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博讯螺杆   毛的画像之迷 2011-10-05 13:38:14  [点击:1078]
毛的画像之迷



毛泽东这张在延安窑洞前的彩色照片A,多见于文革之后的杂志画报,特别是在文革“三忠于四无限”活动中,这张照片广为流传。“三忠于四无限”活动的开展,大约是在中共“九大”前后吧,忠字舞兴起之前,是“大颂扬”活动,“大颂扬”,就是马屁精们专门讲述毛泽东的家世和他“丰功伟绩”的大型报告会。“大颂扬”还有装订精美的书籍,首页上当然也是这张照片。“大颂扬”报告,就是马屁精们背诵这本书,加上自己的发挥讲述,一讲就是一整天,说到动情处还声泪俱下,中午休息两小时下午接着讲,表演精彩的马屁精,还会被各单位邀请到处去“大颂扬”,无非是中间插播一点音乐,唱一会歌什么的,有条件的还放一段幻灯,讲一会儿就领诵一段毛语录,这一套,都是悉数照搬西方基督徒的礼拜仪式,极其煽情,不过是将圣经换成了毛语录,将圣诗换成了红歌,不伦不类。

马屁精们个个也都是党政宣传部门的铁嘴写手,巧舌如簧,大约讲了有两三个月,不知啥原因曳然停止了,接着就是收缴像章和大颂扬书籍。隐约的,听说是毛泽东发话了:还我飞机!赶情是他听说造米格战机的铝都被造了像章,相当于做皮大氅的料子被裁成了一大堆皮裤衩子,即不实用又耽误事,有点心疼了?又听说自己的家事被马屁精们到处张扬,因为小马屁精们“大颂扬”的“丰功伟绩”,其实都是了解毛泽东底细的大马屁精们抖落出来的,其中还有不少个人隐私,编织发挥的不好,就会有许多诸如杨开慧和贺子珍到底谁是伟大领袖亲密爱人之类的逻辑错误,即不合情又不合理,反而引起更多猜测,这不等于是扒他的裤子吗?于是就龙颜不悦了。因为他要的,是狗的服务,不是熊的服务。啥叫熊的服务?这是个西方寓言,意思是说熊为主人赶拂一只落在脸上的苍蝇,熊掌哦,厉害不?绝不亚于如来神掌,一巴掌就将主人的下巴打掉了。



我还注意到,文革时在国内出版的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的首页上,也是这幅彩色照片A,于是奇怪,如果这照片是斯诺拍摄的,应该是黑白照片才对,而且,《西行漫记》上还有毛泽东的其它很多照片,都与这张照片的年纪相貌不相符,彩色不彩色倒也无所谓,因为黑白照片在印刷制版时也可以着色,主要是年纪看上去不相符。感谢信息革命,网络时代使人们有了查看历史的方便条件,原来《西行漫记》的中文版也有多个版本,有“解放前”民国出版的,也有“新中国”出版的,也有文革时再版的,早期的版本就还原了这张真实的毛泽东照,不出所料,原照的确是黑白的C。然而,与此同时代的照片还有一张,也是斯诺拍照的D,却与各版本《西行漫记》上刊载的A、B和C大相径庭,而这张D,我相信才是最真实的原照,看看毛头上戴的帽子就知道,这顶八角帽和灰布上装,正是中央红军初到陕北不久时的装束,而藏青色军服和比较正规的八角帽则是红四方面军的装束。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长征”到陕北会师后,才有一个统一着装的过程,也就是以红四方面军的装束为准,但这个过程时间不长,就国共合作改为国军着装了,而斯诺是1936年6月到陕北采访的,从照片D看那时还没换装,所以,穿深色军服的照片应该摄于1936年10月之后。再看看这两张照片的年纪,才四个月的时间,相差有多大?难道毛泽东有返老还童的本事?

因此可以判定,今天人们见到的这张穿深色军服的年轻的毛像C,也就是《西行漫记》刊登的这张像,是张剪贴翻拍之作,因为在那个时代是没有电脑PS技术的,只能用不同的照片剪贴的方法,不过尽管斯诺剪贴的似乎天衣无缝,还是有马脚破绽,看看帽子戴的有多别扭?再看看鼻子,毛年轻时大约不吸烟,所以鼻子还没有变形,而到了延安时,鼻子已经变成了大烟泡(见照片D)。正是这张剪贴的毛像C,后来成为毛在延安时期的历史标准像,越修越英俊,最后修成了现在这样的彩色照片A。从剪贴照片C看,是毛二十多岁时的旧照片的容貌,巧妙的移花接木在穿着深色军服的真实照片上了,剪贴时所采用的蓝本已经无从可考。至于彩色照片,那就更是后来的加工,因为以当时的条件,尽管已经有了彩色菲林,但斯诺在延安是没条件搞彩色摄影的,即使有彩色照片也都是后着色的。那么,为啥要剪贴翻拍呢?因为斯诺的《西行漫记》出书付印前要请毛或周过目,毛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不刷牙也不洗脚,甚至可能脸也懒得洗。但周公公却是个很在意领袖形象的大内总管,见到照片D肯定不满意,会提出一些建议,并拿出一些毛的早期照片供斯诺参考,大约斯诺自己也觉得原照的形象太差,就想出了这个换头术,剪贴翻拍照C就是这样出笼的。



另外,二三十年代的照像技术,远远也没有现在这样先进,菲林上的溴化银镀层颗粒较粗,感光分辨率很低,一放大冲洗肯定失真,那么负片就要用铅笔修整,譬如修正掉皱纹和胡须和雀班什么的,这也是早期摄影师的一门技术,所以人们现在看到的老照片,都有一种模糊朦胧的绘画感。据我所知,旧时代的肖像画艺术,自从有了照相技术之后是个飞跃,画师们可以将尺寸很小的照片绘制成大幅的肖像,不仅比写生更真实(死者也是无法写生的),也解决了照片放大后模糊失真的问题。不过,我认为以斯诺的技术,还没可能将负片修整的与原照大相径庭,最后修成一幅画像。那么,这张美化得象个女人似的毛像B,显然也不是照片D修整的,而是根据斯诺那张剪贴翻拍照C绘制的炭精画像。

现在来看照片B,这张炭精像,就是参照了毛年轻时照片美化的结果,因此绘画感也更加强烈,可以说是细皮嫩肉,容光焕发,经过画师精心描绘后,再翻拍而成(因出书制版需要)。炭精画,也叫擦笔画,是一种画法,也是一种素描技巧。在照像业不是很发达的年代,炭精画像技艺也是一门混饭吃的行当,它是随着照像业应运而生的,在电脑PS技术之前,可以弥补照像技术的不足,在当时应该收费不菲。炭精画像的一般方法是打九宫格(分格越细越准确)按比例绘制,还有一种方法是放大尺,应用了平行四边形原理,是一种几何学相似形作图法。彩色照片A就是在炭精画像B基础上加工的,但彩色翻拍照A中的红领章显然是个败笔,头像B应该算是炭精画像作品的上乘之作了,毕竟画匠的水平不能与科班画家的素描功夫相比。

原来我猜测头像B也许是鲁艺的师生画的,但又推翻了自己这个假设,因为如果是鲁艺师生画的,那后来应该有相关的回忆资料,这毕竟是个荣耀,甚至是一种政治资本,但事实上没有。那么就很可能是民间画像师的作品,按当时的条件,能达到为名人画像的水平,应该是技艺精湛的老画师了,所以这个画像师很可能早已不在人世,那么也就没有这方面的说法了。估计当年延安那个地方,除了几个会剪窗花的老太太,也不会有什么画像师,很可能是请西安的画匠画的。至于黑白照片B变成了彩色照片A,那是很容易的事情,御用摄影师就是干这个的,只须先将黑白正片褪为棕色,就可以任意着色了,凡是熟悉传统照相技术的人都知道的。

好象林肯说过这样的话:人在四十岁以后要为自己的相貌负责。这话的意思,是说做人要端正,因为相由心生,心术不正的人很难仪表堂堂,毛泽东就不是个很注重自己仪表的人,看他在延安时的照片,没有不蓬头垢面模样猥琐的。在中共党魁中,比较讲究仪表的是恩来同志,可惜却是个伪君子,还有叶挺同志,高大伟岸,确实也不象个从狗洞里爬出的人。其他的,不是水裆尿裤,就是佝偻巴跷,没几个端正的,就是穿上了笔挺的军服,也都是人模狗样。你看邓小平那鸡胸脯,穿什么能合适呢?江泽民的脖子比脑袋还粗,领口成了裤腰,只好穿西装。中共的几代领导人,也就胡哥是个衣服架子,适合做时装模特走猫步。从历史照片上看,国民党的戎装也的确威武,不论是早期的德式军服还是后来的美式军服,都很耐看,而中共之所以号称土八路土共,也确实土得掉渣,老毛就是穿上孙中山的大元帅服,也没有大元帅的英气,我曾试图为伟大舵手PS戎装照,但是怎么“换头”也不行,就和金二胖一样,穿什么衣服也不好看,最适合金二胖的,只有他那件夹克衫,最适合老毛的,也就只有他那毛式高领人民服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0-05 20:16:5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