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横河:从陈光诚看临沂和中国(ZZ) 2011-10-05 21:26:30  [点击:416]
作者﹕横河

山东临沂盲人律师陈光诚自刑满后立即被当局严控在家,全家都失去了自由,女儿甚至都不能上学。 (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1年10月05日讯】在“十一”之前,中国的一些网友发起了一个“十一”长假期间到临沂去探望陈光诚的活动。并且还发出了邀请,邀请美国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同行。这个“十一”的探望活动再一次把陈光诚的处境,推到了国际媒体和全世界面前。
相关文章
访陈光诚行动继续 网友被国保喝茶吓阻图 10/3/11
囚禁陈光诚一家 律师:这是反人类罪图 9/29/11
反衬当局 网友邀骆家辉十一访陈光诚图 9/28/11
陈光诚事件引起一些中国学者的批评 9/24/11
探陈光诚网友被遣回家 声援行动继续 9/23/11
人权民运
音像天地
陈光诚维权
横河
小头条集锦


山东临沂盲人律师陈光诚为当地计划生育政策的受害妇女维权,揭露了山东临沂当局的黑幕,被临沂当局判了4年零3个月。期满以后立即被当局严控在家,全家都失去了自由,女儿甚至都不能上学。最近就连续有多名维权人士分几批前去探望,包括8月底刘沙沙和王雪臻到临沂的教育部门为陈光诚的女儿争取读书的权利。到9月18日佛教维权人士妙觉法师和刘沙沙再一次去东师古村。9月21日有4位维权人士刘沙沙、邓传斌、黄宾和王雪臻再加上一位以色列的记者蕊霞(Rachel)再次前往东师古村。这几次维权人士大部分都受到了暴力殴打。
临沂当地人民是谁
我们现在回顾一下,我觉得这已经是第二次维权人士去探望陈光诚的高峰了,我们说的是陈光诚释放以后。第一个高峰是在今年的1、2月份。最先的时候,女网友珍珠1月10日自己开车去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结果遭到暴力袭击,车窗也被打碎。到了2月10日陈光诚设法带出的录像由对华援助协会公布以后,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在这以后的一周当中,就是2月10日以后的一周当中,先后就有多个国际媒体,包括《法国世界报》、《法国新观察家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还有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以及美国《CNN》的记者,分三批前往东师古村,都被那些看守便衣阻挡,推搡还抢走了手机、录像机、录音机、照相机、记者证等等,外国记者也受到了威胁。
就在这个录像公布以后的一周,在17日这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由于被外国记者多次问到了到山东去采访陈光诚受阻的这件事情,马朝旭就表示,他说外交部知道这个情况以后,就向山东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并及时作了妥善处理。同时还有说希望外国记者能够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还说在中国报导要尊重中国国情,特别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以免发生任何不快。
这个就让我非常吃惊,外交部居然知道中国有法律和法规!就在这次例会以后的半个月,就是3月3日那天,同样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姜瑜,由于外国记者追问,说是外国记者在北京的繁华商业区采访违反了中国的哪条法律哪个条款时,他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说出后来成为名言的那句话“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所以我一直认为外交部是不懂法律的,也不知道中国有法律的。马朝旭说希望外国记者遵守中国法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但是他又说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所以显然他是把当地人民的意愿放在法律之上,就说如果你去发生不快的话,那么你可能会被打或者是失踪。“以免发生任何不快”是一句威胁的话。
从这个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我们可以看出来,其实山东临沂地方当局对陈光诚从非法判刑到非法拘禁,最高当局是知道的,已经牵涉到外国记者了,外交部一定会向最高当局作汇报。所以最高当局是知情的、是鼓励的,甚至可能受到最高当局的操纵。这个最高当局指的至少是在政治局常委这个层面上。国际上呼吁不断,这么多外国记者多次试图前往东师古村,如果说政治局常委不知道的话,只能说明中共的极权统治已经结束了,各地势力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割据。不过目前更多的证据表明,这是在山东省以上,由高层协调的,所以还没有证据表明在这个问题上,地方势力已经能够摆脱中央而自行其事了。
现在国内外一般都认为今年从2月份开始,对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律师,甚至是艺术家的打压,有系统的打压是起源于中共最高当局对阿拉伯之春的恐惧。当然这很可能是一个事实,尽管中共不一定会承认这一点。
但是如果说注意到这次打压,就是2月份开始的那场打压,它的直接诱因却是和陈光诚有关的,知道这点的人好像并不是很多的。如果大家注意到的话,最先被抓的3位律师是滕彪,江天勇和唐吉田。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被抓的呢?就是在2月份,我们刚才讲的2月10日到2月17日这一个星期,有很多外国记者去探访陈光诚被连续驱赶。就是在这个星期的2月16日的中午,这3位被抓的律师是在和10几位律师和维权人士午餐会餐以后,3位律师被抓的。就在这次午餐当中,还特别讨论到了是如何帮助陈光诚的事情。这个午餐被北京国保全程监控。
2月16日中午的时候,他们被抓的时候,并没有发生后来所谓的号召茉莉花集会,或者是茉莉花散步这一类的消息。因此可以认为这3位律师当时被抓,是由于北京的国保企图帮助临沂地方当局阻止任何旨在帮助陈光诚的努力。
然而临沂当局由于级别太低,它是一个地级市,它不可能直接去命令北京国保,因为北京是直辖市,级别要比它高好几级。如果真正要它们联合去做一件事情,必须是在这两个组织以上的才能够去协调它们。那就是要嘛就是公安部,要就是中共中央,以及中共中央的维稳机制。这个维稳机制里面就包括中共中央政法委,综治委和维稳办等等。
所以这个最早的对于所谓阿拉伯之春可能对中国影响所进行的打压,开始于这些律师在讨论如何帮助陈光诚的那一天。
回过头来看这几位律师被抓、被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刚刚被抓的时候,就有一个短暂的释放。然后就出现了网上茉莉花集会的第一次号召,这些律师就再次被抓。这次被抓就有很多其他的人也一起被抓了,这个持续时间就长达几个月。我一直认为第一次茉莉花集会的号召,它的时间上和维权律师讨论帮助陈光诚太巧合,所以实在觉得有点诡异,当然这件事情可能后来弄假成真,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实在一个遍地干柴的地方,任何很小的火星都可能点燃大火,而不在乎是谁点的火。大家知道在山火或者是在草原上烧火的时候,有的人会有控制的主动在火头没有到的地方,预先烧出一个防火带来,防止大火。但是在遍地干柴的时候,那个主动有控制的点火,也可能造成失控。
至于说这个外交部所说的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这个不得不说临沂当地的人民非常悲剧,又被代表了一回。这个计划生育政策,全国的妇女绝大多数都是受害者,只有什么人不会受到计划生育的影响呢?一个是不生孩子的人,不管她是不愿意生还是不会生;第二个是主动只生一个的。但是要知道中国的绝大部分人口,仍然在农村,主动只生一个的在农村并不多见。我在农村里面下放当知青很多年,我在农村的时候就看到那些民兵挨家挨户去抓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的妇女结扎去。农民就把这个民兵去抓妇女,比做当年日本鬼子下乡扫荡。那时候日本鬼子下乡扫荡都没有这么彻底。日本人扫荡他毕竟是局限在有限的地区,不像这种全国农村几乎没有一个地方例外,没有一个地方漏网的抓去结扎、计划生育的。
陈光诚他是为了帮助那些农民,帮助那些受害的妇女而被判刑被监禁。难道说当地人民的意愿就是去支持那些欺压自己、欺压自己的妻子、杀害超生的孩子的那个计划生育的政策?这个意愿就是去帮助政府去压迫为自己说话的陈光诚吗?我不相信。我在农村待了这么多年,后来我学医在实习的时候也见过不少被送去强制堕胎的妇女。在我认识的这些相关的人当中,包括计划生育干部在内,还真的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是真心拥护计划生育的人。
当地在陈光诚所在的这个东师古村,就有三十多个专业对付可能去访问他的人,对付外国记者,对付中国的媒体的那些人。这些人如果就是当地农民的话,就说他们要放弃正常的生产活动,全天候的专业去对付外面的网友和西方的媒体,来表达他们的所谓意愿。这个意愿是要有代价的,他是以不生产做为代价来表达的。谁来提供他的生活?农村不像城市,农村如果你不种地就没有饭吃,这是一个最起码的常识。他要脱产,就要有人给他补贴。那不像是国营企业,国营企业还可以给他补贴,这个是要另外拨款的。所以这个所谓当地人民的意愿,如果说真的有当地人参加了,那是用经济手段来完成的。所以是有人付了钱的。
是无法无天还是维稳先进
这里我们看它就要牵涉到这个维稳机制了。国际上特别注意到了去年中国的维稳经费第一次超过了军费开支,这么多钱用到哪里去了?陈光诚这个案子,特别是对于陈光诚所形成的一个维稳机制,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典型案例。
从当时对陈光诚的判刑,立案调查的时候,是沂南县公安局,而原告是沂南县的检察院,实施判刑的是沂南县的法院。所以在这个县里面的公检法,是最先立案和判刑的。而二审维持原判的是临沂的中级法院。也就是说在这个整个事件当中,从沂南到临沂的司法机构,全都参与了。要知道这个司法机构它本身并不是计划生育的直接利益方,就在中国很多利益的团体,这些利益团体并不是说直接就可以互相帮忙,它一定要有一个更高的机构来统筹它们,除非它们自己就是利益集团这一方。像铁道部,铁道部的动车事件,所有的东西都在铁道部内部,因为铁道部就是个独立王国。但是在地方上,很多不同的利益集团,有的时候有共同利益,但有的时候也有利益冲突的。所以它一定要有一个协调方。
司法机构它不是计划生育的利益方,但是临沂或者是沂南的党委和政府,它们是计划生育的利益方。像计划生育这种持续了几十年的政策,它一定养成了一种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有利益也有血债,是利益和血债把它们给捆在一起的。这个利益集团由于政策持续的时间很长,而且血债很多,当地所有的主要的党政领导、部门和个人,由于贯彻执行这个政策,也就变成了利益相关者,维护这个政策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当然公检法的三方合作,它离不开党委、政法委的领导,所以党委这一级就直接卷进去了。
这件事情最终曝光了以后,就是这个肯定要曝光的,它不可能永远掩盖下去,我们一定可以看到临沂的党委在它的会议上,对这件事情的讨论的纪录,他们对下面发的指示,以及他们所接到的来自上级的指示等等,它是党委的系统的策划。当然它的来源不可能是在临沂,但是因为临沂最终是一个执行机构,最终可以在临沂一定能够看到这些纪录。
陈光诚出狱以后,他所牵涉到的部门,要比对他非法判刑的部门更多,陈光诚出狱被警察一路直接送到家,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被拘禁在自己家中,他的日常监视人员就有几十名,这些人员是谁调来的?公安局的国保它能够有权力去抓人、打人,去违反法律,但是它不能够到地方上随便的长期调用人员,这是当地政府的行为,只有政府才能够去调人,调几十个人,长期脱产。不过镇一级的政府它并没有人力、物力、经费来完成这个任务,所以直接组织去监视陈光诚的和执行的,至少是在区一级。
根据网友珍珠公布的名单,直接参与迫害陈光诚的有哪些人呢?我们也可以把这些人列出来看一看,这些人各分属什么部门,再说也值得把这些人立此存照,因为中共将来解体了,中国一定会走向法治,无论现在有人怎么样去宣称会和中共和解,或者是不会去追究。到了那个时候,可能这些人说的也不算,这个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她列举了5个人的名字,其中就包括中共临沂市兰山区常委、政法委书记,有兰山区公安局局长,有中共兰山区区委书记,有中共兰山区区委副书记,有兰山区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这个国保大队长又兼任兰山区610办公室的副主任。在这里是5个人当中,分属两个部门,一个是党的领导,是中共兰山区委;另一个是公安部门,是兰山区公安局,属于专政机关的。直接联系人就是这个政法委书记,又是兰山区常委。政法委书记就把这两者连起来了,说明整个对陈光诚的迫害就是中共的系统,是党的系统。
这个系统也就是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形成并且成为一个体系的系统。上一次我们曾经有一次节目谈到了陈光诚,介绍的就是这个公安的国保系统。在这个兰山区,区的公安、国保就是610办公室的,它们是一家人,这个系统就是迫害法轮功的系统,也就是迫害陈光诚的系统,也是迫害其他的各种宗教信仰,和迫害各种维权人士的系统,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就是公安内部的政治警察,公安内部的秘密警察,也就是类似于德国的“盖世太保”,盖世太保实际上就是政治警察,秘密警察。
当然也有人公布了另外一套名单,这套名单和刚才珍珠所提供的名单还不完全一样,他里面提到,就是临沂市委书记、沂南的公安的国保队长,还有就是双堠镇派出所的所长,还有双堠镇的计划生育办。这个分类和刚才那个,虽然人不一样,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级别不一样,但是说明中共临沂市委直接就卷入了,这个人同时又是山东省常委,所以山东省委这一级也卷入了,但是它的分类和性质不会差太远,一个是党委系统的,一个是公安系统的,这个名单里面多了一个计生办,计生办就是整个陈光诚最早的时候维权的那个计划生育的利益集团。
仅仅这些其实还不够,因为这些人员有三十多个人,至少是日常的开销还有设备,监控设备的调动还有车辆,这些设备的保养、维修,它都需要额外的经费。而党委本身它是不从事生产的,因为党委它自己都要政府的财政来养活的。我记得有人写了一个最昂贵的政党就是中国共产党。整个党的体系也在吃财政饭,而维稳是由党委管的,党委一个不从事生产,自己也要靠别人养活的这么一个机构,却来控制整个维稳的系统,而且要政府的额外开支。
这种情况它就不是一个临沂的党委或者是政府可以制定政策的了,不是一个地方政府就可以拿出这么多钱来,随便的去做这么一件事情,这是全国一盘棋的,这是要有文件,有决定,有措施,要有会议讨论决定的。一个像陈光诚这样的重点对象,它第一线的监控人员就有好几十人,在第一线的监控人员后面,后勤支援要数倍于前方人员,所以这加起来的话,直接卷入的就有几百人,一年的开支就至少在几千万人民币。这一个区也不见得就能够承担得了,就是一个区有足够的财政可以承担,这些党政官员们也不愿意把本来可以放进自己腰包去贪污了的这笔经费用来维稳。所以很可能这笔额外的开支,不是由兰山区或者是这个镇上来开支的,而很可能是从临沂市或者是山东省的财政支出当中拿出来的。
就是说这笔经费他们尽量会不用当地地方的财政开支,而要问上面伸手要,因为他们完成的是一个上面压下来的任务。当然像一个人有上百个人监视,这个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特例,但肯定不是绝无仅有,很多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经常被十几个,或者几十个国保人员,或者相关人员长期监控的。你像高智晟在被抓之前,就有几十个国保人员长期监控,而全国各地普通的敏感人物被几个人长期盯着,那是常规了。所以这种财政开支就变成了一个非常重的负担,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分析到全国,像这种维稳开支为什么会超出军费开支,就很容易理解了。
这种在一般人看来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却在中国被当成了维稳的一种正常状态,原因在哪里?是因为维稳是中共中央的头号任务,它不是一般地方的任务,地方上只要打着维稳的旗号,就可以大笔花钱,就可以向上面要钱。当然要来的钱,他都不一定全都用在维稳上,它和其它任何大项目一样,它维稳这个旗号也是相关人员个人发财一个大的钱包。也就是说,维稳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链,在这条利益链上的人,包括政法委,包括公安、国保,小到临沂的兰山区,大到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公安部、公安部里面的国保局,都靠这个维稳机制在吃饭,在发财。都靠这个政治压迫在吃饭,在发财。
临沂才是真正的中国
虽然说现在不公开提倡阶级斗争了,但是这一套系统就是靠的另一种形式的阶级斗争在吃饭,如果没有了敌人,没有了需要维稳的对象,这些人全都得回家喝西北风去。在一个民主社会里面,一般的警察就够了,但是这些人不是一般的警察,这些人是专门用于政治迫害的警察,这些人到了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们就没工作了。这里就有一个重大的利益的问题,就是只要不稳,他们就有饭吃,他们就有财发。为什么会越维越不稳,就是因为在维稳的过程当中,这些人在不断的制造新的不稳定因素,不停的制造新的敌人。为什么这些人非要用这种露骨的,不掩饰的方法去公开违法?就是为了激起更大的不满,这样的话他们才有更多的理由去要经费,用更多的钱去维稳。所以中国最不希望稳定的,就是政法委到公安、国保的这帮人。
这次去的以色列记者蕊霞,她在被阻拦以后,看到同行者被殴打以后,她说了这样一段话,她说我在中国已居住多年,一直十分关注陈光诚事件,我觉得陈光诚事件不仅是中国的耻辱,而且是世界的耻辱,说中共政府对外总强调一个中国,而我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中国,山东临沂就不是中国。
结果在推特(twitter)上有很多中国人就提出来了,说是临沂就是中国,而且有人推举说,这句话可以作为2011年推句里面的金句。我就想起来我经常听到一些刚刚从中国回来的美国人,谈到中国的时候,总是说上海、北京,建设得有多好,我觉得在最近一段时间,碰到这样的人的时候,我想我就会问他们,你去过山东临沂吗?如果你没有去过的话,你不算到过中国。
就在刚才我看到珍珠在新浪网上推荐了一个民意调查,叫作“谁更适合作蝉联主席?”张海迪还是陈光诚?这个民意调查没过多久就被新浪和谐调了,当时看到有一千多位网友参与,张海迪获得4%的选票,而陈光诚获得的选票是96%。好,谢谢大家。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