志肯定的是『马克思主义的重庆化』。这是十足的屁话,无聊的拍马。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还不会这样一钱不值。面对这样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在天之灵又要说:我只知道,我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十分清楚,重庆所作的一切,大体来说,还没有超出社会民主主义的一套。或者说,还赶不上社会民主主义的一套。要是这样作是对的。那赵紫阳就是对的,那谢韬先生的呼吁就得到了落实,也就不必『关照』纪念谢韬先生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了。
薄熙来从来不触及修正主义路线这个马列毛主义的常识的问题。薄熙来举起的是中国特色理论旗帜,并一二再再二三地宣称这一点。以薄熙来的聪明,这不是偶然的。薄熙来同志经常谈到革命先烈的流血牺牲,经常提及毛主席,如果真是心里还有毛主席,还有革命先烈,那为什么不和背叛先烈,背叛主席,背叛革命的修正主义划清界线呢?那还有什么个人私利不能抛弃呢?还有什么可以值得畏惧的呢?
我支持薄熙来同志,高度评价薄熙来同志的工作。我更支持薄熙来同志大胆往前走。薄熙来同志有能力、有条件担当历史重任。其意义远在区区『熙来当总理』之上。薄熙来同志是学习历史专业出身的,应该明白,一切历史作为都最后由历史来打分。历史的大是大非,历史的界线,历史的公论,从来是清清楚楚的,谁也无法欺骗历史。
不少同志解释说,这是策略。但是,离开马列毛主义原则的策略,正是机会主义、也就是修正主义的特点。在我看来,薄熙来同志的那些作法,完全可以从马列毛主义的观点作解释。但是,他不愿举起这个纲。我不了解薄熙来同志的内心世界。我想,我们也只能就事实说话。我们不要搞阿Q精神。
不必作软弱的辩护。这里有一个比较。就是温家宝总理。
多年来,有些自称毛派的人一直把矛头对准温家宝同志。打『相』,打『大领导』。煞有介事地告诉人们,党内有个和社改派对立的资改派、西化派,头子就是此人,中国的一切坏事就是源于此人。
这是一种可笑的愚蠢。我曾善意地劝说过,你们这样搞温,把总书记放在哪里?难道这不是在骂总书记吗?何谓利令智昏。这就是。急于拍马,结果打了主人。一有政治局,二有一把手,集体领导,路线统帅,罪责在哪里,清清楚楚。
事实上,在目前的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中,温家宝总理是谈论中国问题最深刻的一个。他对中国现存问题的揭露是符合实际的,他反复提出应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反映了中国历史的要求,是要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
温家宝的意见,远远走在了薄熙来的前面。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他担着风险,受到反对,首先是党内修正主义的反对。
我冷静地有分寸地看到,温家宝同志是倾向社会民主主义,倾向那两位总书记的。他学理工科出身,没有在马列毛上下过功夫。因而说一些『公平正义』之类的错话、外行话,毫不足怪。我也曾著文批评过他。支持他的政改倡议,不等于放弃思想路线斗争。但是,我看到,一个当年两次写血书要求到边疆去的热血青年,依然保持着他的进取热情。这在今天的中国是难能可贵的,在官场尤其是难能可贵的。如果说讲策略,他完全可以不出来呼唤。更何况,人们还在议论他的家人的问题。在我看来,和许多党内外的资产阶级民主派一样,他们都是真诚地从普世价值的观点,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观点,反对修正主义的专制。有人用一个资产阶级概括眼下的剥削阶级群体,采取一概打倒之的策略。我却觉得,剥削阶级、资产阶级,还是可分的,既有阶级属性的区别,也有阶层属性的区别,不作分析,是一种简单化,是违背辩证法的,也不合事实。这是我和一些同志在观察社会问题时在思想方法上的重大区别。如果因此攻击我们搞『左右合流』,那你是忘了导师的那段名言,为达目的,我们可以和魔鬼连手,只是是我们领着魔鬼走,而不是魔鬼领着我们走。借力打修,何错之有?
和温总理相比,薄熙来同志很聪明地选择了能够保护好自己的策略,却回避了中国问题的要害。这能只是从策略上作解释吗?如果说这也算策略,那只能是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策略。很简单,总理能公开谈论的问题,地方大员就不能接过话来加以阐发吗?不也是中央领导人的指示吗?
现在猜这些,没有意义。我们只能从事实出发。历史的进步,不靠神仙皇帝。特别是在当代世界,人民作为历史主人的地位更加明确了。正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兴起的青年民主运动,肯定将会改写历史。中国青年不会置身局外。我就不相信能够产生过孙中山、毛泽东、鲁迅等一大群灿烂群星、产生过一代代前赴后继、忘我牺牲的志士仁人的伟大民族会解决不了自己的历史课题。还是毛主席的老话,奴隶们创造历史。
温家宝总理不会想到,他谈论的现实存在的问题,并没有超出毛主席的第二个伟大贡献____社会主义继续革命论。
温家宝总理过去深刻指出过,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腐败,而产生腐败的原因,是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没有制衡,没有监督。这次,又进一步指出,『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
总理这些话,是切中当前中国问题的要害的,是切中修正主义统治的要害的。这是对事实的准确描述。缺少的是理论。理论在毛主席那里已经讲清楚了。正是毛主席早已看到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在体制上有深刻的弊端,这就是特权的问题,保护特权的专制的问题。正是这个体制上的弊端,成为产生修正主义的土壤,存在修正主义上台的危险性,而且,一旦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现在,总理揭露的现实的问题,正是毛主席预见会发生的问题。
对于这一点,俞正声同志前些日子,也说了公道话。薄熙来同志说发生1400件命案的理论根据也在这里。一切内政外交的灾难的根源都在这里。
毛主席告诉我们,我们面对的这个社会主义框架会出问题,总理告诉我们,我们面对的这个『特色社会主义』框架正在出问题。一个是预言,一个是现实。事情是一致的。总理没说、也许不知道他的政改愿望正是毛主席的遗愿。这就是马克思说的虽然人们绞杀了革命,却又必然要『执行革命遗嘱』。
总理说的就是专制的问题,就是一党专制的问题,这正是修正主义问题的要害,正是修正主义的命根子。这个问题不解决,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不仅不可能实现,连社会主义本身也会不复存在。三十年来造成的中国的现状难道不正是这样吗?总理敢于尖锐地提出这个要害问题,不是完全应该给予肯定吗?
但是,总理必然地遭到了反对。谁反对,当然是党内修正主义反对。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带头反对的竟然是人大委员长。他以『五不搞』,对抗政改要求。人民的委员长,面对人民被专制,不为人民争民主,反倒反对政改,坚持『五不搞』,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我说过,你的『五不搞』,我赞成,但是,你少了一不搞,不搞修正主义。少了这个不搞,你的『五不搞』的实质就是一定搞、坚决搞修正主义。我们是不赞成照搬西方资产阶级民主那一套的,但是,这不等于说,我们一定要搞、坚持要搞修正主义那一套,我们希望的,我们追求的,是要搞东方科学社会主义的新一套,如同毛主席带领我们探讨过、实践过,在正确与错误的磨练中不断追求过的。
『五不搞』和『搞政改』的分岐的性质十明确。修正主义专制统治是不会实行让步政策的,他们连资产阶级民主也不给,更不用说无产阶级民主了。
在这个问题上,引人注目的是,一些号称毛派的先生,却宁愿站到坚持『五不搞』的修正主义一边,大批特批资产阶级民主,却不去反对修正主义专制,争取无产阶级民主。这不奇怪,也不偶然。这是这些先生又一次在转移斗争大方向,又一次甘心充当修正主义统治的帮凶。真正的毛派应该受到反面教育,再也不能受骗了。
毛派中这个问题的存在,再次证明,毛派内部的思想斗争是必然的,展开这一斗争的积极意义是明显的。不清除修正主义在我们内部的搅合,我们不可能找到正确的斗争方向和策略。现在,事情正在起变化。真正的毛派在凝聚,真正的无产阶级策略在形成。这是反修斗争的进步。
三 当前的首要历史任务是争取人民民主
总理的意见只是一种意见。但是,没有具体的一步步落实的措施。所以,九谈政改了,依然流于空谈。
能够实行的策略才是有效的策略。
对于党来说,要政改,就要改路线,搞整党。这是执政党重获新生的的首选。我说过多遍,这里不说了。说多了,不过是同志们批评的『抱幻想』,个人犯错误,是小事,误国,是大事。
对人民群众来说,我们要求政改,不想好高骛远,先脚踏实地地迈出第一步,就是要求落实宪法第35条规定的各种民主权利。
一些思想属于资产阶级民主派的老同志曾经上书提出过这个要求。这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党和政府照理没有理由拒绝。但是又一直在拒绝。
我们毛派也应该从无产阶级民主、人民民主的角度提出这个合理要求。这是对宪法的捍卫,也是对人民当家作主权力的捍卫。
在这个具体问题上,我们可以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结成统一战线。
我坚信,在中国,只要有了真正的人民民主,中国这盘棋就活了。
根据一,这是一个相信人民群众能够解决一切历史难题从而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的问题。
根据二,反对专制,走向民主,这是打击修正主义要害。破除了专制,修正主义统治是无法存活的。
根据三,这为未来政改打下基础。政改的基本任务是确立人民民主制度,确保劳动人民管理国家的权力。根绝任何政党、任何个人、任何社会力量凌驾于人民之上的可能,这是从制度上解决修正主义产生的问题。
所以,当前提出争取民主的历史任务,具有强烈的反修意义、革命意义。
现在,我们将总理一军。
我们相信总理要求政改的决心,不说至死方休,先说眼下,请总理保证我们享有宪法第35条的权利。宪法此条写了已经五十多年了,从毛主席到现在,一直是这样写的。我们只是希望认帐,落实。这个要求是明确的,真要作也不算难。那就看怎样看了。和人民为敌,一看人民关心国家大事,就视为动乱,那就会感到落实这一条很难,如果像毛主席那样,就是希望人民群众起来关心国家大事,那自然是顺理成章的好事。
我们看总理的操作。
说也凑巧,毛派正组织同志要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抗议示威,并递交抗议信,抗议美国总统违背中美联合公报,同意出售武器给台湾。看看,这一正义行动,能不能根据宪法,得到温家宝总理的保护。
我们拭目以待,并将为争取民主,不懈努力。
2011。10。1 国庆节 于红思屡克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0-06 00:42:2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