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明泉   转:官方智囊为重庆模式辩护 称“乌有之乡”帮倒忙 2011-06-27 17:55:15  [点击:559]
官方智囊为重庆模式辩护 称“乌有之乡”帮倒忙
大中小2011-06-23 04:51:28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电子报

【多维新闻】“重庆模式”因为重庆官方智囊之一、重庆市委党校《探索》杂志主编、重庆市委党校教授苏伟在法国媒体采访中的辩护,再次强烈了进入公众视线。采访中,苏伟不仅系统性地为“重庆模式”展开辩护,还将批评重庆打黑罔顾法律正义的批评者们比作虫子和斗牛,进行了猛烈攻击,甚至认为之前“热捧”薄熙来的左派网站“乌有之乡”也是在给重庆帮“倒忙”。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文章说,有人认为,重庆模式仅仅是出于个人名利的行为,甚至有人称“有立场和特殊利益问题”。苏伟罕见地公开提到薄熙来的在十八大后政治前途的话题,他坚决驳斥了推断个人名利动机的做法,称之为“具有广泛自发性的历史性谬误”,另一方面,他自豪地列举了重庆当政者的政绩,认为已经树立了足够的口碑,不需要再通过唱红的方式去“更上层楼”。

苏伟更从道德层面严厉指责批评者,称他们还不如在夏天出生、从未见过冰的“夏虫”,轻蔑地称“你给它讲什么是冰,就如同对牛弹琴一样,它搞不懂的”。苏伟还更进一步地指控,对于那些看到冰却不承认的虫子,“就有立场和特殊利益问题了”。

针对“唱红”的一系列现象,有观察人士认为政治模式上,重庆模式实际上是一种返祖现象,是左倾回潮。对于批评唱红是左倾回潮的观点,苏伟轻蔑地将其比喻为斗牛,正常的红布在斗牛眼中都是“左”得很的火,非得拼命把这团火顶灭。因此苏伟充满优越感地表示,重庆的一贯态度是“走自己的路,让牛们去说吧”。另外,他在采访中还不点名地批评了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极左毛派,称他们是少数真“左”的人,实际上也在给重庆“帮倒忙”。

与此同时,在苏伟看来,重庆“唱红”又“打黑”,是相辅相成之举,只有又打黑又“唱红”,法治加德治,才能治本,改变官场生态环境和社会生态环境。

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程序正义问题,苏伟并没有区别“法制”与“法治”在内涵上的区别,而始终以前者统称。他绕道法国,高度赞美巴黎公社开创的“议行合一”传统,并称必然取代西方通行的“三权分立”而成为世界主流政治形式。

在程序正义的实质问题上,苏伟以吃饭打比方,一方面承认“民主”和“法制”是普世价值,但同时又认为这种普世价值没有意义。针对批评重庆法院缺乏独立性,政法委领导公检法部门办案的声音,苏伟反驳说,共产党对公检法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制的特征,正如在一口锅里“乱煮乱捞”地吃火锅就是重庆人吃饭的特征。

沸沸扬扬的“唱红”、“打黑”、“扫黄”,叫好声一片,因为它的“颜色鲜明”,因此也有人将“重庆模式”定义为“颜色制国”。在百度百科上,则是将2010年重庆启动的公租房规划与户籍制度改革两项举措称为“重庆模式”。但尽管如此,甚至这一概念曾在2010年6月12日由七大部委联合推出,重庆官方却似乎对“重庆模式”的提法不置可否。

“清理场地,筑巢引凤”,也许能完整概括重庆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时借助中央特惠政策,利用国有土地和老工业存量资产撬动银行融资,重庆完成基础设施配套和老国有企业改造,此后,借吸引沿海工业梯度转移和重化工业大量投资,重庆开始了自己的经济起飞

《亚洲周刊》把重庆模式看成是“中国经济反击金融海啸的新路径”。该刊主编在一片社会中表示,“今天中国经济的重庆模式,带来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希望。”

诚然,“重庆模式”的产生是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被推到了台面上,如今的重庆,那种中西部贫困的形象早已不在。无论是从经济的发展,还是政治的稳定,甚至是民众的崇拜,又或是苏伟作为重庆官方智囊在法国媒体,为“重庆模式”的的辩护,都预示着“重庆模式”虽任重道远,但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